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四个区法轮功学员近期遭骚扰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邯郸市市委书记高宏志、邯郸市政法委书记穆伟利、邯郸市610主任李晓蒲、邯郸市公安局长艾文庆等人,仍然执行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合伙密谋组织、领导和推动邯郸地区迫害法轮功给法轮功学员的家庭造成了难以挽回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下面是邯郸四个区近两年来对法轮功学员骚扰、迫害情况的案例。

一、复兴区法轮功学员遭“敲门”骚扰

邯郸市公安局复兴区分局、社区、居委、街道等部门的人员“敲门”骚扰复兴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下午,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两名女法轮功学员侯巧珍(七十七岁)、张培英(四十三岁)在复兴区彭家寨附近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真相时,被不明真相者恶告,遭复兴区公安分局彭家寨派出所警察绑架。两位法轮功学员目前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三看守所。十六日晚,张培英家中被彭家寨派出所长刘志强带人非法搜家,被抢走多本大法书籍。二十三日前后,彭家寨派出所长刘志强又带人到侯巧珍家中非法搜家,抢走两个MP3播放机。

目前侯巧珍、张培英案卷已被复兴区公安分局报检察院,现在侯巧珍、张培英已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上午,三位法轮功学员在邯郸市第十中附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他们遭刑警绑架搜身翻包,随带的资料与真相币被抢去,然后三人被拉到胜利桥派出所审问。五、六个警察开着警车去抄家,都没有搜出他们要的任何东西,还打开电脑看,仍一无所获。又把法轮功学员带回派出所。警察就给他们拍照、让签字按手印等。下午拉他们去医院检查身体,血压过高不合格,又拉到邯郸市第三看守所,去卫生队检查身体,血压还是高。其中一人晕过去了,还强行抽血化验,法轮功学员质问警察:我们没病不用检查你抽我们的血干什么?是不是想活摘器官用。你们不要再犯罪了,再作恶就救不了你们了。他们还是强行抽了血。

傍晚他们商量着要拘留,并开出拘留证说要拘留十五日,让法轮功学员签字遭拒绝。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他们看守所大院内乱作一团,说是出了车祸,要紧急处理。这时他们也顾不得迫害了,就放学员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下午五点,孟仵村治保主任龚润虎带着铁路大院派出所两个警察,到孟仵村法轮功学员家骚扰,进门就拍照,并问还炼不炼等。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下午,复兴区铁路大院派出所骚扰孟仵村三名法轮功学员,胜利桥派出所骚扰二名法轮功学员,同时西邢台村有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下午五点左右,胜利桥派出所两警察其中一人叫(李连喜)的去十八中家属院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李玉新,当时学员刚出去。家属听有敲门声问是谁?他们不回答。后又问说是派出所的,问他们干啥的?说是了解一下情况。开门进屋后问学员在吗?家人回答说去单位拿手机了。一警察录像后并告知家人要通知学员今下午或明天上午去派出所一趟,说学员知道他在二楼办公,到哪问问情况拍个照就没事了。如果不去我们还来家找他。十四号上午十一点多又去家骚扰,家人没给开门。

二零一七年八月,胜利桥派出所警察到李刚林家骚扰拍照。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二下午,胜利桥派出所骚扰法轮功学员翟文斌,学员没给他们开门。

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日晚八点,复兴区胜利桥派出所警察黄保恩等三人到学员杨志英家敲门骚扰,杨志英正在厨房忙,拒绝开门,并告诉他们这是犯法。他们强行打开厨房窗户,强行拍照,其中一人还说,姐姐,叫姨也行,叫我们照吧,要不饭碗就丢了。边照边说完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左右,复兴区孟仵小学(现改名:沁园小学)强迫学生看诽谤大法的视频,进行邪恶宣传,毒害众生。

二零一七年十月份左右,邯郸市复兴区前进小学,让学生及家长在一封告家长书上签字,内容是所谓的崇尚科学,反对邪教。对法轮功恶意诽谤。

邯郸市610从石家庄找来二个犹大,住在邯钢公安处,说是给邯钢职工、法轮功学员侯明新单独办班转化。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九日下午,邯钢610头目李卫红通知了侯明新,二十日上午犹大就开始面谈,对侯明新蛊惑骚扰,在这专门为侯明新办的洗脑班里,犹大仍转化不了侯明新,李卫红就威胁说:二十四日送石家庄,侯明新听后智慧走脱。

复兴区铁路中学樊英灿老师不写所谓“四书”,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二日上午,铁路中学校长葛智泉通知樊英灿老师,下午到邯钢宾馆,说是上级领导谈话。而樊英灿老师没有配合单位领导,拒绝去接受上级领导谈话,也没到单位去上班。校长葛智泉、龙辉就到樊家门口等,得知樊没在家,龙辉又到樊老师孩子的学校骗孩子到家去看。晚上,校长葛智泉又到樊家骚扰其家属。家属经询问得知:石家庄来了“专家”,要单位领导陪同樊老师一起去接受“上级领导”即“专家”的谈话。这“上级领导”、石家庄来的“专家”,原来是他们找来的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犹大”。复兴区610、政法委伙同复兴区文教体局、邯钢总公司610合伙办的洗脑专化班,地点设在邯钢宾馆。

二十三日下午,樊英灿老师被复兴区文体局王国侠(邪党工委书记)办公室张树雨和本校校长葛智泉,龙辉强行胁迫到邯钢宾馆,下班时樊英灿老师安全回家。

二、丛台区法轮功学员被公安不法人员骚扰、迫害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十一点半多,河北省邯郸市丛台区法轮功学员张雪莹接到联东派出所电话,问在家吗?要看看见个面。张说:正在家做饭,我挺好的,不用看我。又问张的家地址。一会儿敲门进家,一人姓王,一人姓李,都没穿警服。态度和善,让他们坐没坐。姓王的说:之前给你家人打过几次电话,说来没来。问张雪莹还炼不炼了?张回答:锻炼身体。王说:锻炼身体好。又说:炼,在家炼别出去宣传。问家人口,又说有东西收起来,我们也是上边有压力,我们完任务。说可不可以进里屋看看。张回答:可以。姓李的进里屋看了看。王又说:有什么困难需要我们解决的,可告诉我们。之后他们离开。

姓李的胸前带一黑色的比手机窄且厚点的东西,一红灯一闪一闪的,不知是否是录像机。

去年“敲门行动”时,张雪莹正在外地孩子那里,这次可能是敲门行动的延续。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上午,光明桥派出所片警到一法轮功学员家问还连炼不炼,拿着“某教人员”情况调查表,让学员填表,学员没有填。

二零一七年三至九月份,永和里居委多次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李文清。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份,永和里社区居委又打电话到法轮功李文清的家人手机,什么搬走吧等等,意思是让人搬到别处去住,不要给他们添麻烦。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钟,丛中派出所两个警察到学员家中敲门,进门照相的一人说,居委会没空来,我们俩来看看你,要开什么会请你不要出去。还说你诉江的事以后不要告了。他把家里各个房间照完了,用他自己的手机让学员给他照相。最后要了家属的电话号码走了。

二零一七年八月,居委会人员到田信昌家骚扰拍照。

二零一七年八月份,邪党十九大前,河北省邯郸市永和里社区居委二人和联东派出所警察二人到法轮功学员李雪梅家,问还炼不炼了,说不要出去等。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联东派出所一警察打电话到法轮功学员张雪莹的家人手机,问还炼不炼了等一些情况。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上午,河北省邯郸市联东派出所一警察给法轮功学员张雪莹的家人打电话,问家在哪儿、张是否在家及电话。得知张雪莹在上班后,说中午一点过来。但后没有来。

三、邯山区法轮功学员被“敲门”骚扰

陈志强,邯钢退休工人,七十岁左右于二零一八年三月十日回老家河南,进站查身份证时,人和身份证都被扣留,后由单位退管处去人说明情况才放人。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上午,河北省邯郸市罗城头四号院居委会人员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下午,复兴区两名法轮功学员在讲真相时,被邯郸市复兴区公安分局彭家寨派出所绑架,家中东西被抢。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九日上午,光明分局一男一女警察由于找不到贾文芳打工单位,所以到她爸家要人,女的可能叫魏粟平。

二零一七年四、五月份,邯山区派出所、居委会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邯山区派出所人员到中华南小区学员家骚扰。

二零一七年五月四日,邯山区贸东居委会和贸东街道办事处等五、六人,到陵东街某学员家中骚扰。有人员胸前带有隐形摄像机,对着学员问有关法轮功的问题。学员说,现在这个时候了,你们还干这个事。问他们呢,她待了一会就出去走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底六月初,住在罗城头附近的学员被610、警察敲门骚扰,学员不在家,是家人开的门。突然闯进六、七人询问近期学员炼功情况,联系方式、电话、上网、打印机等,家属因恐惧害怕而如实回答。

二零一七年五底六月初,有学员出行坐火车被拦截,后遭罗城头派出所和居委会干扰。

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中午,光明南某小区有警察敲门,学员开门后问你是谁,他说他是罗城头派出所的,问学员还炼不炼法轮功了。学员在门口对他们说,我以前身体不好,现在炼法轮功身体可好了,我能不炼吗?他们说要炼就在家里炼,不要出去。学员说我出去炼,你们让我出去吗?他们说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学员说是共产党不让炼,国家让炼。他们听后笑了,然后走了,又向邻居学员家方向去了。

二零一七年大约四、五月份滏园派出所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李凤珍家人。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上午,滏园派出所一行人员找两名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伙人到学员家,询问是否还炼功,说如果不练就取消记录,得到正面回复后,又说要炼就在家炼等。还要求进门拍照,给学员拍照,登记家人姓名等。学员没让进门,最后拍了学员照片说是给所长交差。言语比较客气,没有要强行进屋等。
另外有一伙人(不知是否同一伙人)直接找到另一学员单位,恰好学员不在,同事没有告诉他们学员的电话。

二零一七年八月八日,邯郸市罗城头派出所警察挨家敲门骚扰了十一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河北邯郸市罗城头派出所警察敲门骚扰了九家法轮功学员。

四、峰峰矿区法轮功学员遭公安“敲门”骚扰、迫害

二零一七年七月中下旬左右,峰峰一矿派出所二人到学员肖同良家,说是家访,实是骚扰拍照。其中一人非要学员说法轮功是某教,另一人拿着像机到各屋拍照,后来学员说他的儿子在某派出所,他们认识,这才有所缓和,后离去。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六日,香山派出所张磊与另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希奎家敲门骚扰。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太安派出所郭亮、牛恒成到法轮功学员张为竹家骚扰。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和村派出所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王秀荣。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六日中午一个人到陈素芳家里敲门骚扰,他说是峰峰三矿大峪镇派出所的,来见见学员,学员说我没事,他也没问啥,在屋里照了几张相走啦。

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到八月三十一日,中山派出所对本地片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骚扰,用的都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胸前带着摄像头,敲开门说来看看为了完任务,让学员签字,正念强的学员没有签字,有的学员还给讲了真相。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中午,两个警察到王宗祥、刘爱荣家敲门。穿着便衣,说是峰峰矿区和村派出所的,来你家看看,进来就照相;还问王宗祥孩子,孩子不在家;他又说你信佛吧?法轮功是某教别练啦。第二天又来家啦,说给他爱人照个像。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四日中午,峰峰矿区和村派出所两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伏生家敲门,出示了上岗证,说是和村派出所的,问王伏生:你叫王伏生?说要给王伏生拍照,王伏生说不准照,警察不听强行拍照,每个屋都照了。另一个人又问,啥时候炼的?王伏生说:一九九六年得法。又问;你孩子和爱人呢?王伏生说离婚啦,孩子带走啦。你现在跟谁过?王伏生说;我父亲。又问对法轮功的认识,王伏生说:过去炼功不经常,去年得了脑梗、心梗。我要不炼功,早瘫在床上不能动拉,说不准早死啦。警察记下了手机号、工作单位。还说叫王伏生父亲管管王伏生。后就走了。

八月二十四日中午,两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孙宝芹家敲门,说是峰峰矿区太安派出所的,来看看,说要给照相,每个屋都照啦。也没问啥,呆了一会就走啦。孙宝琴家里人都吓坏啦。说:你别练啦,孙宝琴没听他们的。

结语:

中共邯郸不法人员对法轮功的迫害,给所有法轮功学员造成了巨大伤害,严重影响了学员家人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破坏佛法必遭天谴,一个不漏,这是真理亘古不变。奉劝高宏志、穆伟利、李晓蒲、艾文庆等人认清当前形势,不要站在危墙之下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学员,善待法轮功学员就是善待自己,要给自己和家人留下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