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大法不懈怠 【明慧网】

珍惜大法不懈怠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一日】一九九五年经亲戚介绍我走入大法修炼中来,开始不懂得学法的重要,但就是激动,一天也不知道炼多少遍功,也想学法,但是一学法就困。一天亲戚同修到我家来,说是离我家挺远有个学法点,问我去不去,我说去,背上行李和亲戚来到学法点。过程中看到她们有时间就学法,早上起来就盘腿学法,我也跟着学。住了九天我才明白学法的重要性。这法太好了,都是让人重德行善,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

回来之后,我就开始四处奔走,洪扬大法,组建学法小组,天天晚上到小组学法。组织学员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和教功录像,白天上班,晚上学法。时间长了,丈夫就不高兴了,没有时间陪丈夫遛弯,丈夫提出和我离婚,我想这么好的法我不能不学。后来他也不张罗离婚了。

1)守住心性

记得一次被同修误解,说炼功场地是我让同修从她家挪走的,她非常生气,在小组学法时大声喊:“小组挪走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平和的说:我也不知道唉。她用手指着我恶叨叨的说:“你是干啥吃的?你不知道,你修的好哇?你修的好你脸上的花怎么没掉!”(我修炼前满脸都是黑斑,自己照镜子都会吓一跳,修炼后因为非常执着脸上的黑斑,总去照镜子,所以黑斑就是不下去。渐渐的通过学法提高,后来这颗心放下了,脸上的黑斑自然消失了。)

这突如其来的矛盾,当时在场的同修都感到惊讶,目光都投向了我,我本身就特别执著脸上的斑,这一下刺痛了我的要害,当时我用手捂住胸部,心里一再告诫自己,守住心性、守住心性、守住心性……。我没再说一句话。这时大家都不欢而散。

她家是学法小组,第二天学法时间到了,我思想很矛盾,去不去呢?想到我是修炼人,得去!因为我是修炼人,遇到矛盾就不修了吗?可是连续几天她都给我脸色看,我心情非常压抑。一天我和小组的同修说:咱们今天早散一会儿,我想和姨唠唠。大家散去后,我和另一同修留下,我开口说:姨,咱们都是修炼人,没有什么隐晦的东西,咱们唠一唠吧,话音刚落,她很生气说:“你算干啥吃的,我跟你唠?!”当时我哽咽的说,那你就多看书,在法上提高吧。

我还是继续去她家学法。过了两天,他们老俩口来到我家,一進屋老伴就哭着说:我对不起你,我误解你了,我知道你一心为了大法、一心为了大家呀,边哭边说一些道歉的话,我说:没事的,咱们是修炼。临走时还说了一句,以后有什么事尽管吱声。后来我们配合得非常溶洽。真是:退一步海阔天空。

2)是大法帮我闯过关和难

师父说:“只要看大法你就在变,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无边内涵加上辅助手段炼功,就会使你们圆满。”[1]师父还讲:“持之以恒,他日必成正果。”[2]只要有闲暇时间我就是学法、背法,甚至走路、坐车、干家务活时头脑中都在背法、发正念。修炼二十多年每天睡觉多则五、六个小时、少则两、三个小时,我悟到只有溶于法中,遇到关难,第一念才能在法上认识,才能不被旧势力钻空子。

记得一次我在看守所被关押迫害,丈夫到看守所逼我签字办离婚,我签完字后回监室,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刚走到走廊,脚有些站不稳,头脑发晕,我赶紧靠墙,瞬间脑海里显现师父的法:“作为一个修炼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恼都是过关;所遇到的一切赞扬都是考验。”[3]顿时就精神起来了,走回监室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第二天慈悲伟大的师父给我演化出身体状况,获得无条件释放。回到家烟消云散,丈夫不再提离婚的事了。可喜的是,我丈夫在二零一五年也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

还有一次,丈夫白天、晚上连轴转的打麻将,我晚上九点从学法小组回来,看到他还没回来,当时火就上来了,气的不知所措,无理智的头想往墙上撞。我也知道他在哪打麻将,就想去找他,转念一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去找他,我要是守不住心性,把桌子掀了怎么办?不能去。突然脑海里闪现出这不是情吗?心疼他这么长时间不吃饭得多饿呀。瞬间师父的法在我脑海里展现:“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4]顿时就感觉从胸部“唰”的下去一块东西。顿时感觉一身轻松,好象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炼静功一个小时,静静的。我真切的感受到了法的超常威力。只要我们学好法,“溶于法中”[1],在法上认识法,遇到再大的关和难师父都能帮我们化解。

3)炼功不懈怠

二十多年,我炼功从不懈怠,走到哪炼到哪,一天不炼就感觉有一种空虚感,七二零之前拎着录音机到炼功点集体炼功。七二零后我们的集体炼功环境被中共给破坏,自己在家炼功,有特殊情况炼不上,少睡觉也得补上。

记得一次身体出现重感冒症状,高烧不退,浑身各骨节疼痛难忍,不愿進食水,躺了六天,突然想,我还养着你呢(指干扰身体的业力)?!师父说:“难行能行”[4]站起来炼功!强支撑着身体炼了四套功法。身体轻松了、重感冒症状全无。师父说:“念一正 恶就垮”[5]。师父还说:“只有学法修心,加上圆满的手段──炼功,确实从本质上改变着自己,心性在提高,层次在提高,这才是真正的修炼。”[6]

父亲离世前,住院期间,我在医院护理父亲,晚上同病房的患者都打完点滴后,不管多晚我都得把五套功法炼完,才能休息。我能遇上这万古不遇的大法,师父为了度我们历尽艰辛、吃了无数的苦,我们怎能不珍惜。有的同修求安逸不愿炼功,不炼功怎么能算炼功人呢?当我们回不去的时候,我们怎能对得起师父的良苦用心,怎能对得起等待我们救度的众生?

4)资料点平稳运作

七二零中共迫害后,当地协调同修让我做资料,当时给我的感觉是做资料太危险了,没答应。二零零二年我在外地流离失所期间租的房子,当地同修说给我送打印机和电脑让我做资料,我当时碍于面子答应了,同修走后我吃不下、睡不着,心神不定,忐忑不安。因为我心性不到位,同修也没拿来。

回到本地后,二零零四年协调同修又让我做资料。我就问传递资料的老年同修,我们这片在什么地方拿资料,同修说:挺远,是一位上班族的同修下班后回家做资料,早上带到班上我去取,当时我感动的眼含泪花,心想:上班同修多辛苦哇,哪有时间学法呀!修炼不得替别人着想吗?人家能做,自己为什么不能?便问自己你就不能做吗?回答,能!

我就找协调人说明情况,协调人便让同修给我送来一台旧的黑白打印机,我家有一台儿子用的台式电脑。当时给我的感觉是电脑是高科技,当我第一次把电脑打开时,高兴的不得了,上协调人家兴奋的告诉协调人:我会开机了!把协调人乐的够呛,说会开机还乐这样。过后想起来是挺可笑。心性到位了,加之技术同修的耐心教,很快就学会了,上网、下载、打印,初期资料点少,资料数量较大,现在资料点遍地开花,打印的数量也少了。

记得一次,4200打印机,墨车靠到右边不动,我和技术同修说,她们忙的没有时间,持续了一个星期也没来,我有些着急,打开了几次打印机,墨车就是不动,也和它沟通几次,还是不动(感觉自己动的不是真念)。有一天我想得替技术同修着想,她们那么忙,有时忙的法都学不上,心想,我今天发自内心好好和机器唠唠,我说你也是被法选中的生命,多幸运哪,咱们俩得配合好多救人,你没有毛病,不能被邪恶干扰,将来你也有一个好的去处。这时,就看打印机的墨车缓缓移动,来回移动。我激动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怀着无比感激的心情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师父说:“真念化开满天晴”[7],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8]。

前几次和机器没有发出真念去沟通,没有把它当作生命,还是信师信法打折扣。我体悟修炼是绝对的严肃,不能来半点虚假。

我的资料点没有敏感日,没有节假日,在师父的呵护下平稳走过了十三个年头。

5)无条件帮助同修

修炼初期,我耐心负责纠正同修的炼功动作,只要同修需要都能热心主动的去帮助,邪恶迫害开始的时候,担心同修把握不好掉下去,组织同修经常学《为谁而修》。师父说:“不管什么人或什么社会力量,叫你不要修炼了,你就不修了,你是给它修的吗?它们会给你正果吗?对它们的心理倾斜就不是迷信了吗?其实这才是愚昧。而且我们不是气功而是佛法修炼啊!任何压力不都是考验对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坚定吗?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9]在邪恶迫害期间,无论多大的压力,我都能把经文、真相资料及时传递到学员手中,同时把被迫害同修信息及时告知其他同修发正念。

帮助没走出来的同修溶于整体。有一位同修从监狱回来后,不能走出来,我知道后主动找到她和她交流,给她联系学法小组,她刚到小组时觉的自己修的不错、高高在上。通过在小组一段时间的学法交流,她认识到自己的差距,遇事向内找,改观非常大,现在是小组公认的提高非常快的同修。

有一位同修七二零后因怕心不修了,身体垮了,打针吃药都不管用。小组学法时亲戚同修求助哪位同修有时间去帮帮她,我说我去。到她家和她交流后,根据她的身体状况,建议在她家成立学法小组,开始因怕心她不同意,我又和她交流了一会儿,她同意了。一次见到她,她激动的拉住我的胳膊,高兴的说:谢谢你、谢谢你!我赶紧说:别谢我,谢谢师父!她说:“我谢谢师父!”

6)心系众生

七二零刚开始迫害的时候,不知怎么做,听外地弟弟同修说,他们救人的方式是发资料。我想我也应该用这种方式救人。同修给我一份资料,我就到复印社印了二百元钱的资料。我想多让一些同修都参与進来,就走了几个小组和同修交流,其中一小组有一同修由于怕心不接纳我的做法,并不高兴的说:谁咋悟咋做。我很沮丧的走了,心想我做错了吗?没错,心里还是有些不踏实。直到师父新经文来了,师父说:“所有今天为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学员做的非常好,我对这个是做了充份肯定的,他们做的是绝对的对,这是无疑义的。希望大家清醒。”[10]我心里踏实了。

刚开始我市成立了大资料点,我们就开始大量的挨家挨户发资料,一边发资料一边有机会面对面的讲真相(因我做收费工作),有机会就讲真相。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为了更广泛的救度众生,又转入手机自动拨打和手机对讲项目。

师父说:“讲清真相驱烂鬼”[11]我就在讲清上下功夫,不求数量、只重质量,即使一天讲明白一个我也不气馁,我想讲清一个人,就救了一个天体大穹,他就是活传媒。如有时间,我先讲大法基本真相,揭穿谎言,接下来再讲邪党的邪恶本质,历次运动,再讲到现在社会的乱象,他能听下来接着讲三退,他就彻底明白了,并告诉怎么帮助家人三退。

师父说:“三退不是目地,讲真相救人是目地。”[12]记得一次在路上遇到一位中年妇女,我给她讲真相,她摆着手、嘴里不停的说:不听、不听,边走边说:好多人跟我讲过了。我不听。我随着她一边走一边说,你真有福、你真有福,边走边讲,终于打动了她,启发了她的善念。她站在那听我静静的讲,最后她说:我入过少先队,你帮我退了吧!我遇上好几个你们的人,没有一个象你这样讲的,我明白了。

师父说:“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13]。有时遇上三退过的人,也要再和他讲一些大法真相,并叮嘱怎么帮助家人办理三退。还有一次遇上一位妇女,我刚一开口讲真相,她马上说:我退了多少遍了,让我退我就退,保平安就退呗。我问她,你了解法轮功真相吗?她说不了解。一路和她讲了好多真相,最后她说了一句:这回我明白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做事不是修炼,师父就看我们用的心大小,不能图数量,救一个人就要把这个人真正救了。面对面讲真相和电话对打讲真相,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到,白眼的、赶你走的、骂人的、讥讽、嘲笑的。从中暴露出我很多人心,求名的心、怨恨心、争斗心,在魔炼过程中,渐渐觉的世人被谎言蒙骗的太可怜了。做到了无怨无执,讲真相的过程,真的是锤炼成熟的过程。只有实践,才能得到魔炼;只有实践,才能暴露出我们的执著;只有实践,才能去除人心;只有实践,才能得到升华;只有修好自己,走出来多救人,才能跟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修炼〉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感慨〉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9]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窒息邪恶〉
[1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济世〉
[1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13]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法国法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