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大法 找到了生命的意义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我来自伊朗,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四年了。当我还是青少年时,因为我哥哥总是打我,并且羞辱我,因此我在家庭环境中总觉的很沮丧和抑郁。哥哥不让我用电脑。一次我因为脑中风还住了院。当心中郁闷时,我常哭泣,并问上帝生命的意义;有时我想到了自杀。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对打坐和在山里修行开始感兴趣,尤其是在卡通片或是电影里看到有关情节时。我开始思考生命究竟是怎样一种概念,谁是上帝,为什么我要活着,为什么我会死去?有时我望着窗外的世界,并问我自己,我究竟为什么活着。生命的目地是什么?我想去山里认识那些了悟生命意义的人,但我也和自己说,我怎能就这样弃家人而去?

我很喜欢读书。我开始阅读一些有关精神信仰的书,并寻找有关生命意义的答案。我读了关于不同法门的书,还有哲学书,尽管当时感觉很好,但我还是不懂生命的意义和目地是什么。

我遇到了一位来自伊朗的哲学家,他很出名。我有时会听他的演讲。当我有机会和他乘坐同一辆车时,我问他,生命的目地是什么,为什么我们要活着。他回答说,生活就像一场象棋游戏,就看你想不想玩,如果你不想玩就会被踢出局。我觉的这样的想法很奇怪。怎么会这么简单?我曾期待他会有更好的解释。

当我慢慢长大后,这些精神方面的思考越来越少,而常人的想法却越来越多,比如金钱或情感。但是当我越追求这些时,我越陷越深,并且我生活中遇到的麻烦越来越多。但是在常人社会的不断影响下,我还在继续追求金钱,想要超过别人。在与人发生冲突而吃亏后,我的争斗心也越发强盛,并且心中开始产生怨恨。同时,我开始对政治问题产生强烈的兴趣。这些常人的思想装满了我的大脑。

得法

一天我和朋友一起外出,我听一位朋友说他的父亲早上会去公园打坐。

我对打坐有所了解,也很感兴趣。我问他具体怎么炼。几天后,我来到那个公园打坐。所有的一切都很美妙。炼功让我非常放松,音乐也很温和,同时给我教功的人很和善,也很有耐心。他们给我推荐了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

当我读完《转法轮》这本书后,我惊讶的发现,我对人生的所有问题在这本书里找到了答案。

在我修炼大法前,我时常有类似低血压引起的头晕,感觉要栽倒在地上。那种感觉很奇怪也很痛苦。但是医院却诊断不出任何病来。我又找了一个医生,做了血检,可是结果还是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后来,我开始避免吃很油腻的东西,或者甚至不怎么吃东西,总是挨饿。开始修炼大法以后,在我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这些症状全部消失了。我感到非常惊讶。

炼功时,我感觉很放松,好像思想全部空了。大法消除了我的很多病业,包括心脏疼和头晕。我整个人都变的更加放松。我的母亲也时常跟我说,无论她多紧张或是多么生气,我总是能很平静的回应她。

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修炼大法,我的生命会怎样。修炼大法后,很多问题都离我远去,如性解放、抽烟、喝酒、撒谎等等等等。我竭尽所能成为一个更好的人,与人为善。在工作环境中,尽管我有条件寻求升职和出名,但我尽量避免追求这些。

我对同事总是很友善。他们总说,“他无论在哪都是那么善良。”很多次我放下自己的工作去帮助其他人。我被评为最佳员工,这都源于修炼大法。

一次在公司要求的体检中,我的检查结果在同龄人或是比我更小的同事当中都是最好的。我有一位二十二岁的同事,比我小八岁,被查出了脂肪肝和肾结石。而我则因为修炼大法,身心都被净化。

向中国人讲真相

在学习了师父的讲法之后,我明白了救度众生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尤其是救度中国人。师父在讲法中说:“中国人,近代被迫害的很不像样子了,甚至外形都很丑陋了。可是我告诉大家,里边很可能有你的王,有你们的王。”[1]而很多中国人是被中共毒害的。

我经常和同修一起去中国人多的地方。我们会尽量跟他们口讲真相。如果没有讲话的机会,我就把真相资料给他们。

通过阅读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意识到在给中国人真相资料前,最好和他们搭上话。

我开始和他们聊有关中国的事情,或者比较伊朗人是怎么对待他们的。然后我会告诉他们我非常喜爱中国和他博大精深的文化,并且我是阅读了一本非常好的书才对中国有所了解。当他们问我书的名字时,我就告诉他们是《转法轮》,并且这本书完全改变了我对中国的看法。

我也注意到有的中国人被毒害如此之深,他们认为法轮功是一个组织,还问我在这里发传单可以挣多少钱。为了让他们了解真相,我会把《转法轮》的书给他们看,并告诉他们,在我的国家,人们可以自由的炼法轮功,只有在中国才被禁止。

炼功的重要性

在我修炼之初,我对炼功很感兴趣。甚至在冬天下雪的时候,我也会在露天公园里和另一位同修一起炼功。尽管我们的手冻的已经没有知觉,我们仍然坚持炼功,并且很喜欢炼。

炼功让我觉的很放松,有时炼完功以后,我睡的特别沉。炼功净化了我的身体。每次炼完功我都感觉很放松。后来在我开始一边打工一边读研究生以后,我参加了另一个炼功点。我们会在周末炼全部的五套功法。

我觉的自己很平静。在很多情况下,包括工作环境中的冲突,我都可以处理的很好。后来我的工作环境有所改变,我学法的时间少了。也正因为如此,我的生活中出现了很多问题,我的很多心性关也没过好。

我觉的自己应该把学法放在第一位,其次是炼功。慢慢的,这样的心态导致我几乎完全停止了炼功,因为我觉的自己应该把精力放在如何提高心性上,并且我觉的炼功和提高心性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我发现,在停止炼功后,我的修炼非但没有提高,反而越来越差。也就是说,随着我心性的下降,我也变的懒于炼功。

长时间工作的疲劳,加上一些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让我在家庭和工作环境中守不住自己的心性。我开始改变自己的想法。并且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对我也很有启发,我意识到复杂的环境其实是一件好事。那位同修在文章里说,他为了炼功就早一点起床或是晚一点睡觉,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

我意识到这种觉的炼功不重要的心态是错的。事实上,炼功和心性提高的方方面面紧密相关,如耐心、忍耐力和承受能力,还有克服偷懒的心。我也意识到懒惰和心性的许多方面都有联系,如求安逸心和色欲心。

因此,我也开始每天早起炼功。我一开始只炼一套功法,然后我开始炼三十分钟,接着又延长到四十五分钟。慢慢的,我的心态又开始放松下来,我工作的时候精力充沛,同时,在下班以后,我还有精力继续学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