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八年冤狱 甘肃兰州市杨学贵再遭诬判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杨学贵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并勒索罚款两千元。但家人没有接到任何材料。

与杨学贵同时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有五人人:李福斌被冤判六年;方剑平被冤判四年零六个月;周巍被冤判四年;郑恕被冤判三年;王继霖被冤判两年。

上前线参战患怪病 大法解忧愁

杨学贵,男,今年五十一岁,原兰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总务科干部,退伍军人,曾在老山前线参战。一九九五年得了一种怪病,浑身无力,象是重感冒,去医院却查不出问题,住院治疗也无效。到后来,夏天都要穿棉裤,几乎无力行走。无法上班,整天躺在床上,对生活几近绝望。

母亲为给儿子治病,到处求医问药,中医、西医、土办法,什么办法能办到的都用了,不起作用。看到儿子把自己关在屋里,母亲就特别担心,赶紧敲敲门问有没有事?听到儿子说没事母亲才稍稍放下一点点心,就怕儿子想不通自杀。母亲不知流了多少泪,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经常感叹:人活着咋就这么苦啊。母亲忧伤的说:儿子上老山前线打仗,我担心。好不容易盼着安全回家了,又得了这样的病。

一九九六年,邻居家放法轮大法师父讲法录像,母亲叫儿子去看,他不愿去,母亲硬让他去,他勉强去了。第二天母亲又催他去,第三天他自己去了。一直看完,也看明白了,就一个人模仿炼功动作开始炼法轮功。二十多天后,杨学贵身体就康复了,又能去上班了。母亲的心中感激大法师父救了儿子命。不久,儿子戒了烟、酒、麻将,跟媳妇关系也好了,整个人的身体和精神彻底改变了。看到杨学贵这个经历,谁不说法轮大法的超常。

可是好景不长,三年后江泽民邪恶集团发动了诽谤、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二零零二年八月底,杨学贵被警察从监狱强行抬到兰州市七里河法庭,恶徒非法强制给杨学贵秘密判刑八年。之后分别被非法关押在临夏监狱、兰州劳改医院和兰州监狱,受尽折磨。

还民众知情权 横幅示人遭绑架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中午,杨学贵在兰州东岗立交桥附近挂横幅时被兰州城关国保警察绑架,当时直接带到东岗立交桥下的一个派出所呆了一段时间,而后被带到兰州雁滩城关国保大队一楼非法审讯(在甘肃省检察院附近),杨学贵不配合,不回答非法审讯的任何问题,也不签字,国保大队当天晚上就将杨学贵送进兰州西果园看守所三队非法拘禁。

九月二十七日,杨母去兰州市城关分局要儿子,接待的女警听说是炼法轮功的,就污蔑是×教,杨母当即制止她:“什么是邪的?真善忍是邪的吗?是权大还是法大?”女警被问的哑口无言,急忙告诉杨母这事要找国保大队的陈志凯解决。并告诉杨母怎样去找国保大队。接着又给陈志凯打电话,其神情明显是被陈志凯训斥一通。女警放下电话后态度立变,说国保大队是保密单位,她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将杨母打发出来。

杨学贵的母亲要人的过程中,被相关单位推诿,为维护儿子杨学贵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杨学贵的母亲为杨学贵委托了一位北京的黄汉中律师,要求依法维护杨学贵的合法权益,保障杨学贵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

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九日,律师两次来到西果园看守所会见了杨学贵。当律师去城关国保大队,八日、九日两天无一人上班。九日律师在城关分局仍找不到一个工作人员,就拨打了110报警,报警服务台回复,说杨学贵的律师已经在十一以前递交了律师手续。事实是杨学贵的律师才从外地赶到兰州,之前并无任何人为杨学贵委托过律师。

十月十日早晨九点半左右,律师找到城关国保大队,国保大队没有挂牌子,在门口玻璃上贴着巡防大楼。在一楼一间办公室里,一位年轻的警察问律师什么事。当律师告知警察是杨学贵的律师,并将律师证递交给这位警察。此警察看了看律师证就还给律师。这时,办公室里年龄稍大一点的警察让年轻警察把律师证又从律师手中要回来,拿去复印,并在复印件上写上律师的名字和联系电话。律师问警察的姓名和联系方式时,警察称,他们这里是保密单位,不能给律师说。连姓什么都不透露。

律师说杨学贵无罪,应该撤销对杨学贵的拘留决定,这位年龄稍大一点的警察让杨学贵的母亲出去,在门外等着。而后给律师说,说话要负责任。并说他们绑架杨学贵有人大的通知,问律师不知道人大的这个通知吗?律师说,我确实不知道人大有什么通知,但是知道有一个公安部的通知,既然我们是同行,你把这个人大的通知给我看看,我也学习学习。该警察说,那就是公安部的通知。接待律师的警察也不给律师介绍案情。相反说一些与案件无关的话题。

家属和律师向警察要当天从杨学贵身上搜走的钥匙、行车证、驾驶证、二千多元现金的时候,警察说,案件正在办理过程中,等案件办理终结后,如果与案件无关的东西会退还给家属。律师口头提出杨学贵不构成犯罪,应当撤销对杨学贵的拘留决定时,警察又称案件已到检察院。

律师回到住所写好书面的法律意见书,杨学贵的母亲当天下午去国保大队递交给办案警察,早晨接待的警察不在,同一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接受了家属递交的律师法律意见书。

曾遭八年冤狱 杨母申冤苦奔波

杨学贵的母亲到国保大队找到赵警察要自己的儿子。赵警察问老人:你炼不炼法轮功?老人说,炼不炼是我的权利,任何人都不得干涉。赵警察说,你虽然老了,但是你如果也出去贴呀、挂呀,我照样抓你。老人给赵警察说杨学贵因为身体有病炼法轮功后好的,赵警察说,那是你家的事,跟案子无关。

老人自杨学贵被绑架之后,不停的找城关国保大队、城关检察院,告诉接待的工作人员,法轮功就是让人做一个好人,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儿子没有违法,应该依法放回家,可是每一次都得不到正面的回复。

老人说: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江泽民对法轮功疯狂迫害,儿子为了说句真话被拘留,我去看儿子的时候就告诉儿子:妈支持你到底!

在儿子被绑架、被判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监狱的过程中,我一直都在找各部门,告诉他们我儿子炼法轮功炼好了身体,法轮功真善忍没有错,我找过甘肃省公安厅、甘肃省司法厅、甘肃省监狱管理局、临夏监狱监狱长、看守所所长、街道办主任以及610等所有参与迫害我儿子的机构和直接责任人,我接触的这些人中,很多人都表现出了他们良知尚存的那一面,也有很多人悄悄的给我施以帮助,有些人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制止着对我儿子更为残酷的迫害,更多的人在暗中帮助着我和我的儿子。

由于江泽民利用中共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十七年里,我和家人没有一日安宁过。迫害初期,儿子杨学贵出走后,610指使人,多次到兰州市第二医院家属院我儿子家中去找,儿媳害怕,就说我离婚了(610主任高丽娜不相信,还让派出所查一下是否离婚),人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后来,晚上都不敢开灯、来人也不敢开门,也不敢到我这里来。看到院子里有警车,一家人整夜都无法入睡。有一次我的楼下停了一辆警车,二儿媳看见后,一夜没睡,一直盯着那辆车离开才放下心,真不知警车的出现自己家中又会出现什么样的事。

因为儿子杨学贵炼法轮功,警察来抄家,不仅抄我二儿子的家,还把我三儿子叫到社区盘问。多年来,大多是三儿子抽空陪我到处找人,加上家庭的变故、恶人的骚扰、恐惧的压力、经济的拮据,三儿子至今年过四十还未成家。

由于610、社区、街道、派出所时不时的找儿媳妇,使儿媳妇不敢露面见这些人,就一直不和我们正常联系,儿子被抓后,孙子就和我在一起生活。自幼失去父母的关爱。上学后,常常是他二叔背着书包领着侄儿去学校,晚上又去接回。他三个叔叔经常给侄儿学杂费、零花钱,他二妈、尕妈经常是做好了饭菜给我们祖孙端过来,我既欣慰又心酸,饭菜和着泪水一起下咽。一家人顶着压力,尽力呵护着缺少父母疼爱的孩子,共度艰难岁月。

儿子结束八年冤狱回家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城关区610主任高丽娜带人到我家,进屋就拍照。高丽娜一直想抓我儿子,并扬言,这次抓住杨学贵,他就别想活着回来。

二零一三年,我儿子迫于生活压力,去武威一个建筑工地打工,高丽娜派国安、派出所的人去抓。派出所的人说没有抓人的法律手续怎么抓人?高丽娜说,不管手续,把人抓来再说。从此,我儿子就无法打工了,也不能呆在家中,被迫到处流离失所至今。

自儿子冤狱回来后,因为一次和弟弟通了电话,让高丽娜通过监控电话找到了儿子在武威上班的地方,从此以后,儿子和全家人都没有任何的电话联系,我的孙子每次问及爸爸是否在家时,都只敢问:家里人都在吗?从不敢直接提及他的爸爸。这次儿子再次被绑架,我至今都未敢告知孙子,儿子被非法批捕,孙子一无所知。

我和老伴看着儿子身患顽疾无法治愈,幸遇法轮功才得以恢复健康,都深感法轮大法的超常,更感激法轮大法的师父救命之恩。在儿子遭受迫害的八年里,我们老俩口一直盼着一家人团聚的日子,不期望荣华富贵,只求家人平安、儿女齐全。可是长达八年的等待,换来的是儿子不转化就送洗脑班的残酷事实,老伴无法承受这长期的无理迫害,含冤离世。

如今,我年过古稀的老人,奔走在国保大队和检察院之间,细说着我儿子修炼法轮功才得以康复的事实,看着接待我的主办案件的工作人员,面对着对儿子批捕的通知书,我不知道是谁用强权野蛮的压制了这些警察、检察官的良知善念。我相信:乌云遮不住太阳,暴虐压不住良善。

查实案件退与否 老母再三遭推诿

杨学贵被兰州市城关区检察院在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四日被非法批捕后,城关区国保大队警察先后两次到西果园看守所提审法轮功学员杨学贵,均未告知杨学贵被非法批捕之事。

在十二月十三日,杨学贵的母亲到城关区检察院询问儿子被冤一案进展,同时想告诉主办案件的公诉人许娟,儿子杨学贵因修炼法轮功,身体才得以康复,法轮大法好,也唯有法轮大法才能使身体得到真正的康健。可是,杨学贵的母亲在城关检察院的传达室,得到的答复是“改天再来。”

十二月十四日早晨,杨学贵的母亲又来到城关区检察院,被告知,今天许娟在阅卷,还要开会。老人又失望地回家了。

隔了一天,在十二月十六日,老人一早来到城关区检察院,问自己儿子的案件进展,上午许娟不在。老人一直等到下午上班,又通过传达室给许娟打电话,许娟告知老人:“杨学贵的案件已经被退回公安。”

检察院的一个工作人员给杨学贵的母亲说:“赶快去接你儿子回家。”当老人来到城关区国保大队,国保大队没有人。

十二月十九日上午,杨学贵的母亲到城关区国保大队,要求接人回家,一女工作人员接待了她们,称主办人赵斌正在休假,案件退回国保的事,她不知道,如果真的退回,她负责办理。

杨学贵的母亲来到城关区检察院,核实案件卷宗究竟在哪个部门?检察院称,就是退回公安机关了。杨母又来到城关区公安分局,查实案件是否退回。城关分局工作人员称不知道,如果有,会退回国保或相关部门。

下午,又去城关国保大队查实,早晨的女工作人员不在,就又到城关区检察院案件管理中心查询确实:杨学贵被构陷案件卷宗已经在十二月十四日被退回公安机关。

但是十二月八日,杨母得知案件又返回到城关区检察院。

律师依法无罪辩护 公诉人违法胡搅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杨学贵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

兰州市城关法院门外两旁,停着五、六辆警车,上面坐着及警车周围站着身穿警服的特警和国保人员,有近二十多人。

上午十点左右,城关法院对前来旁听的家属核实身份证,并拿一种仪器在家属出示的身份证上扫,杨学贵的母亲和小弟弟参与了旁听。

其余旁听席上坐满了不是家属的不明身份的人,法院工作人员在核实身份证的过程中将家属携带的包都放在了法庭外边,不让家属携带任何东西进入法庭。

接下来就是合议庭人员落座、公诉人许娟和一个不明身份的男子坐在公诉人的席位上,律师落座律师的位置。

当天的庭审与以往不同的是,法轮功学员被警车悄然带至法院,警车没有伴随着它往日喧嚣的警笛声进入法院,家属都是在非法庭审中见到进入法庭的家人--杨学贵。

杨学贵神态自然、和被绑架前一样,红光满面、精神振奋,在法庭上个人陈述、质证、辩论中正念十足,说话有条不紊。

有理有据的讲述了北京自焚的造假以及自己信仰合法,拥有真相资料合法,自己无罪。

律师反驳了公诉人许娟所提供的所谓罪证,使在场旁听人员都听明白了检察院诬告陷害法轮功学员,修炼法轮功无罪。

公诉人在庭审中的所谓起诉意见以及佐证两位法轮功学员犯罪的构陷证据,在公诉人许娟宣读和出示的过程中,使在场的人看到许娟纯粹是一个法盲,在非法庭审中蓄意构陷两位法轮功学员,还以自己是公诉人的身份在法庭上肆意诽谤法轮大法。

律师义正辞严的辩护和反驳使旁听席上的有人发出“说得好”的赞叹,许娟的胡搅蛮缠、恶意中伤和法盲似的构陷使旁听席上的很多人不明身份的人听到中途后悄悄离场,不忍再听。

辩护律师有理有据的在庭审中阐明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法轮功无罪,法轮功学员杨学贵无罪。

庭审到中午十二点,审判长宣布休庭,并未当庭宣判。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杨学贵等法轮功学员被兰州市城关区法院非法判刑、勒索罚款。


相关单位及个人的信息
下载电话号码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