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人的认识 闯过生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三日】我在二零零一年得法,这些年,多半时间都是在比较宽松的环境中修炼,稳定的做着三件事。可是没察觉到修炼上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但在师尊洪大慈悲的保护下,在二零一六年走过了生死大关,今天我才有幸走在助师正法的行列中。

喜得大法 全家受益

修炼前,我患有偏头痛、胃病、神经衰弱、忧郁症、妇科病等多种疾病。我先生经常开车带着我和儿子、女儿四处寻找名医。西医看不好了看中医,中医也看不好了,找偏方,找气功师。而且,为了健康我更涉猎了多种运动,如桌球、羽球、游泳,还有瑜伽、太极拳等。苦苦的寻求健康之道,却让我感到身心疲惫。

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后,所有病症不翼而飞,而且整日精力充沛,上楼、爬山、做事都不感到疲倦。

当时就读高一的儿子和国三的女儿看到我修炼后焕然一新,也纷纷入道得法,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先生虽然不修炼,但非常支持我们修炼。在修炼的过程中,儿子和女儿也都顺利的完成了学业并就业,我们一家沐浴在佛光普照中,那种在大法中修炼的幸福喜悦,无以言表。

我家姊妹都知道,修炼后的我身心健康,精力充沛。我也曾向她们分享大法的美好,希望她们也能得法受益。可能是由于各种观念的障碍,也可能是缘份未到,她们一直没有走進大法中来。

有一天,我姐姐跟我说,她患有糖尿病、肾脏病和心室肥大等疾病,医生劝她洗肾,不然会有生命危险。当时我想姐姐可能得法的机缘到了,就再一次建议她炼功,这次她答应了。当时因为她已经没有力气走路,我就带着师父的教功和讲法录像带去教她,她就在家里炼功学法,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她的身体渐渐好转。妹妹看到我姐姐修炼大法后,在身上展现的奇迹,也走進了大法的修炼。

坚定正念 闯过生死关

因为这些年我在修炼上松懈了,对大法的认识一直停留在大法太美好了,而没有认识到法的庄严、神圣,做事情、想问题都没有用大法的标准衡量,执着于亲情,面对我姐姐的婆媳矛盾,用人心维护姐姐,没有用大法的标准去衡量,影响了姐姐的提高,也给自己造了业。

还有一次,在项目中A、B两位同修产生了矛盾,C同修说这些矛盾已经危及到项目未来的发展,要我出面交流。这次我又因执着于打抱不平的后天观念,带着不纯的人心与同修们交流。没有悟到我是在用人的观念把人分为好人与坏人,可是常人中的好不一定是真的好,常人中的坏也不一定是真的坏,真正的好与坏是用宇宙特性真、善、忍来衡量的,更没有想到修炼人要守德的法理。

由于这两件事,我都用人心对待,出现了一些考验,我还把它当小事,没有仔细的查找自己的执着心,在法中归正,从而成为被邪恶钻空子的借口。又因在项目中觉得自尊心受损,产生了委屈和怨恨心,放不下自我,长期突破不了,执着心被放大,邪恶加大力度干扰我证实法的工作;接下来是对我的肉身迫害,并不断的往我的大脑灌输,让我产生担心、怕心、焦虑、紧张、急躁心、烦躁心等等极端不安的情绪,让我的身心受到巨大的压力。

二零一六年四月份,邪恶又针对我对大法还存在着治病有奇效和欢喜心的执着,加大对我肉身的迫害。随着肚子剧痛、肠子搅动、胃口差及腹泻,我肚子不断膨胀,邪恶还一直往我大脑加强负面讯息,欺骗威胁我,往死里拽我,企图动摇我修炼的意志。

当时没有立即否定,而怕心又被邪恶利用加重了迫害,到了五月份,肚子开始出现穿孔现象,流出了不明液体。这段时间好几位同修在法上与我交流,鼓励我一定要信师信法,正念正行,要无条件向内找,而且遇到事情要用真、善、忍法理衡量,千万别脱离大法修炼的环境等。我的主意识渐渐的清醒了,过关中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剧痛时,心里不断的发出强大的正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安排的都不承认,只走我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如果我在历史上与谁签过什么约,我全盘否定,全部作废,我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旧势力不配管我。”

但我知道我还没有达到坦然不动的标准,我的体重持续下降、全身乏力,走路都举步维艰。

到了十月初,体重由原来的六十公斤降到四十公斤。最终被家人送進医院。住院期间,我坚定修炼的意志,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我不断请师父加持我,尽力做到不为邪恶所制造的恐怖气氛与假相带动。我痛悔自己没有修好,让常人不理解,会给大法带来负面的影响,对不起师父,因此很消沉、很迷茫。但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点化我“了却人心恶自败”[1]。

“跌倒了再爬起来才最了不起的,从新做好!”[2]“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师父的法一直在脑中回荡着。因此,我不断的告诉自己,千万年的等待就在这一瞬间,我不能迷失,一定要从新站起来。我找到了许多过去从未被我重视的人心与执着,也渐渐能分辨假我、真我。知道一切后天的观念,所形成的各种人心及负面的思维,不是真正的我,它障碍了我得法,干扰我救人,我全部都不要。我发愿要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4],走出人的认识、人的观念。一旦发现负面的东西,我就要去抵制它、清除它。最终走过了生死大关。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起,我在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拨打电话,向中国大陆公、检、法、司、六一零等系统的众生讲真相、营救受难中的同修,配合大陆同修开创更好的讲真相环境,也在平台上和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并参加营救平台同修的电话拨打经验及修炼心得交流,感到无比的殊圣。我在平台上学法、背法中,一点一滴的突破人的观念,体悟到了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不再把经历的魔难,碰到的矛盾都当作坏事。凡事都没有偶然的,这些都是因为我修炼了才出现的,是在消业、净化人体,是修炼境界升华提高的大好机会。

回首修炼路,有许许多多的不足,我会从剜心透骨的过关中吸取正面教训,珍惜这万古机缘。在有限的时间里精進实修,用心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大愿,不辜负慈悲伟大师尊为我承受罪业及救度之恩,众生的期盼。

以上是我的修炼经历与一点个人认识,如有不在法上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