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反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四日】一九九七年由于身体被摩托车撞坏了,九个月卧床不起,为了祛病健身,我走入大法中修炼,仅十四天身体就神奇般的好了,首先是能翻身了,然后是能下地了,最后完全能自理了,到现在已有二十一年了。每天学完法,就喜欢听明慧文章,可是只是听同修的文章,佩服同修学的好,修的好,写的好。今天我也把自己的修炼过程中比较典型的两件事写出来,如有不当,请指正。

第一件事是二零零七年九月,由于在家平房印《九评》,被邻居告发,我本人还不知道,晚上五点多,被叫到去公安局。他们摆出唬人的阵势。一个警察几次问话,我不出声,只是表面上看着他微笑,心里却发正念,他几次想踢我,打我,我心里想:你不能踢我,你踢我你腿疼;你不能打我,你打我你手疼。结果他每次抬手又放下。他嘴里还不停的污蔑大法,我就心里不停的发正念。他就问,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我笑着说,虽然我年龄大,您是警官,请您先讲,他说我说完了,你说吧。我说,好,那我先跟你开个玩笑吧:你是法盲。他听后哈哈大笑,我是法盲?我可是硕士研究生,我说刚才不是说了吗,是跟你开个玩笑,一看他没发火。

我接着说,中国什么法律最大?他说:没什么最大最小。我说:看我说你法盲对了吧,我告诉你宪法最大,你说,我们是×教,宪法上说信仰自由,宪法都没说我们是×教,你违法了。

他先是一愣,然后他说,宪法上没说,可是江××说你们是×教。我说,他已经下台了,再说他也没权定宪法呀,他也不能超越宪法之上,所以我说你是法盲。我接着说,刚才你说第二条说我师父在外国享受,有豪车有豪房,那我问你,农村人看城市人住的都是豪房,那你我住在市里,都住豪房,美国的国情就是那样,我师父是度全世界的人,不可能住中国大陆,美国人民全都开车,我师父也不能一人在美国高速公路上骑自行车吧,那不符合美国国情。第三,你说我们反党,反党这个词没有贬义啊,共产党不是讲批评与自我批评吗,批评就是反面意见……

他问我,老太太你是什么文化?我说初中,文革前的初中。他说了不起,把我给说服了,我给你解开手铐,你不会跑了吧?我说,我们修的是真、善、忍,做好人,你好意给我解开我怎么能跑了,让你下岗呢,你们家人还靠你工作吃饭呢。

就这样,我们聊到半夜,第二天把我放了。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他们到我家勒索了三千元钱。

第二件事是因为诉江魔头,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警察突然闯進我家让我看一封信是不是我本人写的,真名实姓,住址,电话,我一看堂堂正正的说是我写的,然后我说:我可让江××把我害苦了,老伴因害怕你们上门恐吓,跟我离了婚,害的我家不能过正常生活,怎么你们今天来是给我们平反吗?他们说对不起,今天请你到公安局去一趟,我说我不去。

他们共四个人,上来两个架着我就向外走,我说不麻烦你们搀扶了,我自己走。到了公安局问我任何事,我都坦然面对,给他们讲自焚真相,讲我快七十岁了,学了大法才这么健康,讲大法的美好。一个警察指着我大声吼叫,我不动心,我说小伙子,别激动,你们墙上标语是和谐执法呀。这时队长说,对,应该和谐执法。

在公安局的一整天我都是在给他们讲真相,直到下午五点他们把我送進看守所,在路上我一直讲真相,由于他们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差点撞车,我祥和的说,请你注意安全,开车打电话很危险,你家老少可等你平安回家呢。他没说什么,可到了看守所,他跟看守所长说,请你们好好照顾这位阿姨,我们送人家到这来,人家不但不恨我,还让我注意安全。

到了看守所,接待我的那位所长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在看守所待了十五天,天天给狱警和被关押人员讲真相,劝三退。

以上是我的两次反迫害经历,如有不妥之处,请指正,谢谢!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