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注意邪恶的长期跟踪监控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几个月回来后不久,朋友就告诉我:国保要对我跟踪监控。每次出去我都非常小心谨慎,尽量少去同修那,平时不用手机,就是这样,也没避免了同修的被跟踪监控和绑架。

同修F,和我只在快餐店见过两、三面,互相连姓名都不知道。F告诉我:发现有便衣警察跟踪她。我以为F开玩笑,因我和F从认识到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国保警察确实跟踪了F很长时间,掌握了F的地址、电话后,对电话進行长期监听监控,尽管F经常换手机号,甚至同时使用好几个手机号,都不能避免手机的被监听监控。据国保警察讲:在手机旁边,哪怕你们非常的小声耳语,都能通过仪器设备将声音放大无数倍后,清晰听见。F和外地几位同修在一起被拍照,国保掌握了很多事情,包括和F在一起的同修J在学法小组说的自己证实法的事都被掌握的一清二楚。国保警察后来提审同修J,将J做的证实法的事一字不差的说出来,J想了半天,因为这些话只在特定的环境下(如:学法小组或同修家)跟同修说过。

大概跟踪监控了一年左右的时间,F和J与另一同修在住处被一群便衣警察暴力绑架。F经常去的学法小组的同修也被绑架,和F有联系的几位同修也同时被绑架,虽然后来一大部份同修都回来了,但F和一位同修被冤判,另一位同修即将面临冤判,另两位外地同修被暴力绑架后不知详情,损失惨重。

有一位同修带修不修的,基本混同于常人。因为他开店,我只去过他那三、四次,结果便衣警察连他那里也去了,连他的防盗门的钥匙也被便衣警察偷走。

和我有来往的几位同修住所都被便衣警察做了标记,例如:防盗门上的对联都撕开一个角、防盗门旁边的白墙上被用钥匙划出记号、用号笔在墙上写上门牌号标记等等。

我所居住的小区有监控器,警察通过监控器对我進行时时监控,才能知道我什么时候出行。一次晚上九点多,天下着雨,我从家里出来,去第一个地方出来时,发现一辆车尾随我出来,我去邻近一个小区时,这辆车也進入小区,停在楼下,司机在车里看手机。我从小区出来后,这辆车也尾随我出来后开走了。

虽然被绑架的同修在色欲和钱上都存在问题,但表面被绑架的原因,却是因我而起。被邪恶操控的不明真相的警察,迫害好人不会光明正大,使用的手段却是阴损毒辣,防不胜防。

写出这段经历,希望更多同修在任何时候都能保持清醒理智,心在法上正念正行,避免不必要的损失。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