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个小屋的大作用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弟子,今年七十七岁。自修炼以来,师父不但给我净化了满身是病的身体,使我无病一身轻,还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带我走上返本归真的成神之路。对慈悲伟大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唯有精進再精進。

多年来我一直居住在一个一室的小房子里,厨房、厕所、凉台加在一起,总共不过四十平米,我那间小卧室才十二平米。但我家位于市中心,交通便利,同修们来去方便。从修炼开始我家就是学法点,同修们都来我家学法、切磋、交流。特别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不管是流离失所的同修住在我家,还是同修们有什么事需要商量都到我家来,我家就是大家的家。

在迫害初期,因我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也受到一段时间的骚扰和迫害,但同修们来我家并没有间断,也没有受到影响。为了维护好这个环境给同修们提供方便,我也注重给周围的人讲清真相。

有个姓雷的退休老工人,人们都称呼他雷老头,他是我们这个小区管治安的,我经常给他讲真相或给他真相资料看,雷老头很善良也认可大法。有一次,居委会和办事处连同派出所的人到我家骚扰,非逼着雷老头领着来,企图转化我、让我放弃修炼。我对来我家的人说:我过去有病躺在床上动不了时,你们谁管我了?家里穷、又没钱,你们谁管我了?现在我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我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你们这个找我、那个找我,你们要干什么?这个雷老头紧接着说:她有病你们知道吗?你们别逼她,她是好人。来的人都无趣的走了。

事后,我分别对居委会主任、书记讲真相后就都没事了。有时遇到一些迫害、骚扰时,居委会书记还出面保护我。一次我到社区办事处去办事,遇到社区的一位女书记,没人时,她悄悄的问我: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你炼炼我看看。我向她讲述了法轮功的基本真相,并给她演示了五套功法,她看完后惊讶的说:法轮功这么好啊!真好看!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打压?!她想办法保护我、照顾我。

二零零三年萨斯病猖獗时,各个小区对来往人员都把控的很紧,但来我家的同修从未受到影响(明白真相的众生都给予方便)。这么多年来,在师父的呵护和加持下,一直平稳的走了过来。

二零零五年,我居住的小区因拆迁之事炒的沸沸扬扬,别人也都说我:哪家都比你家房子大、房子多,谁的工资都比你多,这次拆迁是个机会,可以改善一下居住条件。确实是这样的。可是,不是这原因、就是那原因,上哪个同修家去学法都学不长。我这个屋虽小,发挥的作用却挺大,赶上有事时,上午一拨、下午一拨、晚上还一拨。我想:我这个小屋就是给大家学法、修炼、交流用的,能给大家提供方便,大家也很需要这样一个环境,可不能失去。我就发正念:不能拆我这个楼。结果拆迁时,正好拆到我前一排楼,我的小屋没受影响,一直发挥着作用。

儿子到了成婚的年龄,房子小的问题凸显出来,很多人为我犯愁。我想:我是大法弟子,一切都有师父管。真是师父管着儿子结婚的事,不但没花什么钱,儿媳妇还是在编的学校教师,刚结婚时我给他们在外面租的房子,三年后,他们就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近两年儿子几次劝我:把这个小房子卖了吧,我给添点钱,换个大点的房子,住着也舒服些,或跟我们住在一起。我婉言谢绝了儿子的好意,对儿子说:你不能光想着表面上的事情,我这个屋虽然小,但同修们不管什么事都上这来,我这小屋就是给证实大法用的,我是干什么来的?我不能光想着自己舒服,我也不追求人的东西,别再想这个事了。

师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在我心里我这个小屋只是我暂时住的店而已,一切都是为法而来、为法而用的。

师父还讲:“人生短 来住店 别忘来时发的愿 踟蹰路上名利情仇 何时醒悟返家院”[2]。我要谨遵师父的教导,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紧随师尊返回我们真正的家院。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痴〉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