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了讲真相中成与败的根本原因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的十几位同修岁数都比较大,六十左右的只有我们三、四个人。

在二零一七年的夏天,一天学完法后大家交流。甲同修(六十六岁)说,现在天气暖和了,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1]咱们年轻、会骑车的,是不是去乡下讲真相救人?

我和乙同修也同意去,让偏远山区的众生也能听到法轮大法真相,让山沟里的众生也能有选择美好未来的机缘。

第二天早八点,我们三人骑上摩托车,一路走一路贴条幅,挑选合适的位置贴真相展板,整个一条沟,我们一直骑到最后一个村庄,家里有人的就進去讲,没人的就给放一本真相期刊。

修炼前我有脑袋怕见风的毛病,风一吹就剧烈的头疼,这次我们每天骑着摩托车跑七、八十或百十里路,大风把脑袋都吹麻木了也不疼。从此我的头疼病就去了根儿,再也没疼过。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弟子,帮弟子拿掉了那些坏的物质。弟子叩谢师尊!

接连几天做的都挺顺,每天都能劝退几十人,就产生欢喜心。

这天又有一位同修加入了我们下乡讲真相小组。我们四个人分成二组,分别去不同的村。我和乙進村后就从沟里往外挨家挨户讲真相,刚讲了四、五家,就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了。一辆警车直接开到我们跟前,三个警察把我们绑架到镇派出所。我们没有留意,那个派出所就在我们去的这几家附近。

在派出所,我们一直给警察们讲真相。那个所长表面上表现的很和善,但私下里却给县国保大队的人打了电话。很快,国保大队副队长和一个警察开车来把我们绑架到县公安局。我和乙配合给国保警察讲真相。我说:“法轮大法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其它国家都把法轮功视为高德大法。”副队长说:“我知道,那你到国外炼去,没人管你。”我说:“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大法弟子,会遭天惩的。”他说:“我们国保大队某某,抓法轮功这么多年了,现在活的好好的。”我说:“你别看他现在这样,那是时辰未到。时辰一到,报应来时,悔之晚矣。”他沉默不语。

最后还是把我和乙关進了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十天。

拒穿号服 邪恶自败

在看守所我拒绝穿号服,就背师父的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他们有四、五个人冲我大吵大嚷,气势汹汹的说:“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说不穿就不穿?这是你说了算的吗?”我在心里默默发正念:“解体操控他们的邪恶烂鬼、共产邪灵,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一个警察说:“快穿上吧。”我既坚定又平和的说:“我没干坏事,我不穿。”警察也就没再说啥。

向内找 窒息邪恶

关在看守所的第一个晚上,躺在那又潮湿又发霉的被褥上开始向内找自己:为什么给派出所所长讲真相,基本真相都讲了,他还说他也看过《转法轮》,表面还挺和善,可他不但没有放我们,还把我们交给了国保大队?给国保大队副队长也讲了很多,最后他还说:“你别讲了,挺累的,还是我自己看吧。”他拿了一本真相期刊翻看(那是做样子给我们看)。我俩也一直发正念,怎么就没解体了恶警背后操控他们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呢?

返回来找自己发现,这段时间学法不入心,发正念思想溜号,炼功也静不下来,对孩子的情还很重,还有色欲心、妒嫉心、利益心、争斗心、怕心、懒惰、求安逸心等等,于是我发出了强大的一念:要把这些不好的心彻底挖出来解体它们,请师父加持!

第二天早上,我要求值班警察给我们晒被褥,那警察说:“你都不配合我的工作,因为你不穿号服,我挨了一顿训。”我说:“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他听了,很高兴的把门打开,让我们自己去晒。

第三天值班警察拿一张什么表来,说上边来检查让我们每个人都得签字,我严词拒绝。他们都签完了,让我必须得签。我说:“好,那我就签上‘法轮大法好’”。他赶紧把表要回去说:“算了,算了,不用你签了。”

这天晚上炼功,我听到了炼功音乐,那清晰的乐声不大不小、就象在家里炼功时的音乐一样,是师父在加持我,鼓励弟子的正念正行!我激动不已,眼里浸满泪水,在心里默默的叩谢师父,谢谢师尊时时刻刻的保护、鼓励!

放风时男舍有一男士说:“大姐,你真行,你看我们都穿号服,就你一个人没穿。”我想是慈悲的师父利用常人的嘴来鼓励我。

在黑窝里被非法拘留十天。每天除讲真相,其它时间就是背法、发正念,背《论语》给监舍的人听,每天早、晚听着师父给放的炼功音乐炼功,心无杂念,身体非常轻松。

师尊是这样教导我们的

回来后学师尊《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看到下面一段:

“弟子:感觉到还有一些新加坡同修时常在用人的观念思考大法,(师:是。)不知怎样解决这个问题?

“师:是啊,大法弟子做什么事都要以法为基点,站在法上思考。学员中是有常人心太重的,也有背后干了不好事的,我在看着呢。”

我悟到,当时给派出所和国保大队的警察讲真相时,没有站在法上,是为私为我的,目地是不被加重迫害。当警察责令穿号服时,我不配合邪恶、把自己交给师父那坚定的一念符合了法,表现的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坚定正念,所以师父就帮我化解了。二零一五年诉江的时候,我写好了诉江状,在骑车去邮局投递的路上,生出了怕心就往回骑。那时我正在背师父新发表的《论语》,当返回到半路时,师父的法就打入我的脑海:“天体、宇宙、生命、万事万物是宇宙大法开创的,生命背离他就是真正的败坏;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作为修炼人,同化他你就是个得道者——神。”我顿觉怕心一下没了,浑身充满了勇气,又掉转车头直奔邮局,顺利寄出诉状,隔一天就收到了快递回执单。后来好多同修都因诉江被警察骚扰,却没有找我,想必正是因为我是站在了法的基点上,是大法的力量,是师父的慈悲保护。

合十 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