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 一路正念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

一、幸得法,踏上修炼

得法前,我是乐队的一名歌手,那时的我,找不到人生的方向,在人世的浊流中以为名、利、情就是人生应该追求的东西,所以看的很重。在执着追求中致使自己身心疲惫。有时想太多晚上睡不着觉,就买安眠药来帮助睡眠,结果还是睡不着。每日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人群,心里常想:他们在忙些什么呢?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但是我想不明白,找不到答案。

一九九七年三月的一天,我到一位朋友那儿去玩,刚走進她们寝室,正好遇上一个女孩来她们寝室洪法。我看见那桌上放着的一本厚厚的书,突然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我觉的那本书就是我一直在等待与找寻的,那本书是我应该看的,就那感觉。

接着那女孩念了几句书中的话:“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1]我一听,觉的讲得太有道理了,太好了。正如师尊在法中讲到的,“就象这个电插头一样,一插通电了。”[2]那女孩又立刻教了我五套功法的动作,并给了我一张法轮功的简介和一个辅导员的电话,让我去她那儿请书。于是,我高兴的拿着简介回家了。那间寝室里,只有我一个人有幸得了法,而我只是去她们那儿玩的。后来明白了,那天是师尊苦心安排引导我去那儿得法的。

母亲以前学过其他骗人的气功,上过当,对于我拿回家的简介不以为然,以为都是一样的,没太在意。在我的要求下,我们去请回了书。因为身体不好的原因母亲提前退休在家,很有空,所以没事就拿起书来翻翻,没想到,这一翻,就放不下了,讲得太好了!同时折磨了母亲多年的肩周炎在看书过程中,不知不觉神奇的消失了。多年的头痛及提气困难等多种疾病也不翼而飞了!从那时起,母亲和我踏上了修炼大法的道路。

可是,由于那时我执着心太多了,尽管知道大法好,还是放不下常人中的名、利、情,就放弃了修炼,只有母亲一人坚持修炼。直到有一天,我和姐姐发生了争执,她故意揭起我的伤疤来伤害我,骂出的话句句象刀子一样刺向我,使我猛然惊醒,体会到人世的丑陋。我伤心的跑到走廊上仰望着天空,心想,人世多肮脏啊,为了利益,姐妹之间都可以这样互相伤害。只有大法是一片净土,我要修炼,我要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那时,我已离开修炼两年了。我又决心修炼了。没想到姐姐这些骂人的话却敲醒了我。

命运的安排,我去了另一城市,在那里我寻到了炼功点,汇入了他们那儿的修炼环境中。

二、修心性,割舍名利情

在修炼中我最深的体会是师尊时时刻刻就在身边看护着我,点化着我,保护着我。

刚走入修炼,从一个常人走向修炼人,要修去的执着,观念,不好的人心太多太多了,真是象磨刀一样,一点一点的磨,一点一点的去,剜心透骨。但是师尊时时在身边看护着弟子,不断的点醒着我,棒喝着我。师尊真的时时刻刻就在我们身边啊。

一次,还未修炼的姐姐与一同事发生了争吵,虽然我心里明白不应该参与,因为师尊在法中讲了:“我跟大家讲,人与人之间发生了矛盾,他踢人一脚,他打人一拳,可能弄不好是以前那人欠他的,他俩结账了。你要管的话,他们之间没结成,等到下回还得重来。这就是说你看不到因缘关系,容易做坏事,从而失德。”[1]可是,怎么跟姐姐解释清楚这其中的道理呢,她能理解吗?无奈,我只得跟着姐姐去指责那个同事。就在骂人的同时,我忽然感觉有一只大手在我右肩重重的捏了一下,随即右肩突然感到疼痛,用手去按连骨头都疼了。我立刻明白了是师尊在点化我,我立刻闭上了嘴。心里对师尊说,师尊,我错了,弟子错了!

一天中午到餐厅去吃饭,我从筐里拿了一个最大的苹果,心中还暗暗自喜。没想到那竟是一个烂苹果,苹果的底部有一个大大的虫洞,里面可能还住着一只虫,想想真让人恶心。结果同事们都吃到了苹果,而我却只能欣赏着自己的“杰作”,一口也吃不成。这烂苹果就象给我的狠狠的一记耳光,从中反映出的是我那肮脏的私心、贪心。我明白这个苹果是师尊警醒我的。是在告诫我要从为私为我到先他后我直至无私无我!

还有一次,守不住心性跟丈夫吵了架。晚上,就做了个梦,梦中听见手机铃声响了,我去拿起来看,只见手机上面有一行字:你是不是炼功人?连着问号清清楚楚的。醒来后,回想梦中的情景,知道是师尊的点化。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不争气的弟子要让师尊操多少心啊!

还有一次,网上流行一个所谓成功人士的话语,我觉的有些话可以激励自己,就在网上下载了准备装入MP3,随时听一听。正在我低头准备拷入时,突然被一根棍子重重的敲在头上。谁打我?家里并没有人啊?抬头一看,是头顶上柜子中放着的打印机连接线脱了,吊在那儿,是它敲的我吗?它怎么突然松了?我没有碰到它呀?就算是松了,它还能弹起来打人?哦,明白了,是师尊又给了我当头一棒!师尊是点醒我作为修炼人要以法为师!怎么能去以常人的什么话为指导呢!

从小到大我是在爱的氛围中长大的,从小招人喜欢。可偏偏我的丈夫却是一个从不会关心人,只会说伤人话的人。结婚后我感觉一下子从天堂坠入了地狱。刚结婚时他说的话也真让我吃惊,他说:“这辈子我不会让你舒舒服服过的。”他怎么会这样说呢,我想他定是来帮我修炼的。有一次,他跟我吵了架,到屋里躺了一会,突然到厨房去磨刀,我以为他要杀我呢,还边磨边说:哪里磨得出来呀?又進屋躺下了。这话是在说我呀,这明明是师尊借他的口在说我呀。我是不应该再陷在常人的理去跟他计较的。磨来磨去还不就是磨这颗心吗?哎,修的真差劲。

我们怎么想的师尊都知道,因为师尊时时就在身边。那天我想,跟这样的男人生活好似在黄连中泡着,只有高人才能跟他过得下来吧。我跟他过十几年了,应该算是高人了吧。母亲也说,跟他过这么多年,还是不错了。就这样想着,结果晚上就梦见自己照镜子,有人送了我很多面镜子让我照,有大的有小的,有只照脸的,有照全身的。我在一面全身镜中照自己。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镜中的自己竟这么矮,比周围的其他人还矮,镜中的自己不但不是高人,竟是个矮人!师尊是让我照照自己,还以为自己是“高人”吗?多么惭愧啊!照镜子,不是很明显师尊让我照自己,找自己,修自己吗!

修炼就是这样在各种矛盾中剜心透骨的实实在在的一点点修,一点点魔。过程虽然是痛苦的,但结果是可喜的。当一颗颗肮脏的私心、人心去掉之后那发自内心的喜悦,那轻松、自在,那美妙,是多么幸福啊!那是真正的修炼人才能体会的到的。正如师尊在法中讲到的“常人难知修炼苦 争争斗斗当作福 修得执著无一漏 苦去甘来是真福”[3]。

比起其他同修,我自知修得太差,但是我有决心、有信心一定按照师尊的要求修好,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感谢师尊!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以报师恩!

三、魔难中,坚修志不移

然而,正当我们在修炼中幸福的净化着自己,升华着自己,一个小丑却出于妒嫉,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发动了一场对正法正信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来势汹涌,一时间,整个华夏黑云压顶!电视里每天轮番播出的都是那些编造出来的谎言。有的修炼人在压力面前违心的放弃了修炼,有的辅导员也放弃了,有的还反过来跟着造谣媒体污蔑诽谤大法,当然绝大部份修炼人在巨难中依然坚持修炼。一下子修炼人的各种真实境界全都展现出来了。

坚修的大法弟子如寒冬的腊梅在寒风中傲雪绽放!他们对大法的坚定信念震撼天地!他们无愧为大法弟子!他们在巨难中走出来,在面临失去一切中走出来,坚定的维护大法,维护自己的信仰,救度着被谎言毒害的众生。

怎么办?我坐在沙发上静静的思考。法轮功究竟是不是正的,师尊是不是象电视中污蔑的那样,我仔细的分析着,认真的思考着。得出结论不是,那些都是谎言,都是诽谤!大法是正的,师尊是正的!

不管电视中怎样编造骗人的谎言,我们知道大法是正的,师尊是好的!无论他们怎么造谣,形式怎样艰巨,我与母亲决定一修到底!

四、讲真相、助师救众生

去告诉人们法轮功是被冤枉的,法轮功是好的,师尊是清白的!这就是我们的决定!想明白了,就知道怎么做了。开始没有任何资料,我们就直接写,一问一答的方式把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写出来。然后就去复印店打印出来,那时候没有想到怕,只是知道一定得把真实情况告诉人们,澄清谎言,还师尊清白。在师尊的保护下,我们打印出来了自己手写的第一份真相资料。有了资料我们就开始去楼层里发。随着迫害的步步升级,去复印店复印已经不安全了,我们也不能去复印店复印了,那时姐姐也走入了修炼,我们俩就在她的皮包店里用复写纸手抄,一次只能复写两三份,我们就在没有顾客的时候不停的抄,下班的时候,就把抄好的拿出去邮寄。

师尊也在鼓励着我们,一开始我想写信,却突然忘记了信的正规格式了,梦中有人告诉我信的格式是这样的,先写称呼,隔行空两格写您好,再下一行空两格开始写正文。当然时间太久,梦中的原话记不清了,大意就是这样的。

另外,我们买来了记号笔,晚上,我与母亲同修就去到那些楼里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千古奇冤!

有一次,在辅导员那里得到了师尊的新经文,可是只有一份,需要去复印,怎么办,那时邪恶的迫害很猖獗,到复印店去不安全,但是,正念战胜了恐惧,我决定去印。来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复印店,那时还不知道发正念,只是在心中有一念,别让他看,别让他看!当我递给他的时候,他接过去正要看时,突然,他戴的好好的眼镜往下掉,他赶紧用手去托住,又待看时,突然来了一个顾客买烟,他就只得直接将经文放入机器里面去印了,印完后直接递给我收了钱,我就安全的返回了。回想刚才的情景,是师尊啊,是师尊在保护弟子啊。谢谢师尊!

后来,我们有了电脑,有了打印机,又在同修的帮助下能上明慧网了,就自己下载打印资料,开始我们采取的方式都是去小区,去楼层里发放,或用记号笔书写大法好,还有就是贴不干胶。有时在大街上边走边发,面上放一张学电脑的宣传单。记得有一次,我在广场上边走边发着,突然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一把拖走我手中的全部资料,可是几乎同时,我用力的一把拖了回来,我不知道怎么会反应那么快,哪来的那么大力气,因为那是在我完全没有注意的情况下发生的。那人说:“叫你不要在这里发。”他可能以为我发的只是些广告宣传单。我就赶紧离开那,走到另一条街继续去发了。我明白,是师尊,是师尊在保护弟子啊!

有一次我与一同修去一所学校发资料,被不明真相的学生诬告,被学校的保安抓住了,将我们带到了保安室,他们没收了我们的包,包里还有没发完的资料,将我们分别带到一个房间。接着来了几个派出所的人。我当时脑子里竟然突然冒出一个不正的念头,“这次只有妥协了才能出的去了。”我不知这个不正的念头来自哪里,但我知道那不是我。否定它!立刻,真念战胜了这不正的一念,“不行,哪怕是死也不能妥协。”那不正的念头立刻被灭掉了。那时我怀孕5个多月了,我就对肚子里的孩子说,孩子,你要跟我一起战胜邪恶呀。于是,我静下来立刻整理自己的思想。

1、首先我深刻的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最近正与姐姐同修在闹矛盾呢,在矛盾中还没顺过气来,不但没向内找、修自己,还在看她的不足,觉的她哪里哪里不像修炼人了等等,结果越想越被旧势力放大,越看不上眼,使我们之间有了很大的隔阂。被旧势力抓住了漏找到了迫害的借口。而同修,在去学校的车上发正念时居然睡着了,发资料救人是多么神圣严肃的事情,一定要严肃对待,头脑中一定要保持强大的正念。发正念睡着了,很明显是有邪恶干扰。我们自身的漏这么多,我们却都没有重视,被邪恶抓住了把柄,对我们下了手。但是,我们是师尊的弟子,修炼中有不足我们自己会在修炼中归正自己,我们不承认你的迫害,全盘否定你。

2、师尊告诉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不应该在这里,我要回去,这不是大法弟子该呆的地方,师尊不承认的,我们大法弟子也不承认,我必须出去,我全盘否定你,决不在这里。

3、我们大法弟子到哪都是讲真相,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使命,平时还不敢对警察讲真相呢,既然到这里来了,我就不要想到出去,不是承认了你旧势力的安排,你的安排是全盘否定的,只是大法弟子在哪都是讲真相,既然来了就在这里讲真相,发正念吧,平时还没有机会这么近距离的发正念呢。发到你全解体吧,不是好机会吗?

思想理清楚了,就知道怎么做了,除了静静的发出强大的正念,就是大声的讲真相,因为在一楼,大声的讲好让窗外经过的人也能听到。

此时此刻,我真切的感觉到师尊和正神就在我们身边站着,就在那儿,在我们身边,我几乎看见了,我不是开着修的,但是我总能感觉到。这时候,我感到自己就象一个有父母为自己做主的小孩一样,有自己的父母在身边,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一点怕都没有了。

他们把我一只手铐在桌子的一条腿上,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想问出资料的来源,我的名字等等。我告诉他们名字叫“大法弟子”。除了讲真相,我就只有一句:“无可奉告!”我想既然来了就不要想着出去,来了就近距离发正念,解体你邪恶。邪恶在我全盘否定中,在我强大的正念中,败下阵来,因为我是否定他们的,做正了,师尊就可以为我做主!在几个小时的正邪大战之后,他们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把我带到就近的医院检查是不是有孕,确定后,就立刻把我放了。而我清楚是他们关不住我了,别人不要的你不能强加呀,这是宇宙的理,你旧势力也不敢犯法呀,那样的话,咱们在理上师尊也会毫不客气的收拾他们呀。

同修对那些警察说,“她是孕妇,她不该在这里。”听到同修的话,我感到不妥。虽然同修首先想到了我,但也许同修忘了自己也不应该在那里啊,我们大法弟子都不应该在那里啊。如果不坚定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他们就抓到了迫害的理由,宇宙的法理是你自己承认的,师尊也没有办法啊。同修被冤判了半年。

回来后,我做了个梦,梦见我从一张床上爬起来,那床上全是蝎子、毒蛇、鳄鱼等最恶毒的生命,我从那样布满邪恶的床上出来,居然一点没受伤,想想真是后怕。还梦见了师尊,我跟师尊汇报,我说邪恶问我什么,我都是回答的“无可奉告”,师尊笑了笑,但是笑的有些勉强,我知道我没有做好,可是师尊还是对我微笑,那是鼓励我今后要做好。

另一次出事也是在与同修之间有了小小的隔阂的情况下发生的,在发资料时,同修被绑架了,关押了一个月。表面原因是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其实,还是修炼上的漏,被邪恶抓住了借口。那天,同修觉的我对她说话语气不善,不能轻言细语的跟她说话,告诉我她心中很不快。而我又在想,我没说什么啊,就是叫她快点啊,那以后不敢说话了,一说又说我在指责她、埋怨她。我们彼此都在心中有了点看法,产生了小小的间隔。可是,旧势力一点点小小的矛盾都不会放过,都会当成借口,都会進行迫害。当然不久前同修还告诉我她正被色欲之心干扰,读书时老是打瞌睡。也许这也是被迫害的其中一个原因吧。修炼中真的无小事,修炼真的是相当严肃的。

教训是深刻的,修炼真的是非常严肃的。师尊给了我们修炼的一个法宝,“向内找”。修炼人只能向内找,只能修自己,找自己。同修之间真的不能有间隔,那是邪恶希望的,是师尊不愿看到的。修炼人必须一步一步踏踏实实的走好师尊安排的路,多学法,扎扎实实的学法,认认真真的学法,只有学好法才能有法指导,才能在正法修炼的这条很窄的路上走正走稳。

我体会到,修炼其实就是修一个坚信,就是看你信不信,你不用说出来,邪恶却看得清清楚楚。

现在,我与母亲同修,基本每天出去面对面发真相资料。我们发现众生大多都能接受,都知道是法轮功的,接过去之后没有表现出半点惊讶、大惊小怪。只是有的会说,这么年轻都在学法轮功啊。受邪党蒙骗他们以为炼法轮功的都是些老年人。有的微笑着点点头,说声谢谢;有的接过去一看是法轮功的,就默默的放到包或口袋里了;有的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突然明白发的是什么的时候几乎是抢过去的;有的接过去后笑的很开心;有的说已经得过一份了;还有的用双手来接。有时资料已发完了,走到我们跟前来的众生会带着期盼的眼神望着我们,是他们明白那面知道我们是来救他的,我们包里装的是宝。那种期盼的眼神让我们难过,久久难忘,后悔自己怎么不多带点!

有时还会发到了同修手中,一次,发到一个年轻姑娘手中,她说:我是大法弟子。一次,发给一个老婆婆,她拉着我的手问,你是学法轮功的吗,我们是同修。遇到同修,真是高兴。当然也有过想告发的,但有师尊在,每次都安全的躲开了,而这种情况是极少的。

一次,我刚把一本小册子递给一位老大爷,一抬头看见一个警察正坐在那看着我呢,脸上带着友善的表情,我也没有惊慌,平静的从他身边走过去了。他什么也没说,还坐在那儿。还有一次,我在前面边走边发,从后面走来一个穿保安服的,母亲也没看到,没来得及提醒我,结果他象没看见似的低头继续往前走了。一次,两个保安突然从身后来到我身边,结果,他们只是对我说,“不要在这儿发这些。”我就快速离开,继续往前面去发了。正如师尊在法中讲的“众生得救心渐明 警民清醒视不拦”[4]。

有时走着,发着,抬头看见远处一广告牌的画面中一个人对着我正伸出大拇指呢,我知道那是师尊在鼓励我;还有一次生出怕心了,觉的心里有些不稳了,突然抬头看见面前的广告牌上写着:别怕,你最强!我立刻感到充满了力量!

讲清真相救度众生,那是大法弟子责无旁贷的神圣使命!那是众生千万年的等待,那是师尊的重托!无论还有多久,无论这条路还有多长,大法弟子们一定会紧跟师尊脚步坚定的走下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见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