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师父巨大的承受和付出 【明慧网】

见证师父巨大的承受和付出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二月十四日】二零一七年在弹指之间匆匆过去。几天前听一位同事交流,她说她自从加入媒体做销售,真的连一分一秒都没有浪费。在修炼的路上能够做到不浪费光阴,分分秒秒用来救度众生、兑现史前的誓约,真是值得为她喝彩啊。回顾自己去年走过的修炼路程,除了感悟师尊洪大的慈悲,也为自己在修炼中的懈怠消沉感到痛心和惋惜。今天就去年所走过的路程,和修炼感悟和大家交流,不当之处,请大家慈悲指正。

见证师父巨大的承受和付出

去年我一共经历了两次身体上严重的“病业”干扰,虽然没有非常明显的表象,而且在时间上也没有拖的很长,但是来自另外空间的不好的物质也是非常的巨大。如果没有大家集体为我发正念,没有慈悲的师尊巨大的承受,我也很难这么快就闯过来。

第一次是七月份夏天的时候,在马上要出发去加拿大卡尔加里参加游行的前夕,突然脚底长出四个很大的脓包,每走一步都非常的艰难。同时手臂上长出十三个脓包,也是往外不停的流脓、疼的不行,我的手就这么放下,什么东西也不拿都疼的不行。两胯之间和腋窝下的淋巴全部肿起来了,疼的不行。另外空间一种消极的物质重重的压下来,感觉一种无奈和对未来的恐惧。

家人(同修)说,自从修炼开始,也没见我消过这么重的业,让我好好找找到底是哪里被钻了空子。同事也找我交流,说我对她有妒嫉心,还说看到我学法但是并没有看到我实修。这些话都在冲击着我那颗自以为自己修的不错的人心。原来以为自己哪都做的挺好的,现在突然感到自己原来修的这么差啊。在身体的过关中,在心性的冲击中,当我艰难的忍着疼痛炼第二套功法时,我对着师父的法像一边炼一边哭,心里觉得修炼真的太苦了,这个关过的太难了。

后来在家人同修的鼓励下,我还是去加拿大参加了游行。我忍着疼痛不停的背法、发正念。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能行,师父会加持弟子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使命,旧势力是不敢干扰的。在出发前往加拿大的路上我没有表现出痛苦、我也没有告诉别人我需要帮助。第二天游行的当天,我在脚底下垫上了纸巾、手上贴满了胶布,穿着古装站在大太阳底下,顶着三十七八度的高温,走完了4.5英里的游行路线。街道两边站满了欢呼的人群,许多人为我们的游行表演而喝彩。

在出发前站队的时候我就在心里背:“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我感觉到在出发前一瞬间,身体没有了疼痛的感觉,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我。等到整个游行结束,脚底和手臂的疼又重重的压了过来。可是我们还有一场小型表演,因为身体实在是太疼了,我打算退出不参加了。没想到乐团协调的同修说:“不行,你得去啊,你不去谁替你啊,安排的就是你。”我知道这一定是师父的安排,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弟子错了,弟子怕吃苦的心、怕疼的心又出来了。我去。”于是我一瘸一拐的走过几条街,到定点表演的广场,又参加了一场小型的表演。

从加拿大回去的航班上我一路昏睡,忘记了疼痛。回家后我就彻底好了。

几天后,我做了一个很清晰的梦,梦中梦到师父在另外空间,用自己的身体替我承受了这个巨大的关和难,看到师父实实在在的替我在承受,我在梦里就哭了。醒来后痛苦的不行,真希望这个梦是假的,可是这个梦真的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以前总是看见说珍惜师父巨大的承受和付出,真的当自己在梦中亲眼见到了师父的付出,是因为自己的安逸和懈怠,因为自己没修好而要让师父替自己承受,这种感觉真是太痛苦了。

第二次被病业假相干扰是十二月份,突然在嘴里、舌头、口腔、喉咙处长满了水泡,红肿疼痛的不行,头晕头疼,同时伴有剧烈的咳嗽。第一个星期只能喝水,什么都不能吃。第二个星期也只能喝流质,也是什么都吃不了。整个十二月我又是处于不能正常工作的状态,还好这一次我比较清醒,意识到是邪恶的病业迫害。刚好又是神韵推广期间,我悟到要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就是不去感受身体的状态。于是我加大力度去挂门把,比平时去挂的时间还长,从早到晚。有时候是在爬很高的坡,我感觉头晕眼花的,但是我依然不去想人的感受,累了就在车里休息一会,再继续做。就这样不停的挂门把,过了两星期之后,身体也很快恢复了。

我悟到每当身体出现病业假相干扰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承认它,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同时多学法,发正念解体迫害,再向内找归正自己,不能在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中被动的消极的向内找。因为师父让我们连旧势力存在本身都不承认,大法弟子只管做好应该做的三件事,邪恶就不敢迫害。

背法使我走出消沉

在身体承受病业假相迫害的同时,由于压下来的消极物质,也影响了我的工作。销售工作需要每天打电话,可是那段时间就是打不了电话,思想中总是有一个声音压过来,说:“打电话太没有意思了,这个工作太没有意思了。”这样一来业绩就受到严重的干扰和影响。同时也影响到我不想参加乐团了,思想中有个声音说,“业绩也没做好,怎么还好意思耽误这么长时间去乐团练习呢?退出乐团吧。”我知道这是遇到干扰和考验了,除了发正念否定它,就是每天坚持多学法。有时候也感觉自己的力量很弱。于是就想到了背法,每天除了和公司的同事固定时间学法之外,每天自己都抽时间背《转法轮》,在背的同时也放下了求速度的心、求结果的心、各种干扰、各种忙、身体上的累、有时困的不行,但心中只有一念,这一部宇宙大法一定要背下来,更好的同化法。

在背法的过程中法理不断的展现,比如当背到:“人静不下来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手法上的问题,不是因为有什么绝招儿,而是你的思想、你的心不净。”[2]这里师父两次提到心不净,这个“净”是干净的净,我以前一直以为是安静的静。我悟到原来是要去掉人的各种执着和欲望,心里达到净的状态,人才能静的下来。

回想在中国大陆的修炼过程,感觉自己一路走来都比较顺利,在同修眼里也是属于比较精進的。就是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不停的背法发正念,加上师父的保护,也觉得能很轻松的走过来。来到海外没有邪恶迫害的压力了,却越来越觉得被安逸的物质干扰。于是我就在想为什么我能被干扰,出现严重的病业假相,影响了工作。通过坚持背法,一点一点走出消沉的过程中,我查找我曾经动过的每一个念头。

去年纽约法会后,听到周围同修各种各样的说法,隐约感到正法也许还得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一下子有了一个想法一闪而过:那我是不是可以放松一下,不用绷的那么紧。这个想法一闪而过,没有及时清除,结果就被旧势力放大,被钻了空子。通过背法,我悟到所有的人心、所有的执着背后都藏着一个为私的特性。执着自己多年以来的付出,执着曾经吃的苦,就会有盼着结束的心。在自己表现出来很精進、状态很好的背后是以为正法马上要结束了,在求圆满的心带动下,以做事多少,以学法的多少,以救人的数字多少,以参与项目的多少来衡量,带着人心去做事,当然是容易被干扰。用人心去衡量正法结束的时间,这本身就已经是在信师信法上偏离了。通过背法,我找到了这个根本的执着,不断归正自己,慢慢走出了消沉。

在如何去掉这个“私”的特性的过程中,我发现要明晰自己的每一次的起心动念的背后是为了证实大法还是为了证实自己,是为了自己所要的还是圆容师父所要的。当我扭转了观念,再看自己在项目中的角色,我会发自内心的想要成就项目就像成就自己的一切那样。比如公司突然要举办一场活动,我会去考虑怎么能让更多的人来报名,而不是想,我只需要做好我的本职工作,做好我的广告业务就行;是主动去做去承担,而不是被动的等着分配给我什么工作去做。我发现当我放下自己,师父就赐予我智慧,突然我有一个客户愿意捐赠四百份礼品给我们,这样通过大家的努力,我们非常顺利的就邀请到四百个客人来参加我们的年终活动。通过这次活动,我们大规模的讲真相,让我们的听众明白了真相,很多人当场就去买神韵演出的票。

有时候看见同事之间产生矛盾了,以前的我会用自己的观念去衡量谁是谁非,甚至用交流法理的理由去强加和灌输给别人我自己的认识。现在我常常想起师父说的:“神看问题他是整体看的、立体看的,人只是在表面上看。有的时候大法弟子在我身边,你的一思一念、你的表现,我根本就不看你的表面、你的行为,我看你真正的那个动机,我看你真正的思想根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在这个过程中,表面上表现出来的,虽然它是你的行为,你得负责任,但是呢,我还是看你的根本。”[3]我体会到高层生命看事物的特点,一切表象也都是在提醒我,修好自己,珍惜修炼的机缘。在放下自我中,我体会到了去掉“私”,修出慈悲的境界的过程。

用共同救人的心去看周围的同事,会珍惜每一个来的人,感谢师父送来了人才,让项目得以快速的发展,而不会去挑剔同事的做法和想法不符合我的个人观念,陷在具体的矛盾中。自己的观点意见不重要、自己的能力特点也不重要,只要是对救人有利的,怎么着都行,做啥都行。在做的过程中我的想法意见再好,我也能马上放下,不去执着自己曾经的付出。我发现越是不固守自己,路越是开阔,神迹才越是能显现,也许这就是放下自我的状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