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功20天多病痊愈 真心修炼有师护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个七十二岁的老太太,出生在离沈城百里之外的小村庄,在祖宗留下的故土上,这个无从查找的小地方,我经受了人间沧桑。我家是本地旺族,历代书香门第,可是邪党来了,给父亲扣上一个“地主”的帽子,把我家的财产一抢而光,我们变的一无所有,一片苍凉。

我从小就多病,也不能上学,上学也受气,最后我放弃了求知的欲望,顶着病痛一步步走过来。成年后,身体更糟,气管扩张,心虚气短,肺子也有病,咳嗽、喘,上不来气。有时吃饭中途都得歇一会儿再吃,要不就拿不动筷子,还有风湿痛,腰腿疼,尤其是腿疼,疼得脚都歪过来了,就这样一瘸一拐每天还得干活,我吃的药用数字都没法计算了,遭的罪也无法形容。

一九九八年四月二十七日,姐姐来了,带来了法轮大法的信息,说你身体那么差,脾气还那么不好,没有能解决你的办法了,你快跟我炼法轮功吧。当时我还有一位很有名望的堂姐也在炼,我觉得这个功不用说,肯定很好,要不她们能都炼嘛。

到炼功点炼功不到二十天,我的病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几十年了,我第一次感到无病一身轻的幸福,弟子跪拜师父,谢谢师父的救度之恩。

歪着的脚正过来了

我在炼功点炼功不到二十天,一身病都没了,一家人都乐坏了,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真是说不完,我只说一点吧。

记得炼功的第二天,我刚一抱轮,感觉到“唰”的一声,从头顶落到脚底,透过全身,我吓得一下坐下了,不敢炼了,害怕了。我就跑到炼功点去问别的同修,是怎么回事?同修都高兴的说:那太好了,师父在给你净化身体呢!我不由自主的哭了。当时我那个高兴啊,那个乐啊,都无法形容了。

可我心里还不满足,因为我的脚还歪着。

过两天,我又炼功,还惦记着我这个脚,我就想:炼炼静功看看?我把腿盘上,听到音乐很舒服,自己就静下来了,半小时左右,腿疼,我就拿下来了。我看看我的脚,还歪着呢,我心里想:这个脚要正过来多好啊!我心里刚这样一想,不自觉的话就说出来了:“你正过来吧。”

话音刚落,这个歪着的右脚就正过来了,我当时被惊呆了,我好一会儿一动不动,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如果不是长在我腿上的脚,我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啊。感谢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

真是天书啊!

我一个字不认识,听说炼功点上请来《转法轮》书了,我想:我怎么办呢?可这是大法,我一下子就决定我要请,让一家老少得到,该多好啊。

我渴望能认识这个法。我每看到一个字,都问身边的人,这个字念什么?走在街上,看到不认识的人,我也问他们有的字念啥念啥。神奇的是,我不认识字,拿起书,我就能认识,就是没有别人看的快,读的流利,但是我能看,也能慢慢读。我就天天手不离书的看啊,看着看着,整本书里的字都放着银白色的光,我激动的就是哭,就是哭……

雪中飞跑

有一年冬天特别冷,总爱下雪,住在城里的小女儿,家中有事,非让我去不可,我舍不得离开大法书和炼功点,但最后还是去了。

到那忙了一天,我的心还在大法中,天快黑了,才忙完。女儿说什么也不让我走,要留住明天再走。我说不行,我开门就走了。

坐上晚上的末班车,本来时间是赶趟,由于下雪路滑,车开得慢,车到站之后,就接近晚上炼功的时间了。我下车一看,这怎么行呢?我跑吧,我这样一想,我就跑起来了,可是天哪,这哪是跑,简直就是飞。我流着热泪,一会工夫就到家了。这一公里的路程我转眼就到了。

我一進门,看见电视中师父笑容满面的走上讲台,开始讲法了。我激动的泪如雨下,这个法也太神了。

家族人明白法轮大法好

家人和亲属见证了大法的神奇,都争着来学法、炼功,我家成了一个炼功点。我家当时有一个工厂,有几十名员工,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并有很多受益的。我大姑姐、大姑姐夫都是社会上有名望的人,他们看到大法这么好,他们抛弃庸俗的观念,承认神佛的存在,他们夫妻都走入了修炼。亲属中有多人走入大法修炼,所以所有的家人都跟着受益。

仅举一例,有个远房弟弟,他三退后,受益很深。有一次,他开一辆轿车,突然前面的车辆发生事故,由于他离的比较近,要躲开已经来不及了,他一看完了,两眼一闭,不管了。可是过了一会,睁开眼睛一看没事,他的车根本没撞上。当时他就把车里的护身符拿出来说:“多亏这个护身符啊!”他也知道是因为他对大法的善念,大法保护了他,他逢人就讲大法好。

师父时时在我身边

我和表妹之间总有摩擦,她怨我,我也怨她,我找自己,没按法的标准衡量自己,用亲情要说她,指责她,我用的都是人心,不在法上。找到自己错,我哭着对师父说:“师父,弟子错了。”刚说到这,我就看到我的身体放射出金光,我知道师父在加持我,真是师父指导我们走在神的路上,师父就在我身旁,处处是神迹啊!

二零零三年,有一天我正在发资料,被一个中年男子从后面摁倒,拽着我的胳膊不撒手,直接就要举报我,他当时手里也没有电话,一直把我拽到六楼他的家里,打电话报警。

警察来了,就把我绑架了,给我绑架到洗脑班,直接强行“转化”。开始他们骗我:你检举一个人,我就放了你。我心中想:打死我也不能出卖同修。问我资料哪来的,怎么打我都说捡的。

后来他们又让我“转化”,有两个被转化的人对我拳打脚踢,逼我“转化”。我想,师父讲过不配合邪恶的法,说什么也不配合,也不“转化”。一个男警察从后面狠狠地踹了我一脚,大皮鞋的印很长时间都留在后腰上。当时冷不防从后面踹,我“哎呀”一声,差点没背过气去,我突然想起师父,我就想:师父啊,弟子有难了。别人再打在我身上,都没有什么感觉了,一点也不疼。我心里说:谢谢师父替我承受了。十三天我就回家了。

回家后,我儿子找了几个人要教训教训举报我的人,也找到那个举报人了,我对那几个人说:“万万不可那么做,你们这么做不是和坏人一样嘛?我是大法弟子,你们也得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要不你们就是坏人了,这也是我前世做过坏事,有这个因缘,所以今天才有这个果,师父在给我善解这些冤怨,所以你们不要以恶制恶,要善待一切人。”最后他们放弃了这个想法,没去找那人麻烦。

在讲真相中去怕心

我每天学完法就出去讲真相,讲过的人数我也记不清了,神奇的经历也写不完了,总之师父给我的太多太多了,我心里只想着,师父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一边救人,一边修自己,时时向内找。

讲真相的过程也遇到过很多危险的事情,但是在师父的呵护下,都化险为夷了。

二零一七年春天,我带着真相资料、粘贴、护身符等出去,当时发现天阴要下雨,我想:快点发完资料好回家吧!一想这个念头不对,这不没把众生放在心上嘛,师父说救人这么急,我还想着回家。

这时对面走过来一个男子,大约五十岁左右,我想这是师父找来要得救的人,我上前跟他问好,说兄弟送你一份资料吧,给自己保个平安吧,他接过资料看了看,态度很生硬的说:“你跟我来这个,你知道我是干啥的?我是警察,我是专门抓你们法轮功的。”我当时一愣,笑了笑,没吱声。他又接着说了几句威胁的话,这时我心里想:我就是要救他,求师父加持弟子,能救他是我的使命,我心不动,笑着说:“警察更应该幸福平安哪,我是真心的为你好,咱们是有缘人,你才能听到真相,你才能有得救的机会,这对你是千载难逢的好机缘,我是为了你好,为了救你,也没有恶意。”

我平和的又说了许多,他的态度暖和了,拿着资料,又看了看说:你走吧。我说:祝你平安幸福。离开后,我心里有点不稳,我想:他会不会跟踪我啊?立刻想:这不对,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就在身边,谁也不敢动我。我脑子想着师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

修去利益之心

大年初二的一天,丈夫的弟弟妹妹来家拜年,我们热情招待,他们吃完饭一会儿都回家了。第二天早上我开开柜门一看,发现给孙子拜年红包的二百元钱没有了,我回想昨天家里谁也没来,就是他的弟弟妹妹来过。我回忆当时的情况,我和丈夫都在做饭,我看见小姑子在屋里,一探头又缩回去了,当时我没想太多,难道她把我的钱拿去了?因为弟弟妹妹在厅里看电视,就她在屋里,我就怀疑这钱是她拿去了。

我很生气,我甚至于看到她就生气,她不是修炼人,她的人品也特别不好,对老人也不孝顺,八十六岁的老母亲,她从来不管,不侍候也不出钱,却把老太太的工资钱都拿去了。我耿耿于怀,这一次她来家,钱没了,肯定是她拿走了。

我生气地跟丈夫说,丈夫也很生气,也说了很多不好的话。因为丈夫是长子,他脾气也不太好,对这个事也愤愤不平,也想教育教育她。后来,我俩想了一会,都乐了,都笑了,我们都想了:咱们是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发生。师父不是讲过:“我们修炼人讲随其自然,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2]咱俩向内找吧,是什么心促成的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发现了长期以来一直存在着嫉妒心、争斗心、怨恨心,利益之心更严重,一直认为小姑子太自私,老认为老人把钱都给她了,把所有的活都扔给我们了,却一分钱都没给我们,心里一直愤愤不平。

但是今天想到这,这是对金钱的执著,也是怨恨心、争斗心没去,也一直没看到这个利益在后面促成的怨和恨,找到这个利益心就解体它,灭掉它。这就是明明白白的在去我们俩的怨恨心和利益心,不再找她理论了,她帮我们在心性上提高,我们从内心谢谢她,我们都高兴的去学法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