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呼伦贝尔几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补充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法轮功学员,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及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遭受了严重迫害。其中周俭被迫害致死,周立梅被迫害离世,倪宝华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一、周俭、田秀英夫妇遭受的迫害

周俭、田秀英夫妇家住内蒙古呼伦贝尔市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奎勒河镇,他们夫妇在大法中受益,可是就只因为做好人,就被中共绑架、关押、罚款,周俭被迫害致死。

在修炼大法之前,周俭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心脏偷停病症等,在扎兰屯医院医治无效的情况下,只有每天靠吃药维持着。一九九七年经人介绍,他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没多长时间,他的病就都好了。一年后,去医院复查,所有的疾病都神奇地消失了,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法轮功太神奇了。

通过周俭的亲身经历,田秀英也开始听法、炼功,因为不识字,不能看书。一九九七年,在她还没有正式走入修炼的时候,被红彦刑警队的车撞了,头部出了很多血,腰被撞坏,伤势严重,当时昏迷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当她醒过来时,发现是在医院里,心想,我既然炼功了,就得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得为别人着想,不能住医院,更不能讹人家,再说,炼功人有师父保护,没有事。所以在医院住了三天,她就执意回家了。

每天坚持炼功,听法,田秀英没多久身体就恢复正常了,而且折磨她大半生的克山病(东北地方病)也好了。因为周俭、田秀英夫妇是再组家庭,两人原来都有孩子,难免会有矛盾,学法炼功后,他们都用高标准要求自己,能够宽容,真诚对待对方,尽量替对方着想,化解矛盾,把家庭关系处理得很和谐,生活很美满。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凌驾于法律之上,开始疯狂地打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从此他们家无宁日。当地派出所,警察一次又一次地骚扰抄家,强行让周俭每天早晚两次去派出所报到,逼迫周俭每天打扫卫生做奴工。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二日夜里,莫旗六一零头目伙同奎勒河派出所把周俭绑架,关押十五天,于二零零一年正月初八放回。二零零一年三月份莫旗六一零头目伙同奎勒河政府书记及派出所所长,公安分局等再一次绑架周俭,强行拘禁,并强制“洗脑”进行精神迫害。

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周俭想去北京证实法,被当地政府、派出所拦路阻截,没有抓到,后来得知周俭是去了延边打工,在他小舅子家,因抓不到周俭就停了他大女儿的工作,六一零头目当着他家众多亲友的面扬言:我要抓到周俭的把柄非得整死他。大女儿无奈告诉了她爸爸的藏身地点,周俭再一次被绑架,两天后送回。

二零零二年开春,因六一零和警察经常上门骚扰,周俭想到女儿家住一段时间,在火车站被发现包中有《转法轮》一书,通知六一零,周俭被绑架,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周俭又被六一零及警察伙同绑架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四十多天。

二零零七年五月八日,莫旗六一零头目指挥当地派出所警察把当地大法弟子全部非法抓捕并抄家,周俭、田秀英夫妇被抢走大法书籍、mp3、手机一部、摩托车一辆,被绑架到派出所,周俭被双手戴上手铐折磨。六一零头目硬说田秀英还有一个mp3没有上交,硬勒索一千元。周俭被迫害得心脏病突发,强行交了六百七十元伙食费,被取保候审送回家中。

周俭在家中休养五个月,于二零零七年一零月末又被莫旗六一零绑架至看守所迫害。六一零伙同法院非法判刑周俭四年。于二零零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即腊月二十三送往内蒙古保安沼监狱继续迫害,周俭在监狱期间,经常被殴打,折磨,多次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而住院。病重期间,监狱没有告知家人。

五月三十一日早上,田秀英准备去保安沼监狱去看望周俭,在内蒙古大杨树镇上火车,还没有到监狱,竟然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说:周俭病重,在医院。等田秀英赶到医院,周俭已经咽气,停止了呼吸。摸他的身上还是热的,他下身穿一条囚服裤子,上身光膀子向后靠着坐着,张着大嘴,右手向上抬起,左腿高高地翘起,一看就是非正常死亡。田秀英怀疑他们知道她要到了,怕周俭有什么事告诉她,在她到之前把他害死,火化时周俭嘴都没有合上,似有什么话要说,当时监狱的徐科长还说:“如果不咽气,我也不会让他和你说话。”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被迫害致死了。

二、周立梅被劳教三年,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周立梅,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鄂伦春自治旗乌鲁铁镇朝阳沟村人。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周立梅于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下旬到北京上访。在北京被天安门的警察送到内蒙古办事处,在警察的押送下,被送回内蒙古鄂旗看守所,被迫害了三十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周立梅再次上访,又被送回鄂旗看守所。在看守所里非法关押了三个多月,又被送到内蒙古图版吉监狱,被非法劳教三年,受尽各种虐待与打骂。一次上厕所因为说让别人先进,自己后进,以她说话为理由,被狱警打了一顿大嘴巴。因此牙齿被打松动,大脑也受到了刺激。被逼超体力劳动,天天站队喊口号,在监舍里被传染上了疥疮。她难以忍受,夜晚无法睡觉。日久天长得不到休息,身体健康状况急速下降。

三年后回家,黑发人变成了白发人,警察还经常上门骚扰,村里有人监视,这一切使周立梅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一有汽车的响笛,她心就悬起来。后来她又被送到鄂旗洗脑班迫害。

肉体上的摧残,精神上的折磨,周立梅在极度悲伤中生活,于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六离世。

三、倪宝华被精神病院迫害,最后精神失常

倪宝华家住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学大法后,身体健康,精神也非常充沛。可是就因为倪宝华坚持信仰,做好人,却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后来被强行劫持到黑龙江省北安精神病院,强行给吃不明药物,导致倪宝华精神失常。

倪宝华八岁就失去母亲,家庭困难,体弱多病。倪宝华结婚后,经常外出看病,山南海北都去找,结果钱花不少,还是治不好,而且病情越来越加重。二十多岁的倪宝华成了药罐子。本来家里困难,还得去支付无结果的治病开支,以至多年背负外债。

到一九九八年夏天,她修炼法轮大法后,所有的疾病神奇的消失了,身体变化很大。半年后,什么活都能干,精神也非常充沛。通过看《转法轮》她也懂得了人生存在的真正意义,和做人的道理。是大法给了倪宝华新生,给倪宝华的家庭带来了希望,给社会也增加了益处。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以权代法,凌驾于法律之上,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理由下,采取了对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颠倒黑白、株连九族式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一年春,因倪宝华坚持信仰法轮功,被强制“转化”迫害三个月。同年秋,倪宝华流离失所在外地,被绑架到莫旗看守所四个月,不许家人看望,连衣服都不让给送。

到期当地政府和警察把倪宝华强迫关进黑龙江省北安精神病院。本来倪宝华是非常健康的正常人,在那里强行给倪宝华服用不明药物,导致精神失常。

倪宝华不知道在北安精神病院呆了多长时间。家人说五十天之前,院方一再要求叫人把倪宝华接回。可当地六一零一拖再拖,最后家里花了三千元人民币,才把倪宝华接回来。

自回家后,倪宝华基本成了植物人。到二零零三年左右,倪宝华已恢复大半,李洪志师父又一次救了倪宝华的命。如果没有大法师父保护,那三年倪宝华不知道是怎样活过来的,倪宝华活不到今天。

到二零零七年,倪宝华的家人因信仰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在这期间,由于倪宝华压力太大,使倪宝华精神崩溃,亲属只好送倪宝华到双山、尖子山精神病院疗养。

四年时间,倪宝华一个人是怎么生活的,这都是中共邪党一手造成的,至今倪宝华的生活还受到极大的影响,倪宝华的家庭也没有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