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走回大法一年多来的变化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女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春天与父亲一同有幸得大法,那年我五岁。年龄小,根本不懂什么是修炼,不知道大法是什么,只知道我炼的是法轮功,法轮功好!

一九九九年邪党疯狂迫害开始了,父亲因去北京上访,坚持修炼,被劳教迫害,又被非法判刑三年。我和妈妈在家艰难度日。从亲人、邻居、老师的嘴里经常听到埋怨爸爸和诬蔑大法的话,我不知该对他们说什么,只是心里难过。

三年后父亲回来了,又在同修那里请来了师父的《洪吟》、《洪吟二》,我背下来大部份。那时我小学四年级。但是我的父亲,随着常人社会这大染缸的污染,渐渐的被常人心拖下去了。而我年纪小,没有学法修炼的环境,更不懂得修炼心性,所以也混同于常人了,离道越来越远,就这样浑浑噩噩度过了十几年。

放下名利,重回大法中

二零一四年,我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在一家建筑公司工作,薪资待遇很高,年薪二十万左右,如能拿下工程,提成更可观。不久我便得到了领导的信任,职位不断提升,业务也有很大起色,但周围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我在同事之间、上下级之间、与客户之间,不断的迂回,利用各种方式保全自己,艰难的向上爬。我经常独自代表公司参加各种类型的商会、宴会。每天看着形形色色的人,说着口是心非的话,吃着山珍海味,但我一点也不开心,内心无比空虚,找不到生命的根,觉得生命毫无意义,甚至都有轻生的想法。

二零一六年机缘巧合,我联系上了北京的一个女同修,我们在一起学了几天的法,真的就像电插头插上一样,我找到了生命的意义,在黑暗中看到了希望。《转法轮》还没有完整的读完一遍,我就决定放弃当前的工作,因为这工作的性质不符合法,打算从今以后全身心投入到助师正法的三件事中,做一名师父的合格的弟子。于是,我向领导递交了辞呈。

他们感到很震惊,并且以更优越的条件来挽留我。我笑着对领导说:“既然我选择放弃工作,那就不是用金钱能留住我的。”在临回来那段时间,我将在北京认识的百分之八十的朋友和同事都劝“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了,并且用实际行动证实了大法的美好。单位有一位女同事,我俩之间一直明争暗斗,并且都在工作中做了伤害对方的事。临走之前,我特意找到她,向她道歉,请求她原谅,并且给她讲了法轮大法的真相。她也做了“三退”,还说想看看我们炼的功是什么样的。我就给她打了第五套功法的手印。她很开心,说:“原来法轮功不像电视中说的那样啊!”

我们同寝室的同事,每次看到我发正念或者炼功都主动不说话,甚至我有时偷懒不炼功的时候,她就会问:“你今天咋没炼功啊?”我还经常在公司里大声的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有几天不唱,就会有同事问:“你咋不‘跨越千山万水’了呢?”看到同事们明白了真相,我真是发自内心为他们高兴,并且觉得这样的我才是最幸福的,这才是我活着的真正意义。

二零一六年,我二十四岁。这个年龄的人,最看重的就是工作、名利、地位、配偶,为了这些奋斗着,而我却在逐渐看淡、舍尽这一切,做一名真修的大法弟子。我也明白了,之前的十多年我是在旧势力的安排中沉沦。

放下亲情,做真修弟子

回到家就面临了最大的问题:因为父母一直在亲朋好友中夸赞我,我成了他们炫耀的资本,现在这一切一下子都失去了,妈妈接受不了,她把名利看得最重。但不管怎样,我已横下了这条心了——什么也阻挡不了我修炼的路。

我荒废了这么多年,落下的太多太多,有那么多的众生我没有救。感谢师父慈悲,没有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把弟子从肮脏的地狱中捞出来洗净,并且给了弟子回天的梯子。我自己攒了一些钱,父母他们的生活也很好,不需要我管,我决定先不工作,全身心投入到三件事中。

我在一个以前认识的同修家附近租了房子。

家乡同修证实法的项目做得很好,形成了整体。对我这种刚走回来、法理还不清的学员来说一个好的集体修炼环境非常重要。

妈妈知道之后大发雷霆,每天打几通电话骂我,软硬兼施,后来每次打电话就哭,甚至还说什么要死给我看等等,说我在逼着她死,说我爸以前关监狱三年给她带来的痛苦,她不想在我身上再尝一遍,甚至威胁说要过来把我的房子烧掉。

我的心里也很挣扎,就找身边的同修切磋。同修让我看师父的《路》这篇经文:“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看到这,我内心坚定了。通过和同修交流我知道,这是邪恶利用亲情想把我拽下去,不仅是害我,还因此害了我妈妈,让她犯罪。所以,我绝不会让邪恶得逞。我向妈妈表明了自己要坚定修炼的心,同时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那时,心里觉得很苦,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想坚持一条修炼的路会这么难?很清晰的记得,那时看《转法轮》,有时只看了一段就泪流满面。但是我内心和师父说,“师父!无论多难,多苦,弟子都会坚定的在这条路上走到底!”

在师父的加持下,终于走过了这一关。直到今天为止,妈妈基本不再说什么,不干涉我修炼了。

盘腿吃苦,磨炼意志

刚刚走回大法修炼那段时间,我最害怕的是炼静功,一想到炼静功,心里就发怵。那是二零一六年的夏天,我用了两个多月才突破打坐这个关。不管怎么疼,我就是坚持,就是不把腿拿下来。我就记住师父的这句话:“怕什么,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1]。

一般双盘到半个小时,或者四十分钟的时候,我就疼得上不来气了,進气少,出气多,浑身哆嗦,上下牙控制不住的在颤抖中碰撞着,到最后,就是疼的哇哇大哭,到一个小时把腿拿下来的时候,浑身已冰冷,手心里全是水,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那段时间,几乎每天都疼到哭,甚至刚盘上腿,不到十五分钟就开始剧痛,就开始哭,一直哭到最后。但好在不管怎么疼,怎么哭,手印该怎么打还怎么打,让腿盘在那里不动。我知道自己这些年陷于名利情中,落下的多,业力大,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叫我加紧还业,赶快跟上来。大部份业力都是师父替弟子承受了,而我自己只承受了一点点。

集体学法时,看同修学法时都盘着腿,我也应该盘腿,因为那是敬师敬法的体现,于是学法时我也就开始盘腿。可开始只能盘十几二十分钟,不过,就像炼功一样,我就尽量坚持,每天都多坚持一会,从二十分钟到半个小时,再到四十分钟、一个小时。当我学法能坚持盘腿一个小时时,我炼第五套功法那一个小时就一点也不疼了,非常轻松。慢慢的,我几乎学每一讲都能坚持到最后。有一次学法,加上中间发了两次正念,我盘了两小时零十五分钟,还有几次盘了两个小时。

现在我也能和老学员一样盘着腿学法了。我体会到,盘腿时疼不疼与心性紧密相关,如果我心性守得住,或者关过得好,盘腿时就不疼,反之则疼得厉害。

我虽然很快就突破了打坐这一关,但在炼功上还是容易懈怠、懒惰,这也是年轻同修普遍存在的问题。说来惭愧,到现在我都不能坚持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状态好的时候,一段时间还能坚持,有点外来干扰就懈怠,五套功法就不能炼完整,这也是我需要突破的一关。

冰雪严寒中锤炼

当地救人项目很多,每个同修都根据自己的能力和条件去做。比如利用手机拨打语音电话或对讲劝退,发彩信、短信,粘贴不干胶,发送真相册子、真相光碟,悬挂条幅、展板等。我也积极参与到救人项目中,主要以发彩信、发放真相资料和面对面讲真相为主。

二零一六年冬天,真相台历做好后,我留下了一百三十本。我就在想,怎样能不浪费大法资源,发挥每本台历的最大作用。看到很多交流文章中同修都去挨家挨户讲真相,于是,我也决定这样去发台历。我选择了一个市场周围的一圈门市,在家发好正念,请师父加持,就一个人出门了。刚到那边,心里也是非常紧张,甚至有退缩的想法,但是想到这些众生为了今天等了亿万年,他们明白那面是多么期望我给他们带来真相。于是我鼓足勇气,内心请师父加持,大大方方的走進了一家门市,笑呵呵的对老板说:“大姐,您好,快到新年了,送给您一本二零一七年的台历,希望您在新的一年里生意兴隆!”她接过台历翻看,我就接着说:“这台历是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制作的,就是希望您能有一个平安美好的未来”,然后切入正题,给她讲真相。她乐呵呵的接受,并且做了三退。与她道别,出来之后,我就更有信心了,看到旁边有卖烤地瓜的大爷,就上去给他一本台历,开始给他讲真相。他就问我:“你这小丫头,你不怕我举报你?”我说:“大爷,我不怕,因为与救您比起来,救您更重要,我是真心为您好呀!”他听了我说的话,开心的大笑起来,接受了台历,并做了三退。当我走到下一家时,是个理发店,里面连顾客一共四个人,我心里有点发怵,犹豫要不要進去。但是,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自己的责任重大,我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于是又鼓足勇气走進去,大大方方地给里面的人发台历,一边讲真相,最后他们都做了三退,乐呵呵的道别。临走之前,我听到里面有一个顾客说了一句“现在法轮功都这样了?”我心里知道,这是众生在感叹大法在人世间的变化,他们震惊炼法轮功的人都可以这样光明正大的在市面上发放真相资料。我内心也在感叹,迫害初期,由于邪恶造谣,刚提到法轮功三个字别人都会躲着,走到今天,历经多少磨难,付出多少鲜血,只有大法弟子知道,师父知道。我更加坚定走出来救度世人的决心,只要我们出现,就是在证实大法。

还有一次,一个店面里有一对夫妻,妻子同意了三退,可是那位男子一直不同意退,但是态度还算好,是个党员,我就一直跟在他身后讲大法的真相,他就一直不同意退。后来,我和他说:“大哥,您咋不想想啊,这大雪天,我不在家里喝茶水看电视,暖暖和和的,我跑这来,和您说这些干啥?又没有名没有利可图,还受着人们的白眼,甚至随时可能面临被举报的危险,我是为了啥呀?我是真心为您好呀!佛家以慈悲为怀,我能眼睁睁的看着您和共产党一起遭殃吗?”他听我如此说,可能觉得我说的确实有道理,便笑着说退了。过后我想到,如果我今天不这么坚持,是不是这个生命就错过了得救的机会,成了永远的遗憾?又想到自己以前给人讲真相的时候,有时看到人家态度不好,或者没有耐心听真相,我就不再讲了,那我是不是错过了很多该救度的众生?心里惭愧啊,决定以后给人讲真相尽量多坚持坚持。

在发台历救人的过程中,有时也会遇到不接受,甚至把我推出来的,我就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受其影响,依旧乐呵呵的走進下一家讲。还有很多人看着我说:“你这么小小年纪,也炼法轮功?”在世人眼里,炼法轮功的应该都是些老头老太太。在我们这里,像我这个年龄的学员只有我自己,三十多岁的几乎都没有,四十多岁就算是“年轻弟子”了。不过,在全国年轻人修炼大法的并不少,尤其新学员中年轻人多,只是能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救人的不多。我也建议,年轻的同修尽量多出来面对面讲真相,我们的年龄也是最好的证实法的一种方式。当然不会因为年龄小,圆满的标准就会降低。

面对面讲真相的过程,也是向内找去人心的最好机会。我也悟到,如果自己的念不正,毁的是众生啊。比如,如果自己有争斗心不去,那在讲真相过程中,就会表现出来,场不正,不仅不能给人讲清真相,甚至会让人说出对大法不敬的话,那是在救人还是毁人呀?所以,在讲真相中,抱着一颗慈悲的心,时时向内找,才会做好。就算当时那个人不退,但是咱们对人有礼貌,和蔼可亲的表现,这种善的力量,也会给他心目中留下“法轮大法好”的印象,因为我们出去不是代表个人,代表的是大法弟子整体的形像啊。

发台历时戴着手套不方便,行动显得笨拙,我就不戴。东北的冬天气温有时达到零下二十多度,经常冻得手没有了知觉,返回时骑电动车,两手冻僵,要用胳膊肘加速,到家时拿着钥匙开不了门。但是不管怎么苦,我内心总觉得无比幸福。发了一百三十本台历劝退了九十多人,有一些人什么都没入过,但也明白了真相。

和做的好的同修比,还差得很远,但对我来说,这是我迈出面对面讲真相第一步。有的同修出于安全考虑,觉得我是新学员,建议我不一定也这样做,可我觉得这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有师父保护,我什么也不怕,带着很强的正念走出去会是安全的。

农村众生不能落下

我所在地区是个县城,下辖二百多个村子。县城里的真相资料不断,农村的同修少,一些弟子还走不出来,那里的民众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真相资料了。我与县城的两位同修交流:我们既然做了这一方的大法弟子,就有责任给本地区的众生得救的机会。

我们苦于没有车,只能在附近的村庄发一些资料。可能师父看到了我们救人的那颗心,一位女同修的家庭并不富裕,但她不修炼的丈夫却主动提出给她买车,这样就解决了交通工具的问题。后来我考驾照通过了,也买了一辆轿车,这样更方便了。于是我们就开始系统的做这件事,也得到了资料点同修的支持。我们提前规划好路线,晚上带足了用自封袋封好的明慧期刊、光盘,还有真相展板、喷漆,有时也带条幅和不干胶开着车奔向农村。临行前先不忘发正念清场。

去农村发资料相对来讲要困难一些,主要是道路不熟悉,且路不好,容易迷路或开進死胡同。农村狗多,稍有动静就狂吠不止,有的狗还跟着你叫。但我没有怕,一心想着救人。去农村发资料是我最愿意做的事,感觉自己身轻如燕,每个细胞都处于兴奋之中,有时是跑着将资料送入每家每户的。

今年我们当地农村大旱。我想农民盼望得救的心情如同盼雨一样,尽量不落下一家一户。

一次,我们到我的农村老家发资料,我心里默默的说:“我家乡的众生啊,对不起,我来晚了!”当时眼泪都要流出来,幸好在正法结束前,师父慈悲的把我挽救回来,让我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有得救的机会。

每路过大桥或其它合适的位置,我们就会喷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办江泽民”、“天灭中共 三退保命”等标语。开始时直接喷字,但字体不太美观。后来就用电脑打出隶书字制作了模板制作标语,既美观又大方,字也大,令人赏心悦目。

我们还尽量联系农村同修走出来。他们对当地情况熟悉,可以给我们当向导,和我们一起发资料,这样也会带动他们走出来。一天,我独自一人开车去一农村同修家,和她一起发了几百份资料。回来已近午夜,路上的车很少,我一个小姑娘独自开车,而且是第一次开夜路,可我一点也不害怕,一路上听着师父的讲法,中途还挂了一个真相展板。

总体发资料都很顺利,偶尔也会有干扰、有考验,这也与我们自己的执著心有直接关系。一天晚上,我开车拉着三位女同修去农村发资料。当时已是晚上十点来钟,整个村子已经基本发完,我们开车去最后一个胡同,后来才知道当地村委会的后门就在那条街上,我们就在村部侧面的大墙上喷上了“法轮大法好”等标语,又在后门门口发了一本真相期刊,做完准备往回返。

可是,路很窄,没法掉头,只能向后倒车,车子右面的两个轱辘卡在了道边的牙子上,车子倾斜,卡住底盘,怎么也出不来,旁边就是农田了。我们四个女同修怎么使劲,用了很多办法车也弄不出来,并且,那天阴错阳差谁也没带电话。这时,打更的老大爷出来了,我们就向他借了电话,给县城的同修打电话求救。在这过程中,那个大爷看到了他门口的真相期刊,捡了起来,我们心里就有点慌了,赶快把车上还没发完的期刊转移到了后备箱里。大爷再过来时,就拿手电往我们的车里照,车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他就开始往别人家的门口走,又拿手电照,又看到了一本真相期刊。怕他报警,我就跑过去跟着他。大爷已经怀疑是我们发的了,和我说:“你们没少发啊!”我没有正面回答他,在心里发着强大的正念,清除操纵他背后的邪恶,并且向内找。

其实,当车卡在那儿的一瞬间,我就知道我错了,我有安排同修做事和看不上同修的心,同修也有不愿听我安排的心,我们的配合已经掺杂了不正不纯的因素,所以招来了邪恶干扰。但是不管发生了什么情况,我内心都有一念:无论我们做错什么,也不许邪恶迫害我们,那是我们修炼的路,是我们归正的过程,只听师父的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强加的一切干扰和迫害。

我们四个人都在心里默默的发着正念,并且向内找。这样,我们一边等着同修来,一边和老大爷聊天。有一位同修提议,应该给大爷讲真相,我心里犹豫了,我觉得,如果给他讲真相,就等于暴露了我们的身份,不太理智,但又觉得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也许这是和我们有缘的众生呢?况且,那么多正念强的同修都能堂堂正正的去政府或公安部门讲真相,我怎么就不能堂堂正正的呢?我有师父保护,怕什么呢?于是,我就跟在大爷的后面進到他住的院子里,一边和他聊家常,一边发正念,然后就开始和他讲真相。他听了真相后,和我说“你放心吧,我不会举报你们,那事我不干,你们今天在我这啥事也不会有,放心吧。”老人还做了三退。我们一直用大爷的手机和县里的同修保持着联系。

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城里的三位同修开着车来了。利用千斤顶将我的车顺利的开了出来。

我们诚挚的向老大爷道谢,并给了他一百元钱作为电话费。老大爷高兴的接受了。我们也为老大爷的“三退”得救和帮助大法弟子的善举而高兴。临走之前大爷还说:“我挺向着你们法轮功的吧?”我笑着说“是,谢谢您!”

回来的路上,城里的一个同修对我大发雷霆,严厉的指责我为什么不带手机?其他同修也纷纷说我,认为这次事故是我造成的。我心里有些委曲,但一句话也没反驳,承认是自己的错。心里默默向内找。找到自己这段时间起了干事心、欢喜心,安排别人和看不起别人的心。对于这次的事,我只有感谢,感谢师父,感谢同修,在我出现执着心要走向危险的路口,及时的给我敲醒警钟,认识到出去救人,同修间配合好的重要性,并为我以后更好的走好这条路做了铺垫。

几个月的时间,我们在农村散发了一万多本真相资料。当然,这仅仅是做了一小部份,还有很多地方还是空白,很多众生等着我们去救。我们有信心一步一步扎实地走下去,把大法的福音带到每个角落。当然在这过程中,有很多考验心性的地方,也有来自同修内部的矛盾和外来的干扰。但是不管怎样,我们坚信,只要我们多学法,多发正念,时时向内找,什么也阻挡不了我们救人的这条路。

结语

走回大法中一年多,我已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从一个业力满身、陷于名利情中的现代变异常人,变成了淡泊名利、一心救人的真正的大法弟子,真可谓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正法即将结束的最后时刻,不放弃我,也感谢周围的同修给予我的帮助和支持。在我心中,同修是最亲的人。即使对于深深伤害过我的同修,我也不怨恨她们,真心希望她们过好每一关、走好每一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