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修大法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以真、善、忍法理为指导,是真正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大法,辅以简单优美的五套功法,可以使学炼者身心健康,道德回升,开智开慧,达到洞悉人生和宇宙奥秘的境界。

一九九二年至一九九九年,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传遍神州大地,真、善、忍法理使一亿修炼者身心净化,道德升华。一九九五年三月,李洪志先生应邀到法国传功讲法,开始了法轮大法在海外的传播。如今法轮大法已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

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有着普遍的神奇的效果,早在一九九八年,大陆医学界就为此作过五次医学调查,其后,北美及台湾的医学工作者也做了相关的健康调查。结果显示,法轮功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8%。

有无数事例证实,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而且出现许多在常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奇迹。这里列举残疾人罹患顽疾和绝症,因各种因缘际遇修炼法轮大法之后,都得以绝处逢生,获得了身心的健康。

(一)一等残废军人的传奇人生

这是一名一等残废军人讲述的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死而复活,活而成废;废人成好人,绝处逢生。

1、战“死”疆场死而复活成废人

我叫石福(化名)。一九七六年我应征入伍。一九七九年中越战争爆发,战争中,我负过三次伤,荣获过三等战功,八次嘉奖。前两次受伤,我的腰部中弹,脚被炸伤,康复后,我继续参战。特别是最后这次,我传奇般地生还,知情人无不惊奇,都说这是人不该死,有天救啊。

那是一九八三年某一天,我奉命运送弹药,在路上,为躲避敌方袭击,连人带车摔下了被称为“死亡峡谷”的山涧里。当战友们找到我、送我到部队医院时,院方认定:从头到脚多处摔碎,已经死亡了。

过去老人们都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当时就在这战火纷飞的作战区,来了一位当地华侨医生,非要看看我这位死亡的战士。当部队领导们带着这位华侨来到了太平间时,已是深夜了。死亡了十几个小时的我,胳膊轻微的抽动了一下,华侨医生说应该抢救一下,不应放弃。

于是我又被送回手术室。这位华侨医生出于职业道德,亲自为我主刀做了开颅手术。就这样,四十多天后我又生还了。

我醒来后,眼睛看不见了,耳朵也几乎听不到了,我生活在了一个没有光明,没有声音,没有时间概念的世界里。

在部队医院里治疗两年后,我的左眼完全失明,右眼恢复到了零点一的视力;左耳穿孔彻底失聪;脑壳没有了知觉,头上那刀口流血淌水,无法愈合,大脑终日昏沉胀痛,说失灵就失灵,经常休克;脚、腿也不听使唤了,走路就摔跤;胳膊也伸不开。我被定为一等残废,送回了老家。

2、十五年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痛不欲生

回家以后,妻子成了我的护理员,终日含泪陪伴照顾我。从此我们全家走上了伴着血泪的人生旅途,走过了那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的十五年。

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当时看我的人都这样祝福我,我也保持着这一丝希望,四处求医问药,到后来烧香拜佛,呼天喊地寻求我的后福。有人表示佩服地说,英雄就是英雄,在那苦难的日子里,没有见过我的眼泪。是啊!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我的泪,只有天知、地知、妻子知、自己知。我的眼泪在天地神灵面前早已哭干了。

起初的那几年,孩子尚小,妻子年轻,她一直鼓励着我说:“你一定不要失去信心,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人家不都说你必有后福吗?这一天一定会来到。”我被妻子的真情打动,就这样艰难地走过了八十年代。

祸不单行,屋漏偏遭连夜雨。由于沉重的负担,勤劳善良的妻子再也拖不动这破碎的家了,积劳成疾,患上了严重的风湿病、胃肠炎、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种疾病,时常不能下地干活,连饭也做不了了。严重的时候,吃饭都是躺在床上,女儿和儿子帮着洗脸。这时两个孩子正在上学,经济条件可想而知。亲戚、朋友家的钱都借遍了,都对我家害怕了。

我一看这咋活呀,我彻底绝望了,对妻子说:“你也垮了,我们无法活下去了,我们买点老鼠药,包顿饺子吃了算了。”妻子伤心地说:“你好歹也是我们的精神支柱,我们就是再苦也得把孩子养大成人,到时候,要死我们一起死,我们在世上尝尽了苦水,看透了世态的炎凉,到了阴间,能有个给我们送纸钱的人吧,要不我们到了那边也好过不了啊。”我瞅着天棚呆呆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七十多岁的丈人、丈母娘来了,一看就哭了。丈母娘只好留下来给我们洗衣做饭,帮着料理家务。妻子一病,我的情绪更糟了,旧病未好又添新症。不知怎的,我的手变老,象老松树皮似的,开满了无法愈合的口子,常年血淋淋的,指甲脱落,手指不能弯曲,不能合拢,连端起饭碗都成了问题。

那几年我西医看不好,去找中医,中医也看不好,就四处打听偏方。偏方也没治好,有人说:“是不是你家的风水不好啊?”于是托人请风水先生,还不好。那几年到底拜了多少门,求了多少人,我自己也说不清了。有一年中国新年前,县里来了一位姓贾的县长到我家慰问,录完了像,县长们走了。我带着县长带来的“希望”在家里等啊,等啊……终于有一天村干部们来了,我认为乡里的领导太忙,托村里来的。可是村干部开口说:“你们家今年的提留和各项费用还没交,是不是交上呀。”我一听愣了,原来不是来给我解决困难的啊,我热乎乎的心一下掉到冰窖里。结果,乡里扣发了我的残废金。

我仰问天空:苍天哪,这就是我的后福吗?我的磨难何时才是个头呀?

3、喜获大法,废人成好人,绝处逢生

正在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在生死线上苦苦挣扎的时候,我们全家的命运改变了……

九八年的一天,邻村的一位法轮功学员找到我的家里来,介绍了她修炼法轮功后的神奇变化,说:“不妨你也炼一下吧,肯定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一听,心动了。我问:“真有这么好的事吗?”她说:“真的,我们师父教我们修的是真善忍,我们炼法轮功的人是绝不会骗人的,再说了,我骗你图啥呢?”我说:“得多少钱才能学会呀?上哪去学呢?”她说:“一分钱都不要,都是凭着自己的热心尽义务教功。以后你学会了,你受益了,教别人也不能收费的。”

这位法轮功学员走后,我对妻子说:“难怪今天早上我看见两只喜鹊在我们门前树上喳喳的叫呢,是不是我们打动了老天爷,叫神仙来搭救我们来了。”妻子说:“真是那样,我也跟着磕头去。”我说:“你先去看看,学会了再教我,我再学。”当天妻子就出去打听,并学炼了起来。

奇迹出现了,妻子拖着病重的身体,歪歪扭扭地去跟人家学了三天,还没全学会,腿就不疼了,胳膊也不疼了,让她疼得死去活来的腰痛病也好了许多,并可以力所能及地干一些家务活了,妻子也觉得非常奇妙。一个星期后,妻子的身体竟然康复了。

看到妻子的巨变,我受到了震撼,也迫不及待地学炼起来。由于我自身条件太差,功友们干脆到我家义务教功。我被他们的善念和纯真感动了。我说:“既然你们不要钱,就在我们家吃顿饭吧。”他们坚持不肯,并说:“只要你能坚持修大法,就是最好的报答。”

当我一听师父的讲法,我就被那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地吸引住了。我用了两天的时间一口气听完了师父的讲法,一躺下,竟足足地睡了四天四宿。家里人害怕了,认为我又出问题了,功友们看着我打着呼噜睡的香甜的样子,说:“或许他的缘份大,师父给他调整身体,不用怕。”

醒来后,奇迹出现了,我激动地发现身体好象一下子恢复了活力,想蹦,想跳,想唱,眼睛也突然光亮了起来。我兴奋地说:“老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不就是我们的后福吗?”

我端详着妻子,十五年了,我没看得这么清楚过。妻子老了,头发白了,她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妻子笑了,哭了。

我的眼睛湿润了,师父啊,是你救了我们啊,于是我不顾家人的阻拦推着自行车去县城,过去我推着自行车当拐杖用,今天我出门就骑了上去,那个喜悦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往返走了四十多里没感到累。从此我横下一条心坚修大法心不动,坚持天天学法炼功,身体迅速康复了。

五个月后,我那双不知用了多少药花多少钱都没治好的老松树皮般的血迹斑斑的手,也蜕变成了一双崭新的手,伴随着我的流血淌水十五年的头顶上那个刀口也愈合了。我把家里的药全部扔掉了。

现在的我和以前的判若两人,见到我的人都想象不到我曾经是一个一等残废,现在与正常人一样。我的头上长出了浓密的黑发;伸不直的胳膊、合不拢的手、不听使唤的腿脚和失明的眼睛都完全恢复了,耳朵的听力也恢复了很多。这一切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实都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身上。

现在我们种了两个大棚,我骑自行车带上一百八、九十斤重的蔬菜,是集便赶,前些年欠的债,这两年都还清了,我总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通过修炼法轮功,见证了大法的纯正美好,超常和神奇。特别是大法要求修炼者修心向善、道德高尚,先人后己、无私无我的精神境界,使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炼功前的那个残废、痛苦、自卑、颓废、自暴自弃终日寻死上吊的我不见了。法轮大法让我获得了新生,让我们这个支离破碎的家变成了一个充满了欢声笑语的温暖的家。

由于我的超常巨变,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威严,也带动了我周边及亲戚朋友百余人走上修炼大法的路。即使没有炼的,通过我的变化,他们也无不称法轮大法好。

(二)昆明残疾人杨苏红修大法绝处逢生 遭迫害含冤去世

杨苏红,女,二十四岁,家住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她是一个身高仅有一米二、体重二十三公斤的肢体残疾人。

杨苏红也有过欢乐的童年时代,小时的她聪明、伶俐,深受父母宠爱,那时家庭经济条件很好,她要什么,父母都百依百顺地满足她,她的童年无忧无虑、幸福快乐,村里同龄的孩子们都很羡慕她。

可是,杨苏红从八岁开始就病魔缠身,出现腹泻、腹胀、腹痛,渐渐地消瘦,父母带着她四处寻医问药,走遍了昆明的大医院,医院曾经诊断杨苏红为:“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等症,杨苏红四次住院中有两次病危,用尽了各种西药、中药、单方、秘方,为了治病,家里的积蓄用完了,最后连盖房子的钱都用了,但是仍然没有治好她的病。由于长期打针吃药,使杨苏红的身体不见长,到了十八岁,仍象个儿童。

父母对杨苏红的希望破灭了,随后家里添了一个小弟弟,家里经济也每况愈下,为此,杨苏红辍了学。她父亲由于承担繁重的家庭负担及杨苏红的拖累,脾气变得越来越坏,常常喝醉酒后与她母亲又打又闹,最后她父母离异使杨苏红的生活更加艰难,杨苏红曾多次离家出走,也曾多次想自杀了结一生。

一九九八年更是雪上加霜,杨苏红被昆明肿瘤医院确诊为“骨癌晚期”,并说她最多只能再活几个月了。这生的最后希望破灭了,杨苏红只有在消磨时光中无奈地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一九九九年二月的一天,杨苏红到亲戚家做客时,碰到认识的一位阿姨,以前她也是一个有多种疾病,走路都会气喘,整天泡在药罐里的病人。这次见到她时,完全变了一个人,四十多岁的阿姨,看上去仅三十岁左右,皮肤白白嫩嫩的,比以前精神多了,阿姨告诉杨苏红她是炼法轮功后起的变化。当杨苏红向阿姨讲了自己的遭遇后,阿姨对杨苏红说:“医院和药物救不了你,任何人也帮不了你,只有李老师能救你。”杨苏红问阿姨:“真的吗?象我这样得了绝症的能炼法轮功吗?”阿姨说:“能,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佛家修炼功法,任何人只要想炼,都可以炼,李老师不注重表面,只看人心,心诚就行。”当杨苏红听完阿姨介绍法轮功后,她的心情非常激动,同时唤起了杨苏红对生命的希望。

修炼法轮功后,每天早上五点钟,杨苏红就到炼功场炼功,和大家在一起读李老师的书,抓紧一切时间看书学法,按照李老师在书中讲的“真、善、忍”的要求努力去做一个好人,遇到矛盾向内找,做事首先为别人考虑,渐渐地杨苏红身上的各种病症消失了,被病魔折磨了十多年的杨苏红,丢掉了药罐子,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走路走多远都不觉得累,全身感到有使不完的劲。

在功友们的帮助下,杨苏红的生活也有了着落,欢乐的笑容又重新出现在杨苏红的脸上。父母看到杨苏红的变化也感到很高兴,周围街坊邻居看到杨苏红的变化无不感到惊奇,为此许多人都走入到修炼法轮功的行列。

但是,当杨苏红摆脱病魔重新获得生活乐趣的时候,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一场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灾难也降临到了她和她的家人身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杨苏红坚持信仰、坚持真理,多次遭到邪恶之徒的非法抄家、审讯、关押等等骚扰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杨苏红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欺骗绑架至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杨苏红拒绝在判决书上签字,拒绝所谓的什么“转化”。

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内,杨苏红被迫参加与正常人一样的超强的体力劳动,不允许她学法、炼功,她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于二零零五年五月被送回家,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杨苏红即于端午节的下午含冤去世。

(三)一位脑萎缩书画家讲述的修炼传奇故事

我是一名书画家,在一定范围内享有一定的声誉。有人称我名家,其实我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平常人,一个真修的法轮功学员。二十多年来,很少参与集体书画活动,在名利诱惑面前,在书画腐败惊人乱象的今天,摒弃一切杂念,证悟师父给安排的修炼路,利用大法赐予的书法技能劝三退救众生。

脑萎缩等多种顽症折磨痛不欲生

我从小多病,约六、七岁时,玩耍从一个陡坡往下竟跳進了一个近十米深的沟壑中,头撞在石头上,昏迷很久才苏醒过来,留下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十几岁时感染伤寒,连续三年每到发病季节就持续高烧不断,冷时全身颤抖,盖被也寒。头痛似脑裂,哀声不断,却无钱医治,只能熬着。由于时间长,热寒伤,引起脑细胞死亡,出现永久性智力低下。

因此,从小学到高中,数理化与我无缘,我听不懂、记不住,常恨自己先天不足。但我感恩上苍,命中注定我书画超群,无论在哪都被他人重视。我从一个农村贫寒的孩子,历经农转非。但混在邪党队伍里,积劳成疾,尤其是脑萎缩使我常年头痛眩晕,耳鸣,反应迟钝,性情暴躁,智力全面下降。看书不超过五分钟,脑疲力尽,头晕目眩,难受心躁,常以头着地,脚朝上,倒立于墙上,以缓解暂时之痛苦。晚上睡觉前,让妻子以重拳猛击我的头顶半小时后,方能入睡。受不了时,常以后脑勺猛撞墙壁,卧躺时就用头猛扣床头或用手狠抓脖颈,攥拳猛打头颅。此外还有腰椎间盘突出,胃溃疡、鼻炎、气管炎、心脏病等,我被折磨得死去活来,痛不欲生。

幸运得法修炼身心健康、讲真相救人

难忘的一九九六年六月,我的生命有了希望——单位负责人送我宝书《转法轮》和《转法轮(卷二)》,并给我介绍法轮功。我知道了这是救命的宝书,抱着不肯撒手。

我脑萎缩已多年不敢看书,此时,我却捧着这两本书三天一口气读完了!这是生平第一次超越了自己,真是神奇。这是修炼的书,我立马决定:“我要修炼。”

随后我参加了集体学法炼功。一个月之内师父连续三次给我净化身体,消去业力。几个月后,多年的顽疾不翼而飞,我的身体出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心境、心性均得到了极快的升华和提高。我深知师父为我历尽艰辛承受了巨大的业力。我真心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大法的救度就没有我的一切,没有师父给我净化身体,我活不到今天。

我下决心修好自己,用修炼出的宽大胸怀和慈悲证实法。在一次次讲清真相促“三退”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有一次现场疾书四十多幅,用词都是当场自撰自书,且自始至终站立书写,身体轻飘不觉得累,竟把看我写字的人累得精疲力竭,我却沉着冷静,不急不躁,挥洒自如,感觉有用不完的劲。难怪那么多人说:“先生快七十岁的人了,看上去才五十来岁。”也有说我四十来岁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我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使我从一个脑萎缩无什么生存能力的半残废人,成为一名人们公认的在大法中修的无病一身轻的受益者。

修炼大法前,我曾经掉在常人的世俗中,不知不觉的走入现代书风,追求“时髦”丑书,其道德败坏且不能自拔。修炼后,我以法为师,不断的归正自己,尤其是师父在《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发表以后,我排除思想障碍,以大法“真、善、忍”为标准,销毁了近百幅自书草书和丑书作品,清除了一批收藏的带有邪党内容的名人书画,并从举办个人书展就是救度众生的误导中解脱出来,走出了一条用自己的书法技能,面对面讲真相救度众生的路。

我讲真相的方法概括为三种:一是被邀请去外地写字讲真相;二是把求字者请到家里来听真相;三是借世人设宴在桌上讲真相。

前几年,一个地级市的领导请我写字,中午安排了一个特大圆桌上的聚餐。出席者大都是局级一、二把手及业主老板和报社记者、画家等共十四人。当时我求师父加持弟子,救度这些有缘众生,便对主持宴会的局长商量说:我想向大家说几句话,行不行?局长高兴地说:行!在大家的鼓掌欢声中我对大家讲了法轮功真相,所有在场的人除一人没做“三退”,其他人按顺序起名全部“三退”。

一次,我被一家私人美术馆邀请去写字,闻讯来索字者较多,其中就有两名公安和两名保安便衣也闻讯赶来求字。当然我不会因此而怯场,更不怕什么,来的都是朋友、有缘人和等待被救度的众生。我一边写字一边讲真相,整个场在师父的加持下正气祥和。此时,一名兼任台胞在大陆建造的美术馆的馆长,又是一名当地有名的企业老板,当着众人的面,一边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用手机播放新唐人电视台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节目和全世界起诉江泽民的正义声讨后,在场的人大部份都认为审判江魔头是迟早的事,报应是必然的。全都认可大法和“三退”保平安。其中一名五大三粗的公安便衣,象一名小学生一样笑容满面的作了退党,并对我说:我已长期失眠,想求一幅能使我心神安定的墨宝。我当即为其书写了善德宽洪内容的自作诗,并告诫说:在公安工作对人要善良,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你能做到了,你就不会失眠了。这位警察听后高兴地连连点头道谢!带上字满意而去。

对一些登门求字听真相的有缘人,我将其视为上宾对待,并视其情况和要求当面撰词,当面书写,当面劝退。我悟到:一幅字算不了什么,一个人明白真相就是众多生命的得救,对这样的人不应该更加善待珍惜吗?随着修善能量场的不断向外拓宽,慈悲的力量也在扩大。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广,越讲越明,很多人,各行业都知道有个修炼法轮功的书画家,写字给钱不给钱、给多少从不计较,所以主动登门“三退”的人也不少。(注:本稿编辑节选自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走出了自己一条讲真相的路》

(四)几位残疾人讲述的修大法获新生的经历

1、吉林省吉林市无双下肢伤残女工张爱民修大法获新生

我叫张爱民,四十二周岁(注:二零零四年),高中文化,是中国铁道部沈阳铁路局吉林分局吉林西车物段一无双下肢的伤残女工。

一九九七年六月十四日,正值我欲轻生自杀时,偶听四盘录音磁带,只觉“真、善、忍”是我所渴求的,这声音是那么久违与亲切,我就此放弃轻生,决定学一学吧。

没想到,就只是炼炼功、打打坐、看看书,每天挤出点睡觉、看电视、闲聊的时间,不到三个月,我爱猜疑、生闷气、心脏病、乙肝、胰腺炎、偏头痛(右侧)、腰痛、痛经、颈椎病、肩周炎、双手自拇指始三个手指握笔捏针就麻木无知觉和冻伤、后背上长年又沉又凉又酸痛、双腿断处每逢换季天就提前三天抽筋、生气时就得整天整宿在外逛等毛病,不翼而飞了。这使什么都不信、只信自己的我不得不用心仔细学法炼功,亲眼所见许多大法奇妙景象,这才方知此生目地,师父讲的全是真的,法轮大法“真、善、忍”才是真正的真理。

2、河南省新乡市残疾妇女马素枝修大法获新生

我叫马素枝,也叫马素珍,这是文革时期政府把我户口本上的名字写错了造成的。我一九六一年一月三日出生,从小家里比较穷,刚学会走路时,因为打预防针造成了下肢瘫痪,家里本来就穷,真是雪上加霜,后经及时治疗会站立了,最后留下了左腿残疾的后遗症。

当时医生说是打预防针之后有反应造成的,可是造成的这种不良后果,我没有得到政府的任何补偿。小时候走路时经常摔倒,两条腿的膝盖上经常是旧伤没好又添新伤痕,上学时受尽同学的嘲笑。上小学时,又患上了急性痢疾和肾炎,到我一九九七年修大法之前,这两种病留下的后遗症(慢性肠炎和腰痛),一直折磨我二十多年。随着年龄的增长,病情越加严重,经常失眠、头痛、卵巢囊肿,还有完全性右导管传导阻滞折磨的我痛不欲生,脾气大、矛盾多、夫妻俩吵架的事越演越烈。

一九九七年夏天,我幸运的修炼法轮大法,从此我努力用真、善、忍来约束自己,师父帮我把身体上的各种不治之症从病根上清理掉了,从此我无病一身轻。以前我上楼就只用右腿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现在我两条腿都会上楼了。从一九九七年开始得法,到目前写稿为止,十几年来我没上过医院,没吃过药。就连我那个五岁多的小外孙在大法的感召下,也是聪明健康,从来也没吃过药也没打过针。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真实不虚。我家还有很多在大法中受益的神奇故事,真是千言万语也数不尽师父的恩情。

我以前跟婆婆(现已故)有矛盾,婆婆看到我学大法后的变化说:孩儿呀,谁也没有把你教育好,是你老师(指李洪志师父)把你教育好了。通过修大法我身体健康、家庭和睦、工作上再也没有请过病、事假(以前我经常请病假)。

3、山东省气象局右臂全部瘫痪职工雷虹修大法获新生

我是一名残疾人,半岁时,因患婴儿瘫,右臂全部瘫痪。上学、写字、洗衣、缝被、看孩子、工作等全部用一只左手。三十多岁以后,左臂劳损愈加严重,空碗拿在手里都往地上掉,左臂根本抬不起来,又凉又疼,被子滑下来,只能用腿一点点的蹭上去。在总机值班时,只能站着,直着胳膊操作,还不敢让同事知道,怕对工作有不利的影响。我还患有支气管炎、心脏病、胃病。人又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女儿十来岁,儿子才几岁),眼看双臂失去能力,向来要强自立的我产生了挥之不去的轻生的念头。

一九九六年十二月份,我得到一本《转法轮》,一九九七年上半年就在局内炼功点炼功。通过修炼法轮大法,我变的更加善良宽容真诚,对周围的一切人和事都用善心去对待,不争不吵,别人说我,我就虚心接受,不怨恨不做假,工作兢兢业业,不再迟到早退,不挑不拣。学法后严格要求自己,以前老人照顾我,我认为是应该的,修炼后尽量的不再要老人的钱物,更加孝敬老人,他们经常夸我懂事。我从不到娱乐场所,结束了夫妻争吵和担惊受怕的苦恼生活状态,回到和睦温馨的生活中。

自从修炼了法轮大法,我的身心获得了很大的受益,懂得了人活着不只是为了获得物质利益,而是为了他人、为了修炼自己,提升正确的观念与品行。我获得了自我约束的能力,生活作风也非常严谨。身体健康、一身轻,十几年未吃一粒药,没上过一次医院,思想清净,生活安宁。所有这一切,对我这个残疾人来说,就是给了我一条生路,让我获新生,我从心里感激师父的救度之恩。

(五)河北残疾人郑荣昌修大法身体康复

郑荣昌,河北省蠡县城关镇王庄村人,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前,有多种疾病缠身:右眼因睫毛倒插曾做过两次手术;后来又得了青光眼,发作时,眼球胀痛,带动三叉神经和半个脸部都痛,颈项强直,头痛难忍,恶心呕吐,视力急剧下降,看物体模糊,不能看书、看电影、电视,怕强光刺激,使他苦不堪言。曾做过两次手术都没有治好。他还得过肛瘘,尿路感染的疾病,经常发作,痛苦难忍。经常感冒伤风;他从八岁开始,臀部上就得了一种很不受治的慢性坐骨疮,由于家庭贫寒,没钱医治,疮口流脓淌水,好好坏坏,经久不愈;他左小腿胫骨处还患有慢性骨髓炎后遗症,左腿活动受限,不能平坐、不能下蹲、不能弯腰,一遇阴天下雨,就疼痛不适,站立时间一长,大腿处就疼痛难忍,走路一瘸一拐的。

就是这样一个多种疾病缠身、几乎丧失劳动能力的人,他还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他的妻子是一个精神不健全的人,女儿还小,家里、地里等一切事务都由他一人承担。对于这样一个久病缠身的人来说,倍感人生的苦涩和艰辛,对今后的生活更是忧心忡忡。郑荣昌曾练过几种气功,都不见效,还花了很多钱。

郑荣昌炼法轮功后,身上的所有疾病不翼而飞,以前浑身乏力,没有精神,现在浑身有劲,精力充沛,神清气爽,干什么活都不感到吃力,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和活力,这些巨大的变化,使他由衷的感激师父和大法,他决心以“真、善、忍”的准则来衡量自己,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道德高尚的好人。

在修炼中,郑荣昌不断的改正自己与“真、善、忍”标准不符的缺点与错误。以前在利益面前总是和别人去争去斗;在矛盾面前,从不向内找自己,从不宽容、忍让别人。尤其是以前他对妻子不好,总是怨恨她无能、无力,不能替他操持家务等,经常对她发火和打骂。修炼后,他彻底改变了对妻子的态度,遇事也能理解她、原谅她、可怜她、忍让她,再没有对她发脾气和打骂。这些都是他修炼大法后的巨大变化,他决心坚修大法到底,严格要求自己,使自己更纯真、更善良、做得更好。

(六)台湾台东小儿麻痹患者陈凤美口述的修炼心得故事

我是陈凤美,来自台东,四十七岁(二零零五年),职业是裁缝,得法至今多年;大家看到我必须要拄着拐杖才能行动,其实,我的身心自在,行动自如,完全不受外在形体的限制,这些都是学了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结果;接下来我要向各位报告我的修炼心得体会。

1、三岁罹疾不良于行

三岁那年,一次高烧之后,我得了小儿麻痹症,从此行动要靠拐杖,也因为行动上的不方便,我在小学毕业后,便不愿再升学。妈妈为了希望我有一技之长,以便将来能独立生活,送我去学裁缝。四年的学徒及二十多年的裁缝师生涯,一晃眼就这么过来了。虽然行动不便,但靠着专业的手艺,让我有稳定的收入以及衣食无缺的安定生活,可是生活也像一潭死水,常困惑自己究竟为谁而活?为何而活?

在这期间,我接触过一些我认为对残疾人具有爱心的宗教团体,寻求心灵上的慰藉,但总是觉得有一种无形的隔阂,让我始终无法進入,生活也依旧因循在茫然困惑中。

2、喜得大法拨开云雾见蓝天

记得是二零零一年元月的时候,大哥首先接触了法轮功,便也介绍我看《转法轮》,我在一周内如饥似渴地看完第一遍后,心中豁然明白原来这就是我一直在期待的东西,这种感受相信许多同修都深有体会。从此开始了我的修炼之路。

修炼,既要学法修心又要炼功,知道法的珍贵,学法对我来说不是难事,我虽然只有小学毕业,可是在一遍遍的看书中,就像揭开一层层的面纱,法理一次又一次的开启我明白的那一面。可是炼功,对我来说就有些困难了,由于我是看教功带自学的,而且没有拐杖的支撑无法站立,我就试着靠在沙发椅的扶手上炼动功;初学炼时,在炼功中就看到师父的影像在教我正确动作。炼了一段时间后,有一次抱轮时,竟然看到手中有莲花和法轮,我深切地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还有一次在炼功时,看到另外空间的自己是一个不用撑着拐杖能行走自如的人,当时激动的掉下了眼泪,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我更加坚定的努力实修。

3、改变心态以坦然的心胸看待自己的残疾

我在五岁那年开始学拿拐杖,父母对待我像对其他孩子一样,一样上学,一样分担家事,我倒不会因残疾而抱怨父母。可是懂事之后,看到同学朋友都能蹦蹦跳跳,而我却行动不便,不能行走自如,难免会埋怨老天爷的不公,尤其在不如意不顺心时,这种心情更是强烈。

学大法后,听到师父说:“我们人类发展到今天这样一个成度,几乎人人都是业滚业滚来的,人身上都有相当大的业力。”[1]我想我可能就是用这个方式来偿还以前欠下的业债吧!因此坦然的接受此一事实,更加认真踏实的过好自己的日子。

有一次,哥哥找了一篇网路上同修写的心得体会给我看,那是大陆东北一个残疾人得法修炼的故事,他不但对自己的残疾毫无怨言,而且精進实修,讲真相抵制迫害,大法在其身上也展现了神奇的威力。这篇文章对我产生了相当大的触动,觉得自己能得到这部大法真是太幸运了,好希望更多人跟我一样,有此机缘来得法。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