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深层执著 走回修炼如初

读明慧网同修交流给我启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五日】一天,一位同修给我来电说:我发现你最近变了,和以前不一样了,皮肤变白了、细腻了,看上去年轻了。你是不是最近在修炼上有了突破?能否在今天晚上的大组学法交流会上讲一讲?我答应了。会后,该同修说我的交流对其他同修也会有启发,希望我把它写出来。

下面我就把自己最近在修炼上的突破写出来,与同修分享,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我是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十七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迄今已有二十年了。修炼不到一周,我的冠心病、过敏性湿疹、咽鼓膜异常开放等医院无法治愈的疾病,都不翼而飞。从此,我没再看过医生、没再吃过药,甚至连保健补品都没再吃过,真是无病一身轻。

回顾这段修炼历程,在信师信法方面,我一直认为自己非常坚定,即使在一九九九年首恶江泽民利用中共动用国家的所有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污蔑、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形势下,我也没有对大法和师父产生丝毫的怀疑,也从没放弃过学法、炼功。可以说,二十年来在修炼上,我从未懈怠。

可是,我总觉的自己徘徊在很低的层次上,提高不上去。我觉的问题出在学法上,学法常常犯困,有时甚至感到厌倦,干扰很大。有时学法迷糊到把竖排的文字横着读,读不通了,才清醒过来;有时迷迷糊糊的学着学着,忽然听到脑子里有一个不敬的声音在问:“这是谁说的?”我突然从瞌睡中清醒过来,心想:这不是师父讲的法吗?我怎么迷糊到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学法呢?

尽管我主观上一直努力学法,每天坚持学《转法轮》一讲,有时间再学师父的其它讲法,可是我觉的我学法没有得法,看不到法的内涵。学法时,我的思维变的愚钝,有些表面的法理都看不懂。例如,师父说:“如果是真的话,大家想一想,那么那个沙子里面的世界里边是不是还有沙子,那么那个沙子里边的沙子里边是不是还有三千大千世界?那么那个沙子里边的沙子里边的三千大千世界是不是还有沙子?往下追下去是无穷无尽的。”[1]在学这段法时,我一直理不清那个沙子里边世界的层次关系。我能感觉到我和法之间有东西在障碍着,间隔着,甚至连读法的速度都被障碍着,读不快,可是我无法清除它,这个问题长期困扰着我。

我一直想突破学法上的问题,我向内找,觉的自己党文化重,在邪党文化环境中生活了六十多年,被毒害很深。而且在党文化环境中,我又形成了自己的思维习惯,当我发现邪党总是说假话、大话、空话后,我对邪党的话不再当回事,一只耳朵進一只耳朵出。我想是不是我这种思维习惯造成了我学法不入心,学法不得法?我就听《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然后感到学法时杂念能少一点,但没能从根本上改变。

二零一七年之前,我身体上一直没有出现大的消业或病业魔难。可是在二零一七年美国法会前,我开始咳嗽,后来发展到说话发不出声音,不想吃饭,只是喝少量稀饭,呕吐,拉肚子,有时呼吸困难,走不动路,感到肺和心脏快衰竭了,感到很渴、身体很干,好象每个细胞都枯萎了,人变的又黑又瘦,满脸皱纹。

我不停的向内找,我知道只要我找对了,修去它,我的病业魔难马上就会过去。可是我找不到我的漏。我就按法的要求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想师父给每个大法弟子安排的修炼道路都是今生今世修炼圆满,只要我走正师父安排的修炼路,那我就不会死。我把这个病业魔难当作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没有产生任何负面想法,我坚定的信师信法,很快走出了这个魔难。

二零一八年美国法会之前,我的手开始生出水泡、化脓、然后溃烂,致使我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尽管比我修炼大法前的发病症状要轻的多,但这也是我修炼之后从未出现过的。我只是找到了常人层面上的原因,而没有找到修炼上的漏。

今年当我为澳洲法会写稿时,我想把这两次大的病业魔难写出来。一天,我正在认真的思考着:我为什么会出现两次这么大的病业魔难?我在修炼上哪儿有漏?可我还是找不到我的漏。突然,非常清晰的一念打入我的脑中:两个方面不信师信法;一个是师父说:“我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零”就把“七·二零”以前的学员全部推到位了,推到了你们最高位置。”[2]可我认为自己得法晚,可能没被推到位;另一个是师父说:“我们一上来就要百脉全开。”[1]可我怀疑可能不会一上来就百脉全部打开。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看我悟不到,就点给了我。当时,我清清楚楚的感到自己确实有这样的想法。多么对不起师父!

我向内找,我为什么会在这两个方面不信师信法?我明明知道佛法无边,知道慈悲伟大的师父无所不能,知道“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我为什么会怀疑师父和大法?这在修炼上可是致命的大漏啊!从法理上来说,我没有任何理由在这两方面不信师信法,所以我找不到这两个大漏的根源在哪里?

我于二零零六年在大陆学会了翻墙上明慧网,从此我再也离不开明慧网,我每天都爱看明慧网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的修炼帮助很大。最近,我在看二零一八年十月一日《再悟病业假相》这篇文章时受到了启发,其中,同修写道,有一次,他正在看《转法轮》第七讲<医院治病与气功治病>,当他读到“曹操一听以为华佗要拿他脑袋”[1]时,忽然听到一念:“这是那个瘤子说的。”他一惊,感觉到有一扇门打开了,明白了无边法理中一层内涵:这个瘤子是一个来讨债的阴性灵体,它为了能讨债成功,将曹操置于死地,就阻止华佗为他开颅做手术,于是它向曹操大脑中反应一念:“他要拿你脑袋。”曹操是个常人,自然分辨不出这一念不是来自真正的自己的思想,而是被这个灵体操控的。于是,曹操误以为华佗要杀他,把华佗关進监狱,最后这个灵体索命成功了。

我非常震惊,瘤子也这么狡猾!也会干出这种事!曹操却把它当作是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判断。我立刻明白了:我的两个不信师信法的想法是思想业力干的,因为业力也是生命,我修炼正法,业力就会被消灭,它当然不干,它会采取种种办法阻止我修炼,所以它使出了最阴险的一招:把这两个不信师信法的想法隐隐约约的反映到我的大脑中,让我在信师信法上有漏,让我修不成,它就可以生存下去。尽管它出现时隐隐约约的一闪而过,它却让我感到是自己的想法。每当我向内找时,它隐藏的很深,从来就找不到它,脑子里记不起来有这两个不信师信法的想法。可是,当师父把这两个不信师信法的大漏打入我脑子时,我却十分清楚的意识到:对呀!我是有这两个想法。我真的上了思想业力的当,十多年来,是它挡在我修炼的路上,阻碍我学法得法,阻碍我往上修炼。

我向内找:为什么如此不信师信法的想法可以在我这里长期存在?滋养它们的土壤是什么?我为什么分辨不出这些想法不是真正的自己的想法?

明慧网上同修的这篇文章还帮我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同修交流,在关键时刻,曹操为什么主意识不清让灵体做主了呢?人是很弱的,人的疑心、怕心、戒备心、自以为是等诸多人心都可以埋没自己的主元神,同时也给灵体提供了生存的业力场。

我对照自己,觉的我有疑心、自以为是的心,但没有怕心和戒备心。可是,当天晚上,我就做了一个梦:我住在一个空旷的大房子里,房子里什么都没有,四面墙的上半截全部是大玻璃窗,我正在把大窗帘拉上,好象是窗帘太窄了,我怎么拉都不行,每堵墙的左右两边都露出一截玻璃窗,窗帘遮不到,当时心里好害怕,恐怕外面的人窥视到房子里面。

从梦中醒来,我想这不是师父在点我有怕心、有戒备心吗?仔细想想,在邪党文化环境中生存的人,邪党不让人说真话,人与人之间没有诚信,人人都戒备别人,在这种环境中产生的疑心、怕心、戒备心都特别重,虽然在修炼中自己在渐渐的去掉这些人心,但在我们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这场残酷迫害中,由于自己长期来被监视、跟踪,还两次被绑架和非法关押,这些怕心、疑心、戒备心等人心还常常会冒出来。

来到澳洲,环境变了,不用怕了,自以为没有怕心了,也就没有戒备心了。但仔细向内找,表面没有,深层还有,还没有从根上去掉,只是变弱了。而且,邪党做什么都是为了撑它的面子,让别人说它好。自己在中共邪党文化的环境中生存,潜移默化养成的爱面子的心就特别重,修炼前不管做什么事,首先考虑的都是面子。由此产生的怕丢面子的心、怕被人说的心等怕心以及衍生出的戒备心也还有。

所以当思想业力把不信师信法的想法反映到我的大脑中时,它符合了我的疑心、怕心、戒备心、自以为是等人心,让我觉察不到它们的不对。

当我把思想业力强加给我的两个不信师信法的想法连同滋养它们的那些人心彻底清除掉后,我非常明显的感到学法时我和法之间的障碍、间隔没有了,学法时有如饥似渴的感觉了,不犯困了,即使偶尔犯困也能战胜睡魔了,不迷糊了,不厌倦了,非常喜欢学法了,表面的法理能看明白了,再学沙子里的三千大千世界那段法时,其中的层次关系我就一目了然了。

我真的有修炼如初的感觉了,感到有很多执著心尚未修去,感到要跑步,要越到最后越精進!

在此,感谢师父的慈悲点悟,感谢同修将自己的修炼体会在明慧网与大家分享!感谢明慧网同修们的辛勤付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