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岁老人:心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我今年八十二岁,一九九五年幸运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中,十几次被车撞,十几次被中共警察绑架到派出所,不管刮风下雨,每天做好三件事,每天都出去讲真相救人。

那是七、八年前的事,我正在街上边走边讲真相,劝退十几个人了,突然一辆三轮车从后面把我撞出十几米远,当时我就休克了,什么也不知道了。我醒过来后,撞我的人见我醒来,立刻坐在地上,捂着肚子“哎呦、哎呦”的装样子,我问他,你是党团员吗?做三退了吗?并给他讲大法真相,告诉他我是法轮大法弟子,不会讹他的。一个扫大街的清洁工看见了,也过来指责他,说话的功夫,我的后脑勺鼓起来一个大馒头那么大的包,撞我的人说给三十块钱,让我去医院看看,我说给三万三百万我也不要,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的,并進一步给他讲真相,他做了三退。他留下了电话、地址,让我以后有事就去找他。我也没管脑袋上的大包,继续走到集市上去讲真相,又劝退了十几个人后,就回家了。晚上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到一颗大槐树,白色的根须都裸露着,我明白是师父点化我今天消掉了一个大业。

有一次,一个军人骑着摩托车把我给撞了,他赶快说,对不起大娘,我没有看见你,我给你钱。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没事,不会要你钱的,并问他三退了吗?军人说:退!我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说,在这样的事实面前,证明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还有一次,我慢慢的骑着三轮车,边走边讲真相,一辆汽车撞到了我,把我的三轮车撞瘪了,开车人要给我钱修车,我不要,他就把一百元钱给了修车人,修车花了三十元,剩下的七十元,我也不想要,可是开车人已经走了。修车人说,那就给我吧,我说,不是你的钱你怎么能要?意外之财不能要,要了是要用福份去交换的,并给他讲了真相,做了三退。我记住了那个开车的人的模样,我想一定会再碰到他,把钱还给他的。我总是惦记着这件事情,结果过了没几天,在路上真的碰到了这个人,我退给了他七十元,他很吃惊,他说现在社会上还有这样的好人,修炼法轮功的真是好人啊,也做了三退。

象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十几次,每次都是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走过来的。有一次我骑着三轮车边走边讲真相,遇到一个人问我,你是哪里的人啊,我告诉他是哪里的,他说你这么大岁数走了这么远的路啊,我问他这是哪里,他告诉我后,我心想离家有二、三十里了,他告诉了我回去的路,我谢过他,往回走,一转眼的功夫,发现自己在离家不远的大桥上,我明白是师父用搬运功把我搬回来了。

我每天出去讲真相,多次被人构陷,有一次三个警察在我面前找我,我就在他们面前,他们却看不见我。

一次,我到一个村子里挨门挨户的发资料,发了有三千多份,发到最后一张,村支书出来了,说你个老太太真能干啊,发了一上午了,你是哪里的?他让村保安把路口堵住,说警察一会就来。我喊到:大伙都来看看,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在这里绑架人,是要遭报应的。他们把我送到村委会,让我收拾东西去洗脑班,我说谁愿意去学谁去,我不去,他们也不了了之。半年后,我又去那个村,碰到那个村支书,他双手哆嗦,口眼歪斜。我说:你还认识我吗?我就是那个被你送到派出所的人。他口齿不清哆嗦着说:啊,我刚出院,真是遭报应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诉江后,有天晚上七点多,我正在家里盘腿发正念,突然闯進来五、六个警察,他们進屋后,就开始抄家,翻出了许多真相资料,一个警察说:这些就够判你一年半的。我被他们绑架到了派出所。一个功友告诉了我女儿,我女儿、儿子、儿媳都到了派出所,警察威胁他们要给我判刑,他们都很害怕。一个警察给了我十四张白纸,让我写,我一开始不想写,转念一想,我可以写大法好啊,我就在每张纸上写上“法轮大法好”,写了十三张,第十四张纸,警察拿给我儿子,让他写,我不许我儿子写,警察就把那张纸扔了,其它的十三张纸他收了起来,说是要给我判刑做证据。他们问我诉江的材料谁给写的,我说我自己写的,又问谁给打印的,我说上街花钱打印的,问真相资料的来源,我说我不能给你说,你今天绑架了我,已经给自己造下了大业,你要是再去绑架其他人,造业就更大了,我不能让你再造业了。他们说今天太晚了,你就别回家了,明天早上八点,让你儿子来接你吧,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儿子开车来把我接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警察又来敲门骚扰,一开始来了三个穿便衣的,進门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问我哪一年开始炼的?今年多大岁数了?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五、六个穿警服的警察,我说,你们来这么多人干什么?我又不请客。他们说,我们来拿那个东西(指师父法像),我呵斥他们:那是师父,那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如果不是师父救我,我的命早没有了,在九九年就没有了!我想起上次他们趁我不在家时,抢走了师父的法像,我回家一看,没有了师父的法像,伤心的大哭。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再干坏事!我堵在有师父法像的房门口,手拦着门框,厉声呵斥他们:谁敢来拿师父的法像!那一刻,我正念十足,感觉自己非常高大,他们就像定住了一样,两个头头先出去了,其他人一看头走了,一个一个的也都跟着出去了。过了十几天,又来了两个警察,问了问生活是否有困难,就走了。

我心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什么事也不会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