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正正讲真相、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七日】我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今年七十多岁,没识多少字,我就信师信法,听师父的话,堂堂正正证实法、救度众生。

我经常和同修背着资料乘车到其它镇上去发,有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带到派出所,我就讲真相。我说:这是宇宙佛法,开天辟地从来没有过,他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我这么大年纪了,为了什么?我发资料是让人看明白真相做好人得救的,如果人人都不做坏事了,你们警察不是更安闲了吗?你不要跟着江泽民迫害佛法,这样对你不好。

有人说,我不管这些,谁给我钱叫我做我就跟谁做。我说:这样做还有一点道义吗?为了钱什么坏事都干?共产党是无神论,你看以前搞运动,毁神堂、社庙那些人有几个不报应的。我讲完了他们就放我出来了。

象这样的事我经历了七次,都是他们听明白真相就放我出来的。

二零零一年那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和同修出去讲真相,一天和一位同修去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我,送去看守所,看守所警察给我戴上手铐脚镣在太阳下暴晒,从上午九点晒到下午三点。一警察用雨伞头打我的脸,这边打够了,又打那边。那个副所长穿着皮鞋踢我的背部、腰部、踢了二十多分钟,她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可是我一点都没觉的痛,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承受了。那个好心的医生看不下去了,过来劝她不要踢了,她才停下来。医生拿来三个跌打丸给我吃,我说:“我有师父保护不用吃药”。我虽然不觉的痛,但是我整个背部一片黑紫色了,把我放回监仓里,又叫那些吸毒人员围着我打,我戴着手铐脚镣根本没有防护能力。

我七天七夜没吃一点东西,滴水不進,但是我一点也没觉的饿,也不渴,检察院的人知道后,怕出事,过来叫我吃饭,我说:“不吃,你给打开手铐脚镣,我才吃。”他才给我打开手铐脚镣。他问:“你告他吗?”我说:我听师父的话:“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没告他,以后她再这样打人可能有人告他。(后来得知,那位医生提升为所长,打我的那个副所长现在瘫痪了)。

我被迫害一个多月后,我被劳教三年,那吸毒人员说:“唉呀!这么大年纪了,判你三年你承受得了吗?”我说:“我师父说了算,三天才真,怎么会三年呢?”几个警察送我到劳教所,检查血压时,高达200度,身体不合格,不收。又送去其它劳教所,都不收。天黑了,住了一晚才回来,那警察说:“你真幸运,免费送你旅游二天。”

后来又送我到市洗脑班,那个头目非常傲慢,我多次问他都不理睬我,我就念师父的经文:“佛来世中行 常人迷不醒 毒者甚害佛 善恶已分明”[2]。他从旁边走过,突然间停下来听我念,我又重复念一遍他听,他就主动来问我了,你有什么事吗?我问他:我们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这样打压?他说:“不知道,是上级指示这样做的,也许是搞运动吧!”当派出所接我回来后,又叫医生来检查我的身体,他说:“病情非常严重,只能活几天了。”放我回家之后,听说派出所又派人来暗暗监视我,没见我去看医生,第二天又提着一包资料去发了,觉的很神奇,以后他们就不管我了。

我历年来遭受八次绑架迫害,每次都是这样在师父保护下,检查身体不合格放出来的。我发资料从来都是堂堂正正去发,从来没有一点怕心,遇到警察我也发。

近来我们本地资料不够用,我按师父要求做好三件事,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又学会了做资料。我就是信师信法,助师正法,只要师父要的,我就去做。只要我有心去做,师父就会帮我。

我知道不是我有什么能力,一切都是师父做的,我只是动动手脚而已。是师父替我承受巨大的业力,时时看护着我,我才能度过了一个个难关,我才能走到今天。叩拜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分明〉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