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体制下的人间地狱——辽宁女子监狱 【明慧网】

中共体制下的人间地狱——辽宁女子监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综合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紧紧关闭着的两扇巨门,高高的电网围墙。已是早上八点,整个监狱城的上空还被黑灰的浓云笼罩着,阴森得令人压抑。高墙几个侧门与高墙外办公大楼间来来往往的“制服女”,个个面色晦暗,表情冷漠……整个场景令人难免联想到地狱。其实地狱是行天理惩罚做恶者的场所,而辽宁女子监狱却是中共无法无天暴虐好人的魔窟!

从辽宁女子监狱活着出来的人,一提起在那里的遭遇,立即陷入极其可怕的梦魇;听闻她们所遭受的酷刑虐待、超强度奴役,特别是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转化”,真是不寒而栗!对被非法关押在这魔窟里的法轮功学员来说,不能说是“度日如年”,因为她们每分每秒都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中煎熬。无需渲染,文字永远无法表达受害者所遭遇的真实感受。

一、超强奴役

辽宁省女子监狱位于沈阳市于洪区白辛台镇育新路七号。不但关押着全省女子服刑人员,还关押着全国各地(除新疆、西藏外)往这里调运的大量服刑人员。还有韩国、朝鲜等四个国家的犯人。辽宁女子监狱是制作全国公安部、司法部等所有警服、制服的基地,也加工铁路等部门的工装。此外还是制作多种品牌服装、羽绒服、运动系列服装等加工基地。很多服装出口日本、美国、欧洲、非洲等多个国家,有些合作的厂家是皮包公司,把代理拿来的订单到监狱去加工,常年加工大量的外贸服装。

示意图:中共监狱中的奴工迫害
示意图:中共监狱中的奴工迫害

辽宁女子监狱共有十三个监区,每个监区有十个左右的小队,每个小队有五、六十个在押人员。估计在辽宁女子监狱至少关押五、六千人。监区设有监区长(兼职服装厂厂长)、教导员,主管各个方面事物的几个科长,几个干事,几个执岗警务员,不在编的警务人员等等,每个小队有一个小队长。为了最大限度的压榨在押人员的血汗,逼迫她们超时、超强奴役,从早七点到晚七、八点都在车间不停地干活,午饭都是在车间机床旁轮流吃。定额数量超过承受的极限还要增加,完不成就加班。规定周日休息一天,还常常被加班占用。而每月只给奴工十元象征性的“报酬”。

因为监狱的效益跟每个监管人员的利益捆绑,所以从上到下都在利益驱使下狠命的奴役在押人员。辽宁女子监狱监管人员,还充分利用心狠手辣的刑事犯人充当“管事犯”,并以减刑为诱饵,唆使管事犯以各种残暴手段威逼在押人员超负荷干奴工。在押人员中流传一段话:“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的比驴多,吃的比猪孬。”

第一监区和第七监区奴役在押人员做服装,是辽宁女子监狱的所谓“龙头企业”。二零一六年,张晓兵任第一监区监区长、服装厂厂长,生产指标达到了九千多万元,全女子监狱第一。二零一七年,女监给她又定了一亿的指标,到十一月份已完成了九千多万,也是全监狱第一。这时张晓兵坐在单位突然口吐鲜血,被送到医院,在一个多月中遭受两次大手术折磨后,张晓兵于年底丧命,年仅五十岁左右。辽宁女子监狱,连为其卖命创收巨额利润的监管人员的命都不顾,可想而知服刑人员的死活在那里能算得了什么?单从这一点上看:张晓兵害人害己成了监狱的牺牲品。

二、从第一监区酷刑暴虐法轮功学员揭开黑幕一角

辽宁省内被非法判刑的女法轮功学员,基本都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自从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至今,这里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迫害从未停止过,并且迫害手段极其惨烈。截止到二零一七年底。已有三十四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最近,年仅四十九岁的鞍山法轮功学员刘旭艳, 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狱政科科长吴研是主要责任人;七十岁抚顺法轮功学员朱玉兰,身高才只有一米四,被辽宁女子监狱虐待致死。至于迫害致伤残、致精神失常更是不计其数。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对被劫持来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一套刑事犯无需承受的残酷迫害模式:思想洗脑,威胁恐吓,暴打,浇冷水,关小号,长期罚站、坐板,长期罚蹲等等,这些是看得见的迫害;对于这些招法都不能达到目的时,就对法轮功学员施以更阴毒的药物迫害、用辐射或不可告人的邪恶手段对大脑中枢神经的损害等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这里做不到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在第一监区专门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思想教育”科长叫师静,四十七、八岁。表面和善,好象很有素质的样子,对法轮功学员还嘘寒问暖的。还跟法轮功学员表白:我很尊敬你们;自己从未上过“恶人榜”。可是在第一监区对法轮功的迫害却极其邪恶、阴毒;况且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五官挪移,被迫害的走路一瘸一拐,她看了从不过问。其实都是她背后指使犯人干的。我们看看师静是如何“尊敬”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的。

第一监区有十个小队。监区把十分邪恶的犯人都集中到第十小队。恶犯张美妍,鞍山人,四十七、八岁,经济案犯,三类职务犯罪,打人手段极其残忍。还有盘锦的杜金娟,大连的马黎明,营口的闫虹林,大石桥的李晓莉等,都是张美妍的帮凶。所以第一监区第十小队所谓的“转化率”高,都是在这些毫无人性的凶残恶犯酷刑下,肉体承受到了极限而违心妥协的。所以被分到第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都先送到第十小队吃“杀威棒”。用恶人的话说,等打服了再送到其它小队干活。

这些刑事犯中有吸毒、贩毒的,有经济犯,还有杀人犯,都曾经是社会上的流氓、渣滓。到辽宁女子监狱不但无法受到“教育”而“改过自新”,反而被辽宁女子监狱监管人员利用、唆使暴力殴打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中共真象串糖葫芦一样在连锁把人一毁到底!

暴力“转化”

把新入监分到第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先送到第十小队,对她进行思想洗脑,蛊惑她放弃信仰。然后利用邪恶的刑事犯(牢头狱霸)威胁恐吓说:到这地方来没有不“转化”的,有的是招数对付你!谁谁不“转化”,把她弄成什么什么样后,还是“转化”了。

过了三、四天之后看法轮功学员没有被吓唬住,犯人张美妍、杜金娟、马黎明等恶人就纠集犯人对其大打出手。有时一两个人打,有时十几个人一起打,有时一、二十人围一圈轮流打。暴打之后,再把人弄到水房里罚站冷水盆。监狱自来水都是地下水,冰凉刺骨;从十一月开始北方就天寒地冻,站冷水里一会儿脚就会被拔木了,失去知觉。恶犯就一盆接一盆往身上泼凉水,人被浇的激灵激灵的。被浇后想去换衣服恶人不让换,还把人弄到没有监控的死角对其打骂,直到把人打懵了,都不知谁打的了。

在一监区有位锦州法轮功学员叫刘静,被打的特别惨!大伙轮番打了多少次,又把她弄到水房继续打。打倒在地后,把头按在下水道,恶人马黎明踩着刘静的头,其余犯人连蹬带踹。之后每天还要让刘静坐小板凳,大家都看到她脸上黢青,破的不象样子;眼睛也黢青,眼珠子都打冒出来了。张美妍是迫害刘静的主谋。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有的法轮功学员就绝食抗议。在第一监区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十天,被送到监狱小医院灌食,其实都是犯人给灌。灌食时把人的肩、腰、腿用三条大带子捆绑在凳子上,几个犯人按住头,一个犯人往胃里插管子,从水龙头接点冷水兑的什么糊糊往胃里灌。几天后,那位法轮功学员回到监舍已经被折磨的瘦弱不堪,不像样子。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被插管灌食好象有两年多,后来被迫害成鼻癌。明慧网报过多例各地法轮功学员被灌食致死的案例。

酷刑折磨

实施各种暴力仍然不放弃信仰,就开始酷刑折磨。沈阳市法轮功学员张清华,是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张美妍除了带头打她之外,还用缝衣针扎她指甲缝儿。

酷刑演示:针刺指甲
酷刑演示:针刺指甲

鞍山法轮功学员陈凤华,五十多岁。遭到毒打、站冷水盆、泼冷水、群殴之后,被罚站、坐板四个月。就是每天都要面壁站在一块地砖上不能动,从早上七点站到晚上七点;晚七点至十点坐板,就是坐在二寸宽、半尺长的小板凳上不动。动一点儿就是一顿打骂,不管头、身上,逮哪儿打哪儿。还对其一边打一边骂:你不是能忍吗?没刚儿就“转化”!其实即使站在那没动,恶人也是得空就过去打她一顿。一段时间后,陈凤华的腰和腿就疼痛难忍,手够不着地。上厕所蹲不下,尿都尿裤子上了。被体罚两个月时,肚子肿的老大,冬天发的囚服本来很肥大,可是陈凤华的大肚子强塞进去。浑身疼痛难忍,晚上连翻身都极其困难。穿衣服、裤子、袜子十分艰难痛苦;上厕所更是遭罪,一冬天裤子都是尿湿的,大便后手都够不着擦。就这种情况她每天还要被罚站十二小时、罚坐板三小时。肚子大的吃不进去多少东西,面壁罚站时用肚子顶着墙借点力;回监舍走路脚一挪一擦往前蹭。罚站四个月后,看陈凤华还没妥协,就改罚蹲迫害。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蹲在一块砖上不能动,还要时不时就遭受犯人的打骂。陈凤华被迫害的几乎不能走路,回监舍一点点蹭,胳膊麻木,满身是汗,都要趴在地上了。有一次陈凤华是被人用轮椅推回监舍的。在这种情况下,迫害丝毫没有减轻。每天十五小时的罚蹲酷刑,直到满四个月!无法想象的痛苦,每分每秒在肆虐着她……

铁岭的武玉萍,被罚蹲,脚脖子肿的老粗,还罚坐小板凳。之后张美妍又把武玉萍整到小仓库迫害,对其拳打脚踢,用笤帚疙瘩乱打武玉萍的头;回来又整水房连打带踢。小仓库、水房都没有监控。打过之后还限制武玉萍一个月内不许盖被子。武玉萍脚脖子始终没有消肿,头被打后记忆也很不好。

犯人们为了表现自己“积极靠近政府”,为了减刑,为了奖金,使尽各种手段折磨法轮功学员,逼迫放弃信仰;监管人员就是利用这些流氓迫害好人,以达到监狱以及“上边”要求的“转化率”。在这里,监管人员、邪恶的犯人狼狈为奸,良知全无地合伙迫害修佛向善的好人。法轮功学员没挨打的太少了!即使有的妥协较早,恶人也是找茬就打。很多被打伤的很重,就送监狱小医院抢救。因为她们有监管人员撑腰,就是要给法轮功学员整体施加压力,达到中共的目的:企图把好人“转化”成和这些人一样的坏人。

如果法轮功学员制止坏人行恶或反抗,监管人员不去管行恶的犯人,却把法轮功学员找去谈话,说:你不讲“忍”吗?法轮功学员就正告她:“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李洪志师父著作《精进要旨二》<忍无可忍>)纵容良知全无的人对大法弟子行恶,就是对好人的犯罪……

修炼真、善、忍是追求生命高尚的境界,不是给邪恶迫害准备的。中共党文化混淆视听,混乱思维。人失去正常的理念才会认为:好人就是好欺负的人!

阴毒摧残

当所有暴力、酷刑恶招用尽,黔驴技穷也无法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时,监管人员开始造假,她们自己写所谓“转化书”,自己签字,自己按手印,上报交差了。从此以后表面上不再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但是背地里实施更为阴毒的迫害手段。

邢丹
邢丹

明慧网报导,在辽宁女子监狱十二监区有位鞍山市年轻女教师邢丹,被酷刑折磨后,又在食物中下药,都是给精神病患者用来强行镇静或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把好好一个美丽善良的年轻女教师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神志不清。在第一监区同样存在令人发指的阴损恶毒的迫害。

朝阳法轮功学员姜伟,四十多岁,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坐在地上一动不能动。张美妍几个犯人就在地上拖拽她,把裤子磨破了,还拖拽,屁股都磨破了。科长师静还把姜伟关禁闭,关在两平米,无窗户无门的小号。姜伟被关虚脱,再送进监狱小医院抢救。

还有位大连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失常,整天把头往硬东西上梆梆磕。拿到刀、剪子(车间做活有这些东西)就往脸上乱划,血淋林的也不停手。后来也不知道人哪儿去了。

鞍山法轮功学员陈凤华,从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到辽宁女子监狱第一监区第十小队,遭到各种酷刑近一年始终没有屈服。大约到二零一六年底,陈凤华在车间,突然说头痛的象血管要爆裂一样,只见她两手使劲抱着头,还恶心要吐的样子。晚上她用手使劲按住头回到监舍,躺着不敢动,第二天早上她就不认识人了。早饭时间她迷迷糊糊跟在别人后面来到饭柜前,不认识饭柜上自己的名字。白天包夹让她理东西,她不知道怎么理。她坐那发呆,问她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问她家里亲人的名字也不知道。过一段时间她的头又痛的够呛,她一擤鼻子,擤出来的是血!晚上回到监舍,她感觉从脑袋往下,顺着鼻子下来一股十分恶心的腥臭味,象臭海鱼做熟了,又象下水道的臭味。她用力一擤鼻子,出来两条象白纸一样白的东西,恶心的不得了;鼻子一出现那股恶心的味道,就擤出来两条白白的东西。这种现象持续了一周。期间,别人跟她说话,她过去的事都想不起来了。之后头不太痛了,心脏就不好,血压很低,浑身没劲。从二零一六年底到二零一七年三月,这种头痛发生过三次。二零一八年出狱后还没力气,干不了活,记忆力也不好。也不知道辽宁女子监狱用怎样阴毒的手段迫害陈凤华。现在国际上已经发现、中共自己也在“展示”它的成果:有一种干扰人大脑破坏中枢神经的微观间谍武器叫:声波炮。能使人产生剧烈头痛、迷糊、恶心、血压迅速升高、失忆等令人极其痛苦异常的现象。这是中共毁灭人性后的发明,再利用其毁灭人类!

另外,大约二零一六年,辽宁女子监狱对整个监狱的在押人员进行一次DNA化验,并且存入数据库。还对所有在押人员录像、录声音。这些诡异的行为不免让人联想到“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活摘器官。时至今日,全球都在呼吁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都在公开谴责中共活摘器官、贩卖器官的残暴罪恶。可是官方竟然还在肆无忌惮的对在押人员、对各地区法轮功学员进行DNA数据采集,中共真是魔鬼!

三、罪责难逃

每天早晨,一辆接一辆的“旅游大客车”(取缔有标志通勤车)开到这里,把在市内各区居住的监管人员、狱警等公职人员运送到这里,究竟有几十辆?令人诧异之时已来不及计数。恐怕不止一千人吧?

这上千公职人员着便装走在街上,或在亲人朋友面前,也许看不出与众人有何不同;或许工作之前也曾经“天真无邪”。但是穿上这身制服十几、二十年后,今天出现在监狱门前冰冷麻木的脸,竟然看不到一丝正常人的气色,这也许就是魔变!

迄今,明慧网上报导出来三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无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九死一生!试问,这些受害者哪一位不是饱受这些“曾经天真无邪”的同类折磨、凌辱、以至于虐杀?是什么把人变得如此邪恶?是利益吗?不是!那是行恶者的错觉!是中共邪恶嗜杀的魔性取代了这些公职人员的人性,使之魔变成为虐杀好人的工具。因为你说“跟党走”,你的灵魂就被中共邪灵抓住,你就被它操控去杀人,你就无力挣脱它往地狱里拽你的魔爪,你就在中共的有序安排中毁灭!

从第一监区教育科长师静的矛盾心理可以看出,她知道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违法的,是不得人心的,是要遭到清算的。所以她表面善待,甚至以自己没有上“恶人榜”为荣;而背后在指使、纵容张美妍等十分邪恶的犯人酷刑暴虐法轮功学员,这叫“借刀杀人”!最近,听说师静已经帮张美妍“减刑”,张美妍迫害好人后得到报酬。这叫“雇凶杀人”!这样的公职人员就是地地道道的黑社会!正是现政当前扫黑除恶的对象。

辽宁女子监狱第一监区教育科长师静,纵容犯人张美妍、杜金娟、马黎明、闫虹林、李晓莉等,在监狱对被监管人陈凤华、张清华、武玉萍、刘静、姜伟等,进行殴打、体罚虐待等,违犯《监狱法》第十四条:

(三)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罪犯;
(四)侮辱罪犯的人格;
(五)殴打或者纵容他人殴打罪犯;
(八)非法将监管罪犯的职权交予他人行使;

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条规定,师静犯有虐待被监管人罪,指使他人犯罪等,情节特别严重,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罪犯张美妍、杜金娟、马黎明、闫虹林、李晓莉犯有故意伤害罪,致人重伤罪,应受到法律严惩。

辽宁女子监狱狱政科科长吴研,是鞍山刘旭艳被迫害致死的主要责任人;吴研违犯《监狱法》:
(一)以殴打、捆绑、违法使用械具等恶劣手段虐待被监管人的;
(二)以较长时间冻、饿、晒、烤等手段虐待被监管人,严重损害其身体健康的;
(三)虐待造成被监管人轻伤、重伤、死亡的;
(四)殴打或者体罚虐待3人次以上的;
(五)指使被监管人殴打、体罚虐待其他被监管人,具有上述情形之一;

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八条规定,吴研犯有:虐待被监管人刘旭艳致死罪,情节特别严重的,应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此,把辽宁女子监狱这样明显黑社会的违法犯罪行为曝光于天下,呼吁各级执法部门,监督部门,依法严惩凶手。对监狱存在的众多“师静”、“吴妍”等的违法犯罪的监管人员予以查处。

辽宁女子监狱监狱长贾福军,尸位素餐,在其位渎职不作为。习政权惩治腐败、扫黑除恶,就是剑指这样的官员!作为辽宁女子监狱的监狱长,监狱普遍存在违法执法、黑恶势力、草菅人命,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只为牟取暴利,不顾服刑人员死活,明显包庇监管人员,致使众多服刑人员受到严重伤害,造成众多被监管人员被迫害致死。这种严重不作为和渎职,已触犯《刑法》第三百条、第三百九十七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第三百九十九条(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以及《公务员法》第五十四条等。构成徇私枉法罪、玩忽职守罪、包庇罪、滥用职权罪,这种违法行为必须得到应有的严惩。

十几年来,辽宁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恶行不断在明慧网上曝光;全球法轮功学员不断以各种方式向辽宁女子监狱的监管人员讲清真相,向辽宁省监狱管理局、司法厅反应辽宁女监残酷暴虐在押人员的犯罪事实,呼吁制止监管人员违法执法犯罪恶行,可是那里的迫害仍然十分猖獗。

二零一七年底,现政权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剑指谁?就拿辽宁女子监狱迫害死鞍山市女教师孙敏一案来说,孙敏父亲状告辽宁女子监狱,证据确凿,至今八个月罪犯们仍然在原职继续犯罪!三十六位法轮功学员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这些杀人恶犯及指使杀人的监管人员不但至今逍遥法外,还得到监狱的奖赏,究竟谁是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堂堂国家省级执法监狱,上有监狱管理局,司法厅,司法部,公然干着黑社会的勾当!敢问以上各级法制部门的管理机构,这不应该是你们想要的吧?在健全的法制下,辽宁女子监狱竟然魔变成专门训练黑恶势力,残暴守法公民、迫害修佛向善好人的魔窟!那么,谁是这些黑监狱的保护伞,谁头上就在悬着这把利剑!

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世界人权组织机构大联盟,纷纷制定有关法案,在全世界范围追查迫害者,堵死所有逃路!

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案:二零一六年正式生效,该法案旨在授权美国政府制裁全球违反人权者和贪腐者,主要制裁措施包括:取消领取美国签证的资格,撤销已有美国签证,冻结在美国境内的资产,禁止其资产在美国境内交易。直系亲属也将面临出国居留、旅游、留学等的诸多禁忌。

迫害法轮功无路可逃。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正义有时迟到,但从不缺席!谁能在大是大非面前守住做人、为官的良知,在维护法律尊严、人间道义上尽到一己之力,谁就是在为自己打开一条通往未来的路!否则,周永康、刘京、李东生、张越就是你们明天的造像!这不是在说梦呓,现在官场地震规律就是这样!

据调查:张晓兵曾经担任过该监狱三监区头目、狱政科科长等职。多年来,此人无论在哪个职位上,都一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她对待法轮功学员张嘴就骂,指使刑事犯迫害监区内法轮功学员及关小号。一监区是监狱的所谓“模范监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隐蔽而残酷,张晓兵积极效命于邪党,执法犯法,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无罪公民遭恶报死亡,终成中共、江泽民的殉葬品。

其实,因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实例即使在辽宁地区都是数不胜数。薄熙来、谷开来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在大连开尸体加工厂到国外出售人体标本,现在被关在监狱还身患重病。原辽宁省委书记王珉被判处无期;前省政法委书记苏宏章被判十四年;省公安厅副厅长王庆国得癌症死亡;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王阳被判重刑十六年半,等等。沈北新区迫害法轮功十分严重,区法院三个法官遭恶报死亡。法官柳晔突发脑出血死亡,五十六岁;法官鄂安福,脑出血死亡,四十五岁;法院副院长张文,脑部怪病,进京途中死亡。这三个法官都对多名法轮功学员枉法冤判重刑,有的甚至被冤判十一年。

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以“无神论”欺骗人跟它作恶,却无法逃脱天谴的报应!

四、呼唤良知

法轮大法,讲的是真、善、忍,升华道德;并对祛病健身有奇效。自一九九二年传出,短短七年传遍中国,上亿人修炼,有关部门授予多项荣誉。即使在中共造谣诬陷疯狂打压的十九年中,法轮功也以其独特的法理功效弘传全世界!荣获三千多项褒奖及支持信函。这说明: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普世价值!

中共对人类普世价值的持续打压,把中国人历经劫难后仅剩的一点良知毁灭殆尽!各种社会矛盾无法调和、一触即发;生存危机四伏不可逆转。是中共无神论切断人与传统道德的联系,让世人看不到得救的希望和出路,使得人们以物欲的满足麻醉对绝望的恐惧——走向毁灭。

不要再相信中共的谎言,不要再对中共抱有幻想;历史的教训就是追随者的未来归宿!《九评共产党》这部奇书把中共的邪教本质揭示的淋漓尽致。书中写道:“谁在某个问题上相信了中共,谁就会在这个问题上丢掉自己的小命!”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详细揭示了中共以毁灭人类为目的的有序安排。是中共把人魔变成失去自我的鬼魂,并且叫你天天喊着“跟党走,把生命献给它”。就是让你一直跟它走向地狱,给它当陪葬!

如果你还承认自己是炎黄子孙,相信中国的传统道德理念,相信好人才有好报的古训,那么千万不要跟着杀害八千万同胞的中共走下去了!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已成定局!只有发自内心的在大纪元退党网站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等一切组织,才能摆脱中共邪灵的操控,复苏真正的自我;才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悬崖勒马,弃恶从善,选择未来!

现在退党大潮席卷全国,中共即将退出历史舞台,大戏即将落幕。赶快清醒,别再为剧情沉迷。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遵循“真善忍”普世价值,回归中华传统正道!这是法轮大法给陷入绝境的人类指出的一条希望之路,引导人类走出劫难,走向光明!

辽宁省女子监狱: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白辛台村育新路7号,邮编110145
传真电话:024-31236026
值班室:024-31236329
办公室:024-31236316、024-31236317
纪委书记李爱东31236005、15698805353
监狱长贾福军31236001、15698808121
政委徐敏31236002、15698806633
副监狱长姚彬 024-31236007、15698805885
副监狱长徐健美024-31236006、15698806688
副监狱长孙桂娟024-31236008、15698806111
副监狱长王丽艳024-31236009、15698806006
副监狱长房淑霞024-89296633宅86164016、13390116633
副监狱长张静024-31236010、15698806321
610主任王治31236020、15698800291
政治处主任史迎春31236011、15698807010
狱政科科长富荣,警号2105123
纪检监察科科长王丽英

辽宁省女子监狱驻监检察室 :
电话:024-31236323、31236325、31236326、31236329
张树民、王丽娟、李海燕、继龙

监狱医院院长杨秀明
监狱心理咨询师:李艳(雁)

各监区电话:
监区长徐中华电话:15840098118
教育科长李雁电话15698805958
政委办公室:89296677
纪委书记室:8929681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55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88
副狱长办公室:89296633
副狱长办公室:89296858
工会主席:89296699
政治处主任:89296767
总师办:89296888
办公室:89296601
办公室主任:89296868
狱政科长:89296686
狱政处办公室:89296687,89296689,89296690,89296691
监狱医院院长杨秀明15698806671办024-89296859、024-89296862
医院办公室:89296857,89296859,89296860
医院教导员:89296861,
医院值班室:89296862
组织部长:024-89296606
纪委监察室:024-89296607
审计室:024-89296608
宣传室:024-89296609
宣传部长:024-89296610
劳资处长:024-89296612
驻监检查室:024-89296685
财务处长:024-89296618
入监队办公室:024-89296692、024-89296693、024-89296695
心理咨询室:024-89296838
刑法执行科:024-89296839、024-89296851、024-89296852
刑法科长室:024-89296850
卫生科长室:024-89296856
医院办公室:024-89296857、024-89296859、024-89296860
医院教导员:024-89296861
医院值班室:024-89296862
禁闭室:024-89296805
监狱办公室:024-89296895
总师办:024-89296888、024-89296601
办公室主任:024-89296868
一监区办公室:89296863,89296865
一监区科长师静:负责思想教育(迫害法轮功)
一监区队长吕冬梅,科长吴宏,办公室电话89296866
二监区大队长:丛卓,徐区长办公室89296867、89296869
二监区教导员:89296870
三监区办公室:89296871、89296872
三监区区长:89296873,传真89296875
四监区办公室:89296876
五监区办公室:89296877、89296878
五监区教导员:89296777
变电所:89296879
锅炉房:89296880
六监区:89296885、89296881、89296882、89296883
七监区:89296889、89296886、89296887
八监区:89296898、89296893、89296895
八监区:左晓燕、陈笑莲、金正月、刘屹立
办公电话:89296863
队长:(郭桂杰 吴宏 矫世美 卢岩 李哲 夏如 赵秀敏 张淑青 张丽 姜雁)刘晓燕,闫佳慧,于洋,孙琳,潘干事,李岩干事,
九监区监区长:武力,办电89296896
九监区科长:李鹤翘(李可巧)
九监区教导员:徐敏
九监区狱警:杜庆欣、刘梅、郭艳斌、王晶、邢东来、李丹、钱蕾
九监区办公室:89296892、89296893、89296895
十监区:89296899

十二监区:
教导员赵文雅,警号2105061
分监区长胡杨,警号2105565
分监区长孙春华
矫治监区监区长郭晓瑞
矫治监区副监区长陈硕,警号2105241

辽宁省监狱管理局: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崇山东路38号,邮编110032
电话:024-31967058
邪党书记兼局长姚喜双
政委孙国建
总会计师于兆洋
副局长周春山31967007、18040080007
副局长张代书31967008、18040080008
纪委书记李正良 31967009、18040080009
政治部主任沙首伟
副巡视员武继任
狱政处副处长张继
辽宁振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战杰

辽宁省司法厅:
地址:辽宁省沈阳市崇山东路38号甲,邮编110033
电话:024-86892116、024-31966030
厅长林志敏
副厅长于大力
副厅长姚世明
政治部主任椰永涛
纪检组组长郝集体
邪党组成员孙建国
副巡视员李正国

网址转载: