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四·二五上访路上的点滴见闻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三日】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是法轮功万人和平上访十九周年纪念日,“四·二五”,这个特殊的日子,在人们的心中,已成为一段历史的记忆,一幅定格的画面,一个善良平和的修炼群体昭示于世的开端。

九九年发生“四·二五”事件时,我所在的城市也感受到了那种山雨欲来的压抑的气氛。我得到法轮功学员因天津事件要为法轮功上访的消息较晚,那天早上,我起早去车站接人,骑车走在路上,看到路边停了好几辆大客车,四周不断有人往这赶来,三三两两的,一问才知道客车是同修自己出钱包下的,说要一同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法轮功学员们无论年轻的年老的,看上去都很平静,只听赶来的同修上车时,司机一个劲的招呼说:“上来坐下就行,不用买票了,有人自己出钱把票都买了。”直到今天也不知是哪位同修付出的钱。

我身边是一个小卖部,不时有同修过来拿面包、矿泉水、卫生纸等生活用品,这时过来一个年轻人,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用塑料袋买了一大袋面包、香肠、小咸菜等食品,一看也是不光为自己准备的,我知道同修做什么事心里都想着别人,已成为了一种自觉和自然的行为,我上前问他们具体情况,才了解到本次上访活动的起因,是因为有天津学员被抓,学员上访是为了争取有一个合法宽松的修炼环境。

车还没开,不断有同修过来买东西,店主忙的乐呵呵的,来的人多了,听说都是炼法轮功的,店主放心了,接连从屋里搬出几箱水和常用食品,又拿来一个放钱的盒子,说好标价,便让同修自己自取自拿,他到一边招呼别的客人去了,这一幕让我想起了当年农村同修交公粮时,验收员说法轮功的免检,因为他知道学员都是选好的干净的粮食上交,而且足斤足两的;也想到了有些地区开交流会时,几千人订的饭,也是自己交钱自己取饭的场景,最后一数钱不但没少,还多出一些(可能有同修给别人交重份了),那些年这样的事屡见不鲜。

从车站接站回来,凑巧遇到一位我熟悉的同修,他得法较早,修炼也挺精進,交谈后他说自己也是刚听说这事,很多同修得知此事后都自发的要去,问我去不去,我们站在路边短暂交流了一会,觉得天津学员被抓,并不是单纯一时一地的事,这之前许多地方已经开始对法轮功发难了,各地出现了不同形式的打压和骚扰,有的用高音喇叭干扰晨炼的学员;有的炼功场所被人为的破坏或莫名取消;有的场地被喷洒了水,学员无法就地打坐;还有的被泼洒了污物;有的地方的警察甚至直接粗暴驱赶炼功的学员;一些报刊媒体等也不时刊出一些有意歪曲诬陷法轮功的不实报道,各地不断出现的种种情况,让学员们越来越感受到修炼环境的紧缩和形势的紧迫。

当时我们想:同为法轮功学员,我们都在法轮大法中修炼,深知法的可贵和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应该去把真相反映给国家,让政府知道修炼“真善忍”,福益于国家和社会,也有益于个人身心健康,全国有近一亿人在修炼,这么大的一个自发做好人的群体,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敬业守法,无私奉献,以高尚的道德修为有力的稳定了社会,作为一个政府来说,要为民造福,为民谋利,为民康健,应该大力提倡和支持,让大家有一个正常的炼功环境才是,于是我们迅速回家做了简单的准备,换上一套干净得体的衣服,带上必要的生活用具,便匆匆赶来,和其他同修一同坐上了开往北京的大客车。

同修坐在车上,也是相互礼让和帮扶,处处为他人着想,年轻同修主动让座于年老些的;先上来的同修都坐在后面,因为车跑起来后排比较颠簸,把前面腾出来给后来的同修;还有的觉得靠窗座位通风好,空气好,就站起来让给别人;有个年轻同修把自带的矿泉水拿给司机,看到这场面,司机感激的对同修说,开了几十年车,头一次看到这么祥和的一群人,有素质,有修养,开着这车,心里格外舒畅,听到司机的这番喜悦之言,我不由想起了师父讲过的那句“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

这是法轮大法圆容美好的体现,因为师父教给了我们法轮大法,修炼中我们的一言一行,我们的境界和修为,大法弟子慈悲祥和的表现,都在空间场中散发着有益的能量,都在潜移默化的感动着世人,人们都感受的到。

客车在路上平稳的行驶着,同修有的在静静的看《转法轮》,有的在真诚交流着得法修炼的体会,车上安然有序。我记忆深刻的是在车上遇到一位农村学员,是中年妇女,衣着朴素而整洁,上车时背了一袋子晒干的大块咸菜,怕有味冒出还扎紧了口,还带了不少硬面火烧(天热不容易坏),一看就是为了保障基本生活的食品,上车时,是一名男同修帮她把东西带上车的,坐下后,邻座的一位同修问她:“怎么带了这么多吃的啊?”同修笑着说:“除了自己吃的,也给大伙准备了,我是担心有的同修急急忙忙的坐车,可能没来得及带吃的。”邻座的同修没再问下去,已经大概的知道这位同修的家境情况了,这样的条件,这样的环境,还在惦记着别人,只问了一句,我看到那位同修早已泪光闪闪了。

听这位农村同修说,自己年龄虽然不大,但病程可不短,以前从头到脚都是病,浑身没有好受的地方,长年的头痛、肩背痛、胃炎、气管炎、肠炎、静脉炎、腿上常起筋疙瘩(静脉曲张所致)等等,每个病都够难受的,又没钱治病,病越来越多,越来越重,为了缓解疼痛,就靠着拔火罐,常常弄得满身水泡,因为肠炎、胃炎,消化不好,生活也困难,身体非常的虚弱,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先扶着墙出去呕吐半天,胃痛才稍有缓解,尤其到了冬天更严重,什么活干不了,一冬天几乎耗在炕上,没白没黑的咳嗽,真有活不下去的念头。

她说,没想到法轮功救了我,治了我的病,也救了我的命,修炼不长时间,全身的病就没了,我不知怎么感谢师父的救度之恩!同修说到这里非常激动,控制不住自己落下了眼泪,说是法轮功救了我,也救了我们这个家庭。

周围几个同修听了,也是感同身受的,诉说着自己修炼前后身心的巨大变化,由衷的感谢师尊。其中一位老年同修还讲述了自己修炼后,身上几十年的附体被师父拿掉的故事,说来也是感激涕零的,同修说,自己被附体折腾二十多年了,什么巫医巫术的都看过,那个痛苦只有自己知道,没办法,家人带我四处求医问药,去过多家医院,用过很多的偏方,吃了多少药自己也不记得了,钱没少花,可没什么作用,吃苦遭罪的,还拖累了家人。得到了大法,决心修炼后,师父给拿掉了,这些东西没了,家里干净了,身上那个轻松啊,身体从来没象现在这样好过,师父给清除掉附体后,自己还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枯树发新芽的梦,梦中看到一棵树眼看要枯死了,再一看竟长出许多新芽,意思是说生命又从新获得了新生,附体这东西虽说看不见摸不着,但却附在人身上不断吸取人的精华,把人身体弄得象干枝枯树一样,最后整个身体就垮掉了,毁掉了。修炼法轮功,师父没要我一分钱,把附体拿掉,把身体净化出来,还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没修炼前我哪敢这样想?这辈子要遇不到大法就完了,师父的大恩大德,我们全家终生都忘不了。

这都是同修的亲身感受,所谓上访,同修的愿望也就是想去把这些实情实事告诉给国家有关的人,让他们知道法轮大法是真正的科学,不是迷信的说教,修炼大法真的是身心受益,有千万人的修炼实践为佐证,同时也想告诉那些没看过法轮大法书、没修炼过大法、对法轮功不了解或有偏见的人,不要固守和局限着自己的认识,以各种观念迷住生命的本性,听不得真言善语,看不到宇宙的真理,不辨是非善恶,当挥舞着的大棒,打向一颗颗向善的心、感恩大法的心时,没想想这样做打掉的是什么?打掉的是自己的福德和人类的道德啊。

一路上我看到司机不住的与前边的几位同修交谈着,中间休息时,同修说,司机看到我们今天车上这个场面非常的感慨,说从没见过这么一群人,学员之间相互谦让和帮助,没有喧哗吵闹,没有嚷嚷争座,温文尔雅,车上干干净净,问学员你们是哪个大师教出来的?学员告诉他说,我们是法轮功修炼者,是李洪志师父教我们要以真善忍为标准,时时事事想到别人,在哪里都要做一个好人,司机听后说,社会上都象你们做的这样好,(治安)可省事了,别说车上经常发生偷钱窃物的事,这个钱包没了,那个东西偷了,要碰到你们这群人,丢个钱包都困难,谁看到都会捡给你,他笑着说道,等过几年退休了,我也加入你们的行列,和你们在一起,我也觉的变得高尚起来。

下车时,学员都自觉关好车的门窗,各自把身边的座套整理好,其他乘客丢弃在车上的烟蒂、杂品等,学员们也都捡起来装進塑料袋,待下车后扔到路边的垃圾箱,车内整洁干净。接下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天津事件得以妥善处理后,法轮功学员静静的离去,整个过程平静祥和,秩序井然。

有媒体说当时学员去了万人,其实全国有一亿人在修炼大法,为了争取一个正常的修炼环境和自身正当的权益,都想把自己修炼受益的情况反映给政府,这么多学员都想去表达自己的看法,很快就去了一万人,况且有许多学员可能还不知此事,或因其他情况暂时脱不开身,没来得及去呢,赶来的学员安静的站在一边,心境平和,神态安详,如师父所说:“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激烈的行动、没有过激的语言,都是本着善念,想要跟国家领导人讲一讲我们真实的想法”[2]。学员当时的确是本着良好的愿望,善心善意的去反映情况的。

回想当年“四·二五”万人和平上访的壮举,犹历历在目,学员修炼大法和维护大法的心,挚诚坚定,人们惊叹于有这么多人在学炼大法,有干部、工人、教师、学生、农民、军人、医生、知识分子、各路专家、学者等等,几乎涵盖了社会的各个行业,在此让我们重温师父的讲法:“现在报纸上登我们有一亿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呢?大家知道在中国那样一个社会里面,特别是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他们经过很多次运动,特别是经过了文化大革命,他们有过信仰,也有过盲目崇拜,摔过跟头,有过经验,经过了这样的运动、那样的运动,这样的人你让他盲目的信一个东西可能吗?绝对不可能的!那么为什么有那么多高级知识份子,有那么多有思想的人来学这个法呢?就是说这个法,是真正能够为人负责的,讲出的是道理,是法理,是以理服人。”[2]

“大法修炼的学员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人类无论站在任何立场上否定高于人类社会一切理论的宇宙法理都是徒劳的。”[3]

“四·二五”事件得以开明和公正的解决,开创了和平解决问题的先河,为世界各国注目和称道,在世界上重塑了一个开放、文明、和平、理性和成熟的国家形象,法轮功也以其真善忍普世的理念从中国走向世界,更多的人由此了解到法轮功这种古老而深邃的修炼方法,《转法轮》也由荣获大陆十大畅销书后,先后被译成39种语言,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公开发行,成为迄今为止翻译成外国语言文字最多的中文书籍,越来越多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族裔的人,有缘读到《转法轮》这部大法后,明悟了人生真谛,“俩俩相继而来”[4],毅然走上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大道。

在喜迎十九届“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恭贺法轮大法洪传二十六周年之际,谨以此纪念“四·二五”和平上访十九周年!亿万弟子真挚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新西兰法会讲法》
[3]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再论迷信〉
[4]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