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背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五年十月,在单位大姐引导下,我们夫妻俩一起走進大法修炼。过一段时间,我和A同修组织了集体学法小组,大家比学比修、共同提高。

我也开始背法了

一次有位同修学完法后交流说:“我正在背《转法轮》,这是一部宇宙高德大法,我一定要背下来,装在脑子里,我一定要修上去!”他说的时候特别坚定,对我有一种强烈的震撼,也激发了我背法的愿望。我从此克服了上班远、工作累(纺织厂)、孩子小等各种困难,也开始背法。

开始时一段一段的背,先把一段背熟后,再往下背。把背熟的法装在脑子里,利用等班车、坐班车、上班休息的时间背法,由于经常沐浴在法中,感觉到精力充足、心情愉快,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背完一遍《转法轮》。

当我背第二遍《转法轮》时迫害发生了,我三次進京证实大法,三次被非法关進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劳教,还曾被关在洗脑班迫害近一年。

回到家中,家庭发生了很大变化,上小学的孩子不听话,天天泡在电话上;丈夫不修了,并坚决反对我修炼。过去和睦的家庭没有了,我整天伤心、痛苦,学法不能入心,更不知修自己,家庭矛盾越来越大,裂痕越来越深。

二零零四年,当我快修炼不下去、痛苦承受到极限时,我突然意识到只有大法能救我,马上决定要再背法。这一背,就坚持了十几年,直到现在。如今,我一天背一讲《转法轮》,骑车、走路、坐车都能连贯的背法,背法已成习惯,越背越爱背,越背越感受到修炼的美妙、超常;越背越感到时间象金子一样珍贵,需要我珍惜。

背法使我去掉了很多执着心、各种欲望;背法使我更加注重向内修,注重修每一思每一念;背法使我走过家庭魔难;背法使我增加了智慧、增加了慈悲心,能救更多的众生;背法使我看到法在不同层次博大精深的内涵,那种美妙难以言表;背法使我更加坚定的百分之百信师信法;背法使我更加珍惜这万古机缘、珍惜师尊用巨大承受延续来的分分秒秒,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背法使我找回了修炼如初的修炼状态,使我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奋起直追、更加勇猛精進。

现在回想起过去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一幕幕在我眼前回放,有悲伤有喜悦,我决定把我这十几年中背法中的修炼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分享。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只有大法能清除修炼中的干扰和魔难

我被非法关押后,为了照顾女儿上学,侄女住進我家。从劳教所回到家时,发现丈夫和我的侄女之间关系很不正常。丈夫当着我的面给她钱让她去买菜,晚上俩人还一起出去,很晚才回家。有一天在收拾房间时,发现了一封侄女写给我丈夫的信,打开一看,越看越让我恶心肉麻,心跳加快,这是真的吗?世上真有这样的事吗?好像是在噩梦中,信中的字,象一根根毒针扎在心上,来的是这么突然、残忍。霎那间我好像掉進了万丈深渊,痛苦的不能自拔,完全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妒嫉、委屈、痛苦,顿时对他俩恨之入骨。想拿这封信找我侄女说她恩将仇报,还有一点良心吗?想跟丈夫说:你的道德沦丧到如此可怕的地步,连禽兽都不如!

痛苦中到了同修家,在她劝说下把这封信撕了。回到家中,两腿发软,痛苦的忍受到了极限,如果不发泄,就象疯了一样,好像死去一样难受。在痛苦中拨通了我嫂子家的电话,我的眼泪就像打开的闸水一样,一边哭一边诉说自己的委屈,泣不成声,也不知哭了多长时间,只听嫂子说:“妹子,你再苦也不能离婚。”放下电话,全身无力,这封信使我心烦意乱,也不想学法了,陷入了跟丈夫、侄女争斗打架之中,矛盾越来越尖锐。

有一次出去发真相资料被丈夫发现,他打我,嘴被打出了血,脸肿了半个月。有一天他气呼呼的说:你们还贴全球公审江泽民!又打我两个嘴巴子。有时跟他要钱,上来就踢我两脚,还说:“有法想去,没法受着。”在家里也没有学法炼功的环境,看见我学法就把书抢过去撕成碎片,再从楼上扔下去。有一天晚上发正念,他阻止我不让发,用死来威胁,当着我的面吃了一瓶安眠药。把他送到医院抢救,我看着他洗胃时发出痛苦的呻吟,我的心被揪着,说不出什么滋味。旁边的人也议论纷纷:“怎么还吃药呢?”都用奇异的眼光看着我,使我很内疚。出院后,他说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我也感到修炼的艰难,心理承受到了极限。

夜幕降临,难以入睡,想想自己在这几年中学法根本不入心,怨心、妒嫉心不但没去,还在增加。眼睛看着法,心却不在法上,总想丈夫怎么对不起我,根本不知道向内找,家庭环境不但没改变,矛盾还在不断升级。丈夫的表现,不都是自己执着心促成的吗?师父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是我自己在魔难面前忘记了根本,忽视了学法,而造成当前的状况啊!

我决定开始背法。这是二零零四年。

我背法 丈夫转变

我又开始背法,在家时利用丈夫不在家的时间背法,干活卖面条时就在侄女中午回家休息的时间背法。利用骑自行车时再反复背已经背熟的法。心中有法,怨恨心、妒嫉心、还有不好的思想念头出来时,马上认识到那不是我,让这些不好的败物在另外空间解体、灭尽,增强主意识修自己,按照法的标准要求善待丈夫。

以前他不给我钱我就不给他做饭,认为合情合理。平时不和他说话,一直处于冷战状态。背法后,我去掉这些邪党思想,用自己挣的钱买菜做饭,给他买衣服,也能主动跟他说话了。他爱好养鸽子,以前他不在家时,他找他的朋友喂鸽子,背法后我主动承担起这个责任,他上班或不在家时,主动帮他喂鸽子。他虽然嘴上没说什么,看得出来他心里很高兴,打扫鸽子棚时,及时告诉他鸽子的情况,有病的鸽子就及时给它们打针。

我们之间有了沟通,家里也变的祥和。

在背法过程中,去掉了很多执着心和不好的思想念头,同时不断的对丈夫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

丈夫发生了意想不到的变化:给我买了一辆新的自行车;看了我放在他枕头下的真相资料;跟他讲“三退”,还同意退出了少先队;我发现放在家里的真相资料少了,他告诉我是他帮我发了一部份,等等类似的事情不断出现,我在家里也有了修炼环境。

从丈夫的变化,我体会到了大法的威力,更增加了背法的信心。二零零五年过年之际,他又从新走回大法修炼中来了。

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面对师尊法像,我泪流满面:像这样一个生命,烧过许多大法书、大法图片、对大法做过许许多多坏事,师尊依然给他选择的机会,师尊慈悲,弟子唯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才对的起师尊的慈悲苦度!

坚持背法 女儿从吸毒走入大法修炼

女儿技校没毕业就不上学了,经常去网吧、舞厅,还学会了抽烟、喝酒、说谎话。有一天晚上,有位四十多岁的男人来我家,女儿说是来给她修电脑的。

想不到的魔难又来了,女儿突然失踪。想来想去,女儿的失踪跟这个人有关系,大海捞针,去哪找他们呢?我焦急万分,怎么办呢?我家也建立了资料点,就跟我一同做资料的同修说了此事。同修听后也很着急,说:“请师尊加持,必须找到孩子,我们发正念。”

同修的正念我很感动,几天后,晚上一点多钟接到了一个男人的电话,说他知道我女儿在哪里。我说:“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不告诉我呢?作为她的母亲你应该知道我的心情,我必须见到女儿,明天八点,你在A地等我!”他答应了。放下电话,我的心怦怦在跳,担心、害怕、恐惧,使我根本不能入睡。第二天早上见到了这个男人,正是那天晚上去我家的那个人。

他把我带到一个阴暗、潮湿的大房间里,我看见了女儿,她头发披散着,上身穿一件大秋衣,下身穿一条内裤,脸又黄又瘦,目光呆滞。看见我,没有母女离别后重逢的喜悦与亲切,就是哭,一边哭一边让我快走,不停的让我走。

看见眼前的这个女儿,我的心难受到极点,霎那间,两个最可怕的字在我脑子里出现:“吸毒!”

在劳教所里见过吸毒犯,她们不止一次的進劳教所,用她们的话说:“只要吸毒,根本就戒不了。”这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在女儿身上,想到这使我毛骨悚然,我的肉像被刀割一样,每个细胞都在承受着痛苦……

女儿还在哭。

我告诉自己要抑制住情感,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用最大的母爱跟女儿说: “你不在家,我是多么的想念你,你现在身体不好,咱们回家吧。”我劝她,说了很多,她就是不想走,变的麻木、冷漠、无情。

我必须把女儿从这个魔窟中救出来,我请伟大的师尊加持,让女儿回家,我发正念解体她和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在师尊加持下,女儿最终跟我回家了。

几天后,那个男人把女儿报警了,两个警察把女儿带上警车,送到了戒毒所。

女儿走后,像一把重锤把我击倒在床上,说不出是怎么难受,就像一切都在静止。我的情绪从未如此低落过,被情带动的学法不入心,经常走神。修炼有漏被旧势力钻空子。一天同修让我参加一个协调会,我走后警察来绑架我,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等法器。

感谢师尊的巧妙安排,让我躲过了这次绑架。从此我走上了流离失所的路。

女儿在戒毒所里呆了不到半年回来了,为了不让她接触不好的人,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们搬到了比较偏远的农村。房子很旧,没有院墙,地上都是杂草,西边没有房子,显的很荒凉、孤单。女儿说:“好像破庙。”这里离城市很远,但她还是早出晚归的去戒毒所,说是看某某。女儿的事成了我的心病,很难放下。觉的很无望,方方面面干扰很大,女儿天天打电话,一直打到半夜两三点钟,交谈的都是吸毒的事,告诉我有个二十多岁吸毒过量死的。有一天跟我说,在戒毒所里认识一个人,四十多岁,等他出来后要跟他结婚,还骗了我五千元钱给他。

我的精神好像要崩溃,真好像师父所说“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2]。这里的环境也很特别,房子后面有个大坑,晚上青蛙呱呱叫个不停,这里有两间房,房的外边盖了一个小间,只有一个光线很暗的小灯,把灯拉到小屋里,在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小土炕上垫一张大报纸,我就坐在报纸上学法、背法,炕的中间还有一个大洞,夜深人静的时候还很害怕有蛇爬出来,房顶上面还有老鼠在爬。

我知道再艰难、再困苦我也要坚持背法。只有法能让我度过这个魔难。我每天晚上坚持背法,不断的给女儿发正念。毕竟是母女,所有这一切,女儿都看在眼里。

就这样,过些日子女儿终于有了很大的变化:她手机里有很多败坏的照片,我让她删除了,马上就删除了;她想去戒毒所的时候,我就告诉她不要去,不要再接触不好的人,她也能听话不去了;告诉她该睡觉了,也能及时关机。

四月的天气,农村蚊子很多,我们被咬的满身是包,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实在住不下去了,就搬到我们所在地的亲戚家的房子里,结束了这段艰辛的日子。

在这二十几年的修炼中,女儿也跟我经历了很多魔难。“七·二零”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那几年我不在家,用她的话讲,在她幼小的心灵里,“经历了难以想象的艰难。”

以前跟她说过很多修炼的事,她就是不想学法,当师父的《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发表后,我让女儿看了一遍,我说:“以后跟我们学法吧。”她真答应了。每周一次的集体学法她也参加了,到现在已坚持几个月。当她坐在那学《转法轮》时,我眼里含满了感恩的泪水,是伟大的师尊去掉女儿的罪业,使她一步步变好,走進大法修炼中来,这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啊,永远感谢伟大的恩师,弟子唯有精進实修、救度更多众生,才对的起伟大的师尊的慈悲救度。

坚定的信师信法 医生的判断错了

我和同修去偏远的农村讲真相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警察把我们绑架到派出所,然后送到邪恶的洗脑班迫害。我们被送到四楼,同修在隔壁。我发现关我的房间上面的窗户没关严,窗户里面的铁罩子有一个比较窄的口,外面还有绳子,可以顺着绳子溜下去。

第三天晚上,我决定从这里出去,在没出去之前,背了两讲法,我的右手被铐在床上,手被铐肿了。我请师尊加持,第四次手从手铐里出来,窗户里面的铁罩子共有十七层,爬到最上面发现这个口太小出不去,扒开大一点的口是有响声的,洗脑班里有很多人,四楼值班的就有几个。请师尊加持发出强大的正念让他们听不见声音。我开始扒铁罩子,夜深人静,发出很大的声音,用了半个多小时,口稍微扒大一些,全身还是出不去,怎么办呢?想起师尊在《转法轮》里说:“那个生命体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他可以变大和缩小的。”请师尊加持让我的身体变小,第三次终于从这个口出来到了凉台上。长长出了一口气,从四楼看下去一片漆黑,抓住这条绳子往下爬,可是绳子日久天长霉烂了,断了,我一下子就掉下去,然后什么也不知道了。

被送到了医院。当我醒来时,两脚已打上牵引,两腿膝盖处摔成严重的粉碎性骨折,身上有八处伤,缝了几十针,全身都肿了,牙被摔掉了好几颗。医生判断我必残。我在医院住了三天,就坚决要求出院回到了家中。

到家后,女儿很伤心,哭着告诉我残废了。我说:“没事,明天站起来,骨头不就没事吗?”她不相信。三天后全身还肿着,还没拆线,同修跟我学完法后,我请师尊加持,同修帮我站起来了!女儿也相信了骨头没事,证实了大法的神奇。

通过学法、背法、发正念、向内找,发现自己有很大的漏:有强烈的显示心、欢喜心、求名的心、证实自己、做事走极端、不修口、执着同修的执着、爱听好话的心。发现这些不好的思想及时排除,解体灭尽各种执着,今后一定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除了跟同修集体学法,其它时间就是背法。腿很痛,就站着,手扶着床背法,背完法后就发正念。

在师父和法加持下我的腿好的很快,在两个月零两天的时候,我能在屋里走十九步。女儿高兴的说:“终于盼到这一天了!”她笑了,我却哭了,泪流满面,是伟大的师尊替我还了欠下的业力,我无法用语言表达对师尊的感恩,师尊给了我全新的生命。

半年后我又骑上自行车出去救人了。用医生的话讲我必定残废,但我信师信法,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师尊的伟大。

多学法、多背法是多救人的根本

师父在《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对你的要求上,作为大法弟子来讲,还是要尽量的做好,完成你的历史使命,救度众生,你必须得去做好,我告诉大家,救度众生这件事情它是至关重要的,你必须得做。”

作为弟子就要听师尊的话,我安排每天早晨六点半左右出去救人,中午十一点左右回来,吃完午饭后就开始学《转法轮》,下午四点左右再出去救人,六点之前回家,晚上背法。我的日子过的特别充实。在坚持十多年的讲真相救人的路上,经历了很多,也积累了很多经验,走出了自己救人的路。从城市到农村,四、五十里的范围留下了救人的脚印,在救人的路上越走越宽,越走越理智、成熟,救的人越来越多,正念也越来越强、越来越有智慧、慈悲心也越来越大。

结束语

在这二十几年的修炼中,风风雨雨走到今天,都是伟大的师尊替我承受了欠下的业债,我才可以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在正法的最后阶段,加强自身的修炼,用心学法、背法,救度更多众生,让师尊少一份操劳,多一份欣慰,弟子唯愿师尊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