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钢命运由盛转衰 迫害好人葬送未来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山东济南,是以七十二名泉著称于世的“泉城”,有上千年孔孟文化的蕴教,齐烟鹊华,古风悠悠。在泉城东部,有一家建于大炼钢铁时代的特大型国企――济南钢铁集团(简称济钢)。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以来,领导、员工齐心协力干事创业,以厂为家,兢兢业业、不计名利地为厂子发展贡献着力量。

济钢,这个曾以年产千万吨钢、利税数百亿元的傲人业绩居全国同行业第六名的“省企四强”,却自二零零八年开始走下坡路,在二零一七年因连年亏损加上环境污染问题,该厂不得不关门停业,部份生产线转到日照运营。

曾经的创效纳税大户,命运何以发生逆转?

除去市场、环境等表象因素的掩盖,根本原因就是济钢的领导多年来一意孤行地执行江泽民犯罪集团的迫害政策,弃法律公理于不顾,肆意残害修心向善的职工,所作所为无不伤天害理、损德折运。

而且济钢把迫害当作比经营更重要的事来抓,致使这个相对封闭的小社会黑白颠倒、恶浪滚滚,从上到下不务正业、离心离德。所以,企业走到穷途末路是必然的结局。

法轮功修炼者对济钢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

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洪传于世,如春风吹遍了泉城的每一个角落,无数淳朴善良的民众争相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来。几乎济钢的每个分厂、车间都有大法修炼者。修炼大法后提高思想境界,勤勤恳恳、无私奉献的好人好事层出不穷。他们有连续多日加班作业的,有看守仓库材料不贪不昧的,有返还曾拿厂里的公物的……数百位法轮大法学员几乎每人都有修炼后爱厂敬业的事例,为济钢的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但一九九九年中共头目江泽民以“法轮功发展太快、同党争夺群众”为借口,违反宪法、人权与国际公约,绑架党政军企各部门,发动了灭绝法轮功信仰群体的全国范围的大迫害。

济钢虽然正红红火火创建千万吨大型钢厂,但同样受中共胁迫,不分青红皂白积极加入了对职工家属的迫害中。

迫害一开始,济钢以工会、团委、公安处与各二级单位的书记、工会主席成立了济钢610,专门对济钢的法轮功修炼者进行洗脑、施压、转化(放弃信仰)。

济钢三级管理层(公司、二级厂、车间)的党委、工会、团委、党团工各支部均把转化职工信仰工作当作“首要任务”,不惜人力(占全厂二万人的百分之十)、物力,积极投入到迫害中来。

据粗略统计,遭受不同程度迫害的济钢职工、家属达四百多人。这场迫害涉及的面、危及群众之烈,由此可见一斑。

济钢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以下列举的是部份迫害手段:

――对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围追堵截;强制要求定期谈话、掌握动向;指定多人对其看管、跟踪。

――持续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施压。不转化就长期不准正常上班,甚至关洗脑班、劳教所、非法判刑。济钢汽运公司一名三十多岁的女学员,单位对她多次进行利诱恐吓,甚至在公共会议场合污蔑逼迫,致使其精神失常,至今十六年之久未愈。

――安排多人夜间巡查,阻挠法轮功学员张贴传单、标语,每人每晚一百元(仅此一项济钢一年就需支付几十多万元)。

――组织人力配合回收销毁真相材料,一张传单三元、小册子五元、光盘或书籍十元。有的单位出钱二万元胁迫家人诱惑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不达目的就以精神病为由送到精神病院长达四、五个月。

――不断召开诬陷法轮功的各种会议,多次举办洗脑班转化法轮功学员,同时安排专人陪读监视。如二零零零年十月济钢配合当地公安局对去北京上访的七十多名法轮功学员,以诱骗、强迫等手段送到洗脑转化班强制转化,每天一百元;在职法轮功学员都被无理处罚(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一年、拿二百四十元生活费且必须坚持工作),一年后不写认识的法轮功学员还延期撤销处分。

――强制增加工作量,肆意更换工作岗位。原料处杨自国与老伴刘英都修炼法轮功,迫害前是原料处的一名科长。济钢就撤销其科长职务和管理岗位,调到球团厂从事一个普通办事员工作。后来老杨被劳教,也没有转化,济钢就将其安排到球团厂生产线一个又热又脏又累的岗位。刘英原来在济钢汽运公司科室工作,因不放弃信仰被迫从事打扫卫生的工作。

――强制签署转化书。济钢鲍山分局何玉东和610头目刘红给济钢各个单位施加压力,让在济钢各单位的修炼法轮大法的职工签署转化书。济钢总医院党委书记李茜,频繁骚扰法轮功学员(包括已经退休的),派四、五人到法轮功学员家里去,借口关心职工,实是逼迫签署所谓“转化书”。

――二零零五年初,原济钢总经理李长顺暗中布置继续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煽动群众对法轮功的仇视,要求发现法轮功光盘、传单等资料上交家委,各单位对法轮功学员严密监控。要求职工家属、学生回家看济钢电视台每天晚上播放的诬蔑法轮功的电视片,学生还要写作文批判法轮功,并选送到区里参加“比赛”。

――二零零七年,李长顺联合王舍人镇的邪恶势力发放通知,叫嚣“不使社会面上出现一张真相资料;不让一张真相资料带到二零零八年”;并用金钱利诱人作恶。李长顺扬言,不让济钢留下一个法轮功弟子。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总公司副书记谭庆华召开各单位邪党书记会议,对国内外法轮功学员长期以来坚持不懈打真相电话、发真相资料的正义之举大为恼火,叫嚣严加排查监控。济钢宿舍区居委会派专人到宿舍楼的每个单元、门洞不停的巡逻,甚至连自行车筐都不放过,一一用铲子在里面翻搅。对上交真相资料的按大小给钱,甚至鼓动检举修炼者。

――二零一二年四月至六月三十日期间,鲍山分局(原济钢公安处改制)伙同济钢集团公司党委继续助纣为虐,迫害法轮功,欺骗民众,在所在辖区(济钢集团)内,大搞“家庭承诺”活动,要求百分之九十的家庭签字。

典型迫害案例:

修法轮大法恢复健康,崔建英被迫害去世

退休职工崔建英,曾是拄双拐行走的残疾人,炼功后很快扔掉了双拐正常行走。一九九九年六月《齐鲁晚报》曾登门采访,但不顾事实,炮制谎言污蔑法轮大法,包括她在内的数百名学员进报社澄清事实,最终报社登报承认报导失实并致歉。

单位为了迫使她放弃修炼,安排了八、九个人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盯在家里,晚上在她家里打地铺睡,白天吃饭、洗澡也在他家里,历时近一个月。

家人实在忍无可忍,再三向单位主管人申明其行径违法侵权,单位才不得不撤人,改为楼外监视。崔建英已在迫害中离世。

精神正常的张春杰被强制送精神病院

张春杰,今年六十七岁,退休女职工。一九九九年济钢家委、派出所联合原单位领导六个人多次进家里胁她放弃修炼,丈夫很烦恼又无可奈何。

为了迫使张放弃信仰和不被劳教,家属无奈同意这伙人的安排:送进精神病院,给她不断打睡眠针、吃一种出现幻觉的药片。

半年后接回家中,张仍然时不时地出现幻觉。回家后济钢原单位也安排多人轮番开车蹲在她家门口监视控制,持续了三年以上。

父母住院遭强制看管,长期被跟踪监控

张伟女士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被非法劳教三年,并数次被济钢恶警绑架。

一九九九年张伟去北京上访被单位派车强制劫回,非法关押在厂部会议室内一个多月,安排人员三班倒看管,大冬天也不给送暖气。期间厂里去北京用车的费用包括路费、饭钱、烟钱、还有名目奇怪的票据共三千多元都强制从张伟工资中扣除。

随后厂里要求她天天上班,连续三个多月,过年也不让回家。父母过生日,也是厂里用车用人看管着去(押去押回)。

有一次父母住院无人照顾,张伟请假去医院,中午十二点多刚到医院,车间领导高建华就跟到医院,接着高建华就接到书记赵新华的电话,让他问张伟还炼不炼;一说“炼!”那电话里就传出一句“把她弄进去。”这样在父母最需要张伟的时候,她又被强制看管。

二零零零年前后有半年多的时间(包括敏感日),她家楼下都有人盯点,不时地到家里看看人是否在家。

济钢领导一直派人监控她,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张伟外出时,被恶党指使监控她的人举报,后被济钢鲍山分局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刘长山看守所时遭到恶警恶人的暴打。

胁迫李孝民的父母给儿子下跪

李孝民,原济钢球团厂检修车间一名电焊工,现年四十六岁,因一直坚持修炼被多次拘留、劳教,至今仍流离失所。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时,该厂工会主席万××多次找他谈话,以扣工资、开除工作逐步逼迫李孝民放弃修炼;车间主任在会议上也公开颠倒黑白地污蔑法轮功的精神追求。

后李孝民去北京上访、公车接回济钢后,济钢团委书记杜××出面谈话以北京“六四”枪杀请愿学生为例加大威胁份量:不放弃信仰就会实施镇压。

他们达不到目的,厂里就安排了二个人全天跟踪,同时还送李孝民到钢厂派出所关禁闭、送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过了几天发现没有效果,就又安排车辆将孝民父母、妹妹从三百里外的老家接到济钢,让家人不停地劝说、哭求孝民写保证放弃修炼。

那个书记还逼迫其父母给儿子下跪。母亲在厂里施加的压力下,拉着老伴流着泪给儿子跪了下来,直到六十岁的父亲出现抽搐、昏厥症状危及生命。

这一幕悲剧就是邪党书记一手导演的。前前后后济钢动用了八、九个人和数十个工作日、办培训班以及公车往返食宿等,对李孝民一人的迫害费用就有几万元。

高龄老翁被强判重刑

王鸿章,现年八十六岁,炼铁原料厂工程师,退休后自愿担任法轮大法义务辅导员,后多次被非法劳教判刑。

初期在党员洗脑班上,有退休干部科张××召集电视台录像人员逼迫他在电视上表态转化,不转就动员其亲朋好友做工作,多次胁迫未成。

为实施江泽民“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炼铁厂将王鸿章夫妻二人的工资卡都强行拿走,每月只给点生活费。作为重点人员,原料厂每天安排班上人员开车停在家门口盯梢,连续几个月。后来炼铁厂出钱雇了三个人长期监控:一个是炼铁退休工负责跟踪,两个邻居负责监控王家的来往人员。

二零零九年这名跟踪者发现了王鸿章在贴传单,跳出来制止,后又打电话给厂警卫,使其再次被非法抓捕判刑。而那个举报者获得奖金一万元。

节日或敏感日,济钢还增加人员家访甚至盯在家中,家人苦不堪言。前后监控时间约八年,各种费用估计在十万元以上。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济钢派出所和治保会在退休工程师王鸿章的家中将其绑架。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秘密开庭,非法将王鸿章判刑五年。

在山东省监狱里,狱警们所采用的手段是卑鄙的,以加分为诱饵,让那些心狠手辣的黑社会罪犯和贪官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

他们为达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各种酷刑折磨无所不用其极。曾半夜将王鸿章老人光着脚从床上拖下来,劈头盖脸的打,面部打肿都变了形;将圆珠笔夹入指缝,一个人紧握手,另一个人转动圆珠笔,直到皮破肉烂,露出骨头,被他们死死压着根本动不了;还把老人压在床上,用拖把棍子打臀部,用木制的晒衣架打手心、脚心、小腿,还用被子蒙住闷……

王鸿章老人多次遭受了残忍的迫害,几近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钻指缝
酷刑演示:钻指缝

技术工程师刘嗣堂两次被非法判刑

刘嗣堂,原是济钢总公司设备制造公司机动科科长兼技术工程师。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济钢为了达到迫害的目的,通知已经退休的刘嗣堂去“保鲜”。刘嗣堂说:“我都退党了,还保什么先?”这一句话就成了恶人迫害他的理由。

恶党书记寇性恭、保卫科长姜锡安带领鲍山分局六、七个警察骗开刘嗣堂家门强行非法抄家,连来串门的几位济钢老职工李洪英、秦贤基、王金屏和谢爱英也被恶徒绑架。

后来刘嗣堂等人被历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

在济钢恶人的授意下,二零零九年二月,刘嗣堂再次从家中被轻骑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象土匪强盗一样把他家值钱的东西席卷一空,连刘家给儿子准备结婚的近九万元现金都抢走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济南历下区法院非法判刘嗣堂五年六个月。

刘嗣堂在山东省监狱遭到了严酷的迫害,数次被送武警医院抢救,但监狱不允许家属见面。

刘嗣堂的妻子张慧清为了营救丈夫四处奔走,历下区610头目李东方害怕张慧清到处去讲真相要人,竟偷偷把她劳教了。

后记

济钢费心心机、不遗余力地配合中共迫害善良的职工,把大量资源投入迫害,把企业的经营建设放在了后面。得投入多少人员参与迫害?对正常生产有多大影响?十几年的迫害累计损失企业多少人力物力?恐怕数百万元不止。

更为严重的是,济钢各级领导用邪恶的流氓手段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违背了人伦良知道德正信,做的事都伤天害理、逆天背道、损德折福。

古人云:德不配位,必有余殃。济钢的历届领导人不但葬送了自己的未来,还把数万无辜的职工、家属拖入了泥潭,害人害己,最终落得如此悲惨的结局。

法轮功学员以慈悲为怀,一直在善劝民众不要被中共的谎言所迷惑,善待法轮大法,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为自己及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但济钢各级领导一意孤行,最终自食其果,实在可悲可叹!

希望泉城百姓以此为戒,不要让遗憾一再遗憾,吸取教训,从新认识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你就会发现,打开幸福之门的钥匙原来就在自己的手中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