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513】大法给我和女儿再造皮肤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我们法轮大法学员修炼一段时间以后,从表面上看改观很大,皮肤变的细嫩,白里透红,年岁很大的人都会出现皱纹减少,甚至很少很少的,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我和丈夫都修炼大法,女儿也相信大法好,我们亲身经历、见证了师父讲的这段话真的是千真万确。我认识的同修绝大多数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皮肤光泽细腻。身边有一位同修因煤气爆炸,全身包括手、脸百分之七十的三度烧伤,修炼大法痊愈后皮肤白白净净,没留下一点儿疤痕。

女儿说我是“逆生长”

我和丈夫是一九九八年春天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那年我二十八岁。学法前,我是个非常注重外表的人,脸上长个斑点我都吃不好睡不好,祛斑啦,点痘啦,做激光啦,贴青瓜皮啦,想尽办法要弄掉它。

学法不久,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在家煲粥,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高压锅爆炸了,限压阀弹起砸在我的眉间,把眼镜片打破,玻璃片插進了肉里,划开了一个大口子。事发之时,我居然不惊不怕,从容淡定的关好煤气,到镜子前一照,虽然面目皆非,但所幸眼睛没有打瞎,还能看到光亮。我想去不去医院呢?三伏天,我还是怕伤口发炎,而且我算不算炼功人?我也不知道,因为我那时单盘都盘不到五分钟,抱轮不到五分钟手就放下了,至于说按照真、善、忍修心做好人,那就差的更远。我想我可能还没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吧,就给先生打了电话,又给爸爸打了电话,爸爸听说我的脸被炸开了,当时就晕倒在地。

丈夫送我去市医院五官科,一位来自部队的军医为我钳出玻璃碎片,洗净伤口。伤口深二厘米,长六厘米,他用最小的针线为我缝了两层二十八针,丈夫当时就流泪了。回到家里,看到满地狼藉,不禁后怕。回家后,爸爸妈妈和邻居都赶过来照顾我,帮我把T恤剪开脱下,手臂烫了很多大泡泡,手背烫的最厉害。打了吊瓶消炎,又涂了湿润烧伤膏。

我以前炼功怕吃苦,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这次我早早起来跑到楼顶平台炼功。头前抱轮时闭着双眼,感觉眼前乌黑一片,一会儿,就看到有个小圆片在乌云里旋转,所到之处,黑色变灰,灰色变亮,渐渐的眼前慢慢清亮起来,想着是不是师父下了法轮给我清理伤口?再一看,相对的十指每个指头上坐着一尊金灿灿的佛,可是我的双眼是闭着的呀!我马上想到是不是我的天目开啦?师父讲的都是真的呀!我以前很胆小,从此以后我什么都不怕了!

我打了十四天吊针,天天搽药,伤口还是发炎、溃疡。我想要不要再去打针?

下午,婆婆给了我一本小册子叫我看,我一看封面上印着观音像。我婆婆是跑庙的,我把小册子放在桌子上,没再看第二眼。

我静静的读师父的《悉尼法会讲法》,师父说:“今后你要想修炼,你遇到身体的不舒服,很可能是把你前生前世的业推出来了。我看了有的人转生了,几十生几十世啊,有上百世的,每生每世的都存在许许多多病,都得给你排出去,反正是都得给你去掉。从另外一个空间里给你拿掉的更多,必须得给你拿掉一部份。但不能全部从另外空间里都拿走,因为得让你遭一点痛苦,不承受就等于是这个人干了坏事不还。等你修成了那一天把你放到佛的位置上,你都会觉的不配在这呆着。人家也会觉的他怎么上来的?对吧?所以你得承受一部份痛苦。那么在承受的同时,会提高你的悟性。你是把它当作病呢?还是当作修炼人在消业呢?”

我终于明白了,师父把我当不当弟子待,得看我自己是不是把自己当弟子待,得看我这颗心啊!我得真正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做,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啊!也就是说,我得自己迈出人的那一步,得真信真修。

想想这次高压锅爆炸,我还真是天天过关呢!例如我单位没买保险,丈夫买了。保险公司的经理给我出主意,叫我把药费发票改成丈夫的名字,可以到保险公司报销全额。我不同意,我说,这次事故是我自己的业力所致,我遭罪花钱还了业债。

看着涂了湿润烧伤膏的双手,十几天没有收疤,也不能见水,我想师父要帮我净化身体,我又打针搽药,把业力按回去干啥呢?想到这里,我站起来,用纸擦掉手上的膏药,把没用完的药全都扔進垃圾桶。

真神了!第二天早晨起来,我的手全部干疤了!我的烫伤一夜之间全都好了!

自此以后,我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身体越来越好。以前有胃病,不能吃肉、糯米、面食都不能吃,人长得很瘦,一米六五的个子体重才八十多斤。炼功后,我婆婆说我吃铜喝铁都行,人长得红白圆润,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全身还有使不完的劲。小时候有鱼鳞病、灰指甲,断断续续喝过皮防所的西药,因对肝脏损害很大,不敢长期喝。炼功后,灰指甲全好了,全身皮肤细嫩光滑,再也不用对皮肤细心呵护了。很多时候,忙的连护肤霜、护手霜都没搽,皮肤还是红润光洁,女儿笑说我是“逆生长”。

二零零三年快过年时,家里重新刷了仿瓷涂料,我每天晚上搞卫生搞到一点多钟,说把双手弄的粗糙得像“老树皮”一点不夸张——一天晚上,我正在准备用针缝过年的被子,粗糙的手摸着缎面被子,把被面都带起了毛。

楼下的同修对我说她过病业关的经过,她先生不理解,反对她修炼。我说你就应该证实给他看,大法才是最高的科学,炼功比他打针好的多。话一出口,前一秒后一秒的瞬间,我的双手光滑柔嫩,“老树皮”一下子变的象缎子被面一样光!

师父治好了我女儿的顽固性湿疹

女儿满月那天脸上就长了湿疹,小的时候主要长在眉间、下巴和耳根,读高中时手腕上又长了一块。二十年来,记不清看了多少医生,用了多少偏方,洗的、搽的,都不见效。中医说是湿热重,要清热解毒;西医说是神经性皮炎,要查过敏源,增强免疫力。她是先天不出汗,皮肤干燥粗糙,湿疹部位时常复发,红肿流水,又痒又痛,搽药后留有折痕,显得老像。

女儿爱美,每月挣的工资一半用来治疗湿疹,一半用来买化妆品、护肤品,想把湿疹遮盖起来,工资月月光,由家里倒贴,人还受罪:怕见日光,怕见风雨,怕灰尘,出门得穿长衣衫,戴大帽子。饮食也有诸多禁忌,鸡鸭鱼肉等高蛋白不能吃,只能吃青菜大米。长期喝清热解毒的中药,导致宫寒痛经,月经不调。

二零一四年,她舅舅推荐了一个外省的医生,说是治好了一个同事四十年的牛皮癣。我们找到他,开了“祖传秘方”,洗的中药和搽的药膏。药倒是立竿见影,第一天就退了很多红肿。我们高高兴兴的回家,以为这下可以治好了。

谁知一个星期后,湿疹都转到头发里,手臂上,大腿上,搞得全身都是,完全控制不住,只好到省城医院打激素针。原来那医生开的中药里没有激素,但是搽的膏药里有激素。激素针一打,湿疹就控制住了,但是很快就复发了。用药剂量越来越大,复发的周期越来越短。时间一长,激素的毒副作用都显现出来了:女儿脸长圆了,腰长粗了,皮肤硬了,经常腰酸膝软,浑身无力。

二零一五年五月放假,女儿脸上、脖子上就翻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湿疹。过了几天,打电话给我:同济医院开了一种激素针,让她到诊所打,找了几个诊所,医生不打,说要家属签字才能打,昨天一个十六岁的男孩打这个针,给打死了。我要女儿赶快带着针回家。

女儿回来后,我劝她跟我们一起炼功:女儿才二十岁,要是五十岁、六十岁,随便打什么针好了,可是二十岁就打这么厉害的针,那针打了,会烂骨头的呀,会得股骨头坏死的啊。女儿犹犹豫豫,又跑了四次省城的中医院,中医专家都是开的牛黄、蜈蚣、蝎子了,也做了放血疗法,还是没有效果。女儿去配中药时,发现医生开的很多药,女孩是不能吃的,吃多了会对生育有影响。

这时女儿对现代医学彻底绝望了。再看看来往我家的同修,都是那么健康开朗,质朴善良,与外面尔虞我诈有天壤之别,法轮功简直是世外桃源。女儿羡慕不已,终于走進了大法修炼。

学法、炼功,弹唱天音歌曲,师父每天都给我女儿净化身体:开始清理出来的是中药。女儿洗头,用的水是太阳能热的水,普通的洗发露,洗出来的水也看不出与我洗的有什么两样,可是水中散发着浓浓的中药味,以至于路过的行人还以为我家在煎中药呢!这样一连清了好几次,洗头水才没了中药味。

紧接着,师父为我女儿清理西药。女儿房里散发着各种各样的药味,奇臭难闻;手背上、手臂上打过激素针的地方冒出了一个个小泡泡,腋窝、膝窝都在往外冒水的;早晨,皮肤光滑细嫩,一到晚上就痒的难受,全都抓破了,可第二天又好了……

也是反复搞了好几次,毒水都排出来了,身上慢慢平复。

女儿的体质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能吃能睡了,出门不用全副武装了,能适应外部环境了,全身有劲了,走很远也不累。身材苗条了,脸也瘦下来了,皮肤比以前白皙,还露出了两三点小雀斑,以前是看不到雀斑的,因为那时整张脸都黑,有雀斑也不会被发现。

直到今天,女儿再也没有患过湿疹。

大法中的神奇事说不完。

(明慧网2018年“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征文)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