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终于改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当年的除夕夜),江氏集团诬蔑、谎言造假、迫害法轮功再次升级,自编自导自演“天安门自焚”伪案,开始又一轮的栽赃陷害法轮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四月底我从拘留所回家。

当夜,我丈夫把家中的剪刀,刀子及水果刀收藏起来。并对我说:你不要象电视里的那些人一样把我杀了或你想不开自杀。我当即告诉他,我师父讲:“自杀是有罪的。”[1]别人怎么说我不管,你我夫妻一场你难道不了解我吗?他说:我了解你,可这电视播放的这么多用剪刀剖腹的、上吊的、跳楼的等等那是怎么回事呢?当时告诉他这全是假的,命都没了那还修炼什么?当时我悟性不高,也没有从根本解除他对法轮功的疑惑、误解。后来几年我又多次被绑架到当地的洗脑班,工作又被非法开除,并非法劳教。所以丈夫的心病一直就没解开。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我找到一个临时工作,但用人单位除要身份证外还要高中毕业证(因多次搬家及已工作多年,高中毕业近三十年了,毕业证早已丢失),而且只在当天下午办理临时工作牌,用人单位办事人说去办个假证吧。我心想:我修法轮功就是以真、善、忍为标准的,怎么能办假证呢?

我就求师尊帮帮我,开启我智慧。突然就想到了,用当年的高中毕业班的集体照片。我到当时上高中的学校,找到教务处,说明情况,谁知这个教务处的老师与我原来班主任是好朋友(原来班主任在我们毕业后就出国了)。教务处的老师问了照片中哪个是你,又问我原来班主任叫什么名字后很快就开好了证明(这教务处的老师说,你是找到我了,找别的老师她们还不认识你班主任呢?!)拿到证明后,刚好赶上最后一个办理了临时工作牌。

这事对我丈夫触动很大。因为之前他想了许多办法:借或买别人不用的高中毕业证贴换我的照片,或拿钱办假证都不行。而我求师尊,不花一分钱,问题解决了。

自二零零一年十月我被非法逼迫辞退工作到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整整六年间,我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全靠丈夫的工资来维持着一家的生活,这其中还要供给女儿上大学。

二零一二年五月中旬,丈夫的哥哥过生日,请我们一家及小姑子聚聚。大家难得在一起,就问起我现在工资问题。大家的意见是去找单位问问,就约定五月中旬周四早八点我们妯娌俩及小姑子一同去单位问,像我这样失去原单位的人被告知不在这办(单位二零零七年就破产了,把我的档案转到省人才交流机构),要到档案保存处去问。

我们三人又去市养老保险机构,告知档案不在此,正不知所措时,一个人从我身边过去说你们到省人才交流机构去问,但是我们三人都不知坐什么公交車能到那,身边刚好驶来一辆空的公交車,停在我们身边,我们三人茫然的上了車,一问就这車可到我们去的省人才交流机构。到省人才交流机构都十一点二十了,一進门办理的工作人员就说,怎么才来,好象专门在等我们似的。我一直发着正念,妯娌给我应酬周旋要问的事,小姑子填写所有要填写的表格,半个小时就办好了所有的手续,并告知下月二十日来拿退休证及工资卡。

这十一年没着落的工资问题,不到半天得以解决。妯娌、小姑子连连说:不可思议,这一定有神助,否则不可能,不花钱,不送礼,连出租车钱都没花,就把事办好了(因经济所迫,没有交过一次养老保险费用)。

六月,当我拿到退休工资时,丈夫自言自语的说:根本就没有想过你还会有退休工资。你是有退休工资的人了!我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在师尊的保护下才会有的。师尊讲:“我叫你在常人中修炼,那么你就得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也就是说,你真正放下的是那颗心。人就是放不下那颗心,当你那颗心真能放下的时候,你发现你什么都不会失去。”[2]

通过在我身上发生许许多多看似平常,却超常的经历终于改变了丈夫对法轮功的许多方面的误解,中共的谎言也一个个被揭穿。从那时起,每年师尊过生日,都是丈夫把生日蛋糕买回来给师尊恭恭敬敬的呈上。平时买的新鲜水果及糕点不时提醒我,先敬师尊。

去年因与同修在一起给师尊过生日,没有来得及给家里买,晚上回来一看,丈夫早给师尊买了特贵的寿桃。我恭恭敬敬的给师尊敬上一炷香,祝师尊生日快乐!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使我在有生之年有幸与大法结上圣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