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西南石油大学迫害法轮功学员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根据明慧网消息统计,截至二零一七年,四川西南石油大学师生先后有六人被非法判刑、五人被非法劳教、八人被无理开除学籍或公职,二十多人被非法关押。

西南石油大学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紧跟江氏集团,特别是周永康长期在中石油历任副总经理、总经理,后又在四川省任省委书记,其子周滨又为西南石油大学科技英语专业学生,历届校级领导与之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一些别有用心、投机取巧的人迫害法轮功积极卖力。这已成为是否属于周永康一伙的标志。即使在周永康被报应的现今西南石油大学里没人敢公开讲周永康、周滨等的事情,一些在权者阳奉阴违,欺下瞒上,口头上依法办事,实际上违法违宪,长期跟踪、监控法轮功修炼者,甚至监控人员可额外领取报酬。对修炼者在提职、评奖、评审职称上处处刁难、歧视、孤立。

一、李延钧博士遭受的迫害:从指导博士到失业

李延钧博士,矿产普查与勘探副教授,为人善良、教学认真负责,赢得了师生的好评。公开发表论文近四十篇,其中EI(工程索引,全球核心论文)收录五篇,SCI(Scientific Citation Index,代表国际认可的最高基础科学级别论文)收录二篇,主编国家十一五高校规划教材《油藏地质学》一部,参编省部级教材《油气勘探地球化学》一部,培养硕士十九名,协助指导博士四名。李延钧博士虽然还是副教授,其实他的学术科研水平和师德修养早超教授博导水平,曾协助独立指导博士四名,在职时平均年收入四十多万元,现在却成为一位失业者,四年来的直接导致经济损失一百多万元。这正是江泽民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人体上消灭”邪恶罪行。

一九九九年九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三十四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七月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二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拘留。

二零零零年八月,李延钧博士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南充市政法委游街侮辱迫害,学校派车拉教师前往观看,后关押在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被非法超期关押四个月。新华劳教所是臭名昭著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强迫法轮功学员在砖窑厂高温劳动。李延钧因抗工、绝食,被非法捆警绳、电击、暴力欺骗洗脑,至今其右手腕处还可看见几道被警绳捆过的痕迹。

李延钧
李延钧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底,李延钧回校,但学校不允许他从事教学,并非法将他的工资降三级、减一年工龄,还将四处派人拦截法轮功学员上访的差旅费从他的工资里扣除。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二年,李延钧累计经济损失不低于十万元。学校还以扣发所在二级单位“所谓治安综合奖”等株连政策来制造仇恨。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七日上午,李延钧博士被新都国保大队人员抄家骚扰。二零一三年六月二十六日李延钧在泸州市出差时被警察绑架,被诬判四年,后上诉依然维持原判。二零一五年底被非法送入四川省臭名昭著的原五马坪监狱(现四川省乐山嘉州监狱),二零一七年四月走出魔窟,出监狱门口时,四川新都区610、西南石油大学保卫处(社区)企图接人,家属不从后得以自由。

二零一五年十月西南石油大学联合省教育厅非法开除李延钧博士公职,冻结社保,书面申请复职被推诿不予答复。因副教授李延钧博士深得学生爱戴,在他被非法拘禁后,他的研究生也被校方找去谈话,要求表态与邪党一致,以达到毁灭人类的罪恶目的。

二、机电工程学院教授伍开松、任正华遭受的迫害

伍开松,男,五十五岁左右,机电工程学院教授,博士毕业。一九九九年九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二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二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拘留,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南充市政法委游街迫害,学校派车拉教师前往观看,关押在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被非法停职停薪二十个月后工资降三级,共扣数万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开除党籍。

伍开松教授二零一五年因在研究生课堂上,教人做好人,他上课思路清晰、生动有活力、以理服人、研究生都愿意听他的课,然而一次有一百多学生的跨学院大课中被不明真相的学生举报,学校强行取消其课堂教学和指导研究生资格。

原机电工程学院副教授任正华,女, 二零零零年七月在郑州被非法拘留四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六十二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绑架到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被非法抄家二次。二零零零年八月,六十岁左右的她被非法劳教一年。被扣养老金一万二千五百元,还被强行勒索二千元。

三、所谓“转化”夺走博士生的良知和生命

段秋者,女,原石油工程学院在读博士研究生(原工程院院士、校长罗平亚的博士生)。一九九七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患的胃病等均痊愈。她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品学兼优。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段秋者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上访,一九九九年十月在北京被抓后开除学籍,并被非法遣送回北方农村,受到巨大压力。随后,学院与段秋者老家的恶人合谋,采用种种伪善、欺骗、强制手段将她转化成了一个贪图眼前小利、出卖自己人格与信仰的小丑,并转而助纣为虐干了许多伤害法轮功学员和破坏大法的坏事,以此换取返回学院继续学业的利益。中央电视台播放过其背离真善忍的情况(中央一台新闻报道过),《四川日报》等多家报纸也做了报导。

段秋者返回学院不久即患上肝硬化(也可能是胃病复发)。尽管如此,当地法轮功学员仍以慈悲为怀,善劝她放下私欲,弃恶从善,从新走回大法中修炼。段秋者内心知道大法的美好,也想从新修炼,但却放不下现实利益的诱惑和对邪恶的惧怕之心,只是在家偷偷的炼功,不敢堂堂正正的上网公开自己对大法犯下的罪恶,表示坚修大法的决心;也不敢接触法轮功学员(因此无法得到法轮功学员的帮助)。曾有人看见她远远的看见法轮功学员后躲在一边落泪……

二零零二年十月,段秋者在痛苦、恐惧、悔恨中去世,年仅三十一岁,留下一岁多的孩子。

四、部份师生受迫害的情况

下面是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统计部份师生受迫害的情况,其中年岁是当时的年岁:

吕国祥,男,五十一岁,资源与环境学院副教授。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送进学院办的洗脑班拘禁七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底被非法拘留二十天,并遭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又被非法拘留二十八天,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停职停薪六个月后工资降三级,共扣上万元,还强行勒索五千元。

鲍维鸣,男,四十五岁,电子信息工程学院工程师。二零零一年四月被非法抄家,非法拘留三十二天后送精神病医院三个月。被非法停职停薪六个月,停发上岗津贴和保留工资一年,共扣一万二千五百元。 因在长期高压与恐惧,鲍维鸣承受不住,自尽身亡(注:这是中共迫害造成的,法轮大法不允许自杀,认为自杀是有罪的)。

汤健,男,二十八岁,原石油工程学院助教,硕士学位。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开除公职。二零零二年四月在成都被绑架,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日报道被判刑十年。出生于一九七五年的汤健,一九九九年西南石油学院(现在称西南石油大学)研究生毕业,并考取了博士,但学校方面却要挟他必须写不去北京上访的保证才能就读该校博士,汤健没有妥协,最后学校只让汤健留校当教师。

徐开放,男,三十岁,原石油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考上石油工程学院博士研究生未能被录取。二零零二年八月在成都被绑架,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八日报道被判刑三年半。

南晓青,男,二十六岁,原石油工程学院九十六级本科生。湖北浠水县人,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四个月后开除学籍。据明慧报道于湖北某县资料点被绑架判刑,被沙洋范家台监狱非法关押,其父亲(法轮功学员)已被当地邪恶迫害致死(明慧网有报导)。

曾永浩,男,二十五岁,原机电工程学院九十六级本科生。由于坚定修炼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开除学籍。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被绑架,关押二个多月。二零零二年七月在重庆又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遂宁市灵泉寺看守所,二零零三年四月被非法判刑九年。

耿红海,男,二十五岁,原工商管理学院九十六级本科生。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一个多月后开除学籍。

梁静梅,女,二十四岁,原外语系九十八级本科生。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送进学院办的洗脑班拘禁七天后强迫休学一年。

五、职工、家属遭受的迫害

下面是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七日统计部份师生受迫害的情况,其中年岁是当时的年岁:

曲成彦,男,五十六岁,现代教育技术部高级工程师。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送进学院办的“洗脑班”拘禁七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底在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七天,并非法抄家。被非法停职停薪十二个月后工资降三级,停发上岗津贴和保留工资一年半,共扣二万多元。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开除党籍。二零零二年至今被高职低聘。

杨秀忠,男,六十一岁,原高职技术学院高级工程师。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被非法抄家二次。被非法停职停薪八个月,停发上岗津贴和保留工资三个月,共扣一万六千八百元。他曾被软禁、下岗、非法抄家、非法关押,长期被监视居住、电话监控、跟踪等,屡遭骚扰,使身心受到摧残。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含冤去世,终年六十一岁。

刘俊华,女,五十九岁,主治医生。一九九九年九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三十四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在郑州被非法拘留四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六十三天。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到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七天。被非法抄家二次,将防盗门砸烂。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七月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三十一天。被扣养老金一万多元,还被强行勒索四千三百元。

谢先芝,女,五十六岁,原子弟校中学教师。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二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在郑州被非法拘留四天,后又被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拘留六十二天。二零零零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三月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二十天。二零零一年八月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又被非法拘留三十一天。被非法抄家三次,由开锁王破门而入。被扣养老金一万一千八百八十元,还被强行勒索四千三百元。二零零二年八月在成都被绑架,被关押在郫县看守所,西南石油学院保卫处送来诬陷的“黑材料”二零零三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五年。从二零零二年八月起至今养老金被全部扣发。

何秋华,女,五十六岁,原劳动服务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七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二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八天,并非法抄家。被扣退休金五个月,共一千一百七十五元。

谭智媛,女,六十三岁,原汽车队调度员。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送进学院办的洗脑班拘禁十天。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非法抄家。

杜秀芬,女,六十二岁,原计财处会计师。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送进学院办的洗脑班拘禁十天。

邱开蓉,女,五十三岁,图书馆馆员。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非法送进学院办的洗脑班拘禁十天。

罗华,女,二十九岁,家属子女。二零零零年七月在郑州被非法拘留四天,后在南充市顺庆区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八天。二零零二年一月在武胜看守所被非法拘留二十八天。被非法抄家二次。被逼辞退税务所工作。

蒋胡兰,女,六十一岁,家属。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非法拘留三天,并非法抄家。

六、主要参与迫害者

1.董保真,原党委书记,现退休,全国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先进工作者。

2.曾宪平,原党委副书记,受到江丑接见,提薪三级,现恶报丧命。

3.张尚华,男,汉族,一九六四年生,重庆人,西南石油大学地质专业毕业,原西南石油学院党办主任,是早期参与南充洗脑班的首恶之一,在二零零零年底至二零零一年上半年积极配合南充610副主任王勇,与罗文荣、南充公安学校某某某,从事洗脑迫害。是南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先进工作者。后离开学校任广元苍溪县长、巴中市副市市长。

4.孙一平,现任党委书记。近年对学校法轮功学员的监控、骚扰,特别是禁止伍开松教授上课带研究生,李延钧被非法判刑、开除公职、失业等迫害学校中的最大责任人,当时因自知违法,面对李延钧的律师的面谈要求,孙一平却不敢接待。

5.郭敏,原保卫处处长,直接迫害者之一。他带领一帮邪恶之徒不间断的监控、跟踪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抄家,因迫害大法有功,提升为处长,并获得所谓“先进”。

6.邱子辉,原石油工程学院副书记,现人事处处长,参与指使监控、公职开除等迫害。

7.王道崇,原保卫处政保科长,调任武装部现又在政保科“主持”工作,现靠边站或退休。

8.江涛,原保卫处治安科科长,现西南石油大学社区居委会主任,近年积极参与迫害。

8.颜雄,原保卫处政保科长,迫害法轮功有“功”由科员升为科长。

9.杨华斌,原地质系党委书记,后经济管理学院党总支书记,现退休,南充市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先进工作者,提薪一级。

10.梁政,原机电工程学院书记,后机电工程学院院长,现退休。南充市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先进工作者,提薪一级。

11.杨春丽,图书馆书记,善恶不分,为捞政治资本参与迫害。

12.苏兴富,原离退休管理处党总支书记,退休。南充市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先进工作者,提薪一级。

13.邓大庆,网管监控,由工人聘任为高工。

14.陈继明,现代教育技术部主任,积极配合610迫害法轮功学员。
15.杨刚,政保科干事,利用网络、通讯(电话等)监控住宅,参与抄家等,表现邪恶。

16.任春清,综治办工人,非法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参与殴打、抄家等活动,表现极为邪恶。

17.刘彬,网管中心主任,参与搜查电脑等非法活动。

七、主要遭恶报实例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强权暴政从来没有一个成功过的,所有残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没有一个善终的。

1.保卫处人员钟家云患淋巴癌身亡。

钟家云,男,西南石油大学保卫处人员,卒年四十九岁。生前参与迫害大学里的法轮功学员,对他们蹲坑、监视等。曾有人劝说他“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他执迷不悟,扬言:“(法轮功学员)只要被碰到,我就要弄痛……”在二零一零年九月,钟家云患淋巴癌身亡。

2.校长、党委书记董保真夫妻遇车祸受伤

董保真,原西南石油大学校长、党委书记。二零零一年,被评为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全国先进工作者”,在“表彰会”上发了言,受到江恶首接见,提薪三级(每月五百元)。对十一年来西南石油大学的法轮功学员遭受的种种迫害负有直接责任。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上旬,董保真和妻子一起出游,从广安市返回新校区(成都市新都区)途中遇车祸。妻子腰部受伤,从南充中心医院转到成都治疗;董保真受外伤。

3.党委副书记曾宪平夫妻双亡

曾宪平,西南石油大学原邪党党委副书记,参与迫害学院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正月初四,患胰腺癌死亡。其妻在西南石油大学内到处诽谤大法,叫法轮功学员“别炼法轮功了”,在前几年,已患牙癌死亡。

已有的恶报只是上天的警告,迫害者如再不清醒,继续参与迫害,不仅难逃法律的制裁,而且遭受天谴,将永远失去生命的未来。人不治天治。作恶者你们应该好好想想,你们迫害的这些师生都是好人,工作上勤勤恳恳、为人上诚实守信,都受到学生、同事的好评。按照中国现行法律,迫害也是违法的,公务员法、警察法也明确了违法终身追责制。上天慈悲,给人以机会和时间,切不可侥幸自居,一旦报应来时,悔之晚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