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感悟师尊的伟大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五日】二十一年转瞬即逝,儿时开始修大法的我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青年大法弟子。修炼过程中的苦与乐说不尽道不完,但都渗透着师尊慈悲的保护和无比关怀。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近几年来我在讲真相中的小故事。

一、突破观念 迈出第一步

在二零一三年之前,我还没有完全突破面对面讲真相,只是在网上和用电话讲真相,还有就是和周围的朋友同学讲一讲真相,但是大面积的面对面讲还做不到。二零一三年初我结婚了,妻子(同修)在国内时就和同修一起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所以她马上提出去景点讲真相,但我还很犹豫并找理由说:“我已经在网上和打电话讲真相了,面对面讲真相不差我一个人吧。”她马上说:“你自己想想,怎么不差啊!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也就多一份希望,也就能多救更多的人。”她的话触动了我,我知道是师父在点化我,让我快点走出来讲真相,后来通过和她交流,逐渐去掉了顾虑心、爱面子心和怕心,在法上有了升华,决定和她一起去面对面讲真相。

二、持之以恒

我们夫妻俩平时都工作,只有周末两天有时间出来讲真相,一晃几年过去了,直到现在我们还坚持着,除了推广神韵期间和天国乐团参加游行外,不管严寒酷暑,还是雨雪交加,我们几乎每周末都去讲真相。

记得一个冬天的周末,外面零下十几度,再加上冷风,感觉就象零下二十多度,就这样在外面坚持了几个小时,回去的时候脸都冻僵了,但是心里却暖暖的,为了众生的得救,再苦再累也值得,因为这就是我们当初许下的愿。

有了在景点讲真相的基础,平时遇到有缘的陌生人我也能搭话讲真相了。有一次,我刚从超市买完东西出来,迎面一名男子准备進来,我一下叫住了他,微笑的和他打招呼:你好,也来买菜啊?他说:是。我说: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什么三退?”我接着说:“我们很多从大陆来的朋友都把之前入过的少先队、共青团、共产党退了,不跟共产党背黑锅,不当它的替罪羊,因为入党、团、队时都要举拳头发誓要把生命献给它,要为它奋斗终生,但是生命是自己的谁也不给,所以我们把那个毒誓抹掉,自己平安啊!”他说:“好的没问题。”然后说着就把名字告诉我,很痛快的退了,之后我又讲了大法真相,之后他表示非常感谢,走时和他挥手道别。师父说:“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1]讲真相时我就想:让正念主宰自己,去掉自己不好的观念和顾虑心等执着,就按师父的要求做碰到人就讲,尽量不错过一个有缘人。

三、讲真相步不停

二零一五年八月,看似偶然的机缘我退出媒体,全面转向面对面讲真相,转眼已经两年了,不禁感叹时间好快。我明白师尊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回想着两年的时光,每天面对面讲真相,晚上打电话讲真相,当时听同修在交流中提到:来中领馆办证的华人和多伦多大学主校区旅游的大陆游客很多,我心想:这就是我要去的地方,因为哪里人多就去哪里。这个过程中感人的故事和提高心性的事情也是层出不穷。

记得一次刚到中领馆,不一会功夫,中领馆门口就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真是太好了。这样我和另一位同修阿姨配合,我们俩一前一后往中间去,这样一个一个的讲,一小会儿就都讲完了,只有个别人不说话或者摆手不听,剩下的都选择了“三退”。我想到师尊的话:“在前两年,讲真相还很困难,有的人根本就是理智不清的,是因为那个时候邪恶的因素非常的多、控制着人。现在这些邪恶的因素,随着正法形势往前推進,宇宙不好的东西在大量的清除、销毁、解体的过程中被销毁的越来越多了。人类这也是一样,现在人都能清醒的在思考,特别是针对这场迫害,针对大法弟子和邪党之间,都能清醒的认识了”[2]。

还有一次在多伦多大学主校区讲真相,正巧赶上毕业典礼,多个分校区的毕业生都集中过来参加毕业典礼,还有专门从国外赶来的父母,真是人山人海,他们的心情用欢呼雀跃来形容都不为过。我想这正好是讲真相的绝佳机会,面对这么多的人,当时只有两、三位同修,感觉有点应付不过来,但我们稳下心,不急不慌,分头讲,不求数量,认真对待每一位众生,一时忘了时间。一看表,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停车已经超时了(因为停的地方只能免费停一小时)。看着这么多的众生我心里想:现在过去停车再回来要十几分钟,也许回来人都走了。就决定不回去了,不就吃个罚单吗,吃就吃了,结果回去之后真就吃了一个罚单。我转念一想:就是我这不正的念头才招来了罚单,当时心里有点不舒服。回去后深挖自己,又找到了侥幸心理,心想:就这么一会儿不会吃罚单的,还有怕麻烦的心、懒惰心等。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3]

在中领馆和多伦多大学主校区讲真相一晃一年多过去了,转眼到了二零一六年十月份,渐渐步入冬季,游客也少了;而中领馆也改成了网上预约办证,几乎也没有人排队了,所以人也不多了。我心里琢磨着:到哪里去讲真相呢?妻子好像知道我心里想的,就说:“去机场讲真相。”我一听就说:“好啊!”之前我也听其他同修说过,但是一直没有在意,这回她又提起此事,我知道师尊再次点化,接着我们就打听去机场讲真相的消息,得知周末都有同修去那里讲真相,就决定和他们一起去,这样开始了新的讲真相之旅。

第一次去机场,眼前人山人海的旅客,尤其是中国人面孔的,排着队在那里托运行李,真是太好了!我不禁再次感叹,又可以挨个讲了,不用到处找人了。

一次遇到一位刚下飞机的女士,她和谈了三十多分钟,她和大法很有缘,她讲了很神奇的一件事情:她在中共迫害之前就看过《转法轮》的书,但迫害之后就放弃了,但知道大法好,后来中共非法让所有人上缴大法书籍,她自己记得也把书交了,可是后来她出国之后却在行李里面发现了《转法轮》这本书,她当时就觉的不可思议,我不是明明把这本书交了吗,怎么在行李里面?而且过海关的时候,也没检查到。我当时听完很感动,师父没有放弃她,我给她背《论语》,并告诉她回去从新捡起来,不要再放弃了。她说:“回去一定看!”

还有几次碰到主动和我搭话的人,走过来就问我:你是不是某某某,我说不是,但是我话锋一转接着就讲真相,对方欣然的就同意“三退”。师父说:“什么都铺垫好了,就差你去做”[4]。过程中也经常碰到一些熟悉的面孔,有的说:“怎么哪里都能看到你。”还有的说:“我都看见你七、八次了。”还有的说:“怎么又是你。”还有开玩笑的说:“你是不是住在这里啊,怎么总能看到你。”每当听到这些我都笑笑说:说明我们有缘啊!有时还会说:“哪里中国人多就去哪里。”

在机场也不乏碰到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我发现这些学生没有太多的观念,讲真相过程中很少有排斥的,大部份一讲就能听,听完就能三退,也许天象变化到这了,就像师父讲的:“我一出生的时候,很多的神就跟着下来了。从那之后年年都有,神就一直在往下下。等到我传法的时候,那个神来的就象雪花一样下来。就那么多。我一算这个年龄啊,从我传法到现在,二十五岁左右这些年轻人,真的还有很多人没有得救,都是神来的,他们下到地上来,散布在全世界各地”[5]。师父的法鞭策着我们往前走,指引着我们的方向,不迷失回家的路。

结语

在这几年的讲真相中也时常遇到一些不听真相,甚至恶语相向的人,现在我都能平和的去对待,有上来就骂人后来又冲我吐吐沫,我当时丝毫没有感觉,就像微风拂面,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就像师父讲法中说的:“你有那个心哪,你的心才会动;你没有那个心哪,象风吹过一样,你根本就没感觉。”[6]

但是遇到的善良民众也不占少数。有一次去饭店吃饭和一个广东的小伙子讲真相,他说他什么都没加入过,明白真相后说:我支持你们,加油!还有一次晚上吃完饭出去讲真相遇到一个中年男子和我竖大拇指,你们做的很好,再接再厉!还有一次在超市讲真相,一个老爷爷明白真相后握着我的手说:“小伙子,年轻有为啊!”我知道这些都是师父借世人的嘴鼓励弟子的话,弟子唯有更精進,多救人,才能对得起自己!对的起自己的众生!对的起自己许下的承诺和签下的誓约!感悟师尊的伟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