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女儿在迫害造成的恐惧与担忧中走了(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2018年5月6日乘坐延吉到长春7334号火车,亲属给我和女儿买了两张卧铺票,检票时有工作人员还有两个公安国保警察,其中一人说: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证买票是犯法。我们花了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把票退了,重新买了两张。延吉车站很小,不到五米远,两次安检与搜身,气氛很紧张,女儿怕的都不敢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其实她是担忧我不安全。我提醒她才拿出身份证买了车票。

我们到家的第二天上午八点半左右,有人敲门,敲门声音很大,也很急。我看女儿很紧张,我去开门,没有人。当晚10点多,女儿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状态就是那种癫痫,以前出现这种情况时都是白天,然后很快就恢复了。这次也没有多长时间,几分钟的时间。120急救了近一小时无效,32岁的女儿于2018年5月7日晚10点30分离世。

抢救过程中,医生问两次,有没有跟谁生气?这才提醒了我,女儿很内向,有话不说出来。这些年对我的迫害,使她在精神上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与伤害,她的心里是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没有说出来。

女儿崔榕芷
女儿崔榕芷

我女儿崔榕芷,毕业于吉林华桥外国语学院,学士学位,家住长春市朝阳区。女儿4岁时就失去了父亲,我们母女相依为命。女儿从小就体弱多病,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在幼儿园里小朋友每次感冒、发烧时,她都落不下。所以还没发生感冒呢,我就先给她吃药,预防。

有幸的是1998年我与女儿一起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教人以“真、善、忍”为准则修心向善、使道德回升,祛病健身有奇效,女儿按真、善、忍要求修自己,做好人。使她身体健康,道德品质提高,法轮大法给她的健康和智慧。她学习名列前茅,从小学到高中的作文都被作为范文,并获得北京、清华、复旦等十所大学主办的“中华杯”第六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入围奖。中学毕业颁发的是优秀毕业证书。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零年三月我去北京上访,向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后。被绑架、关押、罚款,上网通缉等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了六年,孩子想跟我通次电话都很难。

二零零一年女儿放学时看到了和龙市八家子林业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金升官,刘学彦等人对我进行了非法抄家,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我被警察绑架,她哭着拽着我不让警察带我走。

二零零六年,女儿在吉林省延边二中读高中时,和龙市国保警察两人对我女儿进行骚扰,从课堂上将女儿叫走,强迫恐吓女儿带他们到我的住处,企图绑架我,因当时我不在家而未能得逞。

后来到大学四年级时,女儿突然得了一种怪病,现象就是那种癫痫,医生说癫痫病是由脑外伤引起的。而我女儿没有脑外伤,也没有这个病史。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二日,八家子公安局国保大队赵志奎伙同和龙市国保及延边州公安局一行四人利用女儿的手机跟踪、定位。到长春市红旗街长久路居民楼强行撬门非法入室绑架了我,并将我劫持回延边。女儿马上与单位领导请假,当晚与家人一起回到延边营救我。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明慧发表了女儿的诉江状“母亲遭迫害 女儿控告元凶”的文章后,和龙市八家子林业公安局局长董立强通过家人找她,家人也给她施加压力,追问此事。

女儿有些承受不住了跟我说:你再去办一次护照,我们出国吧。此前在二零一四年四月,我回到延边户口所在地办护照,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有被非法关押迫害的记录而拒绝为我办理护照。这次我们回延边前,女儿还提醒我去办护照,她的内心是不想在这恐怖的环境中呆一天,要出国发挥她的作用。

女儿在长春买了房子,却迟迟不去落户口,我问她为什么不落户口?她说不忙,有时间就去了。女儿也很少用手机,除和同事、学生家长打电话以外与亲属都不联系。

长春的“敲门”骚扰行动对女儿的精神压力也很大。(敲门行动就是开门后,就给你照像或录像,然后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炼!填表、抄家)有个阿姨第一次来我家敲门,门敲的响了点,然后她就走了,开门时没人。女儿表现出很紧张,我下楼把阿姨接上来,女儿就出现了那种不正确的状态,当时把这个阿姨吓坏了。

现在我才明白,她是害怕,怕她的信息被别人知道了,担忧我的安全。女儿为了我的安全,自己在承受着别人难以想象的精神上的压力、身体上的迫害、心灵上的伤害。这些年我这个当妈妈的都没有读懂女儿的心。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