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五年期满 徐旭东出狱险遭610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天,不曾想在湖北省沙洋范家台监狱大门口,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了一起不该发生的违法行为。法轮功学员徐旭东刚从监狱大门走出,七八个穿便装的人围上来,说是十堰市郧县公安来接徐旭东回去,并指着一辆警车(车牌号是鄂-C1033)让徐旭东上去。徐旭东拒绝,说我不会坐你们车。

那些人谎称用车把徐旭东送到监狱外面门口的马路上,跟家人团聚。徐旭东仍义正辞严的拒绝。这些人立即撕下伪装,不由分说上来将徐旭东按倒,有抬胳膊的,有抬腿的,然后四个人把徐旭东抬上一辆警车。徐旭东挣扎时,大喊“绑架人了”,被几个人强行按手按脚,其中一个还强力压住徐旭东的右胸,造成徐呼吸困难满脸涨红,头疼欲裂。

徐旭东是湖北省十堰籍教师,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当局冤判五年,出狱后仍长期受到当地警方的骚扰,不得不背井离乡到武汉打工谋生。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六日傍晚七时左右,徐旭东下班回家,在住处门口遭到十堰市郧县公安局六名便衣的绑架,便衣也是一拥而上,将徐旭东按倒在地。当时有过路的围观民众质问绑匪,便衣们不敢说是绑架法轮功学员,而是贼喊捉贼的诬陷徐是“杀人犯、人贩子”。有认识徐旭东的邻居反驳说“人家早晨上班,下午下班的”。恶警们一看不能自圆其说,干脆蛮横的表示:“不用你管,我们是公安局的。”当时绑匪将徐旭东抬上一辆车牌为赣×××38?的车上实施殴打,闻讯赶来的徐妻想打开车门阻止恶行,被另外两名警察拖上了另外一辆没有车牌的车绑架到对面宾馆盘问。

之后,徐旭东被非法拘禁到湖北省洗脑班,洗脑迫害一个多月,之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郧县看守所。郧县法院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上演了现实版的指鹿为马的闹剧,将臆想中的材料和不相干的口供硬说成是被告人徐旭东的犯罪证据,并以此对徐旭东诬判五年。两位代理辩护律师为徐旭东做了无罪辩护,并指出本案中公诉人提交的所谓证人证言前后矛盾,“辨认笔录”中没有见证人的签名,《鉴定意见书》不是由具有法定资质的鉴定机关出具,鉴定人也无相关专业资质证书。

五年了,刚刚踏出监狱大门的徐旭东,还没有来得及呼吸自由的空气,又一次被郧县的公安劫持。

当车开上监狱门口的大路,徐旭东看到车外来接他的亲朋好友,奋力挣扎大声呼喊:“我没有犯罪,不要绑架我!”绑匪见路上有徐旭东家人,立即掉头将车又开进监狱大门。徐旭东的家人追了进来。

相持了四个多小时,其中一个便衣是郧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叫王玉达[音],对徐旭东说:不管你接不接受,我们是来“帮助”你的,帮助你回归社会。一伙暴徒帮助谁?自称“公安”,但连《人民警察法》规定的公安民警执法规定都不遵守,已经违法违规;其次,公然跑到千里之外的地方,到监狱门口绑架人,还说为了帮助教育受害人,为了让受害人回归社会。五年前通过这种方式将受害人绑架,陷害到监狱;五年后的今天,又兴师动众的跑到监狱门口等着要再次绑架受害者。

公安局国保大队的王玉达说要受害人接受当地公安机关管理。不知道哪条法律说了一个守法公民,需要接受公安机关的绑架关押?拿着纳税人的钱这么挥霍,动用这么多人力物力。这么多车要耗费多少油、花多少过路费、车辆损耗费,还有这么一大帮人的工资、吃住的开销,绑架好人接受他们的教育?!

据悉,郧县610和公安到监狱是范家台监狱要求的,有的地方公安不愿意去接人,让被迫害者自己回去,监狱还不同意。徐旭东在监狱门口被绑架时,范家台监狱教育科的狱警刘悟刚(4244597)、周亮(4244423)、九监区民警教导员李勇(4244361)、民警汤瑞(4244392)在旁边观看,还不时的和十堰来的人嘀咕几句。当徐旭东和家人准备离开时,范家台监狱110大队的大队长陈斌又追上来,让徐旭东把自己的在监狱订的农业种植养殖业的报刊留下,他要再检查。起初,范家台监狱以为徐旭东会被郧县610绑架走,现在看郧县610没绑架成,害怕徐旭东带的东西中有揭露监狱邪恶的材料,狱警陈斌又追上来要扣下这些东西。徐说私有财产受宪法保护,难道监狱的条款还能违背宪法吗?在徐的强烈抗议下,他们最后说检查一周后给徐旭东寄回家。而同时扣押的七封信有三封举报信是给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荆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最高法院的。

就是这个狱警特警大队长叫陈斌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和狱警肖天波一起抢走徐旭东身上的八封举报信、申诉信,徐旭东向总值班的唐主任反映也无结果,第二天又向当时的纪委向书记反应也没答复,第三天给沙洋局政治处付建军写信反映这种执法犯法的违法行为,也没回音。在积极索要信件的同时每天几乎饮食一点也无法吃下,第七天下午才让另一名犯人将信还给他。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七日肖天波一人来到四监区车间从徐的上衣口袋抢走三封信,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四日接见时告诉家人信又被抢走之事,请律师帮忙,第三天就被调队,这种打击报复是肖天波公权私用的一贯伎俩。徐拒绝调队就被六个人抬到禁闭室,关了二个半月,在禁闭室只能被迫喝厕所蹲坑便池里冲出的自来水。当时有个满刑的人帮助把徐旭东在狱中受迫害的举报信带出去,在门口被范家台监狱110搜出来,那个带信的人被狱警打了,还被扣在监狱到晚上八点监狱要关大门了才放出去。很多狱警知道这事,还说那个满刑的人不该带举报材料出去。监狱违法还要掩盖,可见范家台监狱的恶警害怕自己干的邪恶之事被曝光。徐旭东在二零一五年写的二十多封给法院,检察院的举报信,交给当时四监区民警吴光权(他是专门负责发信的),都被他扣下了。问他发了没有,他说都发了。

徐旭东二零一三年在范家台监狱入监队被犯人宋兵、肖雄等人多次殴打,并被强迫头顶墙角长时间站立,不让睡觉,导致双下肢水肿,腰椎受伤,经检查患有骨质增生,经常头痛、头昏。自二零一四年以来,徐旭东将遭受虐待而受伤的事件向监狱狱侦科、狱政科及监狱领导反映,要求处理打人凶手,要求宋兵道歉。后来宋兵在监狱安排下向徐旭东道歉一次,但是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宋兵、肖雄等入监队的事务犯还经常利用岗位之便敲诈新入监者的财务。

这二年,在范家台监狱内发生的自杀、死人事件有许多起,和超过八小时劳动,完不成任务“四停一加强”,随意集训回炉等等高压有关整人措施(就是犯罪)有关。范家台监狱的邪恶程度可见一斑。范家台监狱已经到了惊恐地步,为了掩盖这些事,监狱不准任何人走漏消息,对服刑人员电话信息进行监听录音,对信件进行检查,而且还不一定给当事人,服刑人员满刑,在门口要把所有衣服脱光留在监狱,只能在门口换上外面的衣服,就是害怕衣服里有曝光材料。 这些年,范家台监狱扣押了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举报、控告材料,主使者就是教育科。

郧县国安王玉达
郧县国安王玉达

郧县柳陂派出所指导员金某
郧县柳陂派出所指导员金某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参与绑架的人

范家台监狱特警大队长陈兵
范家台监狱特警大队长陈斌

范家台监狱教育科科长刘悟刚
范家台监狱教育科科长刘悟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