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就没有过不去的关

记一次正念闯出黑窝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四日】二零一五年底,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六一零头目、国保大队长三天两头来“提审”,一是要我承认给了某某两份真相资料;二是要让我说不炼功之类的话,只要我说了,马上就放我回家,否则就别想回家,判你个三年四年的。每次我只跟他们讲真相,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最后讲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必报是天理。我说:“中共是个大邪教,把邪教的六条特征安到中共身上,正合适。”当时在场的有六一零头子,国保大队长,还有一个警察,都愣住了,片刻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当时我一点怕心也没有。

从我被绑架那天开始,我就牢记师尊讲的不配合邪恶,我做到了零签字、零口供,向内找是什么原因使我被邪恶绑架,找出一大堆执着心,显示心、欢喜心、色欲心、有求心、争斗心、妒嫉心、看不上别人的心、利益心、在同修中求名的心、面子心、虚荣心、自以为是的心,这些所有的人心我都有,怎么修来修去还有这么多人心。我要去掉它们,发正念,求师尊加持自己,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师尊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承认,也不要,解体操纵着公检法六一零里的恶人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我即使有漏,我有大法师父管,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我在做“三件事”中修好自己,我不在你旧势力的迫害中修。

每天让自己都在正念中,每天背法,向内找,看到同号房的人吵架时,我看到了自己有争斗心。看到别人讲在外面挣了多少多少钱,买了什么什么,我看到了自己的利益心。在过年时大家都非常想家,都在掉眼泪,我也控制不住也掉了眼泪,这是情,必须修去。在放风场晒衣服时,我也想找个好地方晒,马上我就知道了这是为私为我的心。就这样一点一滴的去人心,我所在的号房是过度号房,新人一進来,先到这个号呆几天再转到别的号房,看守所规定,每个人在一个号不能超过三个月,三个月一到就要调号房,可我在这个号呆了三个月时,别人都调走了,只剩下我和另一个在押人员。

后来别的号房调过来一个同修,正好是和我一个单位的,我突然明白了,是师父安排要我和这个同修在一起,同修被迫害的病业假相很严重,旧势力把她和大法间隔起来,使同修人的这一面表现出来学过的法都记不起来了,我问同修,你还会背多少法?她说会背“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就是师尊的这首诗,坚定了同修的正念,也就是因为守住了这正念,师尊就加持同修最后破除了旧势力迫害,最终也闯出了黑窝。和这个同修在一起的三个月后,一起调到另一号房,让我和同修共同背法,一起切磋,共同精進,后来又進了一个同修,我们三个人一起炼功,一起背法,一起发正念,互相鼓励,向内找,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黑窝里的众生。

救度各种各样的人

我是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六日遭绑架的,转眼是大年三十,从一月中旬看守所每天都有新進来的人,因为到年底了,中共抓人也有任务,完不成任务,公安就拿不到奖金,这是听那些在押人员讲的。被抓進来的人五花八门,有打架的,砍树的,偷白菜的,卖死猪肉的,打麻将的,不拆猪圈的,上访的,吸毒贩毒的,卖淫的,受贿的,还有借钱还不上的等等等等。我不管她们是因为什么原因進来的,来到这里就是和我结缘的,来听大法真相的。

有一个因为打架進来的,我一问她怎么進来的,她就对我哭诉说她是被冤枉的,她婆婆和小叔媳妇以及小叔岳母打架,她一看,小叔岳母和小叔媳妇两个人打她婆婆,她去拉偏架,她婆婆一看她拉偏架,趁机咬了小叔媳妇一口,这一口把大拇指咬骨折了,而她小叔媳妇不说是婆婆咬的,愣说是她咬的。我问为什么诬赖你?她说因为婆婆没有钱,说她咬的能赔偿钱,每次提审回来哭的和泪人一样,每次都喊冤枉,不认罪。我就开导她,我说你如果真的是冤枉的,把你婆婆再关進来,你也不一定能出去,这中共就这样,不但对待法轮功栽赃陷害,对待老百姓也是这样。我给她讲中共如何迫害法轮功的事实,从九九年迫害到现在都十七八年了,也没把法轮功迫害倒,反而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到现在曝光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卖钱,牟取暴利,现在是天怒人怨,人神共愤,贵州惊现了藏字石,上有“中国共产党亡”,这是天意。你也退出你戴过的红领巾吧。她同意了。我让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开庭后,家人协商赔偿了弟媳妇五万元钱,判缓刑回家了。

还有一个浙江的微商,人很漂亮,也很善良。她是因为网上卖药而被抓進来的。我跟她讲真相劝三退时,她说她在外面的一个朋友已经帮她做了三退,但是为什么三退不是很明白。她接着问了我一些问题,都是法轮功基本真相。针对她提出的问题,我给她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中的疑点,迫害法轮功是江泽民小人妒嫉炼功人多,还讲了贵州出现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几个大字是天然形成的,天灭中共,三退是为了自救,是叫人脱离这恶党,不跟它一起陪葬。我最后说我们大法弟子劝人三退是在救人,中共不想叫人得救,想封住我们的口,它做不到。你们来到这看守所不是好事,人间地狱么,可是到了这里和大法弟子结缘,明白了真相,将来能有一个好的未来,免于淘汰,这不是把坏事变成好事了么?听我这么一说,但凡明白了真相的人都很感激我,说谢谢我。有的明白了真相之后说,阿姨是为了救我们才遭这个罪的,什么时候放你回家啊?我笑着说,你们都三退 ,得救了,我就该回去了。还有一个贩毒的跟一个同修讲,我们都快点三退,让阿姨早点回家,我听了很感动,这是师父借世人的嘴在鼓励我呢。

还有一件事,我给一个老板讲真相,虽然她三退了,但中共的谎言毒素时不时冒出来还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我要進一步给她讲真相时,那个浙江的微商跟我说,阿姨,你不用讲,我来讲。这回浙江那个微商她帮我讲,她用她的思维方式一条一条反驳那人的话,最后那老板被驳的说不出话。我相信这个浙江微商这回是彻底明白真相了,她出去就是个活传媒,会把法轮功真相告诉她的亲朋好友。

还有一个开赌场的老板娘和我关在一起,被我劝三退后,让我教她背师父的“洪吟”诗,她记忆力很好,她说:“大法师父写的多好啊,中共真是快亡了,还把这么多炼功人关在这里。”她被关了半个多月放出去了,我相信她从此以后知道怎样做人了。

那一年年底被抓進来的人像走马灯似的,每个号房都装不下了,铺上睡不下就打地铺,本来关二十人的号房一下增加到三十多人,来的人听明白了真相,陆陆续续的又都放出去了,好多人说出去也炼法轮功。

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在我被非法关押近半年时,被非法开庭,在去法庭的路上,和一个男犯人坐着一辆警车,我告诉他三退保平安,他听明白真相后三退了,我让他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他答应了。

到了法庭,先让我在一个小房间等一会,我正好发正念,背师父的“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这时走过来一个女的问我,你认罪么?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无罪可认,她就走了。到了法庭上一看刚才问我话的就是主审法官。她问:“二零零一年曾经被劳教二年,……为什么还要炼?”我回答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教。我以前疾病缠身,修炼法轮功后无病一身轻,而且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做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难道这世上还怕好人多么?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坏人越少越好么?我真不知道我热爱着的国家怎么了,这个国家的领导人怎么了。现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东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都已经锒铛入狱,表面是以贪腐治的罪,站在我们佛家的立场上看,人在做,天在看,善恶必报是天理,不要做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替罪羊;真善忍不好,难道假恶斗好吗?”法官打断我的话说:“是我在问你,不是你问我。”

在我不停的说以上那些话时,法官多次打断我的话,说不要讲与本案无关的话,但我就是不听她的。我感到师尊的加持,没有怕心,就觉的她们很可怜,最后我说:希望你们站在司法公正的立场上,做出公正的判决,并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希望你们所有的人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当我说完这句话时,法庭上鸦雀无声,最后法官说:“请公诉人做出量刑。”公诉人说:“公诉人不做量刑。”连说了两遍,公诉人都说不做量刑。这个公诉人在审我的时候,我给他讲了真相,虽说他没有三退,但他在法庭上的表现已经证明了他明白了真相,不做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我从心里为这个生命高兴。

从法庭回到号房,隔了七八天又开了一次庭,这次开庭连十分钟都没有,就是让构陷我的人在我的照片上按个手印,证明是我给他的真相小册子。这次开庭把公诉人换了,这个公诉人还说些污蔑大法的话,这次他们没让我做陈述,就把我送回了号房。这样到我被非法关押近一年的时候,法院来了判决书,我被枉判了二年刑期。我不服,上诉到中级法院,三个月后中级法院来了两个人问了问情况,我当时针对他们对我的指控写了辩护词,他们的举证根本站不住脚,第一条说我给×××发《明慧周刊》,我回答说《明慧周刊》是大法弟子内部资料,我怎么可能给他呢;第二条说从我家里搜出三十五份法轮功宣传资料,我回答说那是三十五份护身符,上面写的是“诚念法轮大法好,灾难来时命能保,心中牢记真善忍,洪福常伴善良人等”,都是为人好的;第三条说我劝人退党,还说共产党腐败的话。我回答说,共产党腐败不是我说的,是共产党自己做出来的。电视,新闻媒体,广播报纸都在说,况且像徐才厚、周永康、薄熙来等都是共产党的高官,他们也的确都是中共党员,也的确都是腐败的。我劝人退党是因为共产党讲无神论,还迫害信仰真善忍的人,法轮功是佛家大法,要想得到神佛的护佑,必须抹去无神论的记号,目地还是在救人为人好,我没有罪,要求无罪释放。

检察院的法官说过几天法院还来人问情况,这段时间,我没有因为判我二年而消沉,我知道这是假相,我和同修切磋,我说:“上诉是不承认邪恶对我们的迫害,我只重过程,至于结果怎么样,一切都听师父的。”最后法院没来人,只来了一个发回一审,重新审理决定让我签字,我拒绝签字,每天照常发正念,解体操控着公检法里的恶人对我進行迫害的共产邪灵,黑手烂鬼及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我不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在这期间,号房里的人总爱打听你判多少年,她判多少年等等。问我就这样回答:“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是炼功人,是有师父管的,中共恶党对我的迫害我是不承认的,既然是不承认的东西,我何必再重复它呢。”谁问我都这样讲,最后也没有人再问了。

无罪释放

号房里每天晚上六点到七点开号务会,这一个小时就是我和同修背法和发正念时间,最后每人发言说一句,常人都会说些想家,想孩子之类的话,我的发言就是:“法轮大法好,常念得福报,世界需要真善忍,心中牢记真善忍,洪福常伴善良人,要求无罪释放,法轮功千古奇冤”,每天都说着同样的话,就是让众生牢牢的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从第一天被绑架到看守所,我就牢记师尊的教诲,不配合警察,我要求炼功警察不同意,她不同意我炼功,我就不穿号服,我给她讲真相,她说认同真善忍好,但不能退党,我说可以心里退,她最终没同意退党,但同意我炼功。后来听同监室的人讲她特别凶,打大法弟子耳光,和我在一个号房的另一同修就被她掐脸蛋,我也给她讲过两次真相,在我第一次被非法开庭时,她正好看到法警带我走,她还说了这样的话:“某某某除了她的信仰外,人特别好,你们不要为难她,少判点。”我心里说:“我根本就没罪,什么少判不少判的,我不承认”。但是她能这样讲,看的出来,她在往正的方面转。

在被非法关押的十五个半月中,我劝退了一百多人,换了三个号房,到哪个号房,就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个号房,时刻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六十岁的人比三十多岁的人身体都好,谁有困难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帮,这样三个号房的班长副班长都特别尊敬我,有的还让我教她炼功,我所待过的号房所有人基本上都明白了真相,极个别虽然没有三退的,但她们也承认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环境被开创出来了,不管什么时候讲真相,没有阻拦,干活或者开号务会的时候,我都会大声唱大法弟子歌曲,几乎所有人都说大法的歌真好听。就在我将要被无罪释放的前两个多月,班长在号务会上让我教大家唱“得度”,一字一句的教,她说:“我最愿意听得度,听这首歌总想哭”。

是啊,明白的一面知道在大法中“得度”了,能不感动的哭么?她跟我说:“某大姐,以后每天都唱四遍得度”。她把“得度”列为我们号房的号歌,唱四遍的意思是用歌声上下左右正一正我们这个环境,以后果真一开号务会她就喊我,X大姐,该唱“得度”了,我就领着大伙唱“得度”、“法轮大法好”等歌曲,这样我们这个号每天沐浴在师尊的佛恩浩荡中,就连号房里一个因受贿而被关押的一个县局长在发言时都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被非法关押了十五个半月之后,一天下午,我们正在做劳工,突然牢门打开了,一个人喊了一声:“某某某无罪释放”。在喊我的名字,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那个人接着又喊了一遍:“某某某无罪释放”。这回我听清楚了,这时号房像炸了锅似的,所有人都高兴的大喊大叫,有的说:“大姐,真让你说对了,无罪释放了!”有的说“阿姨,你要回家了,舍不得你”。大伙过来和我拥抱。我说希望你们也早日回家。

就这样,在师尊的加持下,看似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否定了旧势力强加给我的迫害。出了看守所的大门,我仰望着自由的天空,双手合十,对着师父说:“谢谢师父,弟子给师父添麻烦了!”

非常感谢在我被非法关押时第一时间通知明慧,曝光邪恶,正念加持我的同修。也感谢国际平台打真相电话的同修,大大的震慑了邪恶,显示了大法弟子整体正念的作用。

以上是我这次被绑架迫害的经历,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