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合肥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九日】在中共邪党“610”的操控与胁迫下,安徽省合肥市公检法等相关人员2017年继续对合肥市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关押、非法抄家、骚扰、判刑等迫害。尤其是邪党19大召开前后几个月中,合肥法轮功学员都遭到来自“610”、派出所、片警、社区居委会等人员的“敲门行动”的骚扰。据明慧网报道的消息统计:至少49名法轮功学员2007年遭到绑架、非法关押、骚扰、非法抄家等迫害。

表:2017年合肥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不完全统计(来源明慧网消息报道)

序号日期姓名性别情况说明备注
12月16日王可珍非法拘留
23月18日纪广奎绑架
34月7日李同珍绑架当日回家
44月7日丁子清抄家
54月20日陈茜失联
64月21日许胜英失联
74月底二人绑架/拘留一人当日回家
85月2日一人失联
9申姓非法拘留
10肇姓非法拘留
115月初孙姓绑架下落不明
124月28日赵美凌绑架
13华学香
14刘延英
15李翠英
16王世兰
17姚敏
18孙以淑
19刘文熙
205月18日一人绑架当日回家
216月6日王可珍绑架另五人
22赵姓当日回家
23袁姓
246月7日李桂英抄家 关押共七人
25赵慧珍
266月10日李云绑架
27杭霞
288月底李国珍流离失所
298月24日裴洁云骚扰
309月27日李家顺骚扰 绑架
夏琥
裴洁云
319月27日徐婉珍骚扰
329月28日伍静青扣留
339月30日一人抄家 绑架
349月黄敏骚扰
359月底李姓非法关押
36高姓
378月24日裴洁云骚扰
3810月3日焦桂芳非法拘留
39倪玉香
40陈克林
4110月10日余秋英女骚扰
4210月10日王培新骚扰
4310月20日李朝胜非法关押
4410月30日丁书梅抄家 关押
45黄莉萍
4611月2日郑华非法关押
4711月14日李文宇非法关押
4811月22日杭霞非法关押
4912月9日翟亚男非法关押

部份迫害案例

案例1、合肥市纪广奎遭竹签扎手指等酷刑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约二十二时,法轮功学员纪广奎家里进来十几个便衣警察,其中有合肥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三四人、合肥芜湖路派出所二人、巢湖市公安局约五人、巢湖市朝阳区派出所的警察柯磊和国保副大队长王兵。他们简单问一句,就开始搜家,没出示警察证,所谓的“搜查证”是现场填写。警察抢走了三个笔记本电脑(有一台是他妻子王桂的)、一个主机、三台打印机、三十多本自己学习用的法轮功书,还有铃木利亚纳轿车(牌号皖A jl830)和钥匙。警察还抢走两部手机,其中一部是孙女上网用的。警察抄家时不让纪广奎清点被抄走的物品,要清单也不给。

纪广奎先被绑架至巢湖市公安局刑侦楼(执法办案中心)被刑讯逼供十三多个小时,遭到王兵、柯磊、郎登山(巢湖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竹签扎手指、手掌打脸、以拳击头、猛击心脏、手指弹眼球等酷刑。而且他们又伪造了部份笔录。在巢湖市看守所,纪广奎因拒绝穿囚服被戴手铐、脚镣长达三十余天。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酷刑演示:用竹签扎手指(绘画)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六日纪广奎被合肥巢湖市法院非法庭审。原定于下午二点开庭被推迟到下午三点,审判长刘冬升,审判员周可平,检察院公诉人孙波。法院外来了许多警车,还有许多便衣。纪广奎的家属去了多人,但只拿到五张旁听证。他们进入法庭时发现,法庭早已坐满了邪党自己的人,只剩下几个空位子分散在法庭四周。

公诉人指控纪广奎八条所谓“罪状”,被纪广奎与律师一一驳回。其中一条,纪广奎说:我签字时明明是一百多张真相,怎么到法庭上就成了一千三百张了?公诉人不回答。

对于纪广奎被刑讯逼供之事,公诉人只字不提,法庭审判员周可平只在快结束时轻描淡写的问了几句。但是,审判长多次打断律师合法辩护、阻止纪广奎的自辩,还说,“你知不知道我有权力禁止你发言?!”

案例2、原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朱维英生前遭受的残忍迫害

朱维英女士原是安徽合肥市梅山饭店副总经理,工作期间多次被评为安徽省先进劳动模范,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遭冤狱八年,二零一七年六月三十日冤狱期满时,身体已经被迫害得极差,目光呆滞,经常哭喊,有时神志不清,出狱后才半个月就含冤去世,终年六十五岁。

朱维英女士是合肥被迫害最严重的法轮功学员之一。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朱维英女士多次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因此多次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多次被关押洗脑班折磨。一九九九年底至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合肥市精神病医院进行迫害。根据她生前本人述说,她遭受邪恶(医生)大钢针穿入双侧太阳穴,并多次遭到电击;她还被捆绑在柱子上,邪恶(医生)让精神病人排着队轮流用鞋底打她头,往她脸上吐痰,吐在朱维英脸上的痰从头上、脸上往下流;还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一直把她迫害到大脑失去记忆、目光呆滞,不认识人、失去知觉、才放她回家。那种痛苦不是人能承受的了的,万分痛苦……

'演示:打毒针(绘画)'
演示:打毒针(绘画)

当时朱维英遭邪恶迫害回家后,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整个人都痴呆了象傻子一样,什么都不知道了。后来在师父的保护下,她又走入了修炼大法,很快就恢复了健康。二零零二年五月,因她始终不放弃修炼大法,被合肥市公安局绑架,送入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二年延期三个月。她从劳教所出来后,多次遭到六一零人员、稻香楼派出所、居委会人员上门骚扰,要她转化,不修炼大法。她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共邪党所谓“维稳”。六月二十一日深夜三点半钟,合肥国保大队、国安,抓捕了流离失所的朱维英,绑架到合肥市新宇宾馆洗脑班进行残酷的迫害。合肥市公安局长亲自坐镇指挥审问说:“我再叫你跑”。强制她坐了四天三夜的老虎凳酷刑,致使朱维英两腿从脚一直肿到大腿根部,当把朱维英从老虎凳放下来时,她的两腿根本无法动弹。就这样恶警还不停地打她耳光,每天两次野蛮灌食。在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后,七月六日将朱维英送往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被残忍迫害了九十六天后,终于走出了魔窟,再次流离失所。

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维英再一次被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八年,强行把朱维英送到安徽宿州女子监狱继续转化迫害。在监狱里,朱维英女士没有放弃大法修炼,早上坚持炼功,被邪恶警察用电掍电击,关禁闭,致双目失明,颈椎被毒打致重伤。头颈不能自己抬头,头不能后仰,身体不能坐下,没人扶着就倒下,不能走路,生活不能自理,成了重残废人。并长期把不明毒药碾成粉末拌在饭里给朱维英吃。在宿州女子监狱,为了转化她,恶警流氓强行把朱维英衣服扒光一丝不挂一个多月,侮辱她羞辱她。还给她录像,放给她家人看。她在监狱里遭受了非人的残酷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二零一七年六月底,奄奄一息的朱维英刑满出狱,回到家里,中共邪恶还继续监控,在她家蹲坑。由于受到邪恶的残酷迫害,朱维英身体非常不好,行动不能自如,口齿不清,但还能认识人。用手伸出,嘴里呼出“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学员去探望她,还遭到中共抓捕。不到半个月,二零一七年七月朱维英就含冤去世。

案例3、合肥教师胡恩奎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胡恩奎,原为肥西县义城中学物理老师,因为拒绝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多次遭到中共人员绑架,被非法拘押、劳教、判刑并屡遭酷刑折磨。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胡恩奎与另一大法弟子张贴“全球公审江泽民”,被一名沈姓路人举报后遭遇绑架。合肥公安局庐阳分局国保大队随后介入此事,因证据不足,直接伪造证据构陷法轮功学员,将两位法轮功学员从拘留所转入看守所加重迫害。办案人员:合肥公安局庐阳分局国保张宏、杏林派出所警察张传浩,合肥公安局庐阳分局负责人丁忠兵。

二零一七年六月一日上午九点半,构陷胡恩奎的所谓“案子”在合肥市庐阳区法院开庭。北京律师程海、彭剑担任胡恩奎的辩护人。两位律师为胡恩奎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公诉人公诉7个月到一年半。

非法庭审之后法院及国保人员分别联系胡的家人要求家人交罚款,说交罚款可以少判点,被拒绝。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合肥市庐阳区法院非法判胡恩奎一年半。审判长:钟成,审判员:彭举。

案例4、安徽合肥市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经过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八日晚八时,合肥法轮功学员赵美陵、华学香乘公交车去甩树挂,下了公交车,正准备甩树挂的时候,突然闯出好几个便衣警察,赵美陵还没反应过来,双手已被戴上手铐。

一阵疯狂拍照之后,又有好几个警察开着两辆警车疯狂的驶向现场,不分青红皂白,把赵美陵、华学香绑架到合肥市安庆路派出所。十几个警察围着赵美陵一阵谩骂与审讯之后什么也没得到,把赵美陵送进合肥市拘留所。

法轮功学员姚敏在甩树挂的过程中不知道自己已被跟踪,二零一七年五月二日下午二点左右,被跟踪到王世兰家,姚敏正准备敲门,被突如其来的警察们绑架到安庆路派出所。紧接着,安庆路派出所的十几个恶警疯狂的开来好几辆警车把王世兰家团团围住,当时当地一些法轮功学员在王世兰家一起学习法轮功书籍。

一个便衣女警敲门,这时正好法轮功学员孙以淑要出门,就问那女警什么事?那女警欺骗地说,这房子不是要拆迁了吗?我们来核实一下房产证与实际平方数。孙以淑喊来八十多岁的王世兰,孙以淑正准备开门出去,一下拥进十几个警察,疯狂地乱翻,几个彪形大汉围着孙以淑,拿着手机一阵狂拍、抢包、瘦身,孙以淑大声斥责,你们是谁?你们擅闯民宅!

几个彪形大汉扯的扯、拽的拽,把孙以淑托出门外,塞进警车,绑架到安庆路派出所。警察同时撬开房间的门,里面还有三名法轮功学员,刘延英、李翠英、刘文熙都近八十岁,刘文熙还双腿残疾,自己不能走路,离不了拐杖,还得有人搀扶,也都被绑架到安庆路派出所。

华学香、王世兰、刘延英、李翠英、刘文熙五名法轮功学员均已超过七十岁,当天夜里都被家人接回家。孙以淑、姚敏到二零一七年五月三日凌晨二点多钟被送进合肥市拘留所。孙以淑在二零一七年零五月十三日回到家中。

赵美陵和姚敏被转入合肥市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

案例5、检察院撤诉 伍静青结束八个多月的关押

检察院因证据不足两次把卷宗退回公安局,第三次起诉后又于二月三日撤诉,合肥法轮功学员伍静青结束八个多月的非法关押,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回到家中。被非法关押期间,伍静青结肠炎复发两次、便血严重,母亲持病例向检察院、公安分局要求给女儿取保被拒。

伍静青女士在她读高中时因溃疡性结肠炎无法医治而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身心获得健康。自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遭受严重迫害,甚至被迫害的生命危险。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五日,她还是安徽建工学院大四学生,在学校被非法抓捕。二零零二年十月底,伍静青又遭绑架,在被非法抄家时,恶警将事先准备好的法轮功内容的光盘偷偷放到伍静青家,作为“证据”。伍静青被非法关押在宾馆、第二看守所近七个月,被迫害的便血、尿血、骨瘦如柴。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晚上,伍静青、胡恩奎(中学老师)在庐阳区一个小区张贴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后遭绑架,遭合肥市庐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张宏及杏林派出所张传浩构陷。当时伍静青父母身在异地,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庐阳区国保大队伙同辖区派出所抄了家。因为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伍静青父母赶回来时家中狼藉满地,伍静青父母多次向国保张宏、国保大队长丁忠兵、杏林派出所张传浩及杏林派出所所长索要清单,均被拒。

所谓的“清单”上只有一方签字,而且许多东西未列入清单中,有一百多张真相光碟与大量空白光碟也不知从何而来?她随身携带的手袋里也被塞入了大量标语。在被非法提审时,伍静青多次质疑。国保警察逼其父母承认东西是伍静青的,还谎说:你女儿把所有的事都揽下来了!

伍静青、胡恩奎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日被非法治安拘留十五天,拘留第十四天时被非法转刑拘,但未及时通知家人。六月四日晨,伍静青父母按原定时间找了车前去拘留所接女儿回家,才知转为刑拘了。七十多岁的老父亲一时承受不住,老泪纵横,以头撞车框。老人膝下原有两个女儿,诚实正派、端庄秀丽,伍静青是小女儿,在二零一一年流离失所期间,大女儿不幸逝世,父母膝下仅剩小女儿。

伍静青母亲强打精神聘请律师,独自奔走于看守所、公安分局之间送衣服、送钱、要人。因证据不足,检察院将案子两次退回公安,但庐阳分局拒不放人。第三次上报检察院,检察院做了非法起诉。在亲友共同营救下与律师的催促下,检察院二月三日撤诉,四日法院下刑事裁定书批准撤诉。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伍静青回到家中。

事实上,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法轮功学员根本就不应被抓、被关押。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讲清真相,不仅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匡扶社会正义,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试想一想:不让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讲真话遭迫害的社会,可不可怕?你愿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样的社会吗?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从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天理昭彰,善恶必报。奉劝还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立即停止迫害,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而且人间的报应只是为了警醒世人,地狱的报应那才是偿还恶业的过程,还会殃及子子孙孙。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