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松原市刘玉亮等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长达十九年的残酷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和家庭带来的巨大灾难,真是罄竹难书。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法轮功学员刘玉亮被非法劳教、判刑,妻子被恐吓离世;法轮功学员姜羽廷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结束八年冤狱回家时,家已经是倾家荡产、破烂不堪,孩子上学靠亲戚拿钱照顾。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邵长普结束十年冤狱迫害回到家中,狱中长期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使邵长普每天都觉得度日如年,身体也消瘦虚弱。

一、刘玉亮在九台劳教所和监狱遭受的迫害

松原市前郭县刘玉亮,男,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刘玉亮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在天津火车站遭到站前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前郭县红光农场派出所警察张侦带人把刘玉亮等学员劫持回当地,敲诈二千元钱放回。

二零零零年正月,刘玉亮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绑架,新立派出所警察张侦带人把刘玉亮劫持回来,绑架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天,敲诈二千元钱放回。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刘玉亮又去北京上访遭到绑架,他被劫持到北京崇文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以后,又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狱警唆使犯人强制看管,不让他睡觉,加期迫害。

二零零二年年末刘玉亮从劳教所回家,当时土地被全部抢走,当地警察经常上门骚扰,敲门,签字,恐吓,一家人苦不堪言。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警察非法闯入他家砸门、砸窗户,刘玉亮正念走脱。当年孩子结婚都不能回家,不能回家种地,妻子连惊带吓于二零零九年七、八月间,含冤离世。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刘玉亮去同修家遭到松原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劫持到松原市看守所,多次非法提审无果,警察就到刘玉亮家抄家,搜到一张带有大法好的画作为证据,非法判刑四年,后刘玉亮又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继续迫害。

在公主岭监狱,狱警强迫刘玉亮背监规,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还有一个乱法和尚讲的所谓“佛法”,混淆刘的思想,强迫背《弟子规》,目的是从思想里让他理智不清,无法辨别是非善恶。在死缓犯人的监视下,强迫刘到车间干苦役。

身体和精神的压力,让刘玉亮在监狱里度日如年,眼睛看不清东西。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刘玉亮结束冤狱迫害回到家中。

二零一七年邪党十九大期间,当地警察到刘玉亮家敲门骚扰,刘正念走脱。

二、姜羽廷在九台劳教所和四平、公主岭监狱遭受的迫害

松原市姜羽廷,男,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上长有牛皮癣,看了好多地方,都是看一段时间还要犯,痛痒难受。经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不到半年的时间,身上的牛皮癣就好了,后来姜羽廷就带着周围的人弘扬大法,组织炼功点,使很多有缘人走到大法中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姜羽廷单位的上级主管部门领导,宁江区政府上把姜羽廷当作重点迫害,上单位骚扰,逼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年末,宁江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丙仁带人到姜羽廷单位骚扰他,进行所谓的调查,干扰姜羽廷正常工作和生活。

二零零零年四月,姜羽廷写了封上访信,宁江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丙仁带着城北派出所警察付建绑架姜羽廷,把他劫持到松原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姜羽廷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遭到严管,狱警指使犯人寸步不离的看守在姜羽廷身边,不让跟任何人说话,上厕所都跟着,在所谓的教育大队(就是洗脑班)强迫学员上所谓的“大课”,逼迫学员坐在浇了水的水泥地上,使许多学员身上长了疥,强迫学员看污蔑大法的电视,逼迫写背叛大法师父的“五书”,强迫学员放弃信仰,姜不配合邪恶,心里一直想着自己永远不会放弃大法。狱警继续迫害姜羽廷,强迫他到劳动车间干苦役,每天都是在犯人严管下超体力劳动,白天干活,晚上还要逼迫姜羽廷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洗脑,使姜羽廷身心俱伤。二零零一年春天,姜回到家中。

二零零一年年末,宁江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丙仁带着警察闯入姜羽廷家,非法把他绑架到公安局,非法提审,威逼、恐吓,逼迫姜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姜不说,就被送到松原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没有任何手续,没有通知家人,后姜羽廷又被劫持到九台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姜羽廷遭到严管,狱警指使犯人对姜拳打脚踢,逼迫转化,被犯人看着干超体力劳动,逼迫看洗脑电视,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严重伤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姜羽廷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姜羽廷单位财政局逼迫姜羽廷辞职,从此,姜只能靠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八年四月,奥运火炬在松原传递,当时任市长的蓝军在松原市公安系统治安大会上叫嚣:宁可错抓一千,不能漏掉一个(法轮功学员 )(现在蓝军已经遭报在监狱),宁江区公安局警察孙恒飞、石化派出所警察到姜羽廷打工的单位绑架姜羽廷,孙恒飞非法搜身,抢走姜羽廷身上带着的四千元钱,抢走姜羽廷妻子刘宝琴身上的一千元钱,姜羽廷又被劫持到松原市公安局非法提审,后又把姜羽廷送到松原看守所非法关押。这期间,孙恒飞带着警察到姜所住地非法抄家,抢走个人物品电脑、打印机,绑架姜羽廷妻子刘宝琴(法轮功学员),还绑架了不学法轮功的姜的弟弟、弟媳。

姜羽廷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将近一年时间,二零零九年三月,姜羽廷被非法诬判八年,把他劫持到四平监狱迫害,他妻子刘宝琴也被诬判八年,被劫持到黑嘴子监狱迫害,弟弟和弟媳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并被劫持到九台劳教所和黑嘴子劳教所迫害。

姜羽廷在四平监狱遭到帮教围攻,逼迫放弃信仰,不许任何人跟姜羽廷说话,犯人严管下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狱警找姜谈话,强制把法轮功学员聚在一起洗脑,狱警还强行法轮功学员经常换监舍,监舍拉上窗帘,制造恐怖气氛,监舍的人谁跟姜说话都要遭到狱警暴打。精神上和心理的压力让姜非常压抑,度日如年,姜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家。狱警又强迫姜羽廷到劳动车间苦役。长时间超体力劳动,使姜的眼睛视力下降,视物不清。二零一二年又转到公主岭监狱继续迫害,强迫在劳动车间干苦役,做出口的小衣服,每天超体力劳动后,晚上还要强制洗脑,看洗脑的录像,学所谓的传统文化混淆思维。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姜羽廷结束冤狱迫害回到家中。这时的家几乎是倾家荡产,破烂不堪,孩子上学靠亲戚拿钱照顾。

三、松原市滕献茹自述迫害经过

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我修炼的过程中,体悟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圣,法轮大法不但能使人道德回升,还是一部真正使人返本归真的修炼大法。

就是这么好的一部大法,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中共污蔑、打压,中共集中了古今中外所有的残暴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利用媒体编造各种谎言欺骗世人。我自身就是被中共迫害多次,而且险些被夺走生命的大法修炼者。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我认为中共的做法是违法的,是剥夺宪法赋予公民信仰的权利,是践踏法律。为此,我决定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北京信访办,我被在那蹲坑的警察绑架,强行把我劫持到所在地松原市驻京办事处,非法拘禁三天,后又被松原公安警察强行劫持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并敲诈家人五百元钱,十五天后放回。

从此以后,当地公安就认为我是重点监视对象,变本加厉的对我迫害,二零零零年五月,我被派出所警察骗去并绑架,他们把我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九天后,又非法劳教一年,因为身体检查不合格放回。不久,当地警察非法闯入我家强行绑架我,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九天,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为身体不合格拒收后放回。无奈之下,我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松原市国保大队警察通过跟踪、蹲坑、电话监听等卑鄙手段,对我绑架,在绑架过程中,我被逼从五楼跳下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病房内站满了国保大队警察,我被迫害的双手手臂骨折,两处肋骨多处骨折,肺叶震裂,右腿肌肉多处摔伤,靠打氧气呼吸,左侧挂着排胸液的塑料桶,尿管排尿,两脚挂吊针,两眼肿痛难忍,就是说,我当时被迫害的身体已经是七零八碎,虽然如此,我不后悔,我相信自己没有错,错在邪党,错在不明真相的警察们。

我在医院住了四十三天,在身体根本没有恢复的情况下,根本不能自理的情况下,被国保大队警察强行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四个月,后又被强行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期间,国保大队长非法提审我时说:“你叫家里人拿十万元钱,把炼法轮功的人召集在一起,告诉他们别炼法轮功,我就可以放你回家,你好好考虑一下”。当时我就告诉他:“我不用考虑,第一,我家没钱,要命有一条;第二,我不会去阻止任何人炼法轮功”。后来他又找我家人敲诈钱财,被家人拒绝。

在看守所强行关押近七个月,当地法院非法开庭,强制诬判我十一年,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我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教育监区,就是洗脑班,这里是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魔窟,利用各种残忍手段逼迫学员放弃修炼,例如:抻床、把头按在水缸里呛、不叫睡觉、不让如厕、不叫洗漱,不许说话,打骂等。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点,一直被强制看和听污蔑大法的录像片,还有邪恶们编写的欺世谎言的刊物,我不配合邪恶的安排,狱警就叫我到劳动车间干苦役,当时我的身体状况是无法劳动的,但是为了达到迫害我的目的,狱警就强制让我劳动,每天出工劳动,都是靠扶着扶梯把手上下楼, 靠 一只手打饭,狱警不许任何人帮我,不许跟我说话,甚至互相看一眼都会被她们视为我在传递法轮功信息,无论我在哪,都被一些邪悟者和犯人监视,根本就没有生活空间,还经常给我换大队,换监舍,给我制造恐怖气氛,孤立我,企图让我屈服。我没有屈服于邪恶的淫威,心里对大法,对师父更加坚信。

近十年的时间,我都是在这种严酷的迫害中度过的。二零一七年年末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回到家中。

以上是我被中共邪恶迫害的事实,希望有正义感的人看到后,看清中共害人的本质,早日清醒,三退保平安。

四、邵长普在九台劳教所和四平、公主岭监狱遭受的迫害

邵长普,男,家住扶余县,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恶的江泽民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邵长普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到绑架,被劫持到北京密云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暴打,扶余县公安局警察白井武到北京把邵长普劫持回家,非法劳教一年,后邵长普又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教育队劳改犯用镐把把邵长普腰椎骨打坏,镐把都打断两节,他半年多不能干活。

二零零一年十月,刚刚回家后不久的邵长普在三岔河被非法跟踪绑架,被劫持到三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劳教二年,又被送到九台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遭到暴力转化,狱警用四个电棍电邵长普脖子、上身,把电棍插进衣服电后背,电了两个多小时,身上发出一股糊焦味,邵长普没有向邪恶妥协,狱警强迫邵超体力劳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光着脚在冰冷的水田里插秧。身体被迫害的出现腰疼、腿疼。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日前后,沙尘暴铺天盖地,恐怖笼罩在劳教所上空,从中央下达文件,劳教所实行强制“转化”。邵长普被劫持到教育队。四月份“教育队”迫害非常严重,用水桶扣到大法弟子头上、用镐把、木棍在水房、厕所等处殴打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只准上一次厕所。逼其放弃修炼,此间有两个学员被活活打死,邵长普腿被打残。

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恶警郭一平、李明舟、张明才胁迫犯人作伪证,诬陷在邵长普的床铺下翻出经文,对邵长普拳打脚踢,整个脸部变了形,然后把邵长普关在“小号”九天。邵长普详细写了五份举报材料,控告恶警郭一平等三人威逼劳教犯人作伪证,使用暴力、刑讯逼供,非法关押等违法事实。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日,邵长普被送到了专门迫害法轮功人员的 严管大队,天天遭受变相体罚。邵长普一直不配合邪恶要求,不转化被加期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四日回家。

二零零八年吉林省及松原市公安局以奥运为借口,在松原市及辖下县区进行了大量的秘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行动。其中扶余县很多大法学员遭绑架。四月二十日,松原市国保大队马洪哲非法跟踪绑架了邵长普,绑架途中,恶警用手铐暴打邵长普,邵的眉骨被打裂,鲜血直流。接着松原市恶警跑到扶余县邵长普家非法抄家,在邵长普家抢走了多本大法书籍、他妻子和他妹妹各一部手机、他妹妹二百元低保钱、在他家住宿的学生的日记和准考证等物品,并绑架了邵长普的妹妹。

邵长普被劫持到松原看守所,马洪哲等人非法提审,用手铐把邵长普铐在老虎凳上,逼迫他出卖法轮功学员,邵不说,马洪哲等人给他灌辣根,用矿泉水瓶子装满稀释的辣根,捂住鼻子强行往里灌,然后用脏布捂住嘴不让吐出来,连续灌了七瓶辣根,残酷迫害了四、五个小时,致使邵长普被辣根辣的头疼,胃疼,呼吸困难。即使这样,邵长普也没有配合邪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当地法院非法开庭,诬判十年,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他被劫持到四平监狱继续迫害。

在四平监狱,邵长普遭到暴力转化,狱警用电棍电,唆使犯人殴打,辱骂,邵长普正念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恶。二零一三年八月,邵长普和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公主岭监狱继续迫害,强行洗脑,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混淆思维,强迫上车间超时间劳动。精神上的迫害和肉体上的迫害,使邵长普每天都觉得度日如年,身体也消瘦虚弱。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邵长普结束冤狱迫害回到家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