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七旬战淑英被莱西、威海市人员骚扰、监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文登农械厂退休职工战淑英,现七十三岁,因炼法轮功多次被中共公检法机构拘留、劳教、关洗脑班迫害。二零一五年正月到莱西市妹妹家住,当年七月初她刑事控告江泽民后,一直被莱西、威海市中共人员骚扰、监视。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战淑英接到了文登公安无号电话叫她回去。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又接到了文登公安电话叫她回去(电话号:18863160559)。

二零一八年六月九日,因习近平要到青岛市开峰会,青岛地区整个地区五月初就开始戒严了。四月中旬莱西市开始到处有警车、特警车巡逻。五月二十日莱西市开始戒严了,所有的路口都有人看守。战淑英住的东龙湾庄村只要能出村的十几个路口都有人看守,二至四人一帮二十四小时看守,村子里还有巡逻的,六月初还有警车巡逻。战淑英从五月二十五日就被监视。

以下是战淑英自述最近情况:

五月十八日,莱西市信访办通知东龙湾庄大队要来绑架我,被大队的人拒绝,后来他们多次打电话给大队施加压力。

五月二十五日,文登区来了三人,其中一个是信访办的,多次到我二儿子和亲戚家绑架我,特别是零八年奥运会期间文登派他带人到北京小儿家二次和莱西新房二次监视许多天;莱西妹妹家二次;青岛大儿单位及亲家家各一次。大儿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三日去美国在机场时单位打电话说文登公安六一零来人说:“你妈妈炼法轮功想了解一下”,我儿子说来不及了还有五分钟就上飞机了。在这之前文登公安六一零去青岛三、四次都没找到。这次又被东龙湾庄大队的人和我妹夫拒绝,我不知道。我只是中午回家,家人和大队的人告诉我文登来人了,大队的人和他们在我妹妹家吃了顿饭,他们叮嘱我这期间不要到青岛去,后来照了我的像就走了。

五月三十一日,文登又来了三人绑架我,又被大队的人和我妹夫拒绝,这期间发生的事我都不知道。

六月一日,我只看到他们提着礼品说是来看看我,其实我也知道他们的目的,中午大队的人和他们在我妹妹家吃了顿饭,他们说是在莱西市旅馆住着,也照了我的像走了,下午又来我妹妹家。一直到六月十二日下午他们提着礼品来了,傍晚走时说明天上午来最后一次下午就回去了,就这样一天两次来我妹妹家看着我。我妹妹在此期间又请大队的人和他们在家吃了顿饭。后来大队的人说,他们是威海市派来的。

六月六日晚八点,莱西市开发区来了三人到我妹妹家骚扰我,最后照了我的像走了。这期间大队一直派人白天晚上监视我。

据说,莱西市信访办和莱西市开发区天天来电话或常来人对东龙湾庄大队人施加压力,大队的人就对我妹夫和我妹妹施加压力和恐吓,并把我妹妹的身份证号都记去了,后来把我的身份证号也记去了。

我的信仰是宪法赋予我的权利,任何个人或国家权力机关都没有权力干涉我的信仰自由,真正破坏宪法和法律的罪魁祸首恰恰是凌驾于法律之上的中共、江泽民一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