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同修中见证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深深的知道,在营救同修这条路上,走得很艰难。路虽窄有艰险,但只要大法弟子多学法,放下人心,放下生死,众神就会加持,师父就为我们开道。

师父说:“你们也没有想过他们曾经是多伟大的一个生命,冒着这么大的险恶,一头扎進来,下到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就这本身都值得你们去救度他们,把他拉出来。”[1]我听到同修被绑架后,主动走出来和家属一起营救,这是我第一次参与这个项目,也是我地第一次请律师。

公安因为诉江之事,把J同修绑架投進看守所,至今已有一年,上个月被非法庭审,我们请律师申请二十来人去旁听,但当地法院伙同“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百般刁难,威胁律师,恐吓家属,最后只准许两位家属去旁听,这两个名额中却没有J的丈夫C。

一、我顺利坐進旁听席

非法开庭前一天,我们几个参与营救的同修一起和律师進餐,在饭桌上,律师给我们讲了申请名额时遭受的威胁和恐吓:“你们当地的法院和“六一零”太邪恶了,竟然连J的丈夫都不让去旁听……”看得出律师已经尽力,满脸挂着遗憾。等律师说完后,我对律师说:“明天你带我進法庭,我跟在你身后帮你提包”。律师说:“進去有多道关卡,很多证件需要查,顺利進去的可能性不大。”我听后马上在心里否定这种迫害:“我是主佛的弟子,我是来救你们的,你们不得用任何形势阻止我進法庭正念除恶救度有缘人。”

第二天(非法庭审之日),非法开庭前法院把声势搞得很大,气氛很紧张,连路人都觉的有点害怕。我和C来到法院门前,我站在法院保安亭门口,对着把守的六位保安发出强大的正念:“你们不能阻挡我入内。”半小时后见到了律师,律师和保安用手比划着说了句:“这些都是家属。”保安让要進去旁听的人手持身份证和旁听证,我毫不犹豫的第一个先進,保安拿着我的身份证对着电脑,然后对着我本人,一直在验证,接着让我把旁听证给他们,我看到他们打开旁听证对着身份证,看看是否两处的名字一致,这个过程持续了五、六分钟,六个保安轮着来重复这些过程。那时我只感觉到整个场被能量包围着,他们只是走着这个形式却没有自己的思想,因为我给他们的身份证并不是我本人,而旁听证和身份证的名字也是不同的,我的长相和身份证的那个人也是大不相同,但是他们六个人竟然都没有发现。当听到一个工作人员说可以進去了时,我顿时流泪了,我深深的感觉到师父就在我身边。

后面的两道关卡和第一道关卡一样,验证身份和旁听证,用仪器搜身,三道关卡,他们都没有发现什么,我顺利的進入了法院法庭,等着律师,等着被迫害的同修J。静静的坐在旁听席上发着正念。当律师進到法庭看到我静坐在旁听席位时,脸上露出了微笑,我知道他此时的心理:“在法轮大法弟子身上,没有不可能的事情发生。”

二、锁着的电梯打开,见到了法官

非法庭审下来,法院没有直接作出裁决。之后的日子里我和同修C不断的奔走法院和公安局要人,但法官一直避着我们不愿接见。

有一次我和C,还有律师一大早就来到法院,律师给法官打了个电话,没说上几句就被法官挂了,我们就在法院大厅等着,我让律师协助我们,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见到负责这个案件的法官。律师很配合我们,静静的和我们坐在法院的长椅子上,时不时的跟大厅里的保安说,让他转告,我们一直在等法官。一个半小时后,仍然没有什么动静。突然,我看到大厅里挂着的大钟比实际时间快了一个小时,我想,偌大一个法院,怎么连时间错了都不理呢?我想这不是无缘无故的,我马上想到了师父讲的:“讲真相我救人急”[2]。我觉的不能这么等下去,抓紧做点什么(讲真相之类的),我一人起身朝电梯那头走去。电梯前有一个保安把守着,外人進入都要他同意,然后用遥控开电梯门,而工作人员则要电磁卡开电梯门。

我走到后让保安给我开电梯,保安向我表示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法官不愿接见,然后让我还是坐那头去等着吧。我这时没有听他的指挥老老实实坐那,我对着他发正念,请求师父让我上去见法官。这时突然来了一个办常人事的律师,和看守电梯的保安谈话,我顺势按了一下电梯,保安没看见我这个举动,“叮——”电梯开门了,我一脚跨進去。

在电梯内,我又一次流泪,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啊,我只是有这个愿望,师父就给我做了。我上到同修告诉我的楼层,一间间询问,一间间的找负责这个案件的法官(因为我不知道法官在哪个办公室)。最后我找着法官了,我和他讲了同修是公认的善良人,还讲了责任终身制。他表示出很无奈。但我相信,他在这件事情上还是会去思考。

和法官讲了真相后,我下到一楼大厅,此时看到家属和律师仍然坐在长椅子上,当律师见到我从电梯出来,远远的向我挥着手,又一次向我投来发自内心的笑容。

三、律师说:“是李大师在做。”

我和J、C同修也只是见过几次面,J被非法拘留期间,不让家属会见,C一年内都未曾见到J。我决定陪C去看守所的前一天,发出强大的正念:“绝不允许旧势力用任何形式阻挡我和同修J见面,同修不是犯人,谁阻挡谁犯罪。”

律师和家属先来到看守所,自己单独在看守所里会见同修J,那天因为临时有事,我半小时后才到达。到达看守所后,我让家属和我一起進去见同修,家属很无奈的说:“那是不可能的啊,他们不会让你见。”我只说了一句:“你连提都不提要见面,这个愿望都没有,那肯定就很难见着了。”随后我自己一人朝铁门处走去,边走边发正念:所有的人及电子眼设备都看不到我,请众生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不要对大法弟子犯罪。那个时候似乎真的没有人看到我的存在,我来到第一道铁门,我就让保安给我开门,保安乖乖的就给我打开铁门。之后每道铁门都为我敞开,共经过四道铁门,我来到了律师会见同修的房间,J和律师两人看到我时,都非常的惊讶。律师向我双手合十,不时的重复着:“你是怎么進来的!? ”然后哈哈哈的大笑起来,那时看到律师笑得那么开心,可爱极了,就像个小孩。我抓紧和同修在法上交流,让同修在里面不要害怕,告诉他现在的形势,同修表示以后会做好。

和同修说完话后,我又从四道铁门走了出来,狱警们看到我的背影,才恍过来,然后像在热锅里的蚂蚁,到处乱撞,大声的向在外面的家属问:“那个人(指我)到底是谁?”C不回答他们的问话。狱警问不出话来就恐吓家属恐吓律师,还要把律师证扣下,并说以后都不会给这个律师会见同修了。家属义正词严的对他们说:“你们谁敢扣押律师证,谁敢行恶,我就曝光到国际网,曝光到明慧网上去。”狱警声音颤抖着说:“不要曝光,不要曝光。你帮我们问问那个人(指我)進去有没有给我们录像,有没有给我们拍照?”

同修正念的一句话,解体了狱警背后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律师会见完后和同修C说:“你告诉你的兄弟,我太佩服他了,太崇拜他了,他真的打破了历史记录”。同修C说,是神让他见到黑窝中的同修,律师说:“对对对,是李大师在做。”同修过后跟我说:“在这一年里,一直都很害怕,很被动的营救,但是那天我才真正感觉到,那个怕什么也不是。”

结语

在营救中,不要执著被迫害同修和家属的状态如何,只要他们敢走出来配合我们一起营救,剩下的舞台就是我们的了,因为师父成就的是每一个人!

我们是主佛的弟子,因为我们是修神的,我们的存在就是在证实大法,证实神的存在。在救人的这条路上,完全可以运用神通,心有多纯,威力就多大。

在营救过程中,如果没有师父的加持,没有同修发正念,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唤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