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去执著心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六日】很多同修都提到,在街上面对面讲真相,就象云游一样,能去掉怕心,同时当世人对我们冷眼甚至辱骂时,也能渐渐的修到不动心的境界。这些,我都深有体会。但除此之外,当遇到各种状况,如果及时向内找,找到当时自己不易察觉的一念,也能找到很多平时隐藏很深的执著,并去掉它。下面仅举几个心性提高的例子。

一、有常人要给我照像

我和A同修长期配合,在街上面对面发《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劝三退。有一次,有一个人从我身边匆匆擦身而过的时候,我赶紧把一本书递给他,那人摆手拒绝时,我居然冲口而出:“这是共产主义呀!”话音刚落,我自己也愣住了。

我这是在肯定“共产主义”吗?我怎么在匆忙间,没有经过思考的情况下,能脱口说出这样的话?我想就是当我的主意识没有清醒的做主的时候,我身体里有另外一个意识,强大到居然控制了我。

我开始向内找,这时我想到我平时喜欢送《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而不喜欢送《九评共产党》的原因,是九评封面上直接揭露了邪党的面目,在面对面送的时候,我怕常人看到这个内容,也怕对方看到后,由于不明真相,给自己带来危险,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常人看了封面后,开始会误以为是中共内部书籍,不会对我动恶念。正因为我心里一直埋藏着让人错以为是“共产主义”而保护自己的这一念,才会在无意识间居然说出那样可怕的话来。

到这里,我以为我找准了自己的心,但是紧接着发生的事,让我意识到自己找的还不彻底。我把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送给路边的两个人,又简单给他们介绍了一下,他们收下书后,对我表示感谢。

我刚要走开,其中一人叫我回去,我心想,肯定是有什么疑问想问我。我微笑的迎过去,没想到他说:“来,你站那里别动,我给你照张像。”当我给他解释几句,转身离开后,我又开始找自己:“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刚才找的心一定不彻底。”

我又往深入想,我意识到,我不仅要明白是自己的什么心造成的,从行为上,我也要归正才对,师父讲“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那下次送书的时候,我一定要告诉众生,我送给他的是一本揭露共产主义邪恶本质的书。

我就这样边想,边跟A同修一路走着,我看到同修A在前面给一位大叔讲真相,我在后面跟着给她发正念,同时继续找自己。

这时我感觉到要直接跟世人讲这是本揭露共产主义邪恶的书,我的内心充满了怕。我又想,我为什么要怕?既然我这样讲是对的,我为什么怕?是因为我把人世间这种迫害的假相看的太实了,其实共产主义是邪恶的,是师尊认定了的,全天众神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我怕什么呢?我做着师尊和众神认可的事,是会得到加持的,无需怕,那我一定要克服这怕心,做到。

这时,我看迎面走来一位阿姨,我下定决心送书时把话讲透讲明。我把书递到阿姨面前说:“阿姨,送您一本书。”阿姨看了一眼封面说:“不要。”我接着说:“阿姨,这不是一本歌颂共产主义的书,这是一本揭露共产主义邪恶本质的书,我们生活在共产主义的国家,被它欺骗了这么多年,您看了这本书,就一定能明白真相,不会再受骗了。”阿姨一听,眼睛放光,说:“好好好。”拿走了一本。

我知道她开始不要,是因为她看了封面,以为这又是一本给老百姓洗脑的歌颂共产主义的书,当她知道这是揭露它的书时,反倒欣然接受了。阿姨的行为也彻底的扭转了我不正的观念,当时我心里暖暖的,我知道是自己悟对了,自己正确的做法得到了师父和正神的加持,所以世人就这么痛快的接了书。

通过这事,我悟到,我们平时很多时候是因为自己不正的观念和顾虑心,才造成师尊和众神无法加持我们。挡着众生不能得救的,不仅仅是邪恶,还有我们自己迟迟抓住不放的观念和执著呀!正是这些怕和自我保护,挡在我们和众生之间,使真相无法直达众生的心底。

二、都是师父在做

有一次,我还是在街上给世人送《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这本书,遇到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我认识她,早就打算给她儿子一本书,今天遇到老太太,就硬把书塞给她。老太太一个劲说:“我不认识字呀,我不认识字呀……”可我还是硬让她拿着。这时老太太旁边一个人不断的取笑她。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又不好再要回来了。

这时我想自己怎么这么不对劲啊,救人这么不负责任,给众生送真相不直接给本人,还让一位稀里糊涂的老太太转交。这时,我想起我几天前做的一个梦,梦里有两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被扔了。

我开始向内找自己,我为什么要硬塞给一个不认字的老太太呢?是想把手里的书赶紧送出去,而不是为了救人。那我不是为了救人的心送出去的真相,可能拿到的人就不一定是有缘人,就会被丢掉。

当我还在不断的思考着的时候,师父看到我还差一点就明白了,就让同修A直接跟我交流:“我看你每次出来的时候,总那么着急想把书赶紧送出去,其实就是你没认识到救人的是师父,是师父把有缘人带来的。你只要带着救人的心,一路上哪个人应该得救,师父就会把他送到你面前。”

同修又谈了自己是怎么悟到的,她说:“有一次,我带了一包真相资料出去,在街上转了一圈,都快回到家门口了,却一本也没发出去,我心里有点着急了,没想到拐了一个弯,看到一大堆人在那里做工,一下子把所有的真相资料全部都拿走了。我突然明白,是师父在救人,师父要把这些真相资料留给这些人。从那以后,我再也没用人心着急过。我带了多少真相资料,师父都知道,谁能得救,师父也知道,我只要带着救人的心,动动腿,把真相送给他们就行。而我每次无论带多带少,基本都是正好。”

经同修这么一交流,我的思想就完全明确了,从那以后,我出去再也没为自己的真相资料什么时候能发完而着急过。

同时,同修A还给我讲了她经历的另外一件事,她说:“有一次,我看家里堆了好多真相资料,我一想,这么多真相资料压着怎么办?赶紧送出去吧!我就带着一种完成任务的心,背着资料出门了。当我送给第一个人的时候,那人说:‘你要是为了完成任务,你就不要给我。’我听了心里一惊,师父都知道呀,利用常人的嘴来点我呢!”通过同修A的这件事,我认识到发资料,是带着完成任务的心还是救人的心,差别太大了。如果为了完成任务,资料会被丢掉,只有真心为了救人,才能找到师父领来的有缘人,才能让真相资料发挥救度众生的作用。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认识到是师父在救人。那是前几天,我同样跟同修A一起出去讲真相,路遇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叔在挖地种菜,我们就给他讲真相,交谈中得知他是党员,他回复我们的话,让我们感到这个人很是有正念,就非常想救他。但无论怎么说,他就是不退。我俩都不想放弃,但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做了。

这时我突然想起,第十五届大陆大法弟子明慧法会中,有一篇文章《慈悲救众生 智慧如清泉》中,同修说:“不管怎样,就是把自己一放到底,虔诚的求师父救他,想着师父慈悲的形像,心里不停的说:‘请师父救他。’一会对方背后的邪恶因素就化为乌有,对方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我也在心里开始求师父救这个人,而同修那边心里想,再鼓起勇气,再讲一次,这次同修一开口,没想到这位大叔毫不犹豫的痛快答应退出加入的邪党组织,简直象被换了一个大脑似的。我当时眼泪都要流下来了。真是一求师父,师父就救了他,是师父在做呀,我还总认为是自己在救人。

我又想,自己以前怎么从来没有想过为了众生求师父呢?每次都是自己遇到魔难了,为了自己上千次的求师父,其实真正危险的不是自己,而是众生啊!我这是多重的私心啊!

三、最后一本书

有一次,我跟A同修一起出去发《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并讲真相,我身上背了九本书,一会儿功夫八本就发完了,人们拿到书的时候都挺高兴,同修A也说:“你今天发的挺快呀!”可是最后剩下的一本书,却怎么也发不出去,都不要。

我想:“刚才发的这么顺,为什么这本就突然发不出去了呢?一定是心性哪里出了问题。”我开始向内找自己,看看自己在发最后这一本书时动了什么念。我意识到,我心里想的是:“就最后一本了,赶紧发出去,就轻松了。”这是完成任务的心,而不是为了救人。

我以为我找到了自己的心,可是,我把这本书再发给一个路人的时候,他还是对我一脸嫌弃的样子,不要。我想:“他这么嫌弃我,肯定我还有什么执著心没找到。”我继续找自己,突然我意识到我除了想把最后一本赶紧发出去,还偷偷的想:“我要全发完了,就安全了,同修A身上的书,压力在她身上,跟我没关系。”

经过这仔细一找,才发现自己原来有这么自私的自我保护的心啊!我心里说,我错了,我跟同修都是一起来救人的,谁身上的书都是用来救人的,不在于在谁的包里,压力也要共同承担。这时,突然又有一个人从家里出来,我把书递给他,他带着赞许的目光看着我,发自内心的欣喜的接受了,还连连感谢。我知道是我悟对了,师父让世人用目光对我赞许呢!

这时,我身上的书就全部发完了,我发现同修A还有两本,我说:“来,给我一本。”其实,以前如果我提前发完了,也会从她那里分一些到我包里,那是因为我讲真相需要,而这次从同修那里拿来的这本书,就不仅仅是讲真相需要,还有觉的心理上的压力,我一定要跟同修共同承担。

这时,我想起刚迫害不久时,我那时都能在遇到危险时,尽量让同修安全,自己去面对危险,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呢?如果我继续麻木不找自己,这颗肮脏的自我保护的心就会一直跟着我。所以,平时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真的非常重要啊!

四、是为了自己提高,还是为了救人?

又一次,我跟同修A出去面对面讲真相,边走边交流心得。她说:“我觉的我真的是抱着救人的心出来的。”我突然感到这句话对我的心撞击了一下。我开始问自己:“我是抱着救人的心出来的吗?”这一找才发现,我心中的某个角落中存在着一个念头,是为了自己修炼做好三件事才出来的。

我让自己静下来,让这个念头更清晰的呈现出来,我发现它的形象就象一块顽石,它存在于我这层身体的稍微观处,它总是死死的占据着我心里的某一个角落,我仿佛对它无能为力,所以也就让它一直存在那里,这么多年,它就这样一直与我相安无事。

我心想:“这不行啊!我必须把这颗心扭转过来,不管你在多深的位置,有多顽固,我一定要主动的修,去掉它,扭转它。”我开始用心把这种为私的心扭转为救人,就这样,持续的扭转一路。这时对面来了一些人,他们的长相打扮有富有贫,但当他们到我面前时,我思想中自然出来一念:“这都是众生啊!”我就自然的把书给他们递了过去。不仅如此,思想中还自然的浮现出:“是我师父派我来救你们的。”一路都如此,我开始惊诧于自己纯正的正念,而以前我总不由自主的判断这个人是农民,那个人是官员,那个是不是警察呀?

这时,我又开始思考,为什么我这次可以达到这么纯正的心态?是因为我把那颗为自己提高的心完全扭转成救人的心了。也就是说,当我的心性同化法后,我就是一个神的状态,那当然对神来说,迎面过来的任何世人都是众生了。而平时我没有主动去扭转自己不正的心态,那个时候,我就是一个常人的状态,那在常人社会中,人与人之间自然有工作高低贵贱之分了,也就会自然去判断别人的身份地位了。当判断一个人是官员或者可能是警察时,我如果是一个常人状态的话,我自然内心就有怕了。 而这次当我把两本书自然的送到两位众生面前时,他们笑逐颜开的接着,并一再感谢。这时回过神来,我才发现,他俩的穿着打扮其实是官员的模样,他们也没有对我说任何不好听的话,而是高兴的接受了。

我明白了,众生是不会伤害救度他的神的,连这样的念头都不会有,他们只会向神伸出他们的手,渴盼着自己能早一点得救,他们对救他们的神只有感恩。

想明白这些,我突然想起同修A有时说我:“我觉的你正念比我强。”我听了觉的很莫名其妙,我从来没感觉到自己正念强。我现在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同修A会看到我的正念强,那就是在这种放下自我、同化法的时候,根本没有杂念时,显现出来的状态就是完全没有怕,就是同修眼中的正念强了。

我也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正念强?正念强不是常人中的英雄似的,面对邪恶很勇敢无所畏惧的样子,而是修炼人同化法时,心无杂念的面对任何世人都只有慈悲救度的心,这样的状态,在别人的眼里才是真正的正念啊!

结语

在讲真相中,或者在常人社会生活时,遇到任何事,当自己的心一动时,都是珍贵的找自己执著的机会。自己的内心在想什么,只有自己能够最直观最清楚的发现,所以,对于修炼人向内找其实是一件最容易做到的事情了,修炼提高心性真的没有那么难。而当我们能时时事事都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遇事多对照法想一想,那提高起来是飞快的。

其实,我现在能够做到这样时时向内找,也没有多长时间,以前我也是跟大多数同修一样麻木的做着三件事,任由我的各种思维存在于自己的思想中,每次都是积攒多了,遇到大难了,才在摔了跟头后,痛定思痛的找到自己的执著。大多时候心性长期处于一个层次之中。

这时,我突然想起当我在东北时,有位大姐同修做过一梦,她梦到,有人顺着台阶快速的往上走,有的顺着台阶往下跑,而大多数人在同一层台阶上横着跑,而且还很卖力的在自己的台阶上来回跑。我知道来回跑的这些人就是指那些只做事而不修心的同修,无论做多少,都没有提高的。

个人现阶段的一点修炼体会,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