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道观里得法 精進不怠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我是二零一二年在一个道观里得法的。

我生性淡泊、好静,我父亲是研究古典文学的,家里藏书很多,但我没有阅读的嗜好,被父亲说成不爱学习。上班时,办公室里就我一个人,事情不多,没事我就坐着,也不想事儿,不喜欢聊天、逛街,也没有朋友,哪怕坐上一天也不会感到寂寞无聊。单位组织的所有集体活动,如旅游,我都没兴趣参加,不喜欢看电影、电视,唯一的嗜好就是去庙宇、道观,总想出家。

世间的一切都不能勾起我的兴趣,更不会去争名夺利,心中总有出家的念头。一次去了一个有名的道观,觉的不错,我跟道长说我想出家,他同意三天后给我办手续、搞仪式,可三天后,我却怎么都不想去了。

二零一零年,我去了A道观,看到女道长颇有点仙风道骨、仪容不俗,我心有所动。她当时很忙,我没跟她说自己的想法,回去后我把此事放下了,又不停地四处寻找,都没找到我想要找的;

二零一一年,我又去了A道观,道长还是很忙,我还犹豫是否去她那儿出家。

二零一二年七月,我再次去了A道观,想这次要道出我真实的想法。当时道长旁边有人(后来知道是法轮功学员)在讲共产党腐败,我说,我对这些不感兴趣。道长跟那人说,这么好的根基……我没注意听她在说谁,心里还想出家,就想跟她说明来意,她只回了一句:你三天后来吧!第三天,我去了,她给了我一本《转法轮》、《大圆满法》光盘和大法师父的《广州讲法》录像,说你回家看书去。

回家后,我开始看《转法轮》,边看边流泪。第一次看广州讲法录像时,看到师父打大手印,泪水止不住地流。得法第二年,我去同修家,同修们在一同修家庆祝“5.13世界法轮大法日”,走進去,我就开始流泪,泪流不止。我想自己明白的一面看到师父为我和同修们所做的一切,无以言表的感激,唯有流泪……

我说不出高深的修炼体会,我就是放不下了,我就是要学大法、要炼法轮功了。

几天后,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去洗手间大量排血,起身时,口中“哗”地一大口鲜血喷射而出,我没啥想法,洗洗后睡了。梦里感觉身体烧得像着火一般。修炼后,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很多修炼状态,我都经历和体验了,如书中说 “有些人来功时,突然有一天晚上睡觉热的不行,被子也盖不住了,早上起来摸哪儿哪儿就有电。”[1]在公交车上,我手碰到扶手,有触电的感觉;打坐时,看到一只美丽的大眼睛,和自己年轻时的眼睛一样;打坐时,看到眼前景物消失,什么都没有,只有自己在打坐等等,不一而足。

此后大半年的时间,我自己在家修炼,先是晚上九点五十炼功,后来调整到早晨三点五十晨炼,除特殊情况从不间断。发完六点正念后,大量学《转法轮》及各地讲法、看师父讲法录像,至今哪怕回家再晚,我都要看一下师父讲法录像,一般是看一讲,必须的,否则心里不踏实。能双盘后,我就一直坚持盘腿学法,身体保持正直,双手捧着大法书,静心大声诵读大法,在敬师敬法上,严格要求自己。

大量学法后,法理上不断有新认识,逐渐明白只有学好法、溶于法中,才能突破怕心,走出去救人。大量学法给我救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大概一年后,我与一同修配合发光盘,在街上面对面发真相光盘,没有怕,没想法,师父让做的就是对的,我就去做。每天至少发几十张光盘。有人问你发这个不怕被抓吗?我说我没做坏事。你看看吧,这都是在国内看不到的。

二零一四年我来到一个城市,我在街上转了一个月,也没找到同修。二零一五年我再次来到本地,在师父的安排下联系上了当地同修。

同修给我提供资料,我又开始发资料救人。这是个特大型城市,但我没有摄像头、监控和警察的概念,还是在繁华的闹市上,面对面发资料,每天多则上百份、少则五、六十份,不管面对行人、出租车和私家车司机,我都发。一次,我拿了几十份资料,开始发不出去,很纳闷,走过马路,看到剧院路边停满了豪华轿车,可能剧院里有大型演出。我发了一本明慧期刊和光碟给第一辆车的司机,他很客气地问要不要收费?我说是赠送你的。之后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后面每一辆车的车窗都是打开的,路很长,我挨个发过去,没人拒绝;最后剩下三、四份,看到路边有两个手臂上有刺青的小伙子,我本没想给他们,没想到他俩打闹着玩,一下撞到我,我想既然这样,我就自然地递给他俩一人一份资料,他俩就在旁边坐下,翻看起来。后来悟到不能以貌取人,众生求救的方式真是多种多样。

在发资料的过程中,尽管街上有警察,有时甚至发过去了才看到,真是无念什么事都没有。有次发给两个人真相期刊,他们边走边看,与警察擦身而过。后来有同修好心提醒我注意街上的摄像头、监控和警察,慢慢的我也有了一点顾虑,发的过程中观察有没有摄像头,后来我突破了这些观念:师父让做的就是对的,什么也挡不住。

心在救人上,其实师父时时都在保护弟子,有惊也无险。

一次在街上发资料,被一个小伙子拽住我胳膊要报警,他手一直在口袋里摸,但手机一直也没掏出来,我拽着他,想让他坐在身后酒店门口的台阶上,不让他在街上喊,在我俩来回拉扯的过程中,忽然一位大姐出现在眼前:满头银发,一脸慈祥,她凑过来,冲着小伙子说:唉,我来看看我来看看,边说边从小伙子手中拿过资料,慢条斯理地翻看,我就顺势脱身了,因为当时我身上还带着很多资料。过后想是师父帮我解难了。

还有一次在闹市刚发了几份资料,岗亭边有个骑电动车的人,我给了他一份。他说还有吗?我说有啊,就又给他一份。他脸色立刻变了,我头脑里念头一闪:跑!瞬间我就跑到对面马路上去了,那个人在追我。这时我想不能跑了,满街摄像头,我提个大包,目标太大,而且岗亭也很多。不跑了!就这样了,发!我就站那儿发,行人熙来攘往,不管男女老少,我没有任何想法,心是空的,师父说:“心空善念起”[2],几十份资料一会儿就发完了。

师父说:“大法弟子的心要不稳,会使你周围的环境也发生变化。你害怕的时候,你发现众生都不对劲了。你变的神情清朗的时候,心胸宽广、乐观的时候,你发现周围环境也不一样了。在讲真相中、在证实法中、在你们做的事情中发生难度的时候,调整调整自己,用正念来思考问题,可能会相当管用。”[3]

晚上做梦,梦到身边都是立掌的神佛,师父就在不远处。我想此梦是师父在鼓励我,那些难都是假相。作为弟子只应该信师信法,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没有师父呵护寸步难行。

在师父的保护下,今年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每周做三百份到五百份资料,有时也供给其他同修,我做的都是大的明慧期刊,很精美。世人接了爱不释手。

我不善于表达,我就是信师信法。师父叫做的,我就去做。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弟子叩拜师父!

“道长”同修的故事

引导我得法的道长是中共迫害前得法的,从小修行,作为出家弟子,道长身份只是她的工作。她穿着道装,以云游的方式救人。

因为她在当地受人尊敬,常人更容易接受她讲的大法真相。一次,我和她上街,碰到很多喇嘛向她施礼,她就向他们讲大法真相,送他们大法真相护身符,让他们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喇嘛们都很高兴。

当地宗教协会知道她修大法,也找过她。她一直稳健地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入圣境〉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