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起来 走好最后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四月三十日】由于我年少时多病,虽心志很高但因病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上了一个大专,最后在本市一个事业单位上班。因为常年有病让我很早就对算命、气功等感兴趣,参加工作后又开始学佛教,所以,当我看到大法时一下就看懂了:这是真法。我冲破阻力,放弃佛教,走進了大法修炼

那段时光真的很美好,学法、修心、一层层的突破,我虽然看不见但能感到我的功长的很快,幸福而平静的修炼时光没过多久,魔难开始了。

一、跌倒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了对法轮功的镇压,在单位按上级指示在大会小会对法轮功的批斗中,我始终坚信大法是正确的,始终没有妥协,由于我在前期个人修炼比较扎实,工作中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对我比较认可,对我炼功的事没有过多的干涉,我没做过检查,也没写过什么所谓的“保证”,在那段连空气都充满着邪恶的时间,我虽感到心痛和压抑,单位却从来没有迫害过我,这也给我们单位和领导个人带来了福报。二零零零年后我们单位的经济状况在同行中名列前茅,那几个领导工作和家庭生活都很顺利,孩子们都争气让他们省心,现在都在安度晚年。

我的魔难来自于我自己的家庭。我丈夫深受无神论的影响、深受党文化的影响在常人中追求名与利,他根本不理解修炼是什么,初期我修炼,他看我对家庭负责,对孩子负责,对他有好处,他就支持,当政府一反对,他怕他的利益受到损失,就开始禁止我炼功。由于我当时修炼还不到位,有争斗心,把他当作魔又不会除恶,致使他魔性大发打我、骂我、撕书、禁止我炼功、禁止我与同修们接触,我也开始对他产生了恐惧心,当着他的面不敢炼功。

有一次,一个同修被绑架牵连到我,他对我变本加厉,从此我不再与同修接触,对丈夫非常的厌恶与怨恨。没有了正常的修炼环境,没有了同修间的鼓励和切磋,加之正念不足,我渐渐的在安逸心的带动下被邪魔钻了空子,吃、喝、玩、乐占据了我大部份业余时间,修炼的事只是偶尔想起,虽然有时也学法但却不入心。最终有一天,邪魔对我下了手,让我的丈夫给我制造许多魔难后,解散了我们的家庭。现在回想起来,旧势力给我安排的一步一步路我没有识别也不会否定,走了它们安排的路是因为长期脱离了法。

师父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1]。我脱离了法,怎么能有正念呢?怎么会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呢?在修炼的路上我跌倒了,这一倒就是八年。

二、爬起

师父并没有放弃我,师父曾说:“我比你们自己更珍惜你们哪!”[2]一个人学了大法,这根缘份的线算连接上了,怎么能轻易断呢?我虽然懈怠了,但在我内心深处从来没有怀疑过大法,所以在师父的加持下,二零一一年底,我又开始学法,把师父的各地讲法重新看了一遍,我终于醒悟了。我又找到我过去的同修,她把我介绍给一位更加精進的同修,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安排。

这位老年同修非常精進,她和我切磋,帮助我,鼓励我,让我参加他们的学法小组和当地同修组织的法会,从新溶入到大法的修炼环境,这个正念之场把我思想中的坏东西一点一点的打下去,那段时间,我改掉了常人吃喝玩乐的习气,多次推掉常人朋友们的各种邀请,除了常人的工作和必要的生活,其余的时间我都用在学法讲真相上了,我终于回到了大法中。

三、精進

我意识到我失去了那么多宝贵的时间,真的太可惜了。我平时工作比较忙,就利用每天早、晚和星期天节假日的时间学法炼功,短暂的时间,我感到我的功又长上来了。师父说过:“法徒受魔难 毁的是众生”[3]。我这么长时间迷在常人中,我的众生有多少失去了得救的机会,他们冒着天胆下到人间对我们寄予无限的希望,是因为我的不精進不能得救,我不痛心、不愧疚吗?悟到这些,我就积极的参与到救人的项目中。

我和同修出去发真相资料或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怕心在这个过程中一点一点的去掉。一次,我们碰巧发到一个“六一零”(中共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人员手中,他绷着脸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我们在做好事,在救人,不管你干什么,你首先是一个生命,你应该知道真相,应该被救。”他怔了怔,好象被抑制住了,说:“好吧,我回去看看。”

还有一次,我们骑着三轮车在大街上发真相资料,发到一个五、六十岁的人手中,给了他一盘《真实的江泽民》和一些资料,他接过后我们就走了。当我们走过一段路停下来讲真相时,只见他匆匆忙忙撵上我们说:“我就是来找你们的,谢谢你们,你们救了我呀!”他告诉我们他在县委工作,因发现现在社会太腐败,说了一些他们单位领导和江泽民的坏话,被县委的人整的上不成班,他苦闷的呆在家中,感到无人理解他,觉的生活无望。今天,他简要的看一下真相资料,感到说到他心里了,就来追上我们。我们又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并为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他流下了激动的泪水,一再说:“谢谢你们救了我”。我们说:“你应该感谢的是法轮功师父,是他让我们来救人的。”这件事让我很感慨:众生都在等着听真相,大法弟子一定要努力。

刚开始那两年我和同修在市内讲真相。后来我们发现市内大法弟子较多,明白真相的人也多,相反,农村大法弟子少,很多人都没听说过真相,是个空白地,我们就到农村去。

几年来,我和同修共三人骑摩托车跑遍了方圆百十里大大小小的村庄,无论是严寒或是酷暑,不管平原或是山区都留下了我们三个人的足迹。我们有时是白天讲,有时是夜晚发资料,听公安内部的人说他们为真相资料的事开几次会要求严查。我们也曾遭人举报过,被公安追赶过,每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的走过来。

对我身边的亲戚、朋友,我同样没有疏忽,我们家所有的亲戚,只要我见到他们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全部做了“三退”。朋友也都知道了真相,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我常人中的工作性质经常需要和政府部门的人打交道,对这些有缘人,我也是不失时机的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在政府部门工作被洗脑多年,有些相信,做了“三退”;有些不敢听,不让我说,我不气馁,以后找机会还给他们讲,不管结果如何,我将尽力而为。

我在这个过程中慢慢锻炼的越来越成熟了。我是在机关长大的,过去听见狗叫就吓跑,晚上从不敢走夜路。如今,我和同修夜晚走在无人的山路中、走在茂密的庄稼地旁、走在荒芜的坟地旁竟也没有了怕心,对狗的怕心也慢慢减弱了。师父教导我们要“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4]师父明示:“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5]。大法弟子安全、没有失去人身自由才能在世间更好的助师正法更多的救度众生。每一次出去,我都要先发正念,清理所到之处另外空间干扰、破坏讲真相的邪恶生命。在过程中也注意多发正念,查找自己讲话的善心与语气。几年来,我们一直做的很平稳。

四、神迹

我们每一个真修弟子在自己身上都感受到过大法的神奇,身上不管多么难缠的疾病没修多长时间都全部好了。我想说的是发生在常人身上的奇迹。

我有一个亲戚家的孩子二十三岁那年正在上研究生,好长时间我们都没有联系了,有一天,我突然听说他已是脑瘤晚期,他的妈妈整天以泪洗面,全家象天塌下来了一样。他躺在担架上被医生护着送到了北京某著名医院,由于怕出危险不能翻身,身上都长褥疮了。医生已下病危通知书。我听到这件事后,特别可怜这个孩子,他是那么年轻啊!生命之花刚刚绽放,我一定让他听闻大法,只有大法能够救他。

我坐上火车来到了北京。他那时正在進行术前前期治疗,等着做手术。他的父母以前也听我讲过真相,但他们对大法的神奇是半信半疑的,这时因已没有了办法,对我(讲真相)很支持。我请假两天加上星期天来回共四天时间,医院还有探视规定,不能整天呆在医院里。这个孩子求生的欲望也很强,也很配合我,我就抓紧着有限的时间给他念《转法轮》,他听的也很认真。我常常问他,你听懂了吗?他说能听懂。我用了两天半的时间把书念完,平时我不在病房的时候我就让他把播放器放开,听《普度》,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走时仍叮嘱他听师父讲法,他说能做到。

我回家大概有一星期,我亲戚就给我打电话说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回来,拍片子说脑中瘤子已经消失了,他们感到非常神奇也很激动很感谢。现在已三年过去了,孩子已上班,身体没有任何疾病。

我只是举了这个例子。这么多年中发生过很多奇迹,大法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人。我身边的朋友,我给他们看真相小册子,给他们讲真相,他们做了“三退”,他们很多家中都有这样那样不如意的事,本来很多就要离婚了,慢慢都好起来了,而且越过越好。大法给人类带来的福报将来他们会了解会感恩的。

师父讲:“人类对大法在世间的表现能够体现出应有的虔诚与尊重,那会给人、给民族或国家带来幸福或荣耀。天体、宇宙、生命、万事万物是宇宙大法开创的,生命背离他就是真正的败坏;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6]

回想这二十年的修炼历程,感恩师尊把我从迷途中拉了回来,在最后这短短的几年时间又把我培养成一位坚定的大法弟子。也感谢身边所有的同修,是你们的精進、你们的配合、你们的无私,让我看到了自身的不足,学会了怎么修炼,未来,我要与你们共同精進,同回天堂,兑现我们的誓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生生为此生〉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弟子的伟大〉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