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潍北监狱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事例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潍北监狱,位于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监狱对不放弃法轮功修炼的干警、职工及家属进行了残酷镇压,先后有十几家被多次非法抄家,四人被非法劳教,二人被非法判刑,一人被迫辞去工作。对狱内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迫害更是无所不用其极,明慧网对此也是多次报道,在此不再赘述。

潍北监狱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元凶,几乎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应了那句古话:善恶有报终有时,只争来早与来迟。下面仅举几例:

1、陈健,时任潍北监狱长,所有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他是第一责任人,一九九九年迫害以来,他紧跟江氏集团,指使监狱各部门对狱内外法轮功学员实施残酷迫害。曾因迫害得力,受到时任省委书记张高丽的接见。多行不义殃及家人,二零零五年,其妻患癌,差点危及生命,他仍然不思悔改,后调入潍坊监狱任监狱长,又因连续发生重大责任事故被免职,不久他也罹患抑郁症,身心痛苦。

2、杨友林,时任潍北监狱政委,从一九九九年开始主管迫害法轮功。他为了捞取快速向上爬的政治资本,采用了种种卑劣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对修炼法轮功的干警、职工及其家属,杨某指挥恶人非法拘禁十余人次,非法抄家二十多人次,罚款多达十几万。对被非法判刑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其采用了包夹、洗脑等手段施行迫害。二零零一年,他还从济南、王村劳教所找邪悟人员到潍北监狱洗脑。一人作恶殃及家人,二零零三年夏天,他刚参加完高考的儿子在夜总会参与流氓斗殴时,被人乱刀捅死,其妻子也因此精神失常。

3、王喜运,时任潍北监狱一监区教导员,此人原是监狱学校教师,因行为不端被调到监区,后又被升为教导员。他心狠手辣,甚至灭绝人性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山东大法弟子李光坚持法轮大法的信仰,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在潍北监狱被恶警徐海明、王喜运等活活折磨死。对李光的迫害,王喜运以及当时的教育科长徐海明表现的完全没有人性,惨绝人伦,包括用手铐反铐双手、用两根五万伏电棍一起对李光的头、脊梁、大腿、生殖器电击,直至其昏死过去,把李光吊在床上,手脚捆在一起,只穿着内裤挨冻,不让李光睡觉,发现李一睡觉,便往李光身上泼冰水,用手掐他的睾丸,指使打手们用毛巾把李光的胳膊包起来往里倒开水,往脖子里倒开水,最残忍的是恶人们用铝线捆住李光的阴茎不让他小便。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李光就这样被活活折磨死。参与施暴的直接责任人王喜运及徐海明非但未受到任何惩处,反而被评为先进人物,殊不知这先进却是先进了地狱的黑名单。

二零零九年七月,潍北监狱组织全监狱教导员到青岛旅游,王喜运和另一名教导员王军私自到海滨浴场游泳,被台风卷入海中淹死,后经过长时间的打捞才于几天后在深海打捞到其尸体,已经被鱼啃食的面目全非。

4、王军,时任潍北监狱六监区教导员,自二零零五年调入六监区任教导员以来,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极其邪恶,法轮功学员初立文曾被其迫害得生不如死。二零零九年七月,王军和恶警王喜运一起在海滨浴场被淹死,同样死状凄惨。

5、刘传东,时任潍北监狱五监区教育股长,该人既伪善又凶残。二零零二年七月初,刘传东在担任教育股长期间,以训队列为名,曝晒法轮功学员一个多星期,刘传东亲自监督。二零零四年七月,刘传东伙同其他几名恶警连续电击一名拒绝奴役劳动的法轮功学员四个多小时,刘传东还恶狠狠地说:“我们已经准备好几天了,早就知道你要走这一步。”山东法轮功学员李光因不放弃修炼,刘传东从心里恨他,经常将李光叫出去电击摧残,……可以说,李光被迫害致死与刘传东有直接关系。李光被迫害致死后,刘传东被调离原岗位,在五监区分管生活。而仅仅半年,施恶者刘传东自己就撞死在存放李光遗体的潍北医院门口。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傍晚,下着小雨,刘传东从家里骑摩托车到监狱值班,当他行至潍北监狱医院门口时,空中突然亮起一个闪电,与此同时,骑着摩托车、没戴头盔的刘传东一头撞在了监狱私设的路障上,当即不省人事。当抬到医院时,发现刘某的一半脸撞烂了,鼻子找不着了,脑浆都撞出来了,其状惨不忍睹。当转到潍坊人民医院时,只有心跳,没有呼吸,五天后,于五月二十七日死亡。

6、徐海明,时任潍北监狱教育科长,主管转化,所有对狱内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的直接幕后元凶。此人阴险狡诈,在常人中口碑也极差,性格扭曲,可能这股邪劲才正好能和操纵迫害的因素相合,犯下了种种罄竹难书的罪恶迫害。他将省局六一零、政法委口头传达的迫害政策传达到各监区,系统性的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并直接上阵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李光,种种罪恶,难以尽述。因迫害得力,该在担任教育科长期间连年被评为所谓“教育能手”,受到监狱及省局多次表彰并被升为副调研员。二零一八年三月,退休刚满一年的徐被诊断患了骨癌,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丧命,在地狱中继续偿还其罪业。

7、徐凤祥,时任潍北监狱的政治处副主任,后到老干科任副科长。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积极参与监视、抓捕法轮功学员的行径,先后伙同其他恶警多次到法轮功学员家中抄家。二零零四年徐凤祥患肝癌死亡。

8、陈安林,时任女监大队大队长,一九九九年七月后,积极参与对本大队几名修炼法轮功的女警察迫害。他恶毒攻击、诋毁大法、“转化”法轮功学员,限制法轮功学员的人身自由。二零零零年,陈安林因受贿被刑事拘留,二零零一年死于直肠癌。

9、方汉良,时任潍北监狱二监区的管教股长,卖力参与迫害大法与法轮功学员。该人曾公开诋毁、侮辱大法,对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关禁闭,并积极组织材料实施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方汉良与朋友午饭后,到潍北监狱自建的游泳池中游泳,他一头扎进水中,就再也没有浮上来。将其抬到医院后,心脏还跳,但呼吸停止了,挣扎五天左右死亡。方汉良死时年仅三十多岁,其幼子刚会叫爸爸。这是一个悲剧。

10、荆寿亭,时任职潍北监狱教育科,被集中在总场的法轮功学员在他一手亲管,当时在总场监狱的一个二楼上整天拉着窗帘,外人看不见,但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的罪恶却时时在此上演,经常传出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在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转至省监狱前后,荆寿亭得肺癌死亡。

因迫害法轮功遭报应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揭露出来的罪恶也只是其冰山一角,整理出来这些,唯一的目的就是期盼世人快快觉醒,去除头脑中对法轮功的恶念,早日明白真相,退出邪党,给自己一个美好的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