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像头转过去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

摄像头转过去了

文:大陆大法弟子

从二零一八年过后,山东潍坊市在每个村委办公室大门口都安装了大摄像头监控,目地是监控村干部,监控是否有人進村委会等。这样邪党的上级干部就不用下农村检查工作了,在自己的办公室就可以监控下面了,有事直接打电话就可以。

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下午,丈夫回家对我说;村委大院内贴出一张污蔑法轮功的通告,上面盖有两个大红印章,一个是处理某某教办公室的印章,一个是潍坊市公安局的。而这张通告直接贴在摄像头的监控范围内。我想,如何去把它拿掉呢?不能让它害人。

第二天我妯娌家打玉米,我和丈夫去帮工,村书记(已三退)也去帮工。开工前,他说我去村委开一下门,报一下到,就等于来上班了,再回来帮工,免得招来麻烦。我丈夫对他说你去把那个摄像头拿下来,省得你天天给它做样子。我说:你把它转过去不就省事了。我说这话时想到的是转过去我就去把那张污蔑大法的通告撕掉。书记说:那可不行,上级不允许。

打完玉米,收拾好了就回家了。到了下午,我领着小孙女到村委大院,在大门外就看到摄像头真的转过去了,面向电线杆子。我真是太激动了。村委院内设有娱乐场,有几个人领着孩子在娱乐场玩,正好我也领着孩子玩。

到了院子里,我一眼就看到那张邪恶的通告。我粗略看了一下,领着小孙女回家了。回家吃完饭后,趁别人在家吃饭时,我带上一块湿抹布,带上小孙女说咱们出去玩。我一路发着正念到了村委大院,看到摄像头仍然背对着那张通告,我过去把那张通告一下就完整的撕下来了,装在衣服里,领着小孙女回家了,一路上一个人也没遇到。

第二天去村委门口去看那个摄像头又转回来了,直冲大门口。在正法时期,众生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为自己选择未来。

“给你们抬车来啦!”

文:大陆大法弟子

我是一九九七年十月份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七岁。我学法炼功的第三天,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无病一身轻,那时我真高兴,谢谢师父。今天我就说最近发生的一件让我感到欣慰的事。

四月十九日早晨八点多,我带着一大包真相资料出门,想送去二十公里外的某同修家。拎着重重的资料,我想要是甲同修来帮我就好了。正想着甲同修(甲是一名五十多岁的女同修,一般都是每隔二天九点多来找我),就看见她开着四轮电动车过来问我:“你怎么走?这么多的资料?”我说:“正想办法呢”。她说:“我送你去吧,但是可能电不够用”,我坚定的说:“去的够用,到同修那再充回来的电。”

去的路上要经过一座山,山路很长,坡很陡,甲同修担心上不去,我说没关系,我们有师父,还有护法神,结果我们的车就象走平路一样上去了,我俩高兴的说:谢谢师父!谢谢护法神!

过一会儿,甲同修不小心把车子开進了路边砌起来的空花池里,车轮陷在里边出不来,她说:“坏了,不能走了”。我下去看了看,车轮没坏,于是我俩忙着找砖头等能垫起车轮的东西,我边找边想,要是有过路的人帮我们抬一下就好了。我先看了人行道上没人,再走出花池也没看见大路上有人,只好走進花池继续寻找。

刚走進花池,就听吱的一声,抬头一看,从西边过来一辆摩托车停在我面前,接着又来一辆。前边的小伙子微笑着说:“给你们抬车来啦!”我呆住了!他又说一句:“给你们抬车来了”,后边的小伙子也说:“是来给你们抬车的”。

说完,他俩就把陷在花池里的车轮抬出来了,其中一人说,好了,你们开着走吧,我俩激动的只一个劲的说谢谢,然后他俩向西边返回了。

这条路很长很直,我们陷车的这段时间没有其他行人或车辆经过,他俩从来到走不过五分钟,马路上就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了。按道理讲,除去抬车的时间他俩的车是跑不出我们视线的。

谢谢师尊的安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