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受十四年冤狱 湘潭市教师吕松明被迫害得身体衰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吕松明,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历史系,在湘潭电机厂子弟中学担任教师,曾获得湘潭市见义勇为奖。二零零一年后,先后三次被中共非法判刑共计十四年,在监狱被折磨成危重心脏病症状,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结束冤狱回家时,才五十岁左右的吕松明身体衰弱,没有生活来源,只好到菜市场捡废弃菜叶为生。

吕松明被迫害前的照片
吕松明被迫害前的照片

吕松明一九九零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历史系,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是一位真诚善良的好教师,曾获湘潭市见义勇为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后,吕松明于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非法抓上警车,遭毒打。二零零一年吕松明被无理开除工作。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一日,吕松明因传递真相资料被中共绑架、关押,诬判五年,先后关押在益阳赤山监狱,常德津市监狱。遭受酷刑折磨。二零零二年二月,在赤山监狱被五监区狱警何勇用刑六天六夜,晚上手脚张开用铐子铐在床架上,夜不让睡觉,进行刑讯折磨,逼迫吕松明写所谓的“保证”。狱警纵容犯人对他进行殴打。(详情请看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的《湖南法轮功学员吕松明八年来被迫害的事实》)

二零零六年出狱,妻子在邪恶的蒙骗、恐吓下与他离了婚,儿子也判给了妻子,在中共恶人的教唆下儿子也不认自己的父亲了,住房也判给了妻子,他被迫害得一无所有。为了解决生活问题,他就在街上给人修皮鞋,卖花生,同时向世人讲清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而被邪党迫害和被残酷折磨的真相。

回家不到一年,二零零七年二月四日,吕松明在娄底市双峰县杏子铺发真相资料,被巡逻队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湖南娄底双峰县看守所11个月,被非法判刑五年,并非法关押在常德津市监狱。津市监狱恶警为了达到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采用各种邪恶手段,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强迫他们违心表态放弃修炼,吕松明因拒绝放弃法轮大法修炼,拒绝做奴工和军训。在恶警戴寄华纵容唆使下,夹控宋国山把他左脑打成重伤,差点头部瘫痪,长期体罚、打骂,折磨出心绞痛,心脏痉挛,严重的冠心病症状。

吕松明与曾海其同在赤山监狱受过长时间吊刑而致内脏衰竭,后在津市监狱遭受漫长的苦役体罚而导致严重冠心病、高血压症状,数十次生命垂危时,仍然天天被拖进车间体罚(因他拒绝苦役、不“转化”),长达二、三年。二零零八年二月,因为吕松明拒绝奴工苦役,监狱黑窝恶警胡金初指使恶犯,用衣服袖子勒进他的嘴里,拉住袖子两头往脑后使劲扯,同时另外两个恶犯将他的胳膊扭到脑后,推着他往前跑步,他满口牙齿几乎全部勒松了。此后又多次被打松更严重,牙齿被勒伤、打伤后逐渐脱落约二十个,离开黑窝时牙齿就只剩下六颗。

由于长期在狱中被残酷折磨,吕松明数十次出现了生命危险,就连夹控他的恶犯都害怕了,他们对恶警说;不能再整吕松明了,再整他就没命了。

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吕松明带着一身伤残走出残酷迫害他的中共邪党的监狱前,他要求监狱首期赔偿损失五十万元,严惩凶手和责任警察。但津市监狱教育科长罗华反而咒骂:“你和共产党作对,喊口号,打伤你的牙齿是合法的。”

因遭酷刑迫害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冤狱期满回家后牙齿只剩下六个
因遭酷刑迫害二零一二年二月三日冤狱期满回家后牙齿只剩下六个

二零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吕松明去湘潭市邻近的湘乡市梅桥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梅桥镇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被劫持到湘乡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月九日上午遭非法庭审。律师为他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吕松明的律师在法庭上指出,法轮功书籍教人如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修炼心性,做一个好人,“真善忍”是全人类公认的普世价值观,神韵晚会是由法轮功学员编导和演出的,它是全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发放《九评共产党》等资料是公民行使的宪法规定的、公民对国家机关有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没有破坏任何法律和行政法规的实施。

吕松明第三次被非法判四年,被劫入网岭监狱,因为完全受不了天天罚坐十六个小时,经常送医院抢救心脏。邓浩文、李刚、王甫琛、贺宇等恶警们也看出了他身体的致命衰弱处:坐一阵子就心脏受不了、躺卧才能缓解,就很多次故意逼他天天坐十几个小时,引起心脏病天天反复发作,不断恶化,很多次心脏绞痛得在地上打滚,很多次并发血压230(高压)。即使这样了,“教转监区”仍不放过他,几次取消医院安排他的卧床休息,命令夹控犯人卡着他天天从早到晚坐十几个小时,引起他反复心脏病发作。恶警们看着他要死了似的,仍然命令夹控犯人卡他坐着,不准躺床铺上面,好象在坐等他猝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中共酷刑示意图:罚坐

吕松明只好次次都绝食抗争,心脏被折磨的恶化中反复恶化,长期在死亡线上挣扎。到二零一七年秋天,新调入的副教导员谭平平又命令夹控犯人架着他罚站、罚坐了大半天,当即引发心脏整夜整天的疼痛,送医院做心电图,说是心肌梗塞,达到了保外就医程度。但监狱又不给他办理保外就医。不少医生私下里说,他不死也活不久了。到了这一步,仅仅因为他不“转化”,警察邓浩文、李刚、王甫琛、刘轶刚等人还在生活上刁难他,饥寒交迫常常引发心脏病恶化发作。

二零一八年八月三十一日,吕松明结束四年冤狱回家,原单位拒不接受他工作,他试着找工作,不光自己身体受不了,人家老板一看他心脏有问题,有过心脏命危史,马上拒绝雇佣他,哪怕最简单的工作都不要他干,生怕他哪天心脏猝死在自己店子里。体衰的吕松明只好到菜市场捡废弃菜叶为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