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姐姐的过程中修心、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姐姐(同修)是教师,今年五十五岁。二零一六年十月底,发真相资料遭举报,被当地国保绑架,第二天就被送到离家二百多里远的市看守所。我家距离姐姐家六百多里远,怎么办?姐姐是从我这里得法的,既是姐姐又是同修,距离多远也得去救,义不容辞!

一、去公安局要人

我当天晚上知道姐姐被绑架的消息,第二天就从外地赶过来,下车就去公安局国保大队要人,第一次去,姐夫家人还随我去,第二次再去,姐夫家人因为害怕,说啥也不陪我去了。

要我单枪匹马去那么邪恶的地方,若是以前我也不敢去。我在家正与同修一起背法,刚背完一遍,心里很有底气,信师信法成度加深许多,觉的师父就在身边。走在去公安局的路上,心想:“不是我一个人,师父时刻呵护着我,正法神跟着我”,也不觉的害怕了。

公安局里把守很严,没有门卡進不去。我就在门边等,有人進入,我就跟随進去。接待我的是国保队长,当时他不敢承认,问他姓啥,也不告诉我。后来知道他就是队长。

国保队长态度非常蛮横,把我当作犯人审问,一顿咆哮,还说下流话,当时我录了音,事后就此事给他们局长、书记写了署了真名的反映信,有损人民警察的形象,还给县长、县委书记写了同样的信,为姐姐鸣冤。

在公安局国保办公室内,在六、七个警察的包围面前,我一直是微笑的,没有被他们的气焰带动,心态一直很平和。为此,未修炼大法的姐夫还挖苦我“熊”,我知道这是让我去虚荣心呢。

遗憾的是那些警察被蒙蔽的太深,根本不让讲一点点真相,没能面对面告诉他们真相,我感到很遗憾,尽管后来给他们邮寄了很多劝善信。

二、与本地同修配合,找律师,一起救人

本地同修不多,我们就找到一起商量,有同修说,发生这样的事,不是姐姐自己的问题,是她们整体有漏。向内找:找到依赖心,依赖姐姐做资料,只有姐姐一人做资料。发资料的人也少。出事前看到学法时姐姐犯困,很长时间了,也没给她指出;知道姐姐是与丈夫生气了,就去发资料,心不纯,空间场不好,容易被邪恶钻空子。她们都向内找,找到自己的问题,一起曝光、归正。还一起商量怎么营救:发正念、寄真相信,还把姐姐同修被迫害的事情做成真相资料在本地张贴,揭露邪恶迫害。

国保队长和我弟弟的哥们是铁哥们儿,如果姐姐“转化”,花个二十多万,能“捞”出来。我在法上悟,和同修商量,一致同意找律师,走法律程序,不给邪恶送钱。姐姐坚定,我们就要支持她,走正确的路。

同时压力挺大,家人都埋怨我,说是因为我,姐姐才有今天的“不幸”,如果被非法判刑,工作就没有了,家里怎么办?我就劝慰家人:姐姐身体不好,一身的毛病,是修炼大法才身体健康,心情愉快,她为了自己的良知不愿说假话,不愿放弃信仰,我们就得支持她,《宪法》也规定有信仰自由。可是家人听不進去,眼前的现实把他们吓坏了。我就说看姐姐自己的选择,听她的。这回家人没啥说的了。

与本地同修一起,她们都出来与我到处找律师。找遍本地所有的律师,每到一处我们就讲真相,可是因为害怕,没有一个律师接手。

没办法,我就独自一个人开车去离家二百多里远的市里找律师,心里有个感觉,一定能找到一个。人生路不熟,但有地图导航,找了很多律师事务所,也是讲真相的机会,有的听,有的不听,我就是本着给他们机会的想法,心不动,尽量去讲,去找。

终于有个律师答应去看守所探望姐姐,但有事出门,要几天才行,我就等,就一直住在旅店里,一直等了三天,才办理手续,去看望姐姐。

姐姐仍然坚信自己没错,自己是救人,态度坚决。律师不敢再深入接案子了,有罪辩护他可以接着管,虽然跟他讲真相,无罪辩护他还是不敢,后来给他邮寄了劝善信。

我就继续找外地的律师,有的被吊销律师执照,不能介入,有的太忙来不了,但他们都积极告诉我其他律师的手机号码,真的很感谢他们。我就多方寻找,终于找到一位,等我与律师去本地法院时,法院已经偷偷开完庭了。在场的一共五个人,律师递交律师函,他们不理睬。我们就继续上诉,姐姐也上诉,到二级法院,询问让请律师,家人就又请一个律师,结果到看守所不让接见,理由是已经有三位律师会见了,原来二级法院耍诡计,硬性指派两个律师,就是堵住做无罪辩护的律师的会见,他们对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就像老鼠见猫一样。

三、征签,大面积讲真相救人

期间,为了证明姐姐是大法弟子,没有罪,是个好人,我们就找人征签。和一个本地同修配合,到姐姐工作过的地方征签,每到一处,就讲明来由,可是因为地处偏远,真相资料少,他们都害怕,不敢签字。

我们就去老家,找亲属签,明白真相的亲属签了很多,也有不敢签的,我心里想:不签我们也给你机会了,每个生命都要自己选择未来。同时也劝退很多亲属,如果没有姐姐这件事情,我不会到老家去的。与有关的人讲真相,给当地610人员讲真相,送姐姐的上诉书。给当地律管所人员讲真相,送姐姐的上诉状。凡是经过的地方,看到人就讲姐姐的遭遇;我在公检法部门工作的同学,我也都打了电话,借助帮姐姐,给他们讲真相。还向我的同事征签,我的一个同事说,虽然不认识你家姐姐,但我了解你,信任你,法轮功是好的,你姐是好人,我敢签这个字,她丈夫也义无反顾的签了名,我真为这些明白的生命高兴啊。

四、师尊的加持、呵护

自己独自一人去公安局,能感到师尊的加持,感到有能量,胆子也大了,从师父的讲法中明白,救众生,是全宇宙最正的事,谁也不配迫害,谁迫害谁有罪;在市里自己等律师时,律师会见姐姐后,我决定连夜驾车回家,可是突然天降大雾,在岔路口,去我自己家的方向大雾弥漫,可是去姐姐家的方向没有一点雾,我觉的奇怪,马上悟到是师父不让我回自己家啊,应该回姐姐家,于是连夜驱车往姐姐家赶。

从来没自己开车走过夜路,心里也忐忑,为了姐姐,有师父保护,就豁出去了,一路上几乎是壮着胆子开车,因为天黑看不清前方的路,还好是高速公路,没有多余的车辆,车程一个多小时,很安全的到了姐姐家。

次日,我就去当地法院,被告知二审开庭的时间,如果我不去,二审开庭的时间都不会知道,法院也会如一审开庭一样偷偷摸摸的進行;探视姐姐回来的路上,可能疲劳驾驶,有时“忽悠”一下醒了,原来是睡着了,有很多次这样,如果没有师父保护,后果不堪设想。在此跪谢师恩!

姐姐离开看守所前让家人探视。和姐姐分别八个多月,才见到姐姐,她瘦了很多,脸很白(一直关着,不让出屋),但很精神(虽然已经绝食二天),一直微笑着跟家人说话,姐姐的精神我很受触动,姐姐的坚强让我动容。一名教师,马上要退休了,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先生不立事,什么也拿不起来,孩子正在上高三,面临高考,她就是这样的坚定,就这样坚强,她才走入修炼不满两年啊!她对我说一点也不感觉苦,能感到师父的加持!没有对师父的坚信,做不到这样啊。

两位律师没起多大作用。律师费用,家人姐夫一分也不出,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在此去我的利益之心,这些钱都是我平时攒起来给证实大法项目用的,以前给哪个小组做资料,谁都不收,没送出去,这回都用上了。

结果二审还是维持原判,非法判刑四年半。没有营救出姐姐,我觉的我还是没有做好,其中的原因可能很复杂,可是我尽力去做了,吃了很多苦,去了很多心。姐姐在里面受苦,我在外面煎熬,姐姐瘦了很多,我也仿佛被扒了一层皮。修炼就是这么不容易,但没有偶然的事情,积极面对,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虽然每个修炼人的路都不一样,可是去掉执着的心是相同的。

再一次谢谢我们慈悲的师父,您辛苦了,叩拜师父,谢谢师父!!

附诗一首,这是第一次去监狱探视姐姐,在车中所写的:

思念
——给监狱里的姐姐

思念是一片羽毛
随着记忆的风飘摇
那天见你
隔着厚厚的玻璃墙
你在里生活了223天
每天吃什么
挨打了吗
别人对你怎么样
你瘦弱的体格扛得住吗
担心忧虑夜不能寐
姐在里面煎熬
妹在外面熬煎
等见了你的面
让妹对你肃然起敬
你一直是笑着的
你的笑说不出的感觉
极有感染力
我被你深深的感染了
那笑容是发自心灵深处的
是见亲人的喜悦
更是灵魂醒悟的明了
那么苦的环境
没有自由的日子
见不到阳光
你说你一点儿都不觉的苦
知道你坚强
但比我想象中的还好
我的心被深深的震撼
头发全白了
梳着一根长长的辫子
一点儿一点儿都不觉沧桑
你是我眼里的辉煌
让我看到了大法徒的形象
你身体柔弱
内心却不软弱
现在谁还讲良心
为了金钱为了利益
是非黑白任意颠倒
唯有你这么傻
为了良心
为了真话
你坚守着
工作没了
那是你一生的心血啊
年轻时你一直为有个正式工作拼命
可今天,你
为了良心
为了真话
放弃了
孩子刚高中毕业
前途未卜
丈夫工资极低
生活无保
现实未曾把你打倒
为了信仰
为了良知
你义无反顾
姐,今天我去见你
觉的自己是那样渺小
因你不是姐姐
而是一位勇者
哥白尼布鲁诺姐都知道
你与他们还不一样
你是大法造就的圣者
明天就能见你了
思念的潮水一浪紧似一浪
随笔记下思绪的足迹
未来也会记住你
——妹于火车行程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