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夫妻双双受益 做好人遭绑架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家住遂宁市安居区横山镇滑泥村五社的法轮功学员王其军、侯素华夫妇,是一对善良、朴实的老人,他们为了维护做好人的权利,无辜遭受了中共及江氏流氓犯罪集团的非法关押及经济迫害。

下面是这对善良夫妇自述修大法受益及被中共迫害的事实。

一、修炼大法 夫妻双双受益

我叫王其军,今年六十六岁,修炼大法之前患有外痔、肠炎、疝气。特别是疝气,经常是两个大腿根部隆起拳头大小的硬包,使我疼痛难忍,行走困难,更无法干农活;而且我性格倔强、固执,对什么都不服输,争斗心特强,有理不饶人,还经常与别人打架,也打过妻子,惹急了连村干部也要打,只干农活,从来不管家务。家里人都怕我,更不敢惹我生气。我妻子侯素华,是一个贤惠、操持家庭很能干的人,修炼大法前患有贫血、头晕、半边脸面瘫无知觉、怕见风雨,只要天下雨,就只能卧床不起;特别是晕病发作时,只觉得天旋地转,全身不能动弹。

二零零三年,我妻子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全身疾病不治而愈,长期侍奉八十多岁的老人,而且从无怨言,是左邻右舍眼中的好媳妇、好妻子。

二零零五年,我看见曾经多病的妻子侯素华通过修炼法轮功后,身上的疾病全都不翼而飞,而且面色红润,一身轻松。我也跃跃欲试,便叫妻子帮我请回了一本《转法轮》宝书,开始静心阅读。我虽然识字不多,却被师父深入浅出的法理深深折服,我知道这是当今社会无法用金钱衡量、万年难遇的高德大法,我只要有空闲,就要抓紧时间看。由于农活多,也没有学炼功。二零零八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炼,所有的疾病很快得到了康复,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性格也变得温和了,再也不与人发生争斗了,处处谦让他人,尤其干起重活来不亚于年轻人,至今没有吃过一粒药,整天红光满面、精神饱满,这一切都应归功于慈悲的师父和法轮大法。

二、遭绑架、抄家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上午,我和妻子去集市买东西。我从集市回家不到十分钟(妻子还在集市),突然看见横山镇派出所穿制服的男警龚玉华(音)与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直接闯进我家里,不由分说直接将我按在沙发上坐着,不让我动,也没有向我出示任何执法证件。那个年轻警察马上打手机叫赶快来人,不到三分钟,二十多个人一拥而进,我一看,家里家外都有警察把守。这次他们为了抓我们这对善良老人,竟然出动了安居国保、六一零人员(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横山镇综治办、派出所、村委干部等二十多个不法人员一同作案,还调动了五、六辆车,很明显是一次有预谋、有计划的一次绑架行动,很多村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真是敢怒不敢言啊!

接着这伙不法之徒就开始当着众多村民肆无忌惮的抄家,抢走法轮功创始人的法像三张、大法书籍一百多本、mp3四个、影碟机一部、播放器三个、手机两部、现金三千五百元、还有衣柜里的一千八百多元现金被抄家的人装入腰包及救人的电脑设备等私人物品全部被洗劫一空,没有向我打清单。所有的坛坛罐罐都翻了个底朝天,甚至连一个塑料口袋都不放过。有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还把师父的法像丢在地下,使劲用双脚踩,嘴里还不断用污秽的语言谩骂,大约十点多钟,警察将我绑架到了横山镇派出所。

由于妻子侯素华还在集市没回家,派出所的警察(两、三个)又叫上村书记熊生强、会计熊定吉两人开车到镇上找到妻子侯素华直接绑架回家,不让她动,这伙人还在家里抄家,折腾到十二点多钟又将妻子也绑架到了横山镇派出所,也不给我们饭吃。

三、遭非法讯问

到了派出所,警察们将我们夫妇分别关押在一个室内非法审讯,还用手铐将我的一只手铐住,有四、五个警察对我进行轮番审讯。逼问我:这些电脑和打印设备是哪儿来的?大法书是从哪儿来的?谁在做书?谁教我做的书?什么时候炼的功?还认识哪些炼功人?我说一个都不认识。

妻子侯素华也同时单手被铐,遭两个警察逼问以上几个问题。其中一个警察说:“侯素华,你知不知道法轮功是×教(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 侯素华正色道:“法轮功不是×教,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诬蔑法轮功。”

我们夫妇一直从上午十一点被非法讯问到晚上八点多钟,他们见问不出什么,就用两辆车把我们拉回到家里,一共去了四辆车。在车上,警察问我:“王其军,你去不去干日嫖夜赌的事?”我说:“这些事,我们不得去沾。” 警察们一听都不吱声了。

到家后,警察问我:“你师父的法像挂在什么位置的?”他们把法像重新挂上后并开始拍照,回到派出所后,又对我们分别进行审问,并叫我们在笔录上签字,整个讯问过程都被录了音。当天晚上十二点多钟,又将我们劫持到安居区国保大队,然后警察们又把我们送到医院去体检,最后将我们夫妇劫持到永兴看守所。

我被非法关押到一号监室。十月二十一日下午,派出所和国保大队共来了两个警察对我进行提审,看守所的人还用手铐铐住我的手逼我接受非法讯问,审问过程中,警察还将妻子被审问时的录音放给我听。我被关押十一天后,看守所又将我转押到一百四十号监室,妻子被关押到二百二十号监室。

十一月十几号,派出所派人到监室来给我们验血(午饭前)。

四、遭非法提审、经济迫害

十九日下午,检察院来了一男一女对我俩分别进行非法提审,也都是重复前面提的问题。我质问这两个年轻检察官:“我们炼法轮功到底犯了国家哪条法律?你们拿出法律来对照!”其中一人答道:“你们认为好,就在家里炼,别出来宣传!”听着他们自相矛盾的话,心里真的替他们感到悲哀。于是,我坦然答道:“我们受了益就要说!”两人一听无言以对。

我妻子侯素华在被提审时也对他们说:“我们是无辜的、清白的,是在做好人,我师父就是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

我们夫妇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十四天后,于十一月二十三日被儿子接回家中,儿子说他花了数万押金才将我们弄出来。

回家后才得知:自从我们夫妇被警察绑架关押后,女儿王勤艳(四十二岁、开店做面)心里十分痛苦,干活时心中还在想着受迫害的父母亲,做面时四个手指尖被机器压破,鲜血直流,遭受了很大的痛苦,而且花了很多钱才将手指治好;儿媳蒋杰(三十五岁)因痛苦、伤心,失眠住进医院。

结语:

这就是江泽民流氓犯罪集团对两位遵纪守法的善良民众及其家庭蓄意造成的难以弥补的迫害,象这样的家庭在中国大陆难以计数。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快十九年的今天,在现政权不断推行司法新政的情况下,中共江氏余孽置若罔闻,仍然在诚惶诚恐的执行迫害指令,一味地干着泯灭良知、残害无辜的事,不遗余力的对修真、善、忍的好人进行各种干扰,并将其送进监禁场所任意羁押、严加迫害。

我们在此真诚奉劝遂宁地区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静下心来拷问一下自己的良心:对这群手无寸铁的信仰民众进行残酷打压,你们的内心真的就那么心安理得吗?!拿着迫害好人的奖金,双手真的就不颤抖吗?!你们想过后果没有?作为你们的父老乡亲,我们真心盼望你们早日醒悟,善待修佛之人,得到大法的救度。否则,后果将会使你们追悔莫及,望你们三思而后行。


参与迫害的直接责任单位及个人:
遂宁市安居区国保大队
遂宁市安居区六一零人员
遂宁市安居区横山镇派出所:龚玉华等警察
遂宁市安居区横山镇综治办主任:宋吉运
遂宁市安居区横山镇滑泥村:村支书:熊生强、会计:熊定吉、村长:张金富
遂宁市安居区邮政编码:629003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