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反迫害的再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八日】一直以来,营救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大家只是在第一阶段公安阶段、第二阶段检察院阶段、第三阶段法院阶段,这些是一审的过程中,做的都比较积极。但是,还有二审阶段的上诉,多数同修就没信心了,是没正念了。而且,一审阶段反迫害的结果没有达到同修们的预想,那么,干脆就放弃了,反迫害、救同修的事就停止了。

事情做了一半,因为再向前走有困难,看不到结果,忘记了我们反对、制止的是这场迫害,过程中是救人;同时,缺少韧性、持之以恒的坚持,觉的不如到街上去讲真相,讲一个是一个,立竿见影。

二审阶段不要放弃就有希望

我们省今年就有一例法轮功学员上诉后二审被改判的。在此同修被一审非法判决后,家人才请的律师上诉,经过同修们的不懈努力,同修在看守所被非法关了三年之久,终于改判,家人很欣慰。

此事实颠覆了很多同修固有的观念,就连律师都说,这类案件二审改判的几乎很少。难道不是法官明白了真相,动恻隐之心了嘛。在这起案子里,同时改判了两个一审非法判决。

我们得知都很感动,谢谢师父。我知道在这过程中,参与的同修们都很心齐,直接参与的同修有坚持不懈的韧劲,念都很纯很正。

监狱才是迫害同修最严重的

我想交流的是最后的申诉阶段,在这个阶段,被迫害的同修已经在监狱了。申诉是从二审判决书拿到的时间算起,两年内有效。

一审、二审时,被迫害同修在看守所,律师能随时会见,同修可以毫无顾忌的说出遭受的酷刑和迫害。但在监狱里,就不一样了,同修见不到律师,自己在监狱里面的遭遇无法让外界知道,无法用法律反迫害,这使同修在里面无助又看不到希望,导致多少同修被迫害致死,多少同修违心“转化”,多少同修回来后脱离了修炼,多少同修的家庭修炼环境被破坏等等,造成多少无法挽回的损失。

我们在外面的同修及家人是完全可以有办法帮助他们并做到的,但由于僵化的观念阻碍,觉的同修人都到监狱了,晚了,不可能改变了,得靠他自己正念了。大家想想,那里长时间高压,又没有办法学法,如何时时保持正念?我们外面的同修天天看法,正念也不能时时保证的。每次想到这里,我就觉的对不起狱中的同修,如果看到狱中出来的同修脱离了修炼,就觉的愧对同修,认为自己没有全心全力的营救才导致他这样。只要我们去做,至少可以减轻同修的被迫害,等他回来,还能坚定的走在修炼的路上。

申诉期间,律师可以去监狱会见同修,了解同修在里面的情况,强行“转化”是非法的,若同修遭到虐待、体罚、酷刑等迫害,律师与家人可以第一时间向监狱管理局投诉和控告监狱,减轻同修在里面的被迫害。同时,可以向高一级法院给同修申诉,第一次申诉不行,还可以第二次申诉。

监狱是真正的黑窝魔窟,无数的同修被肆意的凌辱摧残,我们不能不重视那里。多少昔日坚定的、阳光的同修在那黑窝里被拽下去,失去生命。是我们做的不够,不光是曝光邪恶,还要用行动去做,去制止。另外空间靠思想发正念去做,人的这一面也得靠动手动脚去做。

收留证据、保留证据 起诉控告

有许多从监狱出来不久的同修就被迫害离世了,这些都是那些黑监狱干的,但是同修们只是惋惜、无奈,甚至消极,没有及时的搜集证据,没有控告监狱。那么如何收集证据?有以下建议。

同修出狱时,发现身体不好的,立即去医院检查,保留医院的结果证据,因为去监狱之前,都是身体好,监狱才收的,从监狱回来,人就这样了,监狱得给个交代。针对去医院检查,同修不要用人心对待,不是去承认什么病,是在反迫害。出狱的同修自己或家人可以去监狱管理局要说法,或者请律师代理都行。

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同修,家人和外面的同修更不能草草了事,要请律师到场,请法医鉴定;在没有任何合法的处理时,要保留尸体,这些都是证据,很重要的。

另外,在收集证据过程中,全程可以录像,这是公民的合法监督权。若不给录像,自己也要智慧的做,尽量多留证据。有了这些证据,就可以控告监狱,要求赔偿和追究凶手的刑事责任,同时也可以给同修申诉,从法律上讲,我们也是被冤判的,控告所有参与办案的公、检、法人员枉法办案致人已死,追究法律责任。

同修们不要畏难,这是我们的责任,你想,如果把被迫害的同修真正的当成自己的亲人,你就觉的必须去做了。

在我们省的男监狱里,去年一年就迫害死两位同修,还不算从监狱回来不久被迫害离世的,说明监狱里现在还很邪恶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被迫害严重的都是比较坚定的同修。

我们不愿看到监狱里面更多的同修遭受如此迫害,这样毁的是世人。我们地区同修协调起来给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同修请律师申诉。律师见到狱里同修时,对监狱里的同修大大的鼓舞和增强了正念,也是在抑制和制止监狱里对同修的迫害,减轻里面其他同修的被迫害。这使里面的同修与外面的同修连成一个正念之场。

也在这一期间里,我们整体同修配合,给被迫害死的同修请律师,控告监狱,同时要求索赔,现在案件正在审理中,历经一年多的风风雨雨,刚开始也是一波三折,同修们都齐心协力,正念不停,真是让我感动。如今此案已在省高院立案。

结语

我相信无论时日多久,只要我们去做,做的过程中就是救人,做的过程中就起作用,做的过程就是提高,做的过程就是解体邪恶的过程。希望更多的同修都重视起来,尤其有被迫害死同修的地区的同修,我们更应该走出来反迫害。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