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抓捕后给警察“三退”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二日】我是从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的农村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五岁。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是庙里的居士,全身有多种疾病,每天都离不开药,吃的、贴的都有。自从走入大法修炼,病都好了,从此再没吃过一粒药。从大法中受益的事太多了,这里就不说了,主要讲讲因为讲真相遭举报、解体迫害、救警察的故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七年三月一天,我在集市上发完资料,正在电子商店维修MP3的时候,派出所警察手拿一本法轮功真相期刊问我,这是你发的吗?我说,谁说的?他说,有人举报你了。我说,把那个人找来,看我认不认识。他说,走,咱们到没人的地方说。我说,你们还怕见人吗?他们两个一边拉我走,一边给我照相,我就不停的给他们讲“天安门自焚”真相。

讲着走着,到了一个胡同口,站住了。有好几个围观的人问我“天安门自焚”是咋回事。我说都是造假,漏洞百出。大家想想,装汽油的饮料瓶为什么不爆炸,大火为什么不烧头发。众人都“啊”了一声,原来如此呀,一下都走开了。这时派出所的三个人把我抬到车上,拉到了派出所。

到派出所审讯室外,一个警察说,你進那里面说话。我说,为啥?你干嘛?我又不是罪犯,我是个好人,我不進,你進。他说,好好,不進,不進,咱就在外面说吧。他们一直给我录像、录音、笔录、问我信息。问啥我都回答不知道,就是讲真相救他们,劝他们三退。

他们轮换两班人来问,一班四人,我始终就是讲真相。这时一个高个子警察進来,笑着说,你认识某某吗(派出所的警察,我村里的乡亲)?我说认识,按辈份应该叫他爷呢。这时一屋子人都笑了。拿表让我签字,说签了字,按了手印,就送你回家。我一看表上写的什么胁迫、诱惑、强迫入会道门,一下就把表撕了,不签,我没干这种事,就是不配合他们。我一直保持单手立掌的姿势,保持头脑清醒,信师信法。

他们一看问不出什么来,就拉着我到我家抄家。当看到把我最珍贵的大法书抄走时,我双脚蹦着,急得大喊:不准拿我的书!他们不听,还把我抬到车上。我冷静下来后,问身边的小警察,我刚才是不是失态了,没有做到善?他说,你不是失态,你是在维护大法书呢。是师父借他的嘴,鼓励我做的对。

抄完家,他们又把我拉回派出所,又开始逼我签字,说签了字、填了表、按了手印,就送你回家,把书和东西还给你。我就不配合他们,不管使用什么花招也没用。

这时天已经黑了,警察把我拉到县医院检查身体。他们说,你配合好,别耽误时间,如果检查你的身体都很棒,我们也炼法轮功。检查结果全都很好。

检查完,他们又把我送到拘留所。原定非法拘留我十天,罚金两千元。進拘留所,正好把我安排在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我想不管任何时候都阻挡不了大法弟子炼功。坚持每天晚上后半夜炼功。每时每刻心不净就发正念、背法。想不起来,就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每天都看到师父法身就在对面墙上,单手立掌坐在莲花台上。

在拘留所,我处处表现为他人着想,处处做好事,注重大法弟子形像,以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擦地板、刷厕所、往大桶里放水,见人就讲真相劝三退。

進拘留所第一天,里边关了四个人,都是因为手机抢红包進来的。其中一个年轻女子得知我是炼法轮功的,就吓得哭了,半夜都没睡觉。我还以为因为抢红包被关在这里伤心呢,还劝她别伤心,出去改了就好了。她听了真相后,告诉我,你知道你来时我为啥哭吗?我说不知道。她说,因为一听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就想起电视里说的,炼法轮功的“杀人”、“自杀”呀。当时我真想去其它屋子,我真怕你杀我。现在亲眼目睹你这么好,根本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最后她也退出了少先队。

中间他们非法提审我四次,我都不配合他们。第七天上午,他们又提审我,我一直单手立掌,给他们讲真相。一个警察说,你的手放下来呀。我说这是为你们好,怕你们犯罪。我不签字,也是为你们好,为你们家人着想。你们把我骗到这里来,你们已经在犯罪了,我不会给你们签字,叫你们再犯罪。他们拿我没办法,就把我送到市里的看守所。

去看守所的路上,我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派出所的所长用化名退出了党团队,另外三个警察也三退了,其中一个是真名。

到了看守所检查身体,第一个是心电图,出来我心想,师父,弟子不能在这里,我还要出去救人呢。念头刚想完,我一下就栽在地上,身体抽搐起来,但头脑很清醒。送我的警察慌作一团,有喊大姐的,有喊大姨的,你这是怎么啦!你醒醒啊,你的身体不是很棒吗?李大师呀,快救救她吧,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为这几个警察真正的明白真相而高兴,同时心里感激大法的威德,让他们发自内心的求师父救我!

几个警察七手八脚把我抬到走廊座椅上,我坐不住,又滑到地上,来回几次。那几个警察有喊医生拿药的,有给我端水的,忙得不可开交。观察了大概两个小时,看我还是那样,没办法,他们给我丈夫打电话,叫他到看守所来接我,然后他们给我办取保候审手续。这样忙到天黑,最后到看守所办完手续,在回派出所的路上,又给我丈夫打电话,听我丈夫还没来,就告诉他九点半直接到派出所接我吧。

在回来的路上,他们问我,以前得过这样的病吗?我说,那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有一个警察问所长,要不咱们再观察观察,看她二十四小时后会咋样?所长冲他说:“那交给你看吧!”随后所长又摆摆手说:“算了。”那个警察也就不说话了。我听了真为这个所长明白真相做出明智的选择而高兴。据说这个所长以前没少抓大法弟子。

回到派出所不长时间,感觉我丈夫来了,正要上楼交罚金办手续。这时我又抽成一团滚到地上。丈夫刚好从门口路过,看到我这样,上楼气愤的跟所长说:“这人我不要了,走的时候好好的,现在被你们迫害成这个样子,还问我要钱呢!”所长马上给我丈夫说好话,不让你交钱了,这钱我给你垫出来,好吧,你赶快给你老婆拉走吧。就这样我回到了家中。

从这件事发生到最后,我自始至终心里一点想法都没有,脑子里就是一片空白,就是想着讲真相救人。我知道是师父的加持,才使我闯过了这一关。

谢谢师尊!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