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工资的经历及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五日】我是河北农村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修大法二十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中旬,学校领导奉上级命令找我,问亲戚我在没在家,并叫亲戚带着去家中找我。亲戚说:“她经常出门,不知道在不在家。”校方说:“咱们就去看看,碰了锁也好跟上边交待。”亲戚智慧的领他们去了我另一处房子,去到一看,门锁着,都是土,他们就回去了。校方还说:她这种情况(指修炼法轮功并“诉江”)以后要扣发工资的。事后我才得知详情。亲友们也都很担心。

那天正好市里同修过来,交流举报江××的事,就在我家,好几个人交流到中午。

之后我一直惦记着工资的事,直到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去银行领来十二月份的工资,才放下心来,立即给亲友们发去了短信告知,大家都放心了。我也觉的没事了。

我的工资不是每月都去领,有钱花就不支。直到二零一六年四月份,女儿来电话说买房用钱,要我给安排点钱。我才去银行看工资本上还有多少钱。银行服务员一刷卡,告诉说,二零一六年一至四月份工资都没有。我问:“过年发的五千元奖金呢?”服务员说:“工资都没有,还找奖金哪?”他让我去问问单位或社保所。

用电话一打听,学校说退休人员单位不管了,得找社保所。当时我也明白八九成:这是因诉江遭经济迫害,但我也没动心。我去了社保所,工作人员说所长不在,听说停工资是教育局下发的文件。我立即决定去教育局。

一去教育局

到了教育局,找局长,局长没在,工作人员不知详情。我在院中等局长,快到下班时间了,也没见到。我推车出了大门,看来了一辆车,我随车又回院来,看是不是局长。

院中一小伙子问:“大姨,你怎么又回来了?”我告诉他找局长不在,看这辆车里是不是局长,来这儿一趟挺远的,就想见着局长。小伙子说:“局长一般不坐车。”并告诉说:“你明天早上八点半来,就能找到。”这小伙子心眼挺好,他不说还真不知什么时间局长在呢。我想这都是师父点化的。

二去教育局

第二天早八点半准时到了教育局,先见着王局长。王局长说刘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负责,又去找了刘局。我直接问工资停发的事,刘局支支吾吾的不直说其原因。后来说:“我问问上边,十天后联系。”他要留我电话,我没给他,他给了我一个号码。我当然也不会给他打电话(当时还不愿暴露我的号码)。

我从教育局出来骑车往西走,心里想着工资的事。快到公交车站牌时,见两位妇女站那儿说话。等我走近,其中一人喊“某老师”。我一看是我在中学任教时的高中学生A。我给她们班上过课。A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对老师一向很尊敬。近两年我一直在打听她的情况,想给她讲真相,没能如愿。今日在此相遇,这不就是师父给弄来的有缘人吗?不能错过机会,一定要给她讲清真相。谈话中得知,她是去超市买东西,东西没拿就走了,店主打电话,叫她回去拿。她说:“走到这儿正碰上老师,太巧了。”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安排好了,让她在这儿等听真相的。

意外相见,都很高兴,我趁机给她讲真相。基本真相都讲了,她很认同。我说:“记得你还是党员了吧?”她说:“是呗!”劝她“三退”,痛快答应。并让我给她女儿、儿子、丈夫入的团队都退了。我告诉她回家一定给他们说清,自己同意才算数。她表示:他们会同意的。我祝她们全家幸福平安,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得福报。她说:“谢谢老师。”我把带的两本真相期刊,小软件,真相光盘全给她了,她高兴收下,表示回家一定好好看看。

三去教育局

二零一六年五月九日,我又去了教育局。九点了还没见到刘局。我用办公室电话问了一下,说马上就到。九点多,刘局来了,進屋很客气,给我沏上茶,说了一些人际关系:什么某某(我同乡)担保,他还跟某某某(我亲戚)很熟悉,什么某某(我同事)也说我人如何好等。

接着他说:“这样呢,你这个就特殊对待了。”意思是给恢复工资,并透露下边某学校三名在职教师因诉江仍扣发着工资。又说:“以后就别去搞大型活动、寄信(指诉江)什么的,自己在家炼,也少给俺们找麻烦。”(当时没答复上去:“都是江××给找的麻烦,迫害好人。”)

我趁机跟他说:“感谢他们对我的关心,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会去连累他们的,平时也很少与他们有联系。”我想跟局长多说几句,接着,我说:听过一首歌中有这样一句话“人海茫茫相遇难 萍水一笑缘相连”[2],你我同一系统职工,你又是现任领导,咱们缘份还真不浅。

随后,我开始讲真相:讲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现行法律没有哪一条说炼法轮功不合法;讲起诉江××不仅是申诉本人所受迫害,同时是匡扶正义,救度公检法司、六一零、政法委及基层参与迫害人员;讲“诉江”是为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恢复法轮功学员名誉,讨回合法修炼环境;讲善恶有报是天理,听老人说过“打僧骂道,必遭恶报,打道骂僧,必遭天惩”,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迫害者必然要遭天惩的,看看当今还不是吗?跟随江××迫害法轮功遭报者,从上到下:薄熙来、王立军、李东生、徐才厚、周永康、周本顺、张悦、肖双胜等。在地方,哪县哪乡迫害的厉害,那儿遭报的就多。还有任长霞、罗京、陈虻等;讲江鬼曾派心腹与海外大法学会人员交换条件说:迫害死了多少法轮功学员,杀多少警察等参与迫害人员,以免于海外法轮功学员起诉他。江××现已在三十多个国家被起诉,国内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真名实姓诉江。你现在为他卖命,到时候不只是承担法律责任,还有老天的清算,谁能逃的出去。人在做,天在看,善恶有报是天理,害人如害己。

讲江鬼迫害法轮功没有红头文件,都是口头指令,到时候谁为你负责。刘局低头默默听着,看表情很震惊。我又讲了二战后纽伦堡大审判,护士组受绞刑。讲柏林墙卫兵杀人被审判时,卫兵说是执行命令,法官说:执行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打不准是良知,执行命令中也有选择,枪口抬高一寸是良知。

讲大法洪传世界受欢迎。感觉他都听進去了,讲贵州藏字石,中共灭亡是天意。劝他“三退”,他还不敢。他说;“某老师,你劝我半天了,我知道是好心。”当时,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想救了他,他说:“我也劝劝你,别再参加大型活动,在家炼不管,工资经商量特殊照顾。”我问什么时候可领到?他说:“得有个过程(好像还得有什么文件转换手续),下月吧,直接打卡上。”谈话结束。

四去教育局

去教育局三次了,工资仍未着落,上次给刘局讲了真相,说好了六月份给。可是去了两次银行,工资本上仍不见有。这当中又去找刘局,没见着,隔三天又去了一趟。

一上教育局二楼,有人拦着,问:“找谁?”我说:“找局长。”正巧碰上正局长,心想碰上了,就先跟他说吧。局长让我到办公室,说:“给刘局打了电话,等会儿吧,一会儿就来。”等了好大一会儿,还不见来。想给正局长讲真相,办公室人来人往,没机会讲。正局长说:“梁主任(办公室主任),带某老师去某某那儿给解释解释吧。”我随梁去了老干部监察组。接待人姓石名强(化名),進屋后给我让座倒水,拐弯抹角不往正题上说。

我说:“咱们就直接说吧,我就是来问问工资。上回刘局长说六月份给,现在快七月了,还没见?”他说:“得走手续,有个过程,还得过人事局。”我说:“工资是我的生活来源,半年不给发,我得生活呀!这不等于侵犯了生存权利吗?再说没有任何理由扣发我工资。我也问过县防范办郑主任,(二零一六年四月初,郑与市‘六一零’人员同去我家,那时我还不知工资被扣发。在他们所谓的‘回访’时,我给他们讲过真相),郑说县里没扣我工资,让我找教育局,找找刘局长。若是这样,我就想问问,教育局谁决策扣发的,我就去见见谁,若上级有文件,我想看看文件,若是再上一级,我就再去找上一级。”

我接茬给他讲真相,讲法轮大法是正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受欢迎,不是×教,那是江氏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信口胡说的,《人民日报》紧跟着发社论,个人讲话、媒体报道不是法律。

现在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纷纷落马。我说到江氏流氓集团,他睁大眼睛,震惊的样子“啊”了一声。我说:“别怕,你看现在表面是内斗,实质是天惩。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迫害者必然要遭天惩!从中央到地方,想想吧,多少因迫害法轮功遭了恶报的。你现在为他(江氏余党)卖命,将来要承担责任的,不仅承担法律责任,还要承受老天的惩罚呢!”石说:“哎哟,这一说够可怕的呀!”我说:“这不是吓唬人,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亘古不变。”

我接着讲:“江氏迫害法轮功没有红头文件,都是口头传达。你现在跟他傻跑,将来谁对你负责。历史的教训应该明白:文革后秘密杀警察、纽伦堡大审判、当前中共高官纷纷落马,希望你们清醒,千万别跟着迫害法轮功学员。今天扣了法轮功学员工资,将来清算时就是证据。”

石说:“七月份给。”我要求一个月不落,恢复一至七月份工资,还有二零一五年度的五千元奖金。石说:“没有追补一说,给奖金是不可能了。”我笑着说:“那不是追补,是恢复。若不全部恢复,那我敢诉江还不敢起诉谁呢?”

之后他转话题说别的。其实他早已知道我是谁了,是我认不出他来了。我在××中学任教时,他上初一,我任过他们班历史课。他回忆了许多他们上中学时的往事。

这时,他离开办公桌,坐我右边的沙发上,我低声跟他说:“中共灭亡是天意,顺天意,可躲过灾难,退出党团队可保平安。用小名、化名都管用,神看人心,什么都不影响,既方便又安全。”我劝他“三退”,他点头同意。我祝福他选择了美好未来。

他起身去办公桌那拉开抽屉,我趁机将带去的真相光盘和两本真相资料(已用报纸包好的)快速放進他抽屉里,说:“回家好好看看吧。”他收下了。一个生命得救了。

我悟到:找刘局,说来不来,叫与石谈,这不就是师父安排的有缘人吗?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再去人事局,工资恢复

教育局通过了恢复工资,还要经过人事局。这期间,石强一直关心、推动这事的進展,并和刘局长及六一零郑主任一同去找过人事局主办人,督促尽快给我恢复工资之事。

人事局拖的原因是说要教育局出文件,只口头说恢复工资不行,还有调资、降工资级别等事项。到八月初,我又一次找石强时,他说:“教育局同意恢复了,人事局仍没给办。”建议我亲自再去人事局询问。我说:“行。”他说:“某老师,我看你还真不怵头。”

我说:“要在过去这是最怵头的事了,我只会教书,做家务,就怕与人交涉问题。实话都说不全,别人一说,没话了,不知如何应对了。不是修炼,我哪有这本事啊!”我心里话,这都是我师父给的,大法给的。

又去人事局几次,才见到福利股林主任。他说:“教育局来了恢复工资问题的文件,但是降工资级别没文,我们不能做,凭嘴说不行,不见文件降了级别,将来大姨你找我打仗,我没话说。”

我立即又去了教育局说明情况。刘局说:“文件是有,保密级别的,别人不能看。”刘局答应再找人事局。我说:“半年多了,我得生活呀!希望尽快办。”刘说:“对,尽快办。”当时忘了说降工资级别的事。回家后第二天,清晨五点多,我又给刘局发去短信,劝局长“刘局长,我的工资级别千万不能降,将来法制健全社会时要承担责任的。执行命令中也有选择呀!我真心为你好,望三思而行。一名退休教师。”

说是尽快办,一拖就又是三个月,直到十一月七日,我给人事局林主任打电话,林说:“跟保险所那边已经落实了,该怎么发怎么发,该怎么长怎么长,只是个时间问题了。”

听到这个消息,这事算是有了些眉目,我稍稍松了口气。就一个恢复工资这点事,一拖再拖,历经八个月之久。我一个七十多岁的人,骑自行车,跑教育局、社保所、人事局、福利股数趟,每趟往返十余里路,还打电话多次。从春风拂面到酷暑,风霜雨雪浓雾中,讨回合法权益的脚步没停。

这期间,一位要好的同事看到我,关切的说:“这些日子你瘦了许多呀!”我笑笑无语。学法小组大嫂同修也说:“怎么又瘦了?”过程中确实辛苦些,很消耗精力和时间。虽然是减轻了体重,却增长了本事,经受了魔炼,心性也在提高中。无论怎样艰难,面对邪恶的经济迫害,绝不能默认。

十一月十七日得知工资已恢复,二零一五年度和二零一六年度的奖金各五千元都照发了,工资该长的长了,该补的补了,可还是被降了工资级别。为此我又找过教育局,有关人员说:“你这是处罚最轻的了,还有三名在职教师的工资没给恢复呢。”

我坚信,欠债要还,善恶有报终有日,会有这一天的。

背《洪吟四》助我找回工资

师父《洪吟四》发表后,我在网上连看两遍。学着师父的诗词,很是感动,止不住的落泪,内心的感受难于表述。明白了许多过去学法中认识不清的法理。为了深入理解法,我决定背《洪吟四》。

从二零一五三月二十一日开始背,当背到一个月时,得知我的工资被停发了。在我长达八个月之久的讨回工资的经历中,背《洪吟四》与找工资是同步進行的。我当时想,不管遇到什么情况,也不能影响我背《洪吟四》,我决心要通背一遍,不管时间长短。

找工资这样的事,对我来说,按往常真的是一大难关。 这次我没有多大波动,尽管很消耗精力、时间,我也没有太大的压力,心里明白这是修炼路上要过的关,是师父又给了一次修去人心、提高心性的机会,一次讲真相救人的机会。

我当时也想,要去哪些心呢?利益之心已不是很重,这不是主要的。我自幼胆小怕事,遇事怵头畏难,总觉的自己没有应对能力。这些心一直阻碍着我做事的力度和决心。我悟到,这件事的发生就是要我修去这些不好的心,就让你独自去闯,过程中去掉这些心,提高上来。想到这,我信心倍增,一定要闯过这一关,修去人心。

越在过关中、魔难中,我越抓紧时间多学法,背法。背《洪吟四》的進度没因此而减慢,相反在不停的背法中,使我更加坚定了正念:一定要讨回合法权益,直到恢复工资为止。

每天晚上坚持背一到二小时《洪吟四》,第二天早晨,炼完功,先复习一遍头天背的,再学《转法轮》。平时有一点空儿,心里就默默背诵几首诗词。同时努力做好其他证实法的项目:面对面讲真相,整理、传送、发放资料,挂条幅,寄真相信等,并加强发正念。

到十一月下旬,找回了工资,同时也通背完一遍《洪吟四》。

结语

在找工资过程中,我也曾出现过不正确想法。有时想就我一个人跑前跑后的,总觉人单势孤,做常人时自己这方面能力又很差,总想身边有个人陪着多好哇!想不起来如何应对时给提个醒也好哇。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立即意识到是人心出来了,没在法上。

此时师父的法会打入脑中:“修炼是自己的事情”[1]。“修炼谁也代替不了,只有你自己真正的去修炼,自己才能提高层次。”[2]“正念中大法与你们同在,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时会脱离法的力量,就会显的孤立无助。”[3]

想到师父的法,使我增强正念,充满信心。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呢?我就是要堂堂正正、理直气壮的面对这一切。正念一出,师父就给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的物质。我越来越感受到:师父给弟子安排的修炼路都是有序的,你有什么人心要去,就给安排去那些心的考验。经过了这件事,我没有了怯懦与畏难的心。

在过程中,同修们大力发正念,解体邪恶,清除旧势力的经济迫害,发挥了大作用。同时给公、检、法、司、六一零人员邮寄真相信,每人近十封,让有缘人明白真相得救度,同时震慑了邪恶。

师父说:“这三件事你做好了,无论你在天涯海角,神都在关注着你,师父的法身都在关注着你。”[4]经历找工资这件事,对这段法,我又有了新的切身体会,并时时感受到师父的呵护与对弟子的加持,真的是师父就在我身边。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