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德州市刘玉玲被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德州市法轮功学员刘玉玲,今年五十二岁,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之前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人,成天和丈夫干仗,曾患有心肌炎、胃病、胆结石、颈椎、关节炎、肩周炎、皮肤病、子宫下垂,神经性头疼,等十几种病。丈夫外遇与她离婚,三个孩子丈夫都带走,不让和她接触。在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和家庭的痛苦,走投无路时,经朋友介绍,刘玉玲一九九七年有幸修炼法轮功,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至今二十一年了,身心健康,化解了和丈夫的恩恩怨怨。现在孩子们已成家立业,刘玉玲无怨的伺候儿孙。这都是受益于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得到的。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发动迫害法轮功以后,刘玉玲曾遭受过以下迫害:

一、天津上访遭骚扰

九九年四月十一日,前中共政法委罗干的连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办的杂志《青少年科技博览》上面发表文章,捏造事实,恶毒攻击、污蔑法轮功。四月十八日至二十四日,部份天津法轮功学员前往天津教育学院反映情况,要求取消何祚庥的文章,结果遭到殴打和非法抓捕。刘玉玲和本地同修坐车也去了天津和平请愿,亲眼看到当局出动防暴警察殴打、拖拽法轮功学员。

回到德州后,车站派出所和东地派出所的警察经常打电话或上门,以查户口等名义不断骚扰,询问修炼法轮功的情况,还做了详细的记录。刘玉玲在去天津之前,被统计过个人的身份信息。

二、进京上访被关押、抄家、送洗脑班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刘玉玲和二个同修去北京上访,走到天津北被拦截。她被劫持到天津一个礼堂里住了一宿。第二天被德州东地派出所人员拉回关押,在派出所逼她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后来被放回家,警察随即上门抄家。当时刘玉玲在家里,外面的大门是锁着的,他们砸锁破门而入,抢走了大法书、录音带、录像带、师父法像、香炉、法轮章、弘法材料等等。

面对如此不公,刘玉玲再次上北京上访。当时进京坐车要身份证,还需要街道开证明,她只好徒步去,因为鞋子磨破了,实在无法成行,才不得不回来。回家当天下午,东地派出所警察上门,叫她到派出所写个东西,去了之后把她留置一宿。东地办事处书记于可来(音)受电视谎言欺骗,非法讯问她。第二天把她劫持到德州党校的洗脑班。这里关押了多名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找了一群不三不四的人给法轮功学员做“转化”逼迫放弃信仰。三天后又把她弄回东地办事处,回家后监视居住,出入有人跟随。当时她离婚带着女儿租房子住,一伙不明身份的人直接在房间里监视,因为实在不方便,他们撤到院子里,再退到院门外监视。后来三天两头的打电话或直接上门骚扰,问刘玉玲在家干什么,并命令她不能出门、不能上访,并逼她写东西、按手印。派出所甚至找到刘玉玲前夫向她施压,还串通房东赶母女俩走,劳动局的一个张姓男子长期在大门外监视。

后来又把刘玉玲劫持到德州新湖饭店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多天,二十四小时不让出房间门,被逼着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报纸,由东地办事处的两个女的全程陪护,吃饭上厕所都跟随。他们还找到刘玉玲的前夫,勒索了一万元钱,并威胁说不交钱就劳教,回家后刘玉玲被迫离开德州。

三、因诉江被非法拘留和多次骚扰

依据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最高法“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说法,刘玉玲在六月份向最高检、最高法邮寄了起诉元凶江泽民的控告书,讲述了十六年来江泽民集团对自己的迫害和家人的承受,要求依法追究责任,将江泽民绳之以法,还法轮功清白,还法轮功师父清白,还公民信仰自由权利。可最高检、最高法把控告状退回到当地公安局,因此刘玉玲再次遭到迫害。

同年十一月十七日晚八点钟,德城区车站街派出所四个警察(一个叫唐磊,一个警察号为083003)因刘玉玲诉江之事在刘玉玲租住处楼下把她围住,并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在审讯室,先是李姓警察审讯,其余人员去抄家,在抢劫的物品清单上叫刘玉玲签字,她不签,直到半夜2点警察把她带到楼下宿舍室,让她坐在椅子上,把她的双手铐在床腿上,四个警察每人一个床铺睡大觉。

因刘玉玲不能动,又没有睡意,她就背师父《洪吟》中的诗句和《论语》。四个警察睡不着,说刘玉玲念得他们脑袋疼,随后把她带到另一间屋里,其中俩个警察按住她,强行在形如四方盒的小仪器上摁手印(十个手指都摁),签字、照像、采血,一个牌子上还写着她的名字等信息。刘玉玲抵制警察的非法行为,并正告他们起诉江泽民,符合《宪法》规定,没有犯罪,却被警察诬陷成打他们。

第二天早晨八点警察又去刘玉玲家抄家,抢走2袋《九评》、《解体党文化》、《江泽民其人》书,还有以前看病时的病历等,并把房东兄弟俩带到派出所逼问详情。警察把刘玉玲又带到审讯室,问她诉江之事和家庭情况,让她在笔录和物品清单上签字,她不签,并告诉他们这些东西是自己省吃俭用买来的,是在救人,没有犯罪,是警察在执法违法。完后警察又把刘玉玲带回宿舍楼,双手铐在床腿上。

直到下午一点半,警察把刘玉玲送到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刘玉玲没上过学,能背大法书。本是大好事,警察却污蔑说她走火入魔了、没治了。不法人员先是搜身,鞋带、腰带等都扣留,让穿号服。刘玉玲不穿,一个斜视狱警(周三、日值班)就不给饭吃,指着多人骂刘玉玲“别象狗一样,不穿号服。”

因三顿不给饭吃,穿得单薄、又冷又饿,刘玉玲身体出现异常状况:嘴唇发紫、脸色苍白、心慌,走路无力。医生说,心肌炎发作难受时,如摔倒,也许死在那里,无法医治。狱警冲着刘玉玲说:“明天早上穿号服去吃饭,不听我的你就死路一条,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活着对我没坏处,你死了跟我无关。”狱警曾三次到刘玉玲1号狱室,骂脏话,不堪入耳。刘玉玲被非法拘留15天,于12月2日放回家,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傍晚,德州法轮功学员刘玉玲租住的房子有人敲门,她问是谁,来人回答说是“河西派出所的,回访!”估计还是诉江的事回访。刘玉玲没有开门,走了。第二天上午,德州运河经济开发区河西派出所警察又开警车,鸣着警笛去她家,他们设法打开了她的门,入室搜查。警察似乎并没有抄走任何东西,走时又原样将门锁好。

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早八点多,车站街派出所俩个警察去敲刘玉玲家的门,没敲开门,又去敲邻居对门的门,警察问她家有人吗?对门说没人,只有一个老太太,给儿子看孩子去了,有什么事吗?这两个警察谎称说:看她房子的布局,想买房,又问有没有房东的电话?对门说没有,而后走了。十一月份,车站派出所警察还曾跟踪到济南去给儿子看孩子的刘玉玲,说炼法轮功的跑到哪都知道。

二零一八年一月份,德城区盐店口派出所给刘玉玲打电话问吴玉岺是谁?问是不是住在金湖城港5那里,她说不是就挂了。五月三十日车站派出所给刘玉玲的前夫打电话,找她的三个孩子要钱,拿二十万说不炼了,不拿钱就抓人,前夫说两个儿子给我了,女儿结婚出国了。因派出所多次骚扰,搞的一家人都不得安宁,前夫要带她去派出所签字。六月二十四号盐店口派出所的警察又去金湖城居住处去敲门,没敲开,他们又敲邻居的门问,看到有什么人去她家了吗?

刘玉玲修炼法轮功是为了祛病健身、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却遭到如此迫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