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人心 抓紧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我学了师尊“七·二零”后发表的所有讲法和经文,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就是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特别是要救人;我也慢慢突破了自我,加上听同修的体会,看明慧网上介绍的讲真相方式,尤其是与陌生人的开场白让我很受益,学会了怎样与陌生人沟通。每次讲真相之前都发正念,本着为他好的真心,效果很好。

后来在与亲属、朋友、同学的接触中,有机会我就讲真相,有的当时就接受并三退,有的讲了好几次才退。有时人心往上冒,心想:他不接受怎么办?骂我怎么办?找到我的父母怎么办?但一想到师父的话:“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1]。认识到怕心、维护自我的心、爱面子的心,这些都是人心,都在阻挡修炼人的路,不能执着这些。正念上来了,讲真相效果就好了。

有一次坐车回家,碰到一位五十岁左右的男士。心想这是有缘人,一定要让他得救。我一边发正念,一边从家常话唠起,说到邪党的腐败,生活的不易,又谈到预言的今天,大法被迫害,他都认同。最后谈到了三退的事,他犹豫了。我又讲了贵州的“藏字石”,国内一些名人退出恶党的事例。他一直乐呵呵的听着。快到站了,我说:“赶紧退了吧,早退早平安。”他终于答应了,说:“行,就听你的吧!”当时周围的人也都在仔细的听着,有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对我投以崇拜的目光。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大法佛光普照的威力,否则凭我是根本做不来这些的。这一次讲真相的成功对我鼓励很大。

我是一名教师,参加工作以后,我时刻以大法弟子的身份要求自己,知道大陆的知识分子虚荣心很强,所以处处忍让,不与人争辩。工作中无怨无悔,领导分派的活保质保量的完成。同事对我的印象很好,后来我找机会劝退了大多数的同事。

有一个同事,他业务能力很棒,口才好,人也善良,但就是相信“无神论”,不肯三退。开始讲的时候,他说不反对个人的信仰,但他怎么也不相信“三退”就能保平安。我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多次与他交流,谈了我的修炼经历,修大法使我原来的病都好了,心胸开阔了,还有大法被迫害的情况,大法在国外的洪传盛况,牛顿、爱因斯坦后期都走入了神学领域等等。他的思想慢慢发生了变化。后来终于答应退团了,并且还告诉我,他以前的同事中也有一名大法弟子,他们相处的很好,他一直对大法没有坏印象。

退团以后,这位同事变化很大,单位的一次聚餐中,正值邪党生日,餐桌上他大声说,这××党,过个生日吓得全城戒备,怕法轮功,怕别人上访,还是人家美国讲人权。同事们大多数都赞同他的观点,也更加肯定了大法弟子的善良。

在教学中,有时利用下课时间与学生们闲谈,顺势告诉他们记住“真善忍好”,退出团队组织,大多数都能答应。有一次在操场上,几名男同学问我下节课上不上,我说上,他们又问学什么。我想这不是学生简单的问候,这是一次好机会,学生们明白的那面在等待大法的救度。因为他们对大法真相有了一些了解,我就直接问他们,“入团了吗?”有的说入了,也有说没入。我说“入团好不好?”有的说“没啥意思,入不入都行,班主任让入的”。我又接着说“没啥意思就退出来吧,还能保平安。”学生问为啥能保平安,我说“团员上级组织是党组织,党在历史上干了很多坏事,例如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镇压大学生等运动,每次运动都害死了很多无辜的好人,所以将来上天会清算它的,就像一个人无缘无故杀害了一个好人会遭报应一样。如果不退出它的所有组织就会一起跟着遭殃。”有的问怎么退,我说起个小名或笔名都行。当时有好几个同学表态要三退,我都给起了好听的名字。其中有一个同学高兴的边跑边喊“我退了!我退了!”看到他们那么兴奋,真感觉他们明白那面等了千万年,为得救而来。也感到救人的责任重大,救人不应区别对待。

随着师父正法的進程和自身对修炼的重视,办公环境越来越有利于讲真相,我有了独立的办公环境,有更多时间静心学法、发正念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无阻〉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