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科技精英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被送至中院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广东省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开庭,从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三位维权律师、家属还有冯少勇博士与陈泽奇本人都做了充分的无罪辩护。现得知,冯少勇、陈泽奇的案子已被送到深圳中级法院。

优秀人才冯少勇博士的遭遇

冯少勇,男,四十多岁,北京邮电大学博士毕业,在几个单位都是技术骨干。因为坚持信仰,按真善忍做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多次遭到非法抓捕、劳教、关洗脑班、关精神病院等迫害。

冯少勇曾于二零零二年在深圳市第二劳教所受到酷刑迫害,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任苏怡杰指使恶人对冯少勇施加酷刑,在冯少勇的腰部和脚部酷刑致伤的情况下,仍逼冯少勇在操场上跑步。非法劳教期间,冯少勇被迫害得差点瘫痪,身上伤痕累累。

冯少勇出生在贫苦农民家庭,父母含辛茹苦地养育五个孩子,母亲没上过学,却培养出三个大学生和一个博士生。父母为家里出了个博士儿子感到骄傲。为供孩子上学,他父母捡过垃圾,收过废品,生活的艰辛。但是老人把做人的传统美德教给了孩子,因此他家被村里评为“五好家庭”。

冯少勇在北京邮电大学读博期间,因用脑过度,加上儿时头部旧伤,造成长期头痛,脑袋发木,身体也不好。他读博时,正好清华、北大很多老师和学生都炼法轮功,为强身健体、做一个更好的人,他开始修炼,身体迅速康复,头脑变得清晰。

一九九九年在北京邮电学院读博士时,他和同事研发成功机顶盒,为此他获得了一百万元人民币奖金,他分文不取,全部捐给北邮。有一年他报考深圳公务员,取得了某局第一名的好成绩,因为要承诺不是炼法轮功的才能被录取,冯少勇放弃了待遇优厚的工作机会。

冯少勇知识渊博,性格朴实厚道、不善言辞,只会埋头做事、孝顺父母、尊敬兄姐、疼爱家人;国保警察去他原单位监控他,威胁老板炒掉他,他因此失去工作,有时买两元钱的油饼就是一餐,省吃俭用,可为父母出多少钱他都不心疼。他用真、善、忍要求自己,总是乐呵呵的,人缘很好。

被非法抓捕前,冯少勇在学校任职,负责很多公开招标的项目。很多人为中标给他送钱送礼,他都婉拒。有经销商用快递给他寄礼品,实在退不回去,他就把礼品折合成现金,捐助给需要帮助的人。当今社会贪腐遍地,如果更多人像法轮功学员这样表里如一地约束自己,哪来这么多贪官呢?

冯少勇心很善很细。他可以把快干涸的小沟里的小鱼捞出来,放生到河里。女儿口渴,水太热,他可以用两个杯子把开水倒来倒去,直到开水变凉……

为了让孩子有个完整的家,冯少勇一家人结束了长期分居,终于团聚了。哪曾想到,刚搬到深圳,家具都没买,家徒四壁,冯少勇就被绑架了。孩子每天放学都不想回家,怕家里冷清、凄凉的孤独感,每天想方设法叫妈妈陪她在户外人多的地方逗留;洗澡、上洗手间,都让妈妈陪着,晚上睡觉不敢关灯,要抱着妈妈才能入睡。孩子承受着不该承受的失去父爱的苦难。

她问妈妈:“妈妈,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我爸爸这么善良的好人,警察怎么会抓他呢?”妈妈回道:“警察他也不明白真相,错抓了爸爸,没事,爸爸会很快平安回来的。”她也曾哭喊:“妈妈我受够了!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她在作业簿上写道:“我曾有一个幸福的家,现在我爸爸被抓,一切都变了,我的心好疼好疼。我好想好想我爸爸回家。”

各方面优秀的好男儿却因做好人被非法关押迫害,尤其非法劳教期间,老母亲因长期为他担惊受怕,寝食不安,郁郁而终。

电脑软件专家陈泽奇遭受的迫害

陈泽奇,男,五十四岁,深圳达特电脑公司软件开发部经理。性情谦和儒雅,已在深圳工作二十余年,是一名优秀的电脑软件专家,不可多得的人才,曾担任过深圳多家公司的软件部负责人,参与和主持了很多软件项目的开发,他主持研发的掌上电脑“一指禅”及“蓝精灵数码词典”是优秀的高新技术产品。

陈泽奇,只因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四年五月底,陈泽奇被非法劳教三年。在非法劳教期间陈泽奇遭受各种残酷迫害,陈泽奇的头部曾经被恶警被按在水中长达几分钟。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四日晚,陈泽奇乘坐火车回老家山西太原,在老家火车站被警察绑架到太原杏花岭派出所,所有证件、所有手机、笔记本电脑及返回深圳的返程票等都被非法没收。

之后,陈泽奇被太原市杏花岭区公安恶警召去审问。恶警说明慧网上把他们的恶行公布得一清二楚,为此想要审出那个公布消息的人。警察扣留的所有东西也仍然没有归还,工作也被耽误。

社会精英遭绑架 区检察院两次退侦后再遭构陷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由广东省政法委、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省公安厅、国保等直接部署,跨地区绑架广东省约二十名法轮功学员,其中法轮功学员冯少勇博士,陈泽奇工程师也在其中。

当日下午,深圳龙岗区国保人员与爱联派出所警察敲陈泽奇的宿舍门,骗说他朋友的汽车被撞了。骗开门后,一个瘦高便衣当胸一拳,把陈泽奇打懵了(后来陈泽奇右胸越来越痛,在看守所陈要求去医院检查,但医院没告知检查结果)。警察没出示搜查证,抄走了陈泽奇工作用的电脑、几本法轮大法书等等私人物品。

陈泽奇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三十七天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被非法批捕,陈泽奇家人没有得到通知。龙岗区检察院人员提审过陈泽奇,他坚守信仰,说自己无罪,拒绝向非法抓捕妥协,也拒绝检察院要他构陷、出卖他人的违法要求,不愧对良心。

他的律师希望与检察官肖宇连当面交流对案件的看法,被拒绝,按其要求,向检察官肖宇连邮寄了“关于陈泽奇不构成犯罪的法律意见书”,其中写道:“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且在受案之初,龙岗公安局国保警察既无举报人报案,也无相应证据证实被告人有罪,即立案并强行闯入被告人家中,对被告人进行殴打,并在没有出示相应证件的情况下强行搜家,事后并伪造当事人拒绝签名的搜查证(事实上根本就没有要当事人签字),本案办案单位工作人员存在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四日晚上,深圳龙岗国保警察撞冯少勇的车,绑架了冯少勇博士。次日,在没有合法搜查证的情况下就去抄家。警察带着冲击钻,又去冯博士的亲戚家非法抄家,预备家属不给开门时用冲击钻破门。家属多次要被扣押的车及抄走的私人用品都要不回来。

冯博士、陈泽奇被非法关押在深圳市龙岗区看守所。爱联派出所警察邓宏辉罗织材料,将二人起诉到龙岗区检察院。因为构陷材料不足,深圳市龙岗区检察院曾两次退侦,要求公安“补充证据”。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深圳爱联派出所再次提交所谓“补充证据”给检察院。家属去龙岗区公安分局找办案警察申诉冤情,被推诿拒见。龙岗检察院检察官称六月五日后会有消息。

二零一七年六月,肖宇连、陈淑芬等负责将法轮功学员冯少勇、陈泽奇以莫须有的诬陷罪名向深圳市龙岗区法院进行构陷。

庭审中律师、辩护人及当事人的正义陈词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一日,被非法关押四百多天的冯少勇和陈泽奇在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法院第六法庭开庭被非法庭审。

这天,龙岗区法院门前戒备森严、如临大敌,几十个黑衣警察、特警和一些警车守在门前,便衣在三岔路口和周围死死地盯人,寻找法轮功学员,进入法院大门的安检比上飞机还严,法院里会见室的来访者都惊诧地问,今天有什么大案开庭?

早九点三十分开庭,冯少勇博士和陈泽奇工程师戴着手铐、赤着双脚、面无血色地被押入法庭。

冯少勇的姐姐看到原本体重八十公斤的健壮的弟弟瘦得看起来只有六十公斤了,不知道他在里面受了多少罪?三位亲属眼泪唰唰地流。

而陈泽奇走路都很虚弱,说话声音低沉、细弱。便衣非法抓捕他时,曾对他当胸一拳,后来他右胸越来越痛,不知是否被打伤所致。陈工的家人因故未能出庭。

开庭时法官问,有没有人要回避? 律师和辩护人答:共产党员请回避。

三位敢言的律师在庭上为二人做了无罪辩护。但律师一提到法律、人权、信仰,尤其是法轮功的字眼,就屡屡被主审法官王小波和法官苏晓冬打断,他们特别怕听到法轮功真相。

律师们很生气,屡次抗议,B律师道:你不让我说,我要控告你!一个律师被法官打断,另外两个就上来抗议。

反过来,公诉人肖宇连和陈淑芬对法轮功污蔑时,律师也几次反驳: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

律师们强烈要求出示证据原件,要求证人出庭。可笑的是,公诉人拿不出任何证据原件,口说有五个证人,可一个也没出庭作证。公诉人说某证据“可能”是用来犯罪的,因为”冯少勇学历高”、“可能会”、“可能是他”,马上被C律师反驳: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家有菜刀就可以怀疑你要去杀人吗?法官哑然。

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几乎都被律师一一驳回。律师说,冯少勇的职业是教计算机的老师,电脑、U盘、主板等等都是学校的财产,用来教学的,电子产品是冯少勇修身养性和修炼用的,并没有传播和宣扬出去。也没有证据显示什么时间、地点由他发送、复制给谁,谁因此成为受害者。而且所提供的伪基站哪一台能证明是冯少勇用过的?况且有无人改过数据、动过手脚也不得而知。

律师们坚称所谓三百条不适合本案,不承认扣在当事人身上的所谓“非法经营罪”。冯少勇和陈泽奇都不承认所有莫须有的非法指控。

表现比较凶的公诉人理屈词穷,面红耳赤,即使照着文稿念,每次念到构陷部份时都咳嗽、结巴、声音低得听不清,中间还要上厕所,念到“两罪并罚”时,念不下去了,停顿了足足有两分钟。公诉人几次语塞、结巴、无法顺利念下去,更谈不上和律师辩论了。

律师们相互补充、配合默契,一个律师被法官打断,另外两个就抗议。三位律师义正辞严、有理有据、引经据典。过后冯少勇的亲属说,历史会记住你们!

上午法庭内正邪大战,可谓气氛紧张,律师上厕所都要被两个警察“陪同前往”。中午都不准出去吃盒饭,到了下午庭内气氛缓和。

还有个插曲,下午法庭突然断电,电脑无法使用,赶紧叫电工来维修。律师说,你们的无理审判,让电都在抗议!请你们扪心自问,今天这样的庭审,你们的说辞能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作为辩护人,冯少勇的妻子陈述道:冯少勇修炼法轮功后变成一个非常善良的道德高尚的人。因为工作关系,有给他送钱送礼的他都拒收,实在退不回去的就捐献给需要帮助的人。他是IT精英、国家栋梁,现在每家每户享用的机顶盒,就是他们的科研成果。他用男人的胸怀呵护我们母女俩,是个好丈夫、好父亲。一个这么好的人怎么今天就成了罪犯呢?因为修炼法轮功他多次被迫害,使孩子幼小的心灵受到很大创伤。孩子每天睡觉都不敢关灯,上厕所要人陪,看到警察、警车都会惊恐地抱住我说“妈妈我很害怕,警察要拿枪打我。”作为母亲,我的心在流血。希望法官能公平公正地依法办案。无罪释放冯少勇、陈泽奇。(期间说到法轮功时被法官打断,律师抗议)。

最后陈述时,冯少勇提到因为身体不好走入修炼,修炼后身体健康、头脑清晰、道德高尚。如果不修炼自己也会像当今社会的人一样随波逐流、道德败坏。说到此就被法官无理打断了。

陈泽奇最后陈述道:我和在座的各位一样有血有肉、也会流泪,我和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缘份,希望和你们结的是善缘。

非法庭审到下午五点半才结束。结束前A律师说,今天我很恐惧,真的很恐惧!今天法庭对我的当事人这样,明天也可能对我这样,因为我也是有信仰的人,以后也可能对在座的每个人都这样!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

呼唤良知

近年来,大陆各地公检法部门人员明白真相后,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山东一起构陷法轮功的案件,转到即墨检察院后,曾多次被即墨检察院退回公安,公安又换个罪名,最后案子诉至即墨法院。二零一七年四月,法轮功案的家属得知因即墨法院法官对此案全体回避,目前构陷案已被青岛市中院指定移交到平度检察院。

曾有一位律师在法庭最后陈述中说:“法官、公诉人、各位陪审员,我们都是懂法律的人,今天我站在这里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我有充分的法律依据,为他们维权,我觉得理直气壮。我最担心的是,当这一段历史过去后,特别是法轮功被平反昭雪那一天,当您站在被告席上的时候,谁?用什么法律来为你们辩护?”

目前参与受理冯少勇、陈泽奇案件的深圳中级法院相关人员,你们完全可以用犯罪事实不清、有异议等理由为推辞,不在自己手中形成冤判,这就是给自己留了后路,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善待好人就是善待自己。望好自为之。


深圳市中级法院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彩田路6003号 电话:0755-83535000 举报电话:0755-83535869
院长万国营 副院长黄志坚 刑一庭:庭长涂俊峰
刑二庭:庭长俞宙、副庭长王作洲
审判监督庭:庭长何连塘
深圳市检察院领导班子
王雁林:党组书记、检察长
周荣生:党组成员、副检察长
余新喜:党组成员、副检察长
李长林:党组成员、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
杨时敏: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
张国明: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
林雄:副检察长
吴竟忠:党组成员、机关党委专职书记
深圳市检察院地址:深圳市红岭北路2号
电话:0755-82402000,0755-25868000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