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梦醒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七日】我和丈夫认识的时候就知道他喝酒,当时没把这当成什么了不得的事。

结婚以后,开始他还挺好,喝完酒回来也不说什么。时间一长,他渐渐的就变了,回家后,总是找茬骂我。由于当时年轻,和他吵几句就过去了,心里一直在想,等他岁数大点就好了。天长日久,岁数是大了,可是他酒量不减,有时候还更能喝了。喝多了回家照样破口大骂,直到骂累了为止。

久而久之,我内心积存的对他的怨恨越来越多,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

一九九八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渐渐的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也许是几世的恩怨促成的吧。我就尽量的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和他吵架了,怨恨心也逐渐的减少。可是,又形成了一种新的执著,就是怕失去他。因为他总喝酒,担心他把身体喝坏了离我而去。就这样,在患得患失的拉扯中,被情折磨的痛苦不堪,每次认识到应该去掉对他的情时,都是剜心透骨,有时候,他出去喝酒,我就跟着他,希望他能少喝,可是,没有用,他还是照样喝。

在大法中我知道人各有命的法理,他的命不是我能左右的,对他的情也逐渐的放淡,可是就是不能彻底放下。

有一天,丈夫中午在外面喝完酒,晚上又领人到家来喝,我平静的给他们做了菜,几个人一会就都喝多了,酒和菜撒了一地,我在收拾饭桌时,怨恨心又要出来了,我心想,这次我不能让师父失望,我要把这次机会当作师父为我安排的提高心性的台阶,不能给师父丢脸。我平静的收拾好一切,收拾完以后,一身轻松。我知道自己提高了,以前边干活边生气,是很累的!

第二天早上,他跟我说:“对不起,昨天又喝多了。”这是他从来都没说过的话。我对他笑笑,没说什么,但是心里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我顺着这个思维找到了原来在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个期盼,盼望有一天他不喝酒了,我能有一个好日子过。修大法以后,这个念头一直没发现,现在看来,这一念就是求安逸,想在常人中过“幸福生活”的心,就是这颗人心在起作用。还有一点是,把丈夫当成了我生命的支柱。没有他似乎会活不下去,也就是根本上对情的执著。因为对他有期盼,而却没得到预想的结果,所以才会绝望。

真是物极必反!这时候,我一下子冷静下来,在我静心学法时,师父点悟我,明白了一个法理:情,它就是主掌三界的神,构成三界内的生命,都是情的因素,随着宇宙成住坏灭的规律,它也在变异中,再加上邪恶的進化论和邪党文化的灌输,更加变异,它就是那个毒药,如果修炼人跳不出这个情,就会毁在这里。

我继续往深处找,发现自己思想深处还有一念,就是把三界当成自己生命产生的摇篮,把这当成了自己的“家”,对这里的人、事、物非常的眷恋。我认识到,这就是自己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

师父看到我有这样一个根深蒂固的人的思想,打开我的思维,引领我,让我深度思考。我思考着,世间的万事万物靠什么生长生息?那一定是有一种生命生存的能量。那日月星辰的斗转星移是靠什么运行呢?那也是一种能量。可是,这能量来自哪里?那一定是有一个非常庞大的生命,具有无穷无尽的能量,无私的承载着宇宙众生,恩泽着万事万物,那是谁呢?啊!那是师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啊!

这时,我的思维在师父的引领下,来到了一层空间,我远远的看到那是一个无比光明的世界,我心里隐隐感到,那就是我真正的家,师父给予我生命的地方。我豁然开朗,原来我的生命的来源在师父那里,给予我生命、给予我无量智慧的是大穹之主师父啊!这都是真的呀!

那一刻,我知道了,我不是三界内产生的生命,到这里来是有责任和使命的。有一天我会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我也明白了,生命是有层次的,这次宇宙正法中,所有的生命都要更新,从新看其对大法的态度摆放自己的位置。我丈夫虽然不修大法,但是他明白真相,支持我学大法,他已经为自己的未来选择了应有的位置。其实,大法给不同层次的生命开创了不同的生存环境。我想,这就是人各有命吧。

明白了这一层法理,放下了对丈夫的情,随之,也放下了对女儿和亲朋好友的情,不再被他们所牵绊,对三界内的一切不再眷恋。我如释重负,就像孙悟空从五行山跳出来时一样,轻松、愉悦。而这种愉悦是那样自然而然,内心没有任何波动。真是:“放下执著轻舟快 人心凡重难过洋”[1]。

我自己修炼大法的经历,证实了师父讲的宇宙大法是真实不虚的,师父讲的都是宇宙的真相!我感到,生命能做大法弟子是何等的幸运啊!我要更加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期望。愿师父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以上是我修炼过程中的一个片段,也是自己所在层次上对师父的法理的一点理解。

如有不正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