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博罗县好教师晏萍遭冤狱迫害一年半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广东博罗县罗阳镇修炼法轮功的好教师晏萍女士,遭受冤狱迫害一年半,在看守所时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二零一七年下半年出狱后,罗阳镇司法所两位所长先后多次找她,说要对她进行跟踪“回访”。

晏萍是博罗县罗阳镇第六小学的教师,对待工作非常认真负责,拒收学生家长钱物,免费为学生补课,两次去博罗农村支教,把全镇成绩倒数第一的班级带到顺数前几名,被评为年度优秀教师,当地学生家长热心挽留她,叫她干脆将他们的小孩带到毕业以后再走。

就是这样一位以法轮功真、善、忍为原则修养身心的老师,二零一一年被博罗县610送往广州三水洗脑班非法关押近一年。

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三日,晏萍在惠州市惠城区小金口一彭姓老年法轮功学员家参加集体学法时,又被惠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暴力绑架,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凌晨四点多送进惠州市下角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惠城区610、博罗县610及政法委非法剥夺晏萍的律师会见权,维权律师到看守所会见晏萍时被阻止会见。博罗县610办头目林卫梅多次去晏萍的丈夫单位施压,要晏萍的丈夫解聘正义维权律师。直接导致晏萍在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日被非法开庭之时仍然没盼到律师的介入。

惠城区法院在没有通知其家人的情况下秘密开庭,在法庭上晏萍只得自己为自己做无罪辩护,最后被惠城区法院冤判一年半,非法判处罚金五千元。判决书上的诬告内容,一对一的指证,在法律上根本是不能成立的。

冤判晏萍后,惠城区法院既没有通知晏萍家属去法院拿判决书,也没有将判决书邮寄给其家属。家属对于晏萍何时被判的,何时被投入监狱的一无所知。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刑具:手铐脚镣

在惠州市看守所,晏萍因为拒绝做蹲下的动作,于四月二十五日被戴上脚镣手铐,脚镣手铐中间用一条铁链连起来铐,腰不能直起来,加上晏萍一直绝食抗议,等到脚镣手铐卸下时,双腿近乎瘫痪,根本站不起来,胃疼不能吃东西,看守所将其送到医院做过核磁共振和肌电图,抽过很多次血进行检查,没有告诉其检查结果。看守所后来一直将晏萍当病号,一天送一次粥给她。

由于生活不能自理,晏萍几个月以来得到不少在押人员的帮助,不少人陆续明白法轮功真相,选择三退。后来晏萍通过每天坚持炼法轮功,不能站,就打坐,慢慢一天一个样,直到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被非法秘密投进广州女子监狱之时,已经能慢慢正常行走。

二零一七年下半年晏萍出狱之时,广州女子监狱以晏萍的判决书上写了很多字为由非法扣押了其判决书,监狱干警还荒唐可笑的问她为什么一定要把判决书带回去。其实那判决书上是晏萍自己写的当庭自我辩护词和上诉状。也就是说二零一七年下半年晏萍出狱以后,晏萍及其家人手上连一份她的判决书都没有。

晏萍回家后在银行发现她的账户被惠城区法院非法冻结,被迫去交了五千元罚金后才解冻,向惠城区法院要回的判决书时还不开收据被收了十元,给的还是一审判决书,上诉后的二审判决书到现在还没给晏萍,法院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日收取所谓执行费五十元,经办人是黄小微。

二零一七年下半年晏萍出狱后,罗阳镇司法所的两位所长说是例行公事去过她家一次,林副所长还对她录像。后来又分别与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一月十五日,二零一八年二月十一日,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由林副所长打电话说要去晏萍家“坐坐”等等的话。

目前晏萍被迫害的失去公职。

博罗县罗阳镇司法所办公室电话:0752——6625633
关(音)姓所长手机:13502207300 13978392067
林卫梅手机:13928392298
惠城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陈永华手机13531681666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