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抚顺新宾县王华遭四年冤狱迫害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市新宾县苇子峪镇法轮功学员王华、刘艳杰、刘玉梅、赵淑芹四位女士,于二零一三年发资料被绑架,被非法刑事拘留,被非法羁押于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后王华被非法判四年,其余三人被判缓刑,其中刘艳杰后来也被劫持入狱。

修炼法轮功之前,王华有心脏病在身,一百二十元一瓶的药不敢离身;肝脏上还长个6x8的瘤子;肺内感染经不得一点风吹,叠被时扇出的风都能把她吹得感冒打喷嚏;心脑血管供血不足,一天三次喝补血药;还有胆囊炎、支气管炎等等,她说:为了维持这个家,每天大把大把的吃药,一年少说也得吃进去五、六千元的药。

一九九七年经朋友介绍说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王华带着试着看的心走进了法轮功。说来也神奇,每天炼炼功,看看书,没过多久身体越来越舒服了,病痛不敢上身了,真正的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现在凡是接触她的人都感到她变得越来越善良,都说她年轻皮肤好。

被绑架、非法判刑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九日,王华、刘艳杰、刘玉梅、赵淑芹四人,去邻近的平顶山镇赵家村挨家挨户免费赠送村民法轮功真相台历, 四人坐出租车返回时,在赵家路口被一辆面包车拦截,随后警车出现。警察不由分说的就把四人和司机劫持至平顶山镇派出所(司机被放回)。平顶山镇派出所上报县局,随之新宾县国保大队警察往返二百七十多公里的路程,与平顶山镇派出所共同行恶。

当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新宾县国保大队警察二人、平顶山所长王宇与另两名警察由苇子峪镇派出所所长喻新和另一名警察带路,先后来到四位法轮功学员在苇子峪的住宅,非法抄家。王华家被抢走生活费5285元,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还有其它物品;刘艳杰家被搜走打印纸等物品。非法搜查之前,警察让王华儿媳妇在所谓“搜查证”上签名,儿媳妇不签。恶警强迫家人开门锁,翻箱倒柜搜个遍。

第三天,二十一日,平顶山镇派出所所长王宇等四人,又闯到王华家,威胁家属在搜查证上补签字,儿媳妇被迫签字。警察送来婆婆临走时穿的衣服,但家属发现婆婆随身带的金银首饰不见了。

《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信仰自由;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因此信仰真善忍好,传法轮功真相资料是合法行为,应当受到《宪法》及法律的保护。新宾县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却不秉公执法,把非法搜走的私人物品当作所谓“犯罪证据”,构陷四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王华、刘艳杰、刘玉梅、赵淑芹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被新宾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检察院以新检刑诉(2014)26号起诉书指控她们犯利用×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于二零一四年四月十日向法院提起公诉,公诉人陈爽、任明明;新宾县法院不按法律断案,认为公诉机关构陷的罪名成立,非法对王华、刘艳杰、刘玉梅、赵淑芹实施判决。如下:

王华,一九六二年出生。于二零一五年二月五日被非法判刑四年。主审法官李丽薪、审判员史金儒、陪审员冯佳航、书记员马克舒。二零一五年七月份王华被劫持往辽宁女子监狱继续关押迫害。

刘艳杰,一九六六年出生。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被新宾县公安局取保后释放,家属交纳保证金三千元。二零一七年九月三十日,新宾县公安局国保警察又找到刘艳杰家,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刘艳杰说“炼”,就被带走了。第二天,十月三十一日被送往辽宁女子监狱,家人接到被冤判三年徒刑的判决书。

刘玉梅(一九五四年出生)、赵淑芹(一九四九年出生),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五年,家属交纳保证金三千元。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三日被新宾县公安局取保后释放。她们被非法关押了三十三天。

在看守所期间遭受的迫害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六日,一位亲属给王华买的衬衣、袜子等交给看守所办事窗口值班警察,得知王华均没收到。之前一位朋友给买的保暖衣王华也没收到,价值共三百多元。王华衣物缺少,本该得到的东西得不到,遭到无形的迫害。

在那里长期遭受劳役迫害。早上七点出工到晚上五点收工,粘花圈上的小花、做首饰盒、磨锡纸等。每天分配的活干不完就要罚站二小时。王华认为不是犯人凭什么去罚站,所以她只是为别人着想站了二次。

劳役迫害三个月后,王华的腿开始肿胀,疼痛。在非法开庭审理时腿还肿着,手铐、脚镣也不给摘下来,而且每天还照常干活。由于每天的劳累,晚上立板睡觉,人多挤得连身子都翻不了,还经常吃不饱,精神与肉体的承受力到了极限。

王华曾被迫害得二次心脏病复发,喘不过气来,象要窒息了似的,浑身无力,不能再干活了,几天后才缓过来。

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的迫害

首先到集训矫治监区洗脑,不给被褥,就在地板上睡。看污蔑法轮功的光碟,有人给讲邪悟的理,让你转化,即放弃修炼法轮功。精神被折磨着,每天都在逼迫转化,一个月之后,王华被分到一监区二小队。

在监狱里仍是劳役迫害,每天干活十二个小时。王华一干活就血压升高,一次血压高到180以上,生产组长怕担责任就不再让她干活了。但是精神上的折磨与痛苦无法用语言能表达明白。用王华的话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不应该遭到关押迫害。到底谁是犯罪人,终会真相大白的。

在监狱里看到的:一监区有位朝阳的法轮功学员名叫姜伟,反迫害不出工。狱警张晓兵(已遭报死亡)等人的指使下,几个犯人把姜伟从监舍拖拽到车间,大约有几百米远。而后几个人一拥而上大打出手,狱警在远处看着。还有个抚顺的法轮功学员名叫刘丙彤(在押中),藏在身上的经文被查翻出来,被暴打一顿,关入小号折磨。到现在还有二个包夹整日监管着她。有一个叫严华的犯人在狱警的指使下,突然到一监区六小队把刘丙彤又暴打了一顿,刘丙彤反迫害,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严华打完了一阵就走了;二零一七年冬天,犯人逼迫强行李贵霞转化,李贵霞不服从,便体罚李坐板,寒冷的冬天还将其带到餐厅冻了一周,出来时别人看到李的脸上有血迹。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日,王华走出辽宁女子监狱。

再次遭绑架、拘留迫害

王华结束冤狱四年回家后,发现家里价值二万多元的金首饰不见了。就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三十一日,去平顶山派出所去找绑架抄家的派出所所长王宇,当时还有朋友和亲属共八人跟随着。王华还没等问出结果呢,王宇就给县国保大队长赵连科打电话。赵连科带着巡警将他们八人绑架到公安局,当时放了二人,走脱一人;其余五人被非法拘留五天、十天不等。男法轮功学员张华波被非法关押在新宾县看守所。王华被拘留十天与四位女士被劫持到抚顺看守所。

在新宾县国保大队:刚到国保大队时,王华给大队赵连科讲真相,派出所所长王宇不让讲。赵连科说:让她讲,我身上难受哪都疼,听她讲身上挺好受的(其实是他作恶遭报应的前序,能认真听法轮功真相当然身体就舒服了)。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许多人觉得中共迫害法轮功和自己无关,这是错误的认识。在这场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中,沉默其实就是怂恿邪恶,沉默就是邪恶的帮凶,因此保持沉默,保持所谓的中立是没有选择,其实质是帮助了邪恶,助长了邪恶的气焰。现在天灾人祸不断,就是一种警示。

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不仅给广大法轮功学员和家庭造成了重大伤害,而且也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所有中国人都是这场无理迫害的受害者。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